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航空枢纽未来面临的挑战与转变

王瑶 环球旅讯 王瑶 2020-07-06 09:14:09 English

在疫情后的过渡期,枢纽网络将进一步整合,枢纽对枢纽的航线网络将更受重视。

【环球旅讯】21世纪的航空业充满变数。为保持客座率,维持运营,航空公司作出了许多努力。激烈的竞争、不断减少的利润和持续变化的消费者行为习惯,这只是航空公司所面临的诸多挑战中的几个。

对于每一次飞行,航空公司都必须支付燃料和乘务费用、起飞和着陆费、维护费和其他相关费用。在费用不断上涨的情况下想要实现适度的利润,最有效的策略之一是将乘客从地球的一端载运到另一端,也就是说要更多关注长途航线的运营策略。

两种航线网络模式

航线网络主要有两种类型:轴辐式和点对点式。

轴辐式是一种非常普遍的模式,航空公司不仅可以运送旅客去往不同的目的地,还能将旅客运送到枢纽机场,让他们可以通过枢纽机场转乘其他航班,继续前往更多的目的地。

航线好比车轮辐条,通过航空枢纽连接不同的城市。其中比较著名的枢纽机场包括法兰克福机场、亚特兰大的哈特菲尔德-杰克逊机场、新加坡的樟宜机场和迪拜机场。

轴辐式航线网络有诸多优势,例如,客运量大,成本和运营效率高,可以更好地利用资产和通道,以实现进一步扩张。

这其中也有许多困难。航空公司必须发展不同的到达和出发航班。为了避免错过转机,航班准点是至关重要的,而且必须要有强大的旅客处理机制来应对各种突发状况。

另一方面,点对点的航线网络则不是在一两个枢纽机场集中大量进出航班,而是为两个城市提供直飞航班,无论城市规模大小。

这种模式最大的优点是能够减少旅行时间,避免了转机的麻烦;缺点是航班较少,票价缺乏一定的灵活性。

超级航空枢纽

实际上,为了保持运力、优化机队并进行人员管理,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通常会综合采用上述两种不同的航线网络模式。

航空咨询公司JG Aviation Consultants的负责人John Grant表示,大型航空枢纽能够帮助航空公司,因为它能带来客流量。航空公司的利润极其微薄,因此非常需要大客流量来维持运营。

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时,航空公司才能盈利并进一步拓展航线网络。航空枢纽也能够帮助那些在本地市场需求并不大的航空公司。

大型航空枢纽能够接待非常多的旅客。2019年,世界上最繁忙的机场——迪拜机场接待了8640万名乘客。与2018年相比,客流量下降了3.1%,这在当时是十分罕见的现象。

迪拜机场的CEO Paul Griffiths认为,客流量下降是因为临时跑道关闭、印度捷特航空倒闭以及波音737 MAX在全球范围内停飞。2019年,航空货运量为250万吨,同比下降了4.8%。

伦敦希思罗机场是欧洲最繁忙的客运机场,接待乘客量从2018年的8010万人次上升至2019年的8090万人次,创下历史新高。这是该机场的连续第九年增长。此外,希思罗机场的货运量达到160万吨。

希思罗机场CEO John Holland-Kaye对未来抱有相当乐观的态度。

Kaye认为,过去十年对于希思罗机场来说是一场变革,之前在基础设施、人员和流程方面的投入,现在已经开始为乘客带来回报。但它并不会止步于此。

“印度、美国和中国是21世纪最大的经济体,开通连接这几个国家的所有主要城市的定期直航将会让整个英国处于全球贸易的中心。与此同时,我们期待能够顺应气候变化委员会提出的在2050年达成净零排放的目标,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Kaye补充道。

新的发展方向

尽管客运量和货运量都很大,但对于枢纽机场来说,运营情况可能并不是一直这么平稳。业内普遍认为,要实现超过12个小时的超长距离飞行,必须在机型设计和引擎动力等方面进行变革。

空客A350、波音777和787等新一代机型改进了机内设施,有助于航空公司提供点对点直飞航班,减少旅客转机次数。

洲际航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航空公司也一直在努力推进航线开发。

2019年11月14日,澳洲航空(Qantas)通过日出计划(Project Sunrise)见证了一架试飞飞机早上6点从伦敦起飞,第二天中午12点28分在悉尼降落。这架787飞机仅搭载了52名乘客,飞行时间为19小时19分钟,飞行距离长达1万7750公里。

随着新市场的出现和需求达到一定的规模,航空公司取得的这些进展预示着航线将进行根本性重组,轴辐式航线网络也可能面临激烈的竞争。

疫情余波

新冠疫情导致整个航空业步履维艰。乘客数量骤减,加上严格的旅行限制和封锁,给全球的商业航空市场带来了沉重打击。

咨询公司PA Consulting的高级商业航空专家David Huttner表示,我们不知道这场危机会持续多久,什么时候会有疫苗,什么时候能产生群体免疫,未来的事很难预测。

目前尚不清楚旅客在疫情之后会有什么变化,Huttner认为,相当大一部分旅客在拥挤的机场转机时,可能会心存警惕。

Huttner还补充道,与成千上万人待在同一个空间内等待换乘航班,可能会让人感到害怕,所以可能有更多的旅客会尽可能地选择直飞航班。

由于航空枢纽对长途旅行的作用重大,而且航空业基本上不可能只遵循一种商业模式,所以很难预测疫情是否会导致提供转机服务的枢纽机场减少。

航空数据分析公司Cirium的首席经济学家Peter Morris预测,在过渡时期,轴辐航线网络将进行整合,航空公司将更加重视枢纽对枢纽的航线网络,而非次要航线。

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感染病毒的风险,机场当局也在全力以赴解决健康和安全问题,采取了一些列措施,如保持社交距离、要求佩戴口罩、热成像体温检测、飞机深度清洁、提升卫生标准,以及安装新型通风系统。

Grant表示,最终市场对于航空枢纽和长途直飞航线都会有需求。旅行时间和转机时间可能会稍长一些,但是这些航空枢纽仍有机会满足商务旅客对于航班频次的需求。

*本文编译自CGTN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90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