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最热“宅酒店”,但商务酒店该如何出招?

张梦菲 环球旅讯 张梦菲 2021-02-03 08:00:38

民宿春节“宅酒店”预订量大涨,但商务酒店也并非只有眼红的份。

【环球旅讯】今年春节,在全国各地政府倡导“原地过年”的背景下,酒店能抓住哪些新的机会?

“宅酒店”成为近来业内关注度颇高的热词。各大平台连日发布的报告均显示,酒店在春节期间的预订量相比往年有所增长。回不了家的国人似乎更倾向于宅在酒店里过年。

但“宅酒店”的火热是否虚高,它真的是酒店行业值得深挖的一个金矿吗?没有“宅”基因的商务型酒店,又该如何设计相关产品,搭上今年春节“宅酒店”的顺风车?

2月1日,飞猪酒店事业部总监楼丹、广州岭南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束菊萍、旅悦公共事务副总裁陈晓芸、北京富力万丽酒店总经理彭庄声齐聚旅讯Live,在主持人——环球旅讯首席商务官王京的一连串犀利发问下,他们共同围绕“就地过年,‘宅酒店’能否成为下一个金矿”的话题展开讨论。

“宅酒店”是个伪命题?

今年春节,“宅酒店”是否只是个伪命题? 

如果以1-10分来形容旅悦旗下民宿品牌花筑在今年春节销售“宅酒店”品类的销售情况,陈晓芸给出了7-8分的高分。据陈晓芸透露,今年酒店行业受政策影响较大,不过但凡花筑能开的酒店,订单量都有所增长。

陈晓芸认为疫情是个关键节点,消费者生活习惯、度假习惯、娱乐方式等都在今天逐渐发生变化,未来酒店需求的出发点也会发生变化。“而今天发生的很多事情很可能只是一个序幕,‘宅酒店’未来或许还会有更多的玩法和设计,我们可以在上面大做文章。”

飞猪给出的数据印证了陈晓芸的说法,飞猪平台春节期间整体民宿预订量同比去年超过了83%,度假型酒店也卖得很好。

束菊萍则给出了6-7分,尽管广州岭南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岭南国际)旗下大多是商务类型酒店,但他们因地制宜,每年大年初一都会安排醒狮等传统文化节目、推出早茶,吸引本地用户来酒店过年。

彭庄声只勉强给出了1分。彭庄声所管理的北京富力万丽酒店位于北京朝阳区东三环,是标准的高端商务型酒店,“几乎没有消费者是奔着‘宅酒店’的目的去预订房间”。尽管如此,但彭庄声还是认为该产品的未来大有可为,目前正在做相关的尝试。

“宅酒店”并非是今年春节才出现的酒店新品类。楼丹表示,只是疫情前“宅酒店”只与丽江、大理、三亚、厦门这样的热门旅游目的地相关,但疫情后无论是不是传统的热门旅行目的地,三四线城市中只要与景点相关的酒店表现都不错,其消费金额整体上同比疫情前增长达38%,比拥有丰富旅游资源的一线城市表现出更好的增长性。

谁在“宅酒店”?

在“宅酒店”品类火爆的当下,喜欢“宅酒店”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

束菊萍表示,“宅酒店”的人群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是带孩子出来玩的80后、90后父母,他们不仅希望酒店管吃、管喝、管住,最好还要配套儿童玩乐设施,能让自己轻松“遛娃”;第二种是喜欢在酒店内拍照打卡的年轻人;第三类则是对生活品质有追求的人群,他们注重生活的仪式感。

在束菊萍看来,“宅酒店”的方式分为两类,一种是所有时间都宅在酒店里的;另一种会到酒店周边走走转转,然后会回到酒店睡午觉、做SPA等。

飞猪提供的数据,与束菊萍关于“宅酒店”人群的描述相近。楼丹透露,在飞猪平台上消费“宅酒店”的人群中,95后占比最大,达到了35%左右;其次是90后、80后,两者占比分别为25%、20%。

与其他嘉宾观察的视角不同,陈晓芸则从场景出发,将“宅酒店”的人群进行划分,主要分为家庭场景、社交场景,以及康养度假的场景。“年龄划分不是最重要的,比如银发群体,除了有康养度假的需求,实际上也有社交方面的需求。”

不同的人群对“宅酒店”的需求不尽相同。楼丹表示,亲子类家庭注重酒店是否有儿童游乐设施,需要酒店提供亲子服务;而年轻的情侣,更注重酒店的私密性,他们希望能够在酒店里过好“二人世界”;而家庭社交类则希望酒店能够提供互动交流的场所。

但彭庄声和束菊萍则一致认为,无论“宅酒店”的人群画像究竟如何,他们都共同追求“高性价比”。而对于花筑的消费群体来说,陈晓芸表示价格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带给他们独特创新的体验。

如何打造“宅酒店”产品?

可以说,民宿和度假酒店与生俱来就有让消费者愿意“宅”在其中的基因。它们不同于连锁化的酒店,大都位于景区景点附近,有独特的装修风格,装载有自己的故事。用户预订民宿就是为了在这里住上几天,纵情山水,放松心情。

但没有“宅”基因的商务型酒店,又该如何推出这样的让消费者愿意“宅在其中”的酒店产品?

束菊萍认为这其中最重要的在于对在地文化的挖掘。如果酒店本身就有历史,就要去将它们呈现出来,甚至可以设计成为酒店的打卡点;就算酒店本身没有故事,那么可以借用酒店周边的元素,比如某家烧鸭好吃的店铺,附近的小景点等,都可以将其推荐给住客。

彭庄声表示,商务型酒店设计“宅酒店”品类,难点在于员工思维的转换。就算有的商务类型酒店本身有适合包装成“宅酒店”产品的资源,但员工却不一定有这方面的意识,能将它们挖掘并进行再包装。

比如彭庄声所管理的北京富力万丽酒店,健身房位于高层且拥有270°的宽阔视野。在未包装并对外推广前,彭庄声与员工在交流时,员工们对此提出“健身房是免费的,还需要向外推广吗”的疑问。

那么在商务酒店在“宅酒店”产品设计上是否可以借鉴民宿的做法?陈晓芸认为,可以向民宿借鉴的地方或在于“管家文化”、“业主文化”的打造和相关人才的培养上。“花筑会在民宿管家走马上任前,对他们进行相关培训,让其掌握插花、茶艺等技能,同时要求其对民宿所在的地方文化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有了产品之后,更关键的是要让用户感知到商务酒店的创新及转变。提到商务酒店,用户的第一印象是出差睡觉的地方,而不是度假目的地。束菊萍认为,这是在做“宅酒店”品类最难的点,尤其是位于城央的商务型酒店。

疫情期间,广州岭南国际旗下某些失去了原来主力客群的商务型酒店,为了吸引本地消费者,做了很多产品上的创新并努力向外推广,但在短时间内难以改变本地消费者对这些酒店的固有印象。

“不过无论如何,将商务酒店彻底转变为具有度假性质的‘宅酒店’并不现实,只要能抓住部分服务或者几个关键点即可。”楼丹认为,同时酒店也要善于利用互联网这种传播介质,将酒店的特色传递给更多的消费者。

点击这里,即可回看本期旅讯Live,《就地过年,“宅酒店”能否成为下一个金矿?》。

张梦菲
张梦菲

环球旅讯

独立、专业、深刻。交流可联系:avery@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6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