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百胜成“众矢之的”,谁该为腾邦国际的困境负责?

新京报 郑艺佳 2020-05-13 08:20:08

时隔逾8个月,腾邦国际实控人再度生变。

在宣布子公司失控、迎来近16亿元巨亏、被深交所连发51问后,腾邦国际商业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国际”)再度面临新变数。5月10日,腾邦国际公告宣布,公司于5月8日从控股股东处获悉,中科建业高新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建业”)已发来关于解除与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表决权委托协议》的函。换言之,时隔逾8个月,腾邦国际实控人再度生变,中科建业意欲抽身。

另一方面,腾邦国际也在着手处理子公司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游国旅”)“失控”一事。然而,喜游国旅董事长、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史进告诉新京报记者,自4月20日喜游国旅失控公告发布以来,腾邦国际方面始终无人出面与喜游国旅接洽。

腾邦国际总经理:流动性问题责任在董事长钟百胜

5月7日,在腾邦国际董事会第三十次会议中,腾邦国际宣布了应对喜游国旅“失控”的应对方案。一是免去腾邦国际总经理乔海的董事职务,并将其解聘,改由段乃琦任总经理;二是审议通过了《关于子公司改组的议案》,拟召开喜游国旅的股东大会并改组董事会,由段乃琦、钟百胜和顾勇组成新的董事会。上述三人,分别为腾邦国际执行总裁,腾邦国际董事长和原实际控制人,腾邦国际财务总监。

对于免职并解聘乔海的原因,腾邦国际方面作出了如下解释:乔海作为公司董事,未能履行《公司法》、《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等法律法规、自律规则及《公司章程》规定的忠实、勤勉义务;腾邦国际2019年巨额亏损,深圳市喜游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管理失控,公司损失重大,总经理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日前发布的年报,2019年,腾邦国际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亏损金额高达近16亿元。其中,因子公司喜游国旅被判断为失控,腾邦国际补充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4.2亿元。加之其他减值项目,合计导致腾邦国际2019年的净利润减少了9.75亿元。

而在乔海的声明中,直指钟百胜、段乃琦和顾勇才是应该对腾邦国际如今境地负责的人。乔海直言:“公司流动性出现问题责任不在我而在董事长钟百胜。”

据乔海所述,腾邦国际的重大投资决策一直是董事会的职责,但上市以来,腾邦国际累计对外投资超过十亿,均为长期股权投资,没有任何短期收益,严重挤占了公司的流动性,董事长钟百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另一方面,乔海也明确表示旅游集团(含喜游国旅)由钟百胜直接管理,其他高管均未插手,喜游国旅的失控与董事长钟百胜有直接责任,而长期负责腾邦国际人力和财务的段乃琦也“没有能力管好上市公司”。

另一方面,来自腾邦国际控股股东中科建业的关于解除与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表决权委托协议》的函,也为腾邦国际未来的发展增添疑惑。此前,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邦集团”)及钟百胜,于2019年8月与中科建业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腾邦集团及钟百胜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票1.71亿股表决权委托给中科建业行使。据2019年年报,中科建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通过中科建业,成为腾邦国际的新实际控制人。

眼下,中科建业收到了中科行发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风险提示函》,督促其与腾邦集团、钟百胜解除《表决权委托协议》,并且中科建业已开始着手处理该事项。在经历2019年与史进的实控权变故后,如今腾邦国际实控权一事变数再起。

喜游国旅史进:对腾邦国际钟百胜0信任

另一方面,在腾邦国际内部人事变动,宣布改组喜游国旅董事会之际,“失控”的喜游国旅却始终未能等到腾邦国际的出面接洽。

此前在4月20日,腾邦国际突发公告,宣布子公司喜游国旅拒绝配合公司及年审会计师对其2019年度财务报表的现场审计工作,导致其2019年度审计工作不能正常进行,腾邦国际对喜游国旅已失去控制。随后,史进与史进的姐姐史玲,均对外否认了喜游国旅“失控”的说法。

如今距离该公告发布已过去20余日,喜游国旅董事长、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史进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告之后,我们没有任何的对话,也没有任何的通知。目前,喜游国旅与腾邦国际是一个没有交流的状态。”

5月6日,深交所向腾邦国际发来年报问询函,需要说明的事项多达51项,其中喜游国旅成为问询重点。史进对此表示:“深交所提出的51问,其中有一部分是需要我回答的,腾邦国际方面也没有人跟我联系和沟通,我也没有做过任何书面的材料。”

在腾邦国际未与喜游国旅联系的同时,喜游国旅方面也并未主动与腾邦国际展开接触。史进对此解释“不知道与谁去沟通”。而被问及为何不直接联系钟百胜时,史进直言:“跟钟百胜沟通,我觉得是无效的,因为他在我这里的信用已经是0了。我们对现在整个腾邦国际的董事会还有团队是失望的,我认为他们没有能力解决现在的问题。我们希望能尽快解散目前的董事会,重塑腾邦国际。”

喜游国旅与腾邦国际业务上并无太多交叉

在2017年的收购公告中,腾邦国际曾提及,通过控股子公司腾邦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收购喜游国旅股权,符合公司布局资源端的战略,有助于公司获取热门出境目的地的上游资源。据公告,喜游国旅为一家深耕目的地资源的老牌旅行社,在泰国、越南等地均有布局。

不过,喜游国旅被收购后,是否与机票代理业务起家的腾邦国际实现了强强联合仍有待商榷。史进告诉新京报记者:“喜游国旅与腾邦国际在直接意义上而言,是完全没有业务上的往来的。”据史进介绍,喜游国旅只是在机票的业务上使用了腾邦国际给的一些端口,还存在一些往来款,双方在业务上并没有太多交叉。

在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提及截至2019年报告期末,腾邦国际对喜游国旅的应收款余额为7117.08万元。但对于这笔应收款,史进却明确表示“不知情”。关于这笔应收款是否有可能涉及喜游国旅与腾邦国际之间的机票等业务往来,史进也直言“没有”。

此外,据2019年年报,腾邦国际报告期末的无形资产较初期减少了73.04%,原因则被归结于喜游国旅失控。数据显示,腾邦国际出现大幅减少的无形资产主要为土地使用权和特许经营权,期初余额分别为1.2亿元和9535.92万元,但在期末时,这两项资产的余额却被双双尽数扣减。

对于土地使用权和特许经营权一事,史进也表示疑惑。据史进介绍,喜游国旅的土地使用权和特许经营权,均为2015年以前获得,在被腾邦国际收购前便已是喜游国旅的资产,并非由腾邦国际出资购买,也并非由腾邦国际划拨入喜游国旅。“你都没有买过这个东西,怎么能证明这个东西又损失了?”史进表示。

针对喜游国旅后续处理、双方业务往来、土地使用权和特许经营权等一系列问题,新京报记者致电腾邦国际并发送采访邮件,腾邦国际方面表示,目前不方便接受采访。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