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梁建章:告别父系社会

绕梁说 梁建章 黄文政 2021-03-08 11:46:00

女性地位提高,人类告别“父系社会”是一个进步,特点是社会上女性和男性彻底平权。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如今女性的地位相对于传统社会已有巨大的提高,但是我们离男女彻底平权仍有相当距离。至少从观念上来讲,人类现在仍处于父系社会。在很多人的思维定势中,父亲是默认的主要经济来源,也就是所谓的一家之主,其中最重要的标志,就是大多数儿女都会跟从父亲的姓。但实际上,被很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父系社会,属于人类进入到农业社会之后的产物,总共大概有几千年的历史。如果放到整个人类社会数以百万年计的历史长河中,这段历史其实非常短暂。

在农业社会之前,人类存在大量母系社会。那时人类的主要生活方式是采集和打猎,男性主要负责打猎,女性则承担采集的工作,提供稳定的食物来源,当然女性也同时承担了生育和大部分抚养小孩的工作,家族按照母系氏来传承,所以中国人的远古时期的姓氏都是女字旁。后来人类创造出了农业,由于农耕对于参与者的体能有高强度要求,使得男性在体力方面的优势得以发挥。另外,人类在农耕社会定居以后,安全保障和战争的重要性随之提高,进一步强化了男性的体力优势。

所以说,父系社会其实是最近几千年农业社会中基于农耕和战争技术的产物。但随着人类普遍进入到工业社会,这种技术因素正在发生根本的变化。在现代社会中,体力劳动逐渐被机器取代,战争机器也在发生变化,男人在体力方面的优势也许只有在奥运会上才特别有用,这将导致男女的地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很有可能重新回到“母系社会”。

当然,我们所说的“母系社会”,并非原始社会的那种状态,而是相对于父系社会一种彻底平权的社会。在“母系社会”里,女性完全也可以成为家庭的主导者,包括拥有自主组建家庭和生儿育女的权利。确保在任何一种家庭价值观念中,都能为女性的生育和结婚提供友好环境。这种权利的获得,并非来自于居高临下的恩赐,而是与女性整体能力相匹配的一种尊重与保障。

现代社会广泛使用自动化机械化的技术只有上百年的时间,男女相对能力的变化也处于初步展示的阶段。但是从整体趋势来看,女性在各方面的优势必定会展现出来。首先在智力方面,女性丝毫不逊于男性。在全球的发达国家里,普遍是女性的学习成绩更好。中国也是如此,2019年,中国高等教育在校生中女研究生占全部研究生的比重达到50.6%,普通本专科、成人本专科在校生中女生占比分别为51.7%和58.7%。除了智商因素之外,在情商和社交方面,女性也可能强于男性。

女性参加工作的比例已经接近男性,北欧一些国家达70%,和男性相差无几。一些国家女性政治家的比例已经达到一半左右。比如根据世界银行提供的数据,在瑞典和芬兰,女性国会议员的比例都已经超过了45%。有人说女性的顶尖企业家和科学家没有男性多,但是女性的犯罪率也远低于男性,所以从平均能力来说女性丝毫不逊于男性。

在其它能力大致相仿的前提下,女性还拥有男性没有的生育能力。这应当成为一种性别优势而非负担,与此相对应,女性会跟孩子建立起更加亲密的关系,也更愿意为家庭付出。凭借这些方面的优势,女性天然就会成为家庭中的主导者。况且,女性在寿命和健康方面也明显具有优势。

所以现代社会其实已经具备了回归“母系社会”的条件,可以预期女性的地位会变得越来越高。但现在为什么还没有完全实现呢?我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由于惯性,社会上还普遍存在父系社会的传统观念,这些观念并不适应正在进入的“母系社会”,会在这个过度阶段引起很多阵痛。如果整个社会的择偶观念和政策制度跟不上女性正在成为家庭主导者的趋势,势必导致结婚率和生育率的急剧下降。

婚姻市场失衡

回归“母系社会”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婚姻制度的挑战。对于现代女性来说,家庭和丈夫已经不是必需品,女性更加独立和强势是这个时代的特征,不婚不育在发达国家已成为普遍现象。至于传统婚姻制度的惯性思维,反而加剧了结婚率的下降。

传统婚姻制度是父系社会的产物(一开始甚至是一夫多妻制度),传统观念的夫妻分工是“男主外女主内”,丈夫在外边赚钱,妻子在家中操持家务。这种过时的观念,使得很多现代女性在择偶时,依旧主要考虑男方的学历、财富和地位,而男性则更注重女性自身条件比如美貌温柔等等。这种择偶方面的不对称性是父系社会的产物,不适合母系社会。而现代“母系社会”的择偶标准应该倒过来,女性更看重男性本人的相貌和体贴程度,而男性应该注重女性的教育和能力(可以借鉴一些摩梭族的择偶标准),女儿普遍跟妈妈的姓成为一种新常态。当然每个家庭的情况不一样,究竟男女如何分工,孩子跟谁的姓,都应该被包容和认可。

现在的问题是,女性择偶时普遍要求男性的学历和地位高于本人。但实际上,女性的学历和地位正在全面超越男性,结果就是,哪有那么多符合择偶要求的男性?尤其当那些学历条件较差的男性还不愿意主动承担家务时,势必有大量的妇女因为找不到合适对象而不愿意结婚。对于中国来说,从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速度非常快,可人们在择偶方面的观念却严重滞后,更是在社会现实与思想观念之间出现了激烈冲突。造成的后果就是,虽然中国的年轻男性人数在整体上比女性多出很多,但高学历和高收入的优秀女性的结婚率迅速下降,导致大龄未婚妇女的人数激增。

生育率下降

结婚率下降本身不是一个大问题,这是女性在过时家庭观念下的次优解。但对于社会来说,这会造成严重的低生育问题。要维持一个民族和社会的正常繁衍,平均一个妇女需要生2个小孩。但是如果有1/3的人不结婚,那么剩下结婚的每个人生两个,还不到1.5的水平,在人口经济学中,生育率低于1.5就意味着人口迅速萎缩和老龄化的低生育率陷阱。这绝非危言耸听,而是日本的现实生育率水平。其实在日本,那些有子女的妇女所生育的孩子数量并不少,平均生了2.1个。2018年日本的总和生育率是1.42,其中一孩生育率0.659,二孩生育率0.523,三孩及以上生育率0.238。但问题在于,日本竟然有1/3的妇女选择不生小孩,所以总和生育率只有(1-1/3)*2.1=1.4。也就是说,由于很多妇女由于不结婚或很晚结婚而放弃生育,因此即便有孩子的家庭普遍有两三个小孩,最后的生育率还是不到1.5。

不仅仅是日本,其他东亚地区的不婚不育问题也非常严重,而中国未来的情况将更加糟糕。中国的大城市的结婚率下降非常快,2013-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下降至813万对。2013-2019年,粗结婚率从9.9‰降至6.6‰。中国的结婚率正在向日本看齐,而且中国生孩子的夫妇里面只有一半会生二胎,所以中国未来的生育率比起日本还要低得多,少子化问题将是世界上最严重的。

传统意义上的结婚和家庭逐渐趋于消亡,可能是非常难以扭转的趋势,因为这就是母系社会的特征。但是,不结婚的母系社会未必放弃生育。原始母系社会里面,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婚姻制度,但女性可以自己抚养小孩,她的其他家庭成员会来帮忙。北欧社会的结婚率很低(挪威的结婚率只有千分之四,比日本还低),但是单亲母亲家庭非常普遍,生多孩的比例也比较高。总体生育率是发达国家里最高的,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瑞典在2018年的总和生育率为1.76,丹麦为1.73。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15年北欧国家普遍将相当于GDP3%到4%的金额用于家庭福利,其中包括给单亲家庭的福利。同时,北欧国家的妇女就业率和妇女地位也是世界上最高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说基本走出了父系社会。

这些例子很有借鉴意义,身处现代社会,女性在职业上具有不逊于男性的潜力,如果要让女性选择放弃或者延缓职业发展的一些机会,就必须在其他方面给与足够的补偿。另外,女性还承担了生育小孩的大部分成本,收益却由整个社会享用,所以无论从必要性还是公平性的角度,都应当让社会福利倾斜于养育小孩的女性,北欧国家正是建设了这样一种对女性友好的高福利社会,把女性对于家庭和社会的额外贡献做了充分的补偿,使得女性无论在事业上和家庭上都能够充分的发展。

在北欧国家,女性各方面的发展包括就业率几乎和男性一样,同时也避免了低生育率陷阱。如果要学习这些国家的成功经验,我们必须在相关政策上做出巨大的改变。中国所需要的资金投入可能远高于这些国家GDP3-4%的水平,因为中国的教育和房价的负担更重,所以有必要投入5-10%GDP的资金才可能爬出低生育率陷阱,形式可以是现金,减税,住房补贴等。当然除了财务补贴,还需其他一系列的配套政策: 

第一,要消除对单亲家庭的歧视。当然,我们并不提倡在中国出现更多的单亲家庭,包括从子女教育的角度来说,同时获得来自父亲和母亲照顾也是更理想的模式。但与此同时,我们又必须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正在出现更多的单亲家庭。面对现状,我们需要在政策和观念上都消除对于单亲家庭的歧视,避免他们在户籍登记、入学申报等方面遭遇到额外的困难。实际上,在法国和北欧国家有超过一半的小孩是非婚生育,这些小孩并不都是人们想象中的意外生育,很多妈妈都是高收入和受高教育的妇女,她们在对社会保障有所预期的前提下,会主动选择建立这样的单亲家庭。那么在中国,如果一位职场女性做出类似的选择,她和子女的权益应当受到与其他家庭同样的保障,而不是让“单亲妈妈”成为一个会遭遇到歧视性对待的名词。

第二,扩大幼托服务。在中国,托儿服务严重缺乏。如果缺少托儿所,夫妻双方很可能需要有一方暂停工作照看孩子,然而,越来越多的家庭需要依靠双份收入才能足够家庭开支。原国家卫计委的数据显示,0-3岁婴幼儿在我国各类托幼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如果把欧洲发达国家50%左右的入托率作为目标,中国政府还需直接和间接地建设几万个幼托中心。

第三,为女性提供友好的工作环境。实行弹性办公和在家办公,提倡企业允许员工灵活地安排工作时间和地点,尤其是孕妇和哺乳期的女性可以在家办公。携程公司十年前就尝试允许部分服务人员在家处理客户请求,工作效率和客户满意度反而提升了。最重要的是,这项措施特别受到刚生小孩的女性员工的欢迎。

第四,开放人工授精等辅助生育。女性最佳的生育年龄在三十五岁之前,对于三十五岁还未找到合适对象的女性,如果没有技术帮助,就很可能会终生失去了养育小孩的机会。人工授精、冻卵和其他相关的辅助生育技术,能够帮助这部分女性延长其生育的窗口期。应该尊重女性通过冻卵等其他辅助生育技术增加生育机会的权利,当然,法律上需要对此进行调整和规范。

结论:女性地位提高,人类告别“父系社会”是一个进步,特点是社会上女性和男性彻底平权。很多家庭里女性起主导的作用,所谓的“母系社会”。这很可能会引起结婚率和生育率的快速下降。我们要及时调整男女分工和择偶传统观念,而更重要的是,必须提供各种福利来帮助女性和家庭来抚养子女,进而缓解生育率危机。北欧国家能够实现女性地位和社会福利同时提升,也成功避免了低生育率陷阱,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值此女神节之际,祝贺和感谢女神们做出的贡献!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