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酒店里开剧本杀馆?郑南雁还要做更多酒店“实验场”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郑萃颖 2021-05-24 10:23:03

加入酒店的项目应该提高酒店的体验价值,本身就是流量中心。

在酒店里开个剧本杀馆怎么样?郑南雁创办的百达屋就想把这两种不同的线下消费业态结合起来。

电竞酒店、戏剧酒店,酒店空间的创新再利用已经在发生。今年初,惊人院与有戏电影酒店达成合作,将剧本杀的游戏场景搬到了酒店,为酒店带来新流量和年轻消费者。业内认为,疫情后对酒店空间坪效的追求,催动了酒店加其他消费业态的融合。

“我认为酒店不应该通过卖货的方式提高坪效。加入酒店的项目应该提高酒店的体验价值,本身就是流量中心。”百达屋生活方式实验室创始人、董事长郑南雁在近日媒体采访中谈到百达屋旗下的不同业态协同发展的思路。

剧本杀成为年轻人线下社交的新宠。行业统计,2020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超过了100亿元。

5月上旬,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宣布与NINES推理馆签约,开发“酒店+剧本杀”沉浸式实景游戏产品,并计划于6月面世。这也是百达屋正尝试推进的方向。

“百达屋是一个空间运营商。目前剧本杀还没有大型连锁品牌,我们有机会把该项目做大,也有机会跟其他业务协同。”郑南雁说。百达屋的剧本杀体验馆可以开在百达屋或开元旗下的酒店,也可以开在购物中心,同时百达屋也在投资小团队做沉浸式演出,将这类活动与酒店住宿体验结合,提升住客的参与感。

郑南雁介绍,目前百达屋已经孵化了自己的剧本杀品牌“甜水镇”;梳理了旗下酒店品牌;拟定了足球素质训练品牌“麦斐体育” 的初步计划—未来三年计划在全国一线及新一线城市获取10万学员,拓展300个场地;敲定了与龙腾出行的合作,将改造机场休息室。

而串联上述所有业态的,是百达屋正在搭建的会员系统。

郑南雁指出,百达屋要搭建以时间为基础的会员体系——计算会员去了多少“现场”,参与了线下体验的多长时间,用时间换时间。比如参与百达屋体系中剧本杀的消费者,下次去住开元或百达屋的酒店可以打折。

“每个酒店品牌、剧本杀品牌等不同的业务带来的消费者,都是百达屋的会员,通过高频消费带动低频消费。”郑南雁说。

如果一切顺利,百达屋面向消费者的系统会在今年5月底上线一部分,包括机场休息厅和剧本杀。

“百达屋像是一个买手店。”郑南雁在采访中说。他想要抓住新消费人群的线下消费时间。

在酒店业务上,今年3月,百达屋集团与中颐集团签约,旗下Barceló Hotels&Resorts巴塞罗酒店及度假村正式进驻贵州遵义,定位疫情后兴起的城市近郊度假需求,目前在筹备的项目还包括广东、湖南、江西、湖北、江苏等地。临近北京环球影城的巴塞罗奥仕登酒店预计不久落地,位于京郊度假的核心消费区。

“原来的市场供给,就是把酒店作为住宿工具,但现在(疫情后)越来越多人把酒店作为目的地。这一趋势导致短期市场供需的错配。”郑南雁说,“现在缺的,就是作为目的地的、有独特性的酒店。”

在他看来,开元酒店旗下的度假型酒店品牌如开元曼居、开元观堂、开元芳草地、方外等,正好满足了以酒店为目的地的住宿需求。例如长兴开元芳草地乡村酒店,选址于风景优美的近郊乡村,酒店附近有大片茶园和竹林,有动物农场、帐篷露营、草坪野餐、网球场和泳池等,适合度假休闲。

这也为开元和百达屋的合作奠定基础。今年4月19日,开元旅业第一家港股上市的资产公司“开元产业信托”宣布完成出售;开元旅业另一家酒店管理公司“开元酒店”也将于5月24日正式从港股退市。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开元酒店退市后,将由郑南雁接手工作,担任开元酒店董事长,重新组织管理团队,全面负责旗下业务。

“百达屋一些新的酒店项目开拓,可能需要开元成熟团队的运营,而百达屋可以帮开元做一些酒店品牌的重塑,包括开元名都、开元名庭、曼居、观堂、芳草地、方外。”郑南雁表示,对于百达屋和开元,做大中端酒店的规模,可以为酒店经营公司带来保障收入;高端和度假酒店则会保持优势、继续加强;同时公司核心目标是提供更个性化、更舒适住宿选择。

郑南雁介绍,去年6月回到国内后,基于对疫情后消费趋势的观察,他在去年夏天萌生做百达屋的想法。他与江天一、张弛等人合伙人创办的鸥翎投资,也对百达屋进行了投资。百达屋的初始团队,一部分来郑南雁创办的另一家企业—铂涛,还有一部分来自互联网公司。

“我们想做有调性的酒店,完全由自己做要很长时间,我想能不能通过资本来推动。”郑南雁称。开元酒店在疫情前一年于港股上市。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希望开元酒店退市后便于企业资本运作,加速扩张。于是在鸥翎投资合伙人江天一推动下,开元酒店启动了私有化退市。

“百达屋和开元肯定是合作的方式,至于会不会合在一起,以后还会有各种讨论。”郑南雁说。

他认为,铂涛酒店集团对7天完成私有化收购的时候(2013年),中国处在加入WTO后十来年的快速增长期,国内迎来一次消费升级,部分经济型酒店的消费者转向中端酒店。

“到现在,消费阶段继续升级,酒店不仅仅是工具化的产品,人们开始追求差异,追求 ‘小众共鸣 ’。”郑南雁说。按照他的计划,未来5到10年,百达屋和开元旗下的酒店至少要做到两千家。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23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