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江航空重拍背后——揭秘首拍的神秘买家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一嘉之语 2020-10-24 16:34:51

忙了半天,最后为他人作嫁妆。

2020年10月22日,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在京东拍卖网上再次发出公告:

龙江航空将重新拍卖

拍卖时间:2020年11月24日10时至2020年11月25日10时止。

01

龙江航空缘何重拍

根据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

竞买人北京盛达金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805731040.00 元成交金额,竞价成功,但因竞买人未能在规定期限内缴纳尾款,仍按原拍次进行重新拍卖。

因为此次拍卖需要交纳保证金65,746,208元,根据拍卖规定,6575万元的保证金将不予退回。

此次再度拍卖,日期定在2020年11月24日,拍卖方式和要求和上一次几乎一致。

1.拍卖标的:

龙江航空98%的股权项目,其中:哈尔滨亚翔航空持有61%股权、哈尔滨湘玉金持37%。

2.拍卖价格

评估价:41091.38万元,

起拍价:32873.104万元,

保证金:6574.6208万元,

增价幅度:50万元。

延时周期:5分钟/次

不过增加了一项规定就是:原买受人不得再次参与竞买。

也就是说北京盛达金业不能再次竞拍。

02

回顾首次拍卖情况

2020年9月30日10时,万人瞩目的龙江航空98%的股权拍卖终于落锤。

9月29日这一天的竞价实际上波澜不惊,仅有7次叫价。

到了9月30日,双方你来我往,展开激励争夺。

从9点到10点的1个小时之内,出现了84次叫价,多次叫价之间仅隔几秒钟的时间。

号码为29545114(北京盛达金业)的竞拍者:率先举牌,此后每次加价不太一样,有时几百万,有时上千万,也有50万加价,最后几次加价都在2800万左右,看来势在必得。

号码为29090068的竞拍者:每次都按照50万加价幅度进行加价,不急不忙。

经过91次的激烈争夺,最终以溢价145%的8.06亿元价格成交。

与大多数人想象不同的是买主既不是地方政府支持的国企,也不是声名显赫的民企。

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咨询公司:北京盛达金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03

北京盛达金业神秘往事

这家公司没有什么江湖传闻。

注册资金也就100万,公司人数也就13人。

成立时间也不过8年。

公司持股95%的大股东贾勃飞也不为人所知。

当然国内的隐形富豪太多了,谁又能保证他不是隐形富豪呢。

尤其是来自北京的。

不过,更多的人猜测这家北京盛达金业背后另有其人。

不过巧合的是,龙江航空的新东家“北京盛达金业”名称中含个金字,原创始股东“哈尔滨湘玉金” 名称中也含个金字。

龙江航空命中注定和“金”有缘。

那么这家北京盛达金业到底有什么来头?

跟着翼哥学福尔摩斯,来一起挖!

根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北京盛达金业现任股东贾勃飞和闫万峰并非创始人。

也就是说,贾勃飞和闫万峰是从别人手中买下的这家公司。

北京盛达金业原始股东是北京盛达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一个叫张南的自然人股东。

这两个股东分别于2013、2014年将股权转让给了贾勃飞和闫万峰。

我们再挖挖北京盛达瑞丰投资这家公司。

翼哥发现了一个令人非常吃惊的信息。

那就是北京盛达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竟然是卫洪江。

04

股东出现了惊人的一致

有人问,卫洪江是谁?

卫洪江是龙江航空股权被拍卖前的实际控制人。

龙江航空的大股东是哈尔滨亚翔航空(持股61%)

哈尔滨亚翔航空的大股东是浮山县航利物流(持股85%)

浮山县航利物流的大股东就是这个卫洪江(持股80%)

也就说卫洪江实际控制的龙江航空被拍卖给了的卫洪江曾经控制的北京盛达金业。

05

卫洪江是谁?

从企查查的资料来看,卫洪江目前还是龙江航空的董事长。

此外,其对外投资23家公司,担任5家公司法定代表人。

旗下公司主要集中于两个地方:

一个是山西,另外一个江西新余。

在江西的公司多数从事矿业、煤炭等业务。

在新余的公司主要都是各类投资公司。

这些公司大多是通过北京盛达瑞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的。

其中有一个公司的名称引起了翼哥的注意。

新余勃飞投资管理中心。

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是卫洪江,持股59.96%。

公司名称中的“勃飞”二字与龙江航空新东家北京盛达金业的大股东贾勃飞的名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贾勃飞与卫洪江之间的很有可能有比较密切的关系。

百度搜索卫洪江的新闻。

前两条新闻就引起了翼哥的兴趣。

在第一篇报道中:

卫洪江控制下的公司曾经买下了著名方大系下的方大化工。

2016年6月,方大化工原控股股东辽宁方大集团以10元/股的价格、合计作价19.83亿元,将所持方大化工29.16%股权,转让给新余昊月。

这次10元/股的价格,远高于上市公司停牌前的收盘价6.57元/股,溢价达50%,新余昊月可谓出手阔绰。

新余昊月正式成为控股股东,卫洪江成为方大化工实控人。

为了收购航锦科技,新余昊月下了血本。

2016 年 5 月 25 日,新余昊月向武汉信用投资借款 13.8亿元,利率19%/年,借款期限三年,借款于 2019 年 7 月 4 日届满。

截至7 月 4 日,新余昊月到期债权本息合计21.8亿元。

三年利率57%,利息支出高达8亿元,差不多就是高利贷。

新余昊月的股东为火炬树和武汉瑞和,其中,火炬树为控股股东,火炬树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盛达瑞丰,控股股东为卫洪江。

盛达瑞丰就是此次收购了龙江航空的北京盛达金业的前股东。

方大化工很快就就更名为“航锦科技”,同时将公司业务方向定位为化工、军工业务双轮驱动。

2017年,航锦科技通过并购威科电子及长沙韶光,使公司的主营业务由化工业务和军工电子业务两部分构成,形成了“化工+军工”的主业架构。

得益于并购的两家军工企业超额完成业绩目标,航锦科技的2018年净利润实现了较大幅度增长。

不过好景不长,2019年7月10日,航锦科技公告称,截至2019年7月4日,控股股东新余昊月尚欠武汉信用集团借款本金13.83亿元,利息7.99亿元,到期债权本息合计21.82亿元。

最终卫洪江控制下的新余昊月用航锦科技的股权抵偿部分债务,过户给武汉信用集团名下。

忙了半天,最后为他人作嫁妆。

最终武汉信用集团取得航锦科技的实际控制权。

航锦科技的此次股权变动情况与龙江航空的经历何其相似。

龙江航空也是因为股东的债务问题而被司法强制拍卖,曾经买下龙江航空控股权的哈尔滨亚翔很快被迫转手。

不过龙江航空这一次转手,或许实际控制人卫洪江并不心甘。

不过此次交纳6575万元的保证金并竞拍成功之后,短时间内并未凑齐7.4亿元的尾款。

就如上一次航锦科技的控股权一样,花了数亿元代价,最终还是落入他人之手。

此次龙江航空,如果算上当初买入龙江航空的股权加上投入的资金,再加上6575万元的保证金,也得数亿元投进去了,难道就这样打了水漂?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5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