美国酒店业获政府巨额援金,但数百万待业员工仍难获益

环球旅讯 2020-04-20 13:38:11 English

援助方案规定酒店业主在6月底之前需重新聘用员工,并将75%的资金用于工资支付,但酒店业协会呼吁国会推迟雇佣时间并将50%的援金用以支付其他费用。

【环球旅讯】作为最早受到疫情冲击的行业之一,酒店业最早向美国国会申请了援助。3月中旬,万豪CEO Arne Sorenson、美高梅CEO James Murren等多位行业高管组团到访白宫,向当局申请250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其中1500亿美元将用于支撑酒店业主继续偿还贷款、补贴被裁的员工,另外1000亿美元将给酒店的各类供应商。

但援助方案生效还不到三个星期,酒店业主却纷纷表示,除非国会改变援助的条款,否则他们无法动用这笔资金。

援助方案规定,酒店业主在6月底之前需重新聘用员工,而许多业主都表示无法确定业务的恢复时间。

酒店业主Julie Stone在纽约西部水牛城运营着一间名为Econo Lodge小旅馆。她表示,旅馆的预订量自3月初就在不断下跌。随着业务走向停滞,她从14人的小团队中解雇了12名员工。Stone已经从援助计划中申请了一笔面向小企业的贷款,但她不确定获批后是否可以使用这笔资金。

“当疫情结束,业务恢复时,我当然需要更多的员工。但如果我明天就能拿到援助,这个节骨眼上,旅馆没有任何订单,我实在也不需要回聘员工。”

根据STR研究数据,美国75%以上的酒店客房目前都处于空置状态,酒店服务链上的众多企业陷入了资金短缺,其中包括万豪和希尔顿等大型连锁集团、Kayak和Expedia等在线预订平台以及向酒店提供贷款的银行等。

美国酒店及住宿业协会AHLA在4月8日向国会呈交了一份信件,呼吁国会修改援助方案的规定条款。信件中称,万豪、希尔顿等连锁酒店在获得援助资金后,会优先支付股东和银行,而不是酒店员工。

AHLA提出了一项修改建议,建议酒店业主可将更多的援助资金用于支付加盟费等固定成本。尽管这些加盟酒店已经安排员工休假,但每月仍需向酒店集团支付加盟费用。

Unite Here工会主席D. Taylor称,“我们对酒店业非常失望,他们积极游说国会通过了援助方案,却没有用这些资金重新聘请员工。Unite Here拥有30万名工会成员,主要来自酒店、赌场和餐饮服务领域等。

Taylor称,95%的工会成员都处于停业状态,部分人享有医疗保险,但大多数人都没有工资,也不确定旅游业恢复后还有没有工作。酒店行业共有800万名员工,其中近半数被迫下岗。Taylor说美国国会针对新冠疫情而推出的经济纾困法案CARES Act“刚通过没多久,很多公司就想要修改方案的规则”。

华盛顿邮报文章的观点认为,酒店业是美国这次受新冠疫情影响最大的产业之一,尽管美国政府已经推出了巨额的援助方案,但酒店业数以百万计的普通员工仍然很难得到迅速的援助。

AHLA预测,新冠疫情给酒店业带来的经济损失是911事件的7倍。

对于营收很少甚至为零的酒店业主而言,他们很难支付银行贷款、水电费和加盟费等固定费用。援助方案对这些支出的帮扶功能并不大,因为按照规定,小型企业援助贷款中的75%都必须用于工资支付。

酒店业主Vinay Patel在马里兰和弗吉尼亚州运营着7家酒店,目前这几家酒店全都处于营业状态,但由于几乎没有客人入住,他在175名员工中解雇了125人。

Patel等酒店业主表示,在援助计划的支持下,即使酒店能够支付员工工资,但领取了失业救济的员工可能也不愿回来,因为他们不确定是否能继续长期工作。

AHLA首席执行官Chip Rogers表示,一个月前,万豪和希尔顿等酒店高管在国会进行游说时,他们关注的是能从小型企业援助计划中获益的员工和酒店业主。

Rogers称,在寻求国会修改援助条例的过程中,员工和酒店业主的利益仍然是他们关注的重点。在呈交给国会的声明中,AHLA要求国会推迟业主重新雇佣员工的时间,并允许他们将援助资金中的一半(而不是25%)用于银行贷款、水电费和加盟费等非工资性支出。

Rogers写道,“酒店遭受了严重的财务损失,面向小企业的贷款和援助能加速他们的业务复苏,使酒店员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但此次援助计划的目的是帮助小企业支付员工的工资,而不是优先支付银行贷款和连锁酒店集团的加盟费用等。部分国会议员在一开始就对这项酒店援助计划提出了质疑,近年来,几乎所有的大型连锁酒店集团都发放了股息和进行股票回购,使股东受益,因此也相对减少了员工的工资。

Taylor称,“他们的基本观点是,酒店可用的资金有限,如果必须支付员工工资,就没有办法偿还贷款。在Unite Here工会成员所处的三大行业中,酒店业在疫情封锁期间给员工支付的金额最低。”

酒店业大量员工休假

自疫情爆发以来,部分酒店集团停止了股票回购,并推迟股息发放和实行减薪。万豪表示正在大幅降低加盟商营销等服务成本,并允许加盟酒店推迟必要的升级和审计活动。

此外,万豪还向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开放了1.5万家酒店,为紧急和医疗人员提供临时住宿。

3月中旬,万豪对酒店员工和企业员工开展了无薪休假安排,覆盖了不同岗位的数万名雇员。4月4日起,希尔顿的许多员工将被迫休假至多90天,但仍享有医疗福利。

这项2万亿美元的援助计划也向大型酒店集团开放,但他们的说辞可能与小型酒店业主一样:无法确定业务何时能恢复。

援助方案的游说团队中还包括了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Pebblebrook的CEO Jon E. Bortz。Pebblebrook总部位于马里兰州郊区,在美国大城市运营着54家酒店,公司市值达到15亿美元。

Bortz说他能理解美国纳税人不愿为银行和大公司纾困,但如果这些企业大幅削减规模和裁员,对企业员工而言是有害无益。

“我们需要对酒店员工、股东等所有利益相关者负责,并确保酒店业务恢复后能让员工重新回到工作岗位。”

Bortz称,国会希望通过援助方案保护酒店业普通员工及其就业率。但专家预测,酒店业要到2021年才会整体恢复。Bortz也呼吁国会需要进行第二阶段的援助计划。

Bortz认为,“在现行方案下,酒店业无法实现援助计划的良好初衷。”(Elena编译自The Washington Post)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