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司三季报AB面:国内航线火热,但营收或将触天花板

冰与火之歌。

【环球旅讯】国内航空业高速复苏下,各航司却还未虎口脱险。

10月30日,国航、南航、东航、海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等国内航司相继发布第三季度财报。2020年前三个季度,得益于国内疫情的有效管控,以及经济内循环拉动,航司国内运力反弹明显。

期间,东航在6.18之际推出国内民航史诗级的营销——“周末随心飞”,该产品一经推出即成为爆款,彼时“一票难求”,而后各航司也相继跟进,如今“随心飞”产品已成为各航司的标配。

航司们“乒乒乓乓”地加大营销力度,积极自救,但第三季度的营收数据依旧近乎腰斩。其中原因不难理解,即便国内航线热火朝天,国际际航线依旧处于冰封状态。实际上,国外疫情不断反复,国际航协也于近日再次下调今年全球航司的预计总客运量,预计同比去年跌幅达66%,最早要到2024年有望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

总结三大航及海航、吉祥航空、春秋航空的财报数据发现,六家航司大都通过融资、银行贷款、变卖产业等方式去保证自身存有稳健的现金流,熬过这个凛冬。

各大航司要迎来真正复苏,还是依赖于疫情的彻底好转,国际、国内航线的全面放开。

南航、吉祥航空、春秋航空第三季度实现净利润环比增长

即使有“随心飞”及暑期的加持,也弥补不了疫情在前两季度给航空业带来的“创伤”。

国东南三大航中,南航在前三季度营收最多,达到653.50亿元;同比降幅最少,为43.98%。东航和国航的营收规模都为400多亿元,两者的同比降幅均超过50%。


图1:环球旅讯根据航司Q3财报制图

在净亏损方面,如图2所示,国东南前三季度净亏损额度分别为101.12亿元、91.05亿元、74.63亿元,其中东航的亏损同比降幅最大,达到308.50%。


图2:环球旅讯根据航司Q3财报制图

海航则由于长期处于“动荡”之中,其在前三季度的净亏损及营收的同比降幅达到国内各家航司之最,分别达到2654.12%、64.86%。

春秋和吉祥由于其体量规模较小,其在前三季度的营收不足百亿,同比降幅两者都超过40%;净亏损方面,春秋和吉祥分别亏损1.49亿元、4.80亿元。

但也有好消息。第三季度各大航司正在摆脱部分疫情的影响。

从营收上来看,三大航在第三季度的营收环比第二季度呈明显增长趋势,国航、东航、南航在第三季度实现营收分别为188.08亿元、171.71亿元、263.86亿元,环比第二季度分别增长51.80%、77.48%、48.04%。

海航、春秋、吉祥在第三季度分别实现营收81.33亿元、27.82亿元、30.01亿元,环比第二季度营收增长均超过60%。


图3:环球旅讯根据航司Q3财报制图

从亏损方面来看,三大航前三季度共亏损266.8亿元,相比上半年亏损261.57亿元,三大航在第三季度亏损额不足6亿元,亏损幅度大幅减少。如图3显示,其中南航在第三季度实现盈利7.11亿元,国航和东航分别亏损6.71亿元、5.63亿元。

 

春秋和吉祥在第三季度也实现了净利润的正增长,两者第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2.6亿元、1.95亿元。海航的净亏损在第三季度虽然仍达到了38.04亿元,但亏损额度从今年第一季度以来呈下降趋势。

值得指出的是,航司营收整体的上升与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以来,逐渐恢复的商务及旅游出行有关,但还有一部分来源于货运航班的收入。

来自民航局的数据显示,2020第三季度,民航业完成运货邮运输量176.7万吨,同比恢复至去年同期的91.3%。

载客人次国内基本恢复,但国际航线还遥遥无期

民航局数据指出,2020年第三季度的恢复较快,全行业完成旅客运输量1.33亿人次、同比恢复至去年同期的76%;9月份,国内航线运输总周转量和旅客运输量已恢复至去年同期的96.9%和98%。

其中各航司第三季度的国内载客人次,国航、南航、东航分别为2088万人次、3031万人次、2469万人次,海航、春秋、吉祥则是1133万人次,595万人次,515万人次。

值得一提的是,单论9月份的各航司运营数据,国航、南航、东航、春秋、吉祥在国内航线的载客人次都达到了同比增长,依次分别为1.3%、2.51%、1.22%、47.93%、0.32%,海航则由于今年公司内多端变故没有追上整体航司的脚步,同比去年9月份的数据,同比下降40.17%。

从整体上看第三季度各大航司的客运数据,国内航班的恢复一方面是由于国内疫情的有效管控,国内旅客逐渐恢复了在国内出行的信心,国内游成为今年国内旅游市场的重点;另一方面,正值暑假季以及大量的商旅出差,往年第三季度都是航司的旺季,这也是第三季度数据幅度性回暖的原因之一。

客座率方面也是一窥航空业复苏的窗口,客座率反映了旅客出行需求和航司运力投放之间的平衡度。对比2020年上半年各航司客座率仅春秋航空突破70%,前三季度,除国航、东航同为69.9%,南航、海航、春秋航空、吉祥航空分别达到71.08% 、73.97%、 76.79%、72.83%,虽对比去年同期依旧下降,但相较于上半年的客座率都有一定的提升。

不过,相对于第三季度的航司旺季,第四季度往往是航司的淡季,即便2020年双节黄金周,是今年最大的一波出行潮,国内游客出行次数达到了6.37亿人次,同比恢复79.0%,但时间后移,秋冬季是疫情复发的高风险期,乘客出行机率以及出行数量都存在极大的不定性。

如果说第三季度国内航线的火热是航空业的A面,那么国际航线的冰冷就是其的B面。

统计各航司1-9月份国际航线数据,国航、南航、东航的国际载客人次分别为212万人次、251万人次、1327万人次,同比下降83.5%, 83.6%、83.67%,海航、春秋、吉祥则分别是44万人次,73万人次,34万人次,同比下降88.27 %、75.29%、81.56%,与国内航线高速复原的数据相对比,差距甚远。

由于国外疫情的肆虐,为防止国内疫情的火焰复燃。民航局6月8号表示国际航线将持续执行“五个一”政策,加大航空卫生检疫力度。同时11月初,最新政策要求境外多地赴华的中、外籍乘客,须凭登机前48小时内采样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阴性证明(简称“双阴性证明”,两者缺一不可) ,但事实上,境外多个国家内并无快速检测通道,国内的检测机构也略显分散,双阴性证明政策颁布后,11月份往后的美国直飞中国的机票价格都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涨幅,这可能导致国际机票的价格在疫情后半段再次上涨。

基于此些基础之上,无疑加大了乘客们乘坐国际航班的成本,影响乘客出行意愿。

与此同时,国际航线必须严格执行航班熔断机制,一旦入境后乘客的核酸检测呈现阳性,则予以停飞航线的惩罚,民航局网站公示熔断的航班并不少,截至10月16日,民航局已累计向中外航空公司发出“熔断”指令70次,其中国内航空公司29次,国外航空公司41次,累计取消国际航班132个,这让本不“富裕”的国际航线雪上加霜。

文旅部也于10月21日再来一击,宣布:为防止秋冬疫情复发,暂不恢复旅行社出入境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国内开启跨境旅游窗口的日子又将延后。

但也不无好消息,新加坡放开了中国入境新加坡的限制,这刺激了新加坡航线机票的大幅提升,此外,民航局推出奖励措施,航空公司同一航线航班,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连续3周为零的,可在航线经营许可规定的航班量范围内增加每周1班,最多达到每周2班。

即便如此,据民航局10月15日新闻发布会数据,如今共有105家航空公司(19家国内公司、86家外航)通航55个国家,每周计划仅执行290班左右次的航班。相对于2019年底的通航国内航空定期通航65个国家,国际航线年完成运输起飞架次48.84万架次,平均下来大致每周万次的班次,相差悬殊。

层层严控下,国际航线的复苏依旧被“天时”所压制,暂无定期。

国航、南航、吉祥三季度营销成本环比上涨

尽管各大航司在第三季度的营收及净利润环比第二季度有所增长,但总体上仍处于亏损状态,营收的同比降幅仍旧超过40%。随着国内航线客运量大幅恢复,这或许在一定程度意味着,若不采取更多措施,在国际航班客运量冰封难解的情况下,国内航司的营收或即将触达天花板。

上述提及的所有航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去年都有所下降。其中国航、海航、吉祥在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甚至为负值,分别为-17.85亿元、-120.79亿元、-0.5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分别减少105.93%、366.47%、102.41%。

在疫情阴影的笼罩之下,各大航司于前三季度在成本支出控制、募集资金等方面做了一定工作。 

首先是来自于政府的补助。国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在前三季度分别获得的补助金额分别为3.41亿元、0.24亿元、1.77亿元、2.12亿元、1.06亿元。

在募集资金方面,通过“短期借款”的数据来看,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国航、东航、南航的“短期借款”规模都超过百亿元;春秋、吉祥在2020前三季度的“短期借款”额度与2019年末相比,增幅分别达到51.08%、92.49%。

除了融资借债,在自救方面,激进当如海航。海航在财报中提到,由前三季度出售控股子公司云南祥鹏航空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的交易金额达29.44亿元。

而在缩减成本方面,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旅客运输周转量下降,前三季度国航、南航、吉祥的营业成本同比分别下降了36.39%、32.12%、30.74%;但其Q3季度营业成本环比Q2的增幅分别为26.96%、27.20%、27.37%。

一般而言,航司的营业成本包括职工薪酬、航油费、机场起降费用、餐饮及供应品等。机场起降费用方面,自1月23日起,一类、二类机场起降费收费标准基准价降低10%,免收停场费;航路费(飞越飞行除外)收费标准降低10%。上述降费政策至今仍在实施。

在职工薪酬方面,航司在疫情艰难的时候采取一定的降薪措施,但随着国内航空市场的好转,民航人的工资也在逐步恢复。据悉,目前民航人的薪资水平恢复近8成。

另外伴随着国内疫情的有效控制,包括国航、东航、南航、吉祥、海航等在内的航司恢复了热食供应。航油费上,一方面国内民航客运量正在稳步提升;另一方面在上半年一度跌至负值的油价在7、8月份连续上涨,9月份油价虽有一定程度下跌,但月度跌幅在10%之内。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国航、东航、南航的货币资金分别为96.99亿元、90.74亿元、172.35亿元,较上年度末分别增长了0.36%、569.17%,764.34%;吉祥航空的货币资金较上年度末的增幅为79.35%。

这相比普遍深陷困境的国际航司——10月27日,国际航协表示航空运输业已无力通过大幅削减成本来支持急剧的现金消耗,显然,有着充足的资金弹药以及在成本控制方面也有更大回旋余地的国内航司,未来在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时会更显从容。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354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