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住披露:去年与雅高互相减持,携程持股7.4%

环球旅讯 2020-04-26 08:00:36 English

过去三年华住的年度RevPAR仍在增长,但最近两年同店RevPAR的增速却逐渐放慢。

【环球旅讯】华住酒店集团近日公布了最新的20-F年度报告,披露了华住最新的股权结构:截至2020年3月31日,携程和雅高分别持股华住7.4%和5.2%。

去年底,雅高将5%的华住股权卖给了高瓴资本管理的基金Gaoling Fund,交易价格大约4.51亿美元。另一方面,去年华住也减持了雅高大约490万股的普通股,实现了2.55亿元人民币的收益;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华住持股雅高股份低于4%。

过去三年华住的年度RevPAR仍在逐年增长。但在最近两年间,同店RevPAR的同比增速却逐渐放慢,并在2019年进入负增长。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华住直营酒店向携程支付的预订服务佣金总额分别为7700万元、6100万元和7200万元;同时期,华住为携程提供了营销和培训服务,因此获得的服务费分别为2400万元、1200万元和4100万元。

华住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向雅高支付了1100万元、1800万元和2800万元的品牌使用费和预订费等相关服务费;同期,雅高分别向华住支付了800万元、1400万元和900万元的服务费。

携程持股华住7.4%,雅高持股5.2%

上列表格第一部分(前三行的季琦、吴炯、赵彤彤)为公司部分董事和高管实益拥有华住股权情况(截至2020年3月31日):

  • 季琦、吴炯、赵彤彤分别持有33.6%、2.6%、8.9%。

第二部分(后五行)则为主要股东,其中:

  • Winner Crown(季琦及其家人控制)实益拥有华住股权24.4%,East Leader(赵彤彤及其家人控制)实益拥有华住股权8.8%;
  • 雅高酒店集团实益拥有华住股权5.2%;
  • 携程实益拥有华住股权7.4%;
  • 美国投资管理公司Invesco Ltd.实益拥有华住股权12.1%。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9年3月31日,雅高酒店集团实益拥有华住股权10.2%,但在去年12月,雅高将约5%的华住股权出售给了由高瓴资本管理的基金Gaoling Fund, LP,交易价格大约4.51亿美元。

华住收购德意志酒店,减持雅高

2020年1月,华住完成了对德国最大本土酒店集团Deutsche Hospitality(德意志酒店)的全资收购。德意志酒店集团拥有超过10,500名员工,旗下5大酒店品牌包括豪华酒店品牌Steigenberger(诗德堡)、高档酒店品牌MAXX by Steigenberger和IntercityHotel、设计型酒店品牌Jaz in the city和Zleep,分布于欧、亚、非三大洲的19个国家。

在2017-2019的三年间,华住分别收购了雅高酒店集团231万股、1078万股、28万股普通股。2019年,华住出售了雅高490万股普通股,实现了2.55亿元人民币的收益。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华住持有雅高大约847万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低于4%,华住对雅高并无重大影响能力。 

2018年,华住与一家非关联的第三方投资者合作成立了China Hospitality JV,其中,华住持有20%的股权。China Hospitality JV主要功能是收购并经营两家酒店。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华住持有China Hospitality JV约20%的股权,华住对China Hospitality JV存在重大影响能力。

2017年9月,华住对OYO(Oravel Stays Private limited)进行了1000万美元的股权投资,持有OYO 约1%的股权,华住对OYO并无产生重大影响能力。

关键业务数据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华住共有5,618家开业酒店,其中包括688家直营店、4,519家管理加盟店、411家特许店。

筹建酒店总共有2,262家,其中包括43家直营店、2,219家管理加盟店和特许店。

过去三年,华住的销售和营销费用逐年上涨,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别为2.85亿元、3.48亿元、4.26亿元。销售和营销费用主要包括支付给旅游中介商的佣金、营销推广活动的费用、处理客人银行卡支付的银行服务费等。

华住预期,随着公司业务的区域拓展和品牌推广活动的展开,销售额增长,公司未来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也会继续上升。

截至去年底,华住会的忠诚度会员数量超过了1.53亿,去年忠诚度会员贡献了76%的间夜量销售。

从过去三年的整体数据来看,华住的年度RevPAR仍然在逐年增长。但在过去两年间,同店RevPAR的同比增速却逐渐放缓,并在2019年进入负增长。

2019年第一至第四季度,华住同店RevPAR同比增速一路走低。这可能与去年国内酒店市场的供需条件有关,市场供给的增长高于需求的增长。

住宿供给量的上涨,不仅仅在于新开酒店,短租民宿公寓等非酒店住宿服务也加剧了客源竞争,进一步压缩了酒店住宿的市场需求。

关联方交易

携程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华住直营酒店向携程支付的预订服务佣金总额分别为7700万元、6100万元和7200万元。2018年和2019年,华住直营酒店向携程支付的酒店物业租赁费用分别都是1800万元。公开信息显示,上海携程美居酒店开业于2018年。

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华住为携程提供了营销和培训服务,因此获得的服务费分别为2400万元、1200万元和4100万元。

雅高

华住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向雅高支付了1100万元、1800万元和2800万元的品牌使用费和预订费等相关服务费;同期,雅高分别向华住支付了800万元、1400万元和900万元的服务费。

Smart Lodging连锁酒店

Smart Lodging连锁酒店是华住的股权投资对象之一。2019年华住向Smart Lodging提供了3000万元的股东贷款。

上海涟泉酒店管理

酒店温泉及休闲娱乐场所运营商上海涟泉酒店管理是华住的股权投资对象之一。去年8月,华住宣布追加对上海涟泉酒店管理(涟泉大江户)的战略投资,持股比例提升至47%,成为其最大的战略股东。2019年,华住向上海涟泉提供了3200万的股东贷款。同年,华住通过上海涟泉收到了700万元的转租收入。

* 本文综合编译自华住IR公告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老王

如果单纯从收购事件本身的影响力和突出规模的角度,收购德意志酒店集团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从更长远和更有想象力的角度,收购日本的酒店集团也许会更合适,因为日本消费者是世界上最难以满足的人群,对于品质的长期坚持是国内企业最缺乏的,收购日本酒店企业会明显帮助华住提升这一点。 (况且疫情导致日本经济短期再次受损严重,也许是个收购的良机)。

2020-05-05
0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