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春”回到8年前?民航春运喜忧交加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一嘉之语 2021-03-10 09:53:30

春运40天内民航共运送旅客3539万人次,同比降7.78%。

自2020年以来,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将全球民航业打入冰点。

虽然国内疫情形势日渐好转,但海外疫情仍处于大扩散之中,离完全控制的日子还很遥远。

在这种情况下,2020年民航业创下最高的历史亏损纪录。

2020年,民航旅客运输量为4.18亿人次,同比下降36.7%,民航几乎回到了5年前。

2015年,民航旅客运输量为4.36亿人次。

岁末年初,多地出现疫情散发现象,一下子人们的神经又紧绷起来。

各地陆续发出了就地过年,非必要不出行的号召。

春运之际,有了去年经验和教训,尤其是海外的疫情大扩散,出台这样的号召是非常必要和及时的,毕竟短痛远远比长痛更能接受。

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

今年的春运可谓是喜忧交加。

一忧:今年春运回到8年前

如果从民航春运的旅客运输量来看,可谓是一春回到了8年前。

2021年春运期间(1月28日-3月8日),40天内民航共运送旅客3539万人次,较2020年春运同期下降7.78%,较2019年春运同期下降51.44%。

今年的春运民航客运量仅高于2012年3375万人次,低于2013年的3810万人次,真可谓一春回到8年前。

今年春运,民航可谓是遭遇重创,备受打击,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大亏损。

二忧:客座率低位运行

比旅客运输量大幅减少更为可怕的是,客座率低位运行。

春运期间,民航平均客座率为64.2%,创下了自去年4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

客座率低位运行,表示飞出去的航班多,运回来的旅客少,人气严重不足。

三忧:人少价低成本高

股市有句俗话:量在价先。

就是说量是因,价是果;量在先,价在后。

这是因为成交量是股价变动的推动力量。

实际上这是源于经济学上最基本的供求理论。

民航同样如此,需求严重不足,供给严重过剩,价格必然大幅下跌。

原本春运期间的黄金票价变成了遍地白菜价,航空公司必然大幅亏损。

更令航空公司感到瑟瑟发抖的是,今年的成本较2020年已经大幅上升。

航油价格,不必说,现在的原油期货价格一路攀升。

财务成本,不必说,都在借钱度日,且市场利率已经上升。

运营成本,不必说,规模都在扩大,民航发展基金恢复征收。

民航当前面临的窘境就是人少价低成本高。

当然了,民航并非没有好消息。

最大的好消息,就是国内的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已连续多日无新增本土病例;海外疫情也从日增80万病例降至40万左右。

一喜:日均客运量在上行

今年的春运40天,大年初一跌至最低点,当天运输旅客量仅16.2万人次,此后开始一路攀升。

从16.2万人次到104万人次,只用了6天的时间。

趋势是上升的,是向好发展的,这一点对于民航来说,尤为重要。

二喜:客座率超去年

今年春运的客座率虽然较2019年春运同期下降18.77个百分点。

不过,让人略感欣慰的是平均客座率较2020年春运同期增长4.59个百分点。

客座率的回升代表着人气在回升,这一点对于民航来说尤为关键。

三喜:恢复速度超去年

2月17日(正月初六)起,市场开始迅速恢复,春运后半程20天内,民航运送旅客2466万人次,较2020年大幅增长339.46%,较2019年下降34.14%。

尤其是春运最后10天,每天运输旅客量都在130万人次以上。

2020年民航每日旅客运输量低于100万人次的日子足足持续了129天,相当于4个月多的时间。

而今年仅持续了1个多月的时间。

也就是说今年的最为困难的日子比去年要短得多。

今年的春运必然是史上最惨,但今年剩下的日子也必然要好于去年。

只要我们把疫情控制住,民航今年大概率比2020年要亏得少。

只要我们把疫情控制住,民航暑运旺季大概率能盼望到。

当然,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海外疫情形势仍然很严峻,国际航线的完全恢复在2021年基本不可能,所以民航运力过剩的状态仍要持续较长一段时间,行业内的价格战仍要持续一段时间。

毕竟没有出清就没有新生。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33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