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不做“中国的狂人国”,要做“世界的只有河南戏剧幻城”

戏剧幻城实际就是一个新型的主题公园。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 熊晓杰)“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以下简称“戏剧幻城”)5月13日举办新品发布会,正式掀起面纱。

随着巨量内容的输出,它的面目逐渐清晰。但,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戏剧幻城是什么?戏剧幻城之于中国文旅行业的意义何在?每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理解。

01

中国主题公园新物种

王潮歌说:我不想做一个主题乐园,我只是想做一个不同的、以严肃艺术为唯一信物的这样一个戏剧聚落群。

但在我看来,戏剧幻城实际就是一个新型的主题公园。它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它是中国主题公园行业的全新物种。中国主题公园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发展后,面临着突破和超越。随着消费者人文素质和欣赏水平的提升,随着分众化时代的来临,一个新的主题公园业态的出现是必然的。

互联网的发展,使得一个个小众的产品或品类成为爆品。这几年,从电音、嘻哈、街舞,到舞蹈、戏剧莫不如是。过去特别小众的品类,由于互联网的长尾效应和媒体的催谷,逐一成为大众追捧的对象。

在乌镇戏剧节之前,很难想像中国会诞生一个与阿维尼翁戏剧节、爱丁堡国际艺术节相提并论的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戏剧节。一夜间,全国的戏剧爱好者仿佛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两年前,我第一次造访法国狂人国,深为这个主题公园所吸引。它完全不同于迪士尼和环球影城这种为中国人所熟知的主题公园产品业态,但它在欧洲非常受欢迎,口碑非常好。在经营期只有七个月的情况下,一年收获250万游客,并曾获世界主题娱乐协会(TEA)最佳主题公园奖。它有宏大的叙事、场面和极高的艺术水准,有多媒体、多艺术形态融合所带来的强烈震撼,同时又很好地展示了中世纪以来欧洲历史文化发展的脉胳和场景,让消费者在体验时找到荣耀感和家国情怀。

我当时就想,如果中国出现这样一个纯粹以演艺为内容的主题公园,应该也是非常有市场价值的。其实,狂人国早就看好狂人国产品在中国的市场前景。它的CE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非常有兴趣与中国合作,打造一个狂人国模式的、完全呈现中国文化价值和理念的中国版狂人国。狂人国已经授权中国企业在国内进行落地的工作。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这一构想仍停留在构想中。

狂人国给我最大的启示是商业模式的创新。包括:被传统主题公园忽略人群的挖掘、极致化的产品和内容制造、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产品策略。另外,狂人国对文化自信和爱国主义教育的价值在当下的中国也尤为有现实借鉴意义。

两年前中国之所以没有出现这样类型的主题公园,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市场条件的不成熟,另外,也有可能是没有人有勇气和实力捕捉这个风口。

当乌镇戏剧节、阿那亚戏剧节成为中国文艺中青年奔走相告的内容,当《戏剧新生活》成为热播节目时,当沉浸式表演几乎成为很多景区的标配和获客利器的时候,当舶来品《SLEEP NO MORE》被一些消费者几十次刷的时候,戏剧消费已经由高端、低频悄然走进大众生活,从剧院走进主题公园。

戏剧幻城的出现,是抓住并拥抱了风口。这个时机,早了会成为先烈;迟了就错失良机。

就像CLUB MED进入中国标志着中国度假旅游时代的开始一样,戏剧幻城的诞生,成为中国主题公园发展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演艺不再只是主题公园的配件,演艺不再是简单的谋求观众、游客开心一乐。戏剧特有的张力、观众与演员面对面时所产生的直面震撼、戏剧带给观众精神上的深层享受,将为新一代消费者提供另一种主题公园的消费方式。

戏剧幻城是一个主题公园领域的蓝海,它具备充分的差异化和品质上、体验性上的根本性提升。在一个高感性时代和个性化需求的时代即将澎湃而至的时候,它的出现恰到好处。正如王潮歌所说,我们提供给观众的,应该是能够引领和提升观众欣赏水平和审美能力的。它应该是一个观众需要够一下而不是迁就观众的作品。

这个主题公园的升级产品,不仅仅是将过去剧院、殿堂之上的产品变成了普罗大众可以随时体验的内容,也不仅仅是集成了中国最大规模的戏剧表演场地和剧目,更重要的是,它第一次将戏剧作为被消费主体而不是陪衬。它将为消费者提供更丰富和多元化的选择。迪士尼、环球影城不是主题公园的惟一代表。主题公园不再仅仅是IP+游乐设备+园区游艺组合的代名词。

著名主题公园研究专家董观志教授认为: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不仅超越了主题公园传统的造园理念,而且颠覆了主题公园经典的游乐模式,是凤凰涅槃式的强势迭代和深度蝶变。

著名演艺策划人郭洪钧认为,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彻底改变甚至颠覆了旅游受众直观面对传统“旅游演艺”产品的审美体验和文化感受。毕竟审美体验才是人与自然、与世界、与社会、与消费产品的最高获得感维度。没有审美标准的体验,只能是低档次的“无感”体验。在后疫情时代的今天,旅游演艺产品的不断升级换代甚至必然持续裂变已成定势,升级换代是市场发展与竞争的要求,持续裂变是行业创新与突破的必须。

他说,如果说《印象·刘三姐》是一幅印象画,《长恨歌》是一出历史剧,《千古情》是一场歌舞秀,那么《只有河南·戏剧幻城》显然是一部“讲好中国故事”的大戏剧,一个全景式全沉浸戏剧主题公园。

02

世界的只有河南戏剧幻城

戏剧幻城无论是演出的时长、演出的数量,还是投资规模、单位面积内戏剧的浓度,都是前无f古人的。按王潮歌的原话:“只有河南的戏剧,从规模来讲,全中国最大;从时长来讲,全中国最长;从这个品类的新鲜度来讲,是全中国唯一的。”

它有3大主题剧场、3场震撼大剧、两场夜间大秀、10座微剧场、27个情景戏剧空间、超过33个演出地点;450分钟不重复的演出,900多位专业的演员;单日演出可达125场,4050分钟。

这样一个规模的产品,加上它在运营时长上的优势,影响力超过“狂人国”(狂人国一共 19个项目,其中 11场演出,4个景点,4个花园、喷泉)是可以期待的。

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大众娱乐狂欢的项目。它寄托着打造者们讲述中国故事、黄河故事;中国精神,河南精神的使命。

郭洪钧说,就像法国的欧洲主题公园“狂人国”一样,“狂人国”是用不同类型的演出手段和故事场景去讲述欧洲中世纪文化历史,将古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等重大历史节点搬上舞台,创新演绎各种传奇故事,为它们注入超越文化界限的灵魂。而“只有河南”采用的是中国人所独有的创意思维方式,“一砖一瓦一片瓷皆为史诗,一枝一叶一抔土都是故事”的全新创作视野和顶层文化格局“讲好河南故事”、“讲好黄河故事”、“讲好中国故事”!

看过戏剧幻城大部分演出内容的人会感慨,戏剧幻城堪称“黄河边的史记,麦浪上的离骚”。

近60个亿的投入,如果从经济回报的角度考虑,是没有企业家会作这样的选择的。作为扎根河南的胡葆森和建业集团显然是希望在中国文旅大融合的洪流中,代表河南奉献一簇里程碑意义的浪花。

在一个需要“读懂中国”的年代,这既是一个中国人了解自身文化和根源的渠道,也是一个世界了解中国的读本。

王潮歌在这个项目的论述时非常强调入戏一词。它希望观众可以沉醉于戏剧所带来的超越现实的体验感,感受强烈的精神冲击。入戏的不仅是河南人,也包括十四亿中国人。“让十四亿中国人入戏”应该成为戏剧幻城的使命。

在中国力量(国家战略+市场规模+风起云涌的消费潮流)的背书下,戏剧幻城的目标肯定不是“中国的狂人国”,而是“世界的只有河南戏剧幻城”。

主题公园的概念和范式都是来自西方的。这一次,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文化和市场力量创造新的范式和标竿吗?

03

除了戏,还有幻和城

戏剧幻城的价值不仅如此。它同时也堪称中国颜值最高的主题公园。300多米的夯土大墙,创纪录的《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动态投影,奇崛的场景,气势磅礴的百亩麦田,承载记忆的地标和炫酷的声光电技术,使得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处处皆景,随手一拍即是大片。这在一个颜值即正义的年代,这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吸引点。可以想象的是,戏剧幻城会迅速成为中原地区网红打卡点、菲林谋杀地,一大波网红正蓄势待发。

一旦它成为网红打卡地,它就赢得了第一波的传播流量和种子用户。

颜值,或者说设计感、美学价值,正在成为景区甚至各种场景、空间的关键因素。无颜值,不存活,设计改变命运。一向出品精致的建业文旅在这一点上当仁不让。

戏剧幻城也像是一个巨大的盲盒。每天演出的时长高达4000多分钟。从理论上讲,观众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完整看完所有演出;同时,由于它设计上的刻意,使得它的游览线路呈现随机性。每个观众选择的路径可能都不相同,得到的体验也将是不同的。这种不确定性所带来的新奇感、刺激感,正是盲盒在时下流行的心理基础。它会激发消费者N刷和深度解锁的冲动。

从目前已曝光的剧目来看,戏剧幻城中戏剧的类型非常丰富,既有热血催泪的,也有时尚炫酷的,既有温暖动人的,也有波澜壮阔的。它让观众在一天或更多的时间内,情绪大起大伏,视觉应接不暇,既迷且幻,戏梦人生。

*文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熊晓杰
熊晓杰

时代文旅 董事长兼首席顾问

熊晓杰先生从事文旅企业营销工作14年,著名文旅实战营销专家,曾为《赢周刊》创始总编辑;长隆助理总裁、市场总经理;现为时代文旅战略营销机构董事长、首席顾问。

已发表文章 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