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旅游业恢复艰难,横琴伸出援手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郑萃颖 2020-11-09 10:00:30

澳门对旅游业过于倚重,缺少多元化产业来承接失业人口。

去年9月,珠海横琴新区首次向港澳导游开放执业。截至去年底,累计已有290名港澳导游及领队完成了岗前培训及认证,可以跨境在横琴带旅游团了。

陈茵茵是其中的一个。按照横琴新区颁布的港澳导游执业实施方案,澳门导游去横琴执业,只需要经过简单的培训,相当于“一证换一证”。

去年9月,陈茵茵去横琴参加了三天的培训,学习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与横琴新区概况、主要旅游景点讲解,并通过现场测试获得认证。去年10月,她首次带了一个澳门旅游团前往横琴进行社团活动,并游览横琴景点。

陈茵茵告诉界面新闻,许多澳门居民对横琴感兴趣,最受他们欢迎的景点包括横琴的长隆海洋王国、狮门娱乐天地的电影主题VR互动体验、贴近自然的芒洲湿地,以及星乐度露营小镇。

“而且我们澳门人都很喜欢去珠海吃饭,横琴有很多不同的美食,所以也会去那边走走看看。”陈茵茵说。

不过,澳门导游们接到的横琴旅游团规模都不大,多数是社团活动或公司团建,还有的是东南亚地区的客人来港澳玩,顺便去横琴一日游。

大多澳门人本地人不会选择跟团去横琴,因为两地的交通已经极为便利,可以自行前往。以前从澳门的莲花口岸出发去横琴还需要过两个关口,今年3月以后,横琴口岸澳方口岸区及相关延伸区旅检区域正式移交澳门,8月横琴口岸新旅检区域正式开通启用,适用澳门特区法律管辖,又省去一道过关程序,横琴与澳门告别了20年来的“两地两检”模式。

同样在8月,横琴的长隆城轨站正式投入运行,直通珠海。不少澳门人干脆在横琴购买了住房,或设立办公室,更不需要导游了。

陈茵茵多数时间仍然在澳门本地带团,但由于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澳门旅游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淡局面。

界面新闻查询澳门统计暨普查局历年数据发现,澳门酒店平均入住率在今年5、6月份跌至低谷,仅为11.8%;幸运博彩毛收入在6月份的最低值(7.16亿澳门元),仅为今年1月份毛收入的不到三分之一;今年二季度的零售业销售额,约为疫情前去年四季度的三分之一。

世界旅行和旅游理事会(WTTC)《2018 旅行和旅游全球经济影响报告》显示,2018年,博彩业和酒店业的收入占到澳门GDP的约55%,澳门旅游业在整体GDP增长率中的占比高居全球第二,来自国际旅客的消费也是全球第二。而澳门统计暨普查局数据显示,澳门从事旅游业相关的人数,占总就业人口超过一半。

换句话说,不同于临近的香港特区,澳门对旅游业过于倚重,缺少多元化产业来承接失业人口,在疫情中遭受的冲击也就更为严重。

澳门的失业率在过去八年一直维持在2%以下,但今年的一至三季度,分别达到2.1%、2.5%、2.9%。

澳门某博彩娱乐场的员工英宏告诉界面新闻,从今年3月起到年底,赌场允许员工申请“悠闲假”,例如申请两周的假期,支付一周的工资,达到不裁员但减薪的目的。“赌场的客人一度比员工还少,大运河购物中心、银河度假村的一些奢侈品店都关门了,”英宏告诉界面新闻,他第一次拍摄到了门可罗雀的大三巴和黑沙海滩。

陈茵茵今年一直没有接到澳门旅行社安排的带团工作。“去年的导游行业,只要愿意做,每一天一定会有工作,现在则基本没什么旅行团。”她说。大半年来,她只能靠帮一些公司做文书工作维持收入。其他同行也面临同样的困境,有人依赖政府提供的补贴,有人通过澳门劳工局接受培训后转去其他行业,比如装修和本地餐饮,还有人做起了“水客”(走私客)。

澳门特区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救助旅游业。除了对所有澳门居民发放补贴,澳门特区政府还动用2.8亿澳门元,于今年6月推出了“澳门人游澳门”的“心出发”本地游计划,每位参加本地游的澳门居民可以获得280澳元团费津贴,每人可参加两团。

这些本地旅游团给待业近半年的澳门旅游从业者带来了一些收入,但9-10月以后,本地游的活动基本结束,陈茵茵等澳门导游又回到了无团可带的情况。

随着内地恢复办理赴澳门旅游签注,内地游客开始上升,但人数仍然远远没有恢复到去年同期,而且多以散客为主,很少有旅游团。

今年9月底,珠海市通过了《珠海经济特区港澳旅游从业人员在横琴新区执业规定》,明确自今年12月1日起,具备规定条件并经合法备案的港澳旅游从业人员可在横琴新区执业,成为全国首部支持港澳旅游从业人员跨境执业的地方法规。

新法规在去年执业实施方案的基础上,进一步将澳门导游在横琴的执业期限从一年拓展为三年,和澳门导游证的有效期相同。

“期限放宽,增加了我们对澳门、横琴游的信心。”陈茵茵告诉界面新闻,今年的横琴执业培训已经开办了两期,预计共有五期,报名人数已经超额。据10月中旬的统计,约有700多澳门导游报名,包括去年报名但未中签者。取得认证证书的导游 ,还可以获得现金奖励。

“澳门导游面临无团可带的情况,很难生存。所以在国内旅游相对已经复苏的情况下,澳门导游能进入国内执业,是比较好的方向。”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行政委员会委员、澳门街坊总会副理事长陈家良对界面新闻表示。

但陈家良同时也强调,“希望疫情好转后,相关的跨境游政策放宽,才能对澳门导游行业失业问题起到更好的效果。”

对于澳门导游来说,获许在横琴执业能增加一些工作机会,但仍然不够。

“内地到横琴的团,可能先去广州、珠海,顺便来趟横琴,他们会有内地的导游。而去内地的团,我们没办法带,只能当领队,除非考取国家的导游证。导游按照带团天数领取酬劳,而领队根据行程目的地、团队规模等获得服务费。”陈茵茵说,“我们等待工作的状态是比较被动的。”

今年5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澳门工会联合总会会长何雪卿建议,积极探索横琴、澳门两地联合构建“一程多站、综合运营、联动拓展”的大旅游产业链;联合开发特色旅游产品,加强旅游职业培训深度合作,推进珠海横琴新区、澳门两地旅游业深度合作机制创新。

澳门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与横琴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比如去横琴买房、开单牌车出入横琴、澳门常住居民参加珠海医保试点、澳门企业在横琴办公等。

“我们经常去珠海消费,去九州大道上的富华里,去华发商都。珠海的商场这么大,吃喝玩乐都有。还有海滨公园,我们喜欢去那儿的绿道上踩单车。”英宏说。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100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