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空乘遭遇裁员潮:机长兼职卖面包,空姐改行做顾问

界面新闻 薛冰冰 2020-07-24 09:46:21

为谋一份生计,许多机组人员正尝试新的职业,寻找新的收入来源。

上周末(7月17日),冰岛航空宣布了一个闻所未闻的决定:解雇所有空乘人员,由飞行员暂时接替机上服务。尽管这一决定两天后便撤销了,但这场风波仍然真实地反映出全球航空从业人员如履薄冰的处境。

自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以来,全球航空业面临巨大压力,大批从业者被迫无薪休假,甚至因裁员而失业。为谋一份生计,许多机组人员正尝试新的职业,寻找新的收入来源。

今年3月12日,为缓解新冠疫情对公司盈利能力的打击,马来西亚航空宣布13000名员工可自愿选择无薪休假。作为马航机组人员之一,扎伊达图尔自3月18日以来就没有上过天。这是她进入航空业5年以来第一次长时间停工,她的收入也随之锐减。6月初,她决定自主创业,利用自己擅长做蛋糕的手艺,和朋友合伙售卖草莓芝士蛋糕。

“看到很多机组同事开始做些小生意,我也想尝试一下。“她说。幸运的是,她的蛋糕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她也重新获得了收入。

另一位马航员工——约翰,兼任机长和飞行操作安全员,据他讲述,原本2020年马来西亚航空有扩张计划,比如宣布新航线、引进新飞机等,但疫情爆发以来,所有计划都不得不搁置,他的收入也随之断流。

后来,约翰做起甜点生意,和妻子、朋友一起出售自制的彩虹面包和咖啡面包。随着订单量越来越多,他们开始与马来西亚柔佛州一家穆斯林面包店合作,约翰一家提供配方和创意,由面包店负责生产与供应。

约翰接受《马来西亚邮报》采访时表示,在马来西亚行动管制令(MCO)实施期间,这门小生意不仅缓解了他的经济压力,还缓解了他的心理压力。 “自MCO以来,每个人都感到压力重重,通过制作、销售面包,我保持着忙碌状态,也学会了欣赏生活中的点滴小事。”

除了利用赋闲日子兼职一份副业,也有人干脆转行,尝试全新的工作。

菲奥娜·罗兰原本是新西兰航空一名客舱乘务员,疫情暴发后被裁员。7月初, 罗兰找到一份新工作——在奥克兰一家名为Great Potentials Foundation的慈善基金会担任顾问,为奥克兰地区弱势社区的儿童与家庭提供帮助。

据她回忆,3月中旬时,很多员工情绪低落,害怕被公司裁掉,因为他们一生都在从事航空相关的工作,不知道离开航空业还能做什么。不过,作为一名需要随时迎接意外状况的机组人员,她认为自己的应变能力比一般人更强。最终,她决定开启一份新的职业。

在罗兰看来,当空姐的日子经常在天上飞,对她的睡眠习惯和社交生活都造成了损害,新的职业与角色可以让她更加“向下扎根”。

不过,不是所有航空从业人员都能顺利开展第二份职业,许多人仍在去留之间犹豫不决。

全美航空公司一名机组人员向《洛杉矶时报》透露,全美航空已获得来自美国财政部的58亿元薪资支持,并表示9月30日之前不解雇员工。但在此之后,航空公司和机组人员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抉择。

为了尽量减少裁员人数,全美航空打算把之前驻扎在北卡罗来纳州圣路易斯和罗利的空姐分别分配到纳州达拉斯和夏洛特两个运营基地。这意味着她们需要两地奔波,要么选择搬家,要么使用员工旅行通行证乘飞机往返基地。

不过,相比失业,更换服务基地已经是令人羡慕的岗位调动。根据全美航空公司的安排,从10月份开始,宽体飞机人员编制将减少至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所要求的最低标准。例如,波音777-300飞往欧洲和南美的长途航班现在有13名空乘,到10月份这一数字将下降到11名。

随着九月份临近,对于全美航空的数千名员工而言,如何生存下去是摆在面前的首要难题。

点击阅读原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