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四川航空机队规模国内第7,却成亏损最多的地方航司?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一嘉之语 2021-06-03 10:25:25

当前最重要的是解决川航自身所面临的困境。

2020年的一场疫情,可谓重创民航业。

航空公司原本就是资金密集型行业,高杠杆,高债务,高资产负债率。

一场巨亏之下,加重了债务,推高了杠杆,许多航空公司面临的形势可谓急迫。

对于小型航空公司来说,面临的是生存危机。

因为股东实力弱,自身举债难度大,因此生存下来很困难,于是只有更换门庭,如青岛航空、红土航空、瑞丽航空、龙江航空。

对于大型航空公司来说,面临的则是债务危机。

因为公司规模大,债务总金额惊人,在巨亏之下,唯有继续举债,进一步偿债能力下降,财务费用迅速上升。

比如深圳航空、山东航空。

到2021年一季度,深圳航空的资产负债率已高达92.6%,而山东航空更高得惊人为99.7%。

已处于非常危险的边缘。

但我们别忘了,实际上还有一家大型航空公司的状况可能更加危急!

那就是四川航空。

一、机队规模国内第7

四川航空机队规模在国内排名第7,位列南航、东航、国航、海航、深航、厦航之后。

四川航空全部是空客飞机,因此也是国内纯空客机队中飞机最多的航空公司。

也许是川航对空客情有独钟,即便是在几乎被波音独占的货机这一领域,川航的货机也是空客制造。

截止5月底,川航共执管169架飞机,其中:

客机166架

A319飞机23架

A320飞机65架

A321飞机61架

A330飞机13架

A350飞机4架

货机3架,全部为A330

宽体机共20架。

在所有的地方航空公司,四川航空的宽体机数量最多。

川航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客货机并举运营的航空公司。

国际疫情的肆虐,民航局实施“五个一”政策后,国际航班骤降,这给四川航空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二、亏损最多的地方航空公司

2020年对于川航来说是备受煎熬,又备受挑战的一年。

一是宽体机多受拖累。

四川航空的机队规模比深航、厦航少,但是宽体机却比深航、厦航多。

因此,2020年,四川航空的经营难度可想而知。

二是西南民航形势好有利。

川航所处主基地市场成渝昆等地市场恢复比其他地方要快,因此川航国内市场相对表现要好一些。

不过年底成都出现疫情也对川航造成一定程度不利影响。

三是货机做出了一定贡献。

2020年是航空货运爆发的一年,有宽体货机的航空公司自然占了便宜。

川航的A330货机做出了积极贡献。

事实上,2020年一季度川航就为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就净亏了15.9亿元。

亏损金额仅次于四大航,排在国内所有航空公司的第五位。

此后的几个季度,虽然亏损金额越来越少,但最终2020年仍净亏损24.8亿元。

其中上半年就亏了22.3亿元,下半年只亏1.5亿元。

真所谓下半年可圈可点,上半年挖坑埋雷。

除了海航系航空公司,川航的亏损金额只比国航、南航和东航低。

三、资产负债率居高不下

过去几年的扩张,加上不断引进宽体机,实际上将四川航空的资产负债率推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地步。

2019年底,川航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6.6%。

当时已经是所有大型航空公司中的最高。

2020年,川航净亏损近25个亿,资产负债率原本就高企的川航更加雪上加霜。

截至2020年12月31日,四川航空:

总资产576.24亿元,

总负债565.01亿元,

净资产11.23亿元。

资产负债率98.1%。(来自于南航财报)

所谓祸不单行。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对川航再度重击。

就是2021年度经租飞机进表。

因经营租赁飞机进入资产负债表,所有经营租赁飞机的未来租赁费都变成了负债。

山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资产负债率一下子就从2020年底的88.1%推高至2021年一季度的99.7%。

飞机规模比山航大,资产负债率原本就是山航高。

如果一季度再亏损,川航极有可能资不抵债。

四、增资扩股难度大

可以说,川航当下的情况非常危急。

资不抵债也就是一转眼的事。

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出现债务暴雷。

这不仅仅对川航的品牌有着极大的损害,恐怕对四川民航业都会有着不可估量的负面的影响。

此前,翼哥曾呼吁对山东航空、深航航空进行增资扩股,以缓解他们现实的困境。

也曾呼吁对于川航这样规模的航空公司,对地方经济做出极大贡献的航空公司,此时处于危难之中,政府也该出手扶一把,拉一手啊!

并认为四川地方政府应尽快启动对川航的增资扩股事宜,缓解川航财务方面的困难,使得川航将来有能力,也有基础进一步扩大运力。

但川航增资扩股的难度比山东航空、深圳航空大得多。

山航也好,川航也罢,他们主要毕竟只有两方股东,而川航的股东较多。

虽然翼哥一直坚持认为川航的股权结构是我国所有航司里最为合理的。

五个股东方:

川航集团是地方国资

南航、东航是央企

山航是地方知名航企。

成都银杏是民企。

川航集团是大股东但不具控股权。

川航集团与南航股份都享有否决权。

东航、山航都有董事名额。

国内其他航司中还有比这更合理的股权结构吗?

但所谓有得必有失。

这样的股权结构,要增资是非常之难的。

自川航股份成立以来,股东方从未对川航进行过增资。

目前注册资本10亿元,比成立时的3.5亿元增加6.5亿元,也是未分配利润转增资本所致。

以现在的情况,除了川航集团有点积极性外,谁有积极性呢?

南航是二股东,川航连个干儿子都算不上。

山航自身难保,还需要别人给他增资呢。

东航增资更是师出无名了。

此外,去年一直在传五粮液增资川航集团到现在还没有实施。

实际上最需要增资的是四川航空。

也许看到了货运航空的机会,川航目前正在筹建全货运航空公司。

货机独立出去成立货运航空公司是好事,与客运在一起很难搞好。

不过,一旦疫情得到控制,未来货运航空能否赚钱,还是个未知数。

当前最重要的是解决川航自身所面临的困境。

祝福我国中西部最大的航空公司四川航空能够走出困境,走向辉煌。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171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