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控股被申请破产重整:去年亏损超国内航司总额,业务照常运行

环球旅讯 2021-01-31 14:26:31

在破晓前的黑暗中等待。

【环球旅讯】1月29日,海航控股数条关于公司破产重整的公告齐发,与海航集团旗下的另两家上市公司海航基础、供销大集,共同打响了海航集团破产重整之后的“第一场仗”。

这是一场硬仗。一起参与这场“战斗”的还有与这三家上市公司有关联的重要股东,以及他们旗下的子公司,共涉及海航系公司超过60多家,牵连甚广;据《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这些公司合计债务占比超过集团总债额的50%。

如果完成这一步,海航集团的“破产重整”计划几乎就完成了一大半。不少行业人士指出,海航集团的破产重整计划的有序推进,将让海航集团未来在“聚焦主业”的战略执行或能更加从容、稳定。

1月30日,海航集团在官方微信发布海航控股的一则公告消息,称海航各项生产经营平稳正常,旅客购买的产品、享有的会员、积分等各项权益不受影响。

不到24小时的光景,海航正式进入“破茧”时间。1月29日晚间,海航集团一纸宣布破产重整的公告,是海南省海航集团联合工作组过去一年对其“望闻问切”后最终的“诊断通知”。海航集团病入膏肓,不得不置之死而后生。

海航集团党委书记顾刚已预料到“破产重整”可能让集团陷入“舆论漩涡”,他在《一封家书》中已经表示,这么辛苦地制定方案,目的不是破产,而是重整。“这一次,这一年的工作,真的可以看到隧道口透出来的光亮了。”

海航控股破产重整的“悬念”

海航集团此次破产重整,核心是保护航空主业。由此,海航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海航控股将成为此次破产重整关注的核心重点。

1月29日晚间,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因海航控股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北京富来特国际货运代理有限责任公司已向法院提出对公司进行重整的申请。

该公告“就法院是否受理破产重整申请,及海航控股能否重整成功”展现了以下几种可能存在的风险:

因公司自查发现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未披露担保事项仍在积极解决中,根据相关规定,重整是否受理存在不确定性,存在重整不成功的风险。

若法院依法受理申请人对公司重整的申请,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若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公司将被实施破产清算,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若公司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但公司后续经营和财务指标如果不符合相关监管法规要求,公司股票仍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同时,海航控股就公司存在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披露担保、需关注的资产等情况进行了披露。其涉及资金数额庞大、牵连范围甚广,海航控股在《关于上市公司治理专项自查报告的公告》(以下简称《自查报告》)中,用了长达7页多的篇幅来列举。

值得指出的是,这仅仅是海航集团全部牵涉利益关联方的部分展示。顾刚在昨晚的家书中透露,海航完整版的几家上市公司及集团公司的股权关系树状图,共有3张,每一张都是长达3米的“明清上河图”。

上述《自查报告》中所透露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问题,让海航控股背上了沉重的负担。根据海航控股披露的2020年业绩预告,2020年海航控股的净利润、净资产预计均为负。

根据《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最近一个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或追溯重述后最近一个会计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公司股票将在2020年度报告披露后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但海航控股已就非经营性资金占用、未披露担保的情况提出了解决方案,试图通过现金补足、资产回填,将部分债务转移至关联方负责偿债,以及通过债权人解除担保,并通过诉讼手段等方式来解决相关问题。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上市公司(包括海航控股)破产重整方案的设计思路是,将上市公司的部分债务,以债转股的方式转移到海航集团,不至于影响上市公司的正常运营,上市公司的债权人改向海航集团申索债务。

以上这些方案,都是为了确保海航控股能够顺利推进“破产重整”的程序。破产重整不等于破产清算,是以挽救债务人企业,恢复公司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的司法程序。

海航控股表示,在法院受理审查案件期间,公司将依法配合法院对公司的重整可行性进行研究和论证,确保生产经营稳定进行,稳定客户资源,以避免重整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海航旗下子公司何去何从

同一时间里,海航控股发还布了《海航控股关于主要子公司被申请重整的提示性公告》,涉及新华航空、长安航空、山西航空、祥鹏航空、福州航空、乌鲁木齐航空、北部湾航空、科航投资、海航技术、福顺投资。

该公告指出,旗下子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若子公司进入重整,海航控股对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存在回收风险,为其提供的担保亦存在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且无法追偿的可能;重整程序中债务人的负债及股东权益可能面临调整,故海航控股面临公司资产减值进一步扩大的风险。

不过,海航控股表示在法院受理审查案件期间,将配合法院对子公司的重整可行性进行研究和论证,并确保子公司生产经营稳定进行。

环球旅讯在2020年初曾报道过,过去,关于海航集团资产如何处置的问题,取决于资产处置的进度,也取决于债权人的态度。在航空主业方面,《华夏时报》曾援引接近海航人士的说法称:最早的方案是将海航旗下航司与地方政府建立的合资公司全部卖掉,只保留海航控股这块优质资产继续运营。

按照这个思路,从乌鲁木齐航空开始,北部湾航空、首都航空、天津航空、长安航空等均和当地政府签署了转让协议。理论上讲,由于干线航司牌照属于稀缺资源,不难找到接盘方,但因未处理好相关的资产和债务问题,无一例完成交割。

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新的计划是,海航控股将会整体引进新战略投资者,仍保持民营主体地位,并保留旗下多家地方航司以保持海航第四大航空集团的地位,不被国有三大航收购,这也意味着旗下航司不会被地方政府收购。

海航控股日常运营照常进行

海航控股及其子公司在发布开展破产重整事项的相关公告后,更多人担心,海航控股的破产重组是否会对其业务的开展带来干扰。为此,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重整事项主要是解决债务问题,不会对海航控股的日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过去一年,海航控股在疫情及资金的重压之下,于艰难中开展工作,比如7月初联合旗下12家航空公司推出“嗨购自贸港”随心飞产品;后又在十一国庆前夕,再次推出“全国版”随心飞,其生产经营指标也在海航努力自救下呈现出逐步复苏的状态。

2020年12月,根据海航控股发布的运营公告,该月份,海航整体载客人数已经恢复至去年同期85%以上的水平,其中国内载客人数则恢复至去年同期90%以上的水平;客座率方面,整体载客率已达到74.19%,同比2019年跌幅仅为5%左右。

不过,从国内各大航司净利润方面的表现来看,从2020年一季度起,海南航空的亏损额度一直都是国内各家航司之首,从海航控股披露的2020年业绩快报来看,海航控股2020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达到580亿元至650亿元,其亏损额度或将超过国内其他航司的总和。

据了解,2020年海航控股的经营性利润亏损为165亿元,但海航控股计提对关联方担保合同损失,并对所持关联方股权投资、应收关联方款项、金融资产及飞机资产等计提减值损失合计约460亿元。

航空主业的稳定对海航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尽管海航控股的破产重整计划执行起来难度颇大,但航司的破产重整在国际上并非没有先例。以日本航空集团为例,2010年申请破产重整后,仅一年就实现大幅扭亏为盈;三年时间完成重新上市,再次回到世界500强行列。

希望海航控股的“破产重整”计划也能如顾刚在《一封家书》中所写的那样:这注定是一个难忘的春节,我们迎来了又一个艰难的春运,但是新年就意味着新的希望,而我们的希望就在前方。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