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体酒店痛点繁多且缺乏共识,峰会现场秒变“辩论赛”

李嘉咏 环球旅讯 李嘉咏 2020-11-27 17:10:23

“2020环球旅讯峰会”最不按套路出牌的环节,没有之一。

【环球旅讯】11月27日,“2020环球旅讯峰会&数字旅游展”分论坛【中国住宿业峰会】(HMC)中讨论“风口之后,单体酒店的出路在哪里?”的座谈环节完全称得上是本届峰会最不按套路出牌的现场了。

座谈嘉宾包括锦江酒店(中国区)执行副总裁王伟、秋果酒店创始人兼董事长刘伟、壹隅生活CEO殷乾元、浩华顾问公司董事蒋海峰、广州南沙大酒店总经理杨结。主持人速8酒店集团(中国)高级副总裁徐钊虽然手里一直握着麦克风,但是也被台上嘉宾的争相发言、互不相让弄得有些无奈。为此环球旅讯CCO王京调侃道:“当环球旅讯峰会的主持人真不容易。”

争论频频的原因在于,在讨论单体酒店的困境、讨论如何在单体酒店和连锁品牌间做选择时,每个嘉宾的观点都很分散,甚至是对立的。

这也反映了一个事实:单体酒店面临的困境不止一个,至于哪个是最核心的痛点,行业中还比较缺乏共识,而这种共识的缺乏或许也是困境之一。


从左到右为:徐钊、王伟、刘伟、殷乾元、杨结、蒋海峰

单体酒店最缺的是钱VS最不缺钱

疫情下到底倒闭了多少家酒店?这各有各的说法。华住集团创始人季琦说有15万家,住友酒店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朱晖估计是3-4万家。而业界普遍达成一致的是,单体酒店的承压能力更弱。

而在“单体酒店最缺什么”这个问题上,立马出现了五花八门的答案。

蒋海峰认为,单体酒店缺品牌以及品牌带来的流量。刘伟认为,酒店需要的能力和付出的精力有很多,单体酒店光凭自己难以解决所有问题,这正是连锁酒店可以赋予加盟商的。

殷乾元更是一口气列出了4个痛点。“首先缺乏专业的经营者,中国全服务酒店经营者许多出自房地产机构,有限服务以民间为主,对于前期如何进行规划指导、选址都很不清晰,位置选不好的话一切白搭,所以中小业主盲目入场很危险。第二,缺会员,容易被OTA绑架,渠道成本太高。第三,缺标准化运营管理体系,但随着人才流动和行业提升可以改善这种情况。第四就是在亏损状态下扭亏为盈的能力。”

杨结的观点和殷乾元有相似之处。“单体酒店从建造的时候就处于弱势,对于复杂的东西难以把握,所以一个好的设计和建造团队、总经理和运营团队都对酒店非常重要。这些其实都是成本,所以我认为单体酒店最缺的是钱。”

刘伟立即表示不同意。“连锁酒店有现成的品牌、系统、人才体系、IT体系和会员体系,这些都是单体酒店缺乏的。但我认为最不缺的就是钱,如果你可以创造价值,钱一定会跟着你跑。”

王伟从二位的争执中听出了问题所在。“杨总说最缺钱,刘总说最不缺钱,这让我们意识到,现在单体酒店经营者最缺的是能力,这种能力可以用于解决缺钱的问题,也可能是为了挣更多的钱。无论他们最终选择加盟连锁酒店集团还是软品牌,说到底都在不同程度上弥补这种能力的缺失。”

品牌重要VS品牌不重要

如果一个单体酒店最终决定加入一个连锁品牌,那就要面临第二个问题:怎样选品牌?

这时,就像突然召开了一场辩论赛一样,台上又出现了以刘伟和殷乾元为代表的反方,以及以王伟和蒋海峰为代表的正方,只差把辩题“选什么品牌重要吗?”打在大屏幕上了。

殷乾元坚持认为,只要地理位置选的好,选什么品牌都没关系。为此他还做了个算术题,“我们旗下的酒店都在广州的核心地段,但其实只要产品做好,空间做好,即便是将壹隅生活旗下的希诺换成别的,凭借这个地理位置,一看就知道一个15平方的房间能卖出超过400元的房价。假设一天的成本是150元的租金成本和150元的运营成本,一天下来收入100块钱,给你算得明明白白。所以挂什么牌子不重要。”

这时蒋海峰开始反驳了。“站在业主的角度,挂上一个更好的品牌,价格卖得更高,这个事情你会考虑吗?反过来站在连锁品牌的角度,有一个物业在位置、硬件上符合你的标准,但你认为业主愿意跟希尔顿欢朋合作还是愿意和壹隅生活合作?”

殷乾元表示,如果有一个希望加入希尔顿欢朋的业主,自己会尝试说服他。“我会告诉业主,大堂不需要600平方,只要三分之一,其他租出去,一个月能挣20万的租金。而且行政走廊、早餐地区、厨房都不用做这么大。这种市场我认为还是有的。”

而刘伟认为,加盟什么品牌取决于能否为酒店赚钱,能否用最小的代价弥补酒店本身的短板。如果可以,就说明一定为C端客户创造了价值。只要能创造价值就可以选择,至于这个品牌是什么,是传统连锁品牌还是软品牌,这个并不重要。

但王伟认为,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刘总曾经是地产商,从2011年开始转型做酒店,在前期曾加盟过多家连锁品牌,最后创造了自己的品牌。这种经历足以说明你非常清楚单体酒店的痛点,也知道加盟连锁酒店的好处和品牌的重要性。”

希尔顿欢朋在2014年进入中国,6年来王伟就一直负责这个品牌。王伟表示,“希尔顿”三个字是有影响力的,加盟商选品牌时一定会看品牌为他带来什么,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中端品牌持续打造自己品牌力的原因。

软品牌对于一个物业也有帮助。蒋海峰认为,酒店既服务本地客人,也服务异地客人,本地客人可能对这家酒店非常熟悉,但异地客人不了解当地的酒店,还是会从品牌入手选择,所以品牌非常重要。

单体酒店业主的视角:品牌繁多却找不到合适的

座谈进行到一半,徐钊又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讲话筒交给台下的单体有限服务酒店业主,让他们来谈谈选择品牌的标准,话筒恰好交给了从武汉赶来的武汉酒店公寓志愿联盟发起人肖雅星。

肖雅星运营的酒店客房数为46-56间,但她认为台上所有嘉宾所在的品牌都不太符合自己要求,最大的原因是成本太高。

“为什么业主会选择跟OYO合作,因为酒店管理有困难、服务有限、硬件条件有限,我们想要加盟,但是市场上没有合适的品牌。现在说到底我们的困境在哪里?疫情常态化了,无法构建起生态圈,整个大环境房价都很低。”

殷乾元能理解这种痛苦。“运营成本高低取决于很多因素,加入连锁品牌后成本会更高,而业主必须想清楚成本增加为自己带来了什么,有可能没有产生品牌溢价效应,成本却大涨了。”

如果开在一些本身就不适合开酒店的地方,例如没有足够的人流、商业流,或者商圈已经没落,殷乾元会建议即便亏一点钱也最好选择另起炉灶,或者选择转型为技术服务商。“市面上出现了很多倾向于为单体酒店提供技术服务的科技公司,这样的生意一样有价值。”

而刘伟坚持认为,选择什么品牌取决于这个酒店有什么,如果一个酒店缺的能力很多,适合选择一个强管理的品牌。如果业主希望有自己一定的管理空间,可以选择特许品牌。

相比肖雅星代表的中国典型单体小酒店,杨结所在的广州南沙大酒店属于全服务高星酒店,但在选择品牌上也曾经纠结过。但最后考虑了5个连锁品牌后,依然选择坚持做单体酒店。

蒋海峰最后从投资管理的角度对如何选择品牌做了个总结。“有限服务酒店的投资和运营门槛都很低,坚持做单体酒店不如加盟现有品牌,在一个大平台上,大风大浪不会轻易将你掀翻。但如果是投资在10个亿以上、处于黄金地段的全服务酒店,需不需要加盟则另当别论,因为这种全服务的酒店会有很大比例的餐饮,娱乐,宴会之类的业务是面向周边五公里半径的社区和写字楼客群,如果酒店加入国际品牌,其实那些巴黎伦敦来的经理对这些本土需求也未必很懂。”

李嘉咏
李嘉咏

环球旅讯

追逐光与真相。爆料和交流请联系jessie@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121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