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常红:我们需要那些能屈能伸的旅业人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2021-06-22 08:01:56

冬眠近一年半的洛杉矶市场,有望因为留学生的回归复苏,而那些能屈能伸的旅业人也在陆续被招回来了。

【环球旅讯】2020年前,中国入境美国洛杉矶的客源连续八年排名全球第二,可谓成绩喜人。洛杉矶旅游局局长恩武德(Ernest Wooden Jr.)在2018年接受环球旅讯采访时提到,14亿中国人口中,有3亿中国人已经具备了赴美游的经济实力,最高峰时期中国有14个城市一周110班航班直飞。

现如今疫情还在全球肆虐,中国一周只有十几个班次飞往美国,其中飞抵洛杉矶的航班只有6班。2020年洛杉矶会议与旅游局曾预测,洛杉矶县当年仅能吸引2900万游客,游客在洛杉矶酒店、餐饮、旅游巴士和纪念品上的消费从250降至120美元,恩武德先生曾指出这一预测数据极具破坏性,恢复至少需要三至五年时间。

这片黄金西海岸,正在经历一场史前大考验。也恰恰是这样的机会,让洛杉矶会议及旅游局中国首席代表常红开始重新审视旅游业,也重新审视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01

8月留学生回归,洛杉矶市场未来可期

王京:疫情期间让你的焦虑的事情都有哪些?

常红:我焦虑到睡不好觉。一方面,当前无论是疫情抑或是中美关系都尚处于不明朗的状态,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还能继续吗?旅游业该如何承担起两地人文交流碰撞的使命?另一方面,原则上来说我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没工作没关系,但是我的团队,包括整个洛杉矶旅游局在中国市场已经深耕了10年,就眼睁睁看着付之东流吗?这都让人非常焦虑。

王京:全球疫情暴发至今,洛杉矶旅游局的情况是怎样的?

常红:洛杉矶旅游局的日常运营并不是靠财政拨款,洛杉矶的酒店才是我们真正的衣食父母。疫情风暴来临,酒店受到重创,我们的各种费用就收不上来,营销经费也就无从谈起。

2020年5月,总部裁员75%,中国裁员50%。在当时来说,它的运营机制决定了断臂止血是最优解,所幸伴随着美国内部的旅游业开始复苏,我们也开始逐步招回流失的同事,最近又有十几个同事能够被招回来,我觉得这对大家来说是一种希望。

王京:您认为洛杉矶旅游市场复苏的契机在哪里?

常红:留学生的回归对洛杉矶来说就是一个希望所在。因为中国每年都有30多万留学生赴美,今年保守预测也有至少20万学生回归校园,今年8月1号以后留学生回归洛杉矶后旅游市场就可以慢慢有所改善,总的来说我认为还是未来可期。

王京:除了学生市场,您还关注哪些需求?

常红:洛杉矶的旅游主要关注两端,一端是学生,另一端是高端市场。学生市场前面已经提到过,中国的高端市场则深不可测,无论是获客途径抑或是中国人的消费力,我都觉得这对洛杉矶来说一个很大的机会点。

王京:疫情至今,让您感动和欣慰的事情又有哪些?

常红:首先是特别感激老板保留了中国区一半的员工,并且同意我们把所有办公室都保留至今。其次,我最近看到今年举办的iPW展览有29个中国旅游媒体和旅行社代表注册了,即便有的在冬眠状态,有的转型做国内游,但热情依然在。

02

好的旅游局,可以通过营销赋能旅游业

王京:疫情后,境外目的地对中国游客的争夺会变得更激烈吗?

常红:人总是要旅游的,他今天在此处,明天在别处。现在我和德国旅游局、新西兰旅游局等关系都保持得非常好,像加拿大旅游局对环境的保护、户外运动的开发等做得很好,这都值得去学习。所以我觉得我跟其他的目的地也不是一种竞争关系,而是竞合关系。

王京:您认为经受疫情洗礼后的洛杉矶旅游市场化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常红:几个方面都会发生变化,旅游局自身,供应商也有变化,因为原来平台上酒店好多已经关停或者整修了,地接社、出团社、组团社也会出现巨变,他们的运营模式需要重新适应市场。

王京:做赴美的传统旅行社目前存在哪些问题?

常红:当中有一部分是挺懒的,懒得去改变。他们的路线非常简单,利润也很高,于是就不愿意去开发新的路线。

王京:旅游局能从中起到什么样支持?

常红:我们可以帮助旅行社梳理出线路和体验内容。比如我们现在就梳理了4个主题,22条线路,在洛杉矶能够实现长达66天的行程。

王京:您认为怎样才是一个好的旅游局?

常红:帮助到旅游业发展的就是好的旅游局。比如洛杉矶旅游局最大的特色就是设立了销售岗位,每天走在全美的大街小巷与客户进行沟通。虽然我们的工作更多的是锦上添花,但只要帮助酒店从旅游局的渠道获得客源,日子好过了,这就是我们的意义所在。中国的旅游局如果市场化了,也应该向营销方面进行考虑。

03

传统旅行社仍有存在意义,旅游方式已迎来新变化

王京:赴美游重启后,传统旅行社是否还像以前那么重要?

常红:传统旅行社还会有他们的价值所在,因为疫情以后,游客再次踏足洛杉矶,会感觉曾熟悉的目的地变得陌生,出现了许多新的过往不了解的地方,这就需要专业的人士去服务他们,对旅行社来说就是机会。同时,传统旅行社业需要作出一些变化,例如需要思考如何获客、需要通过什么样的服务标准来保持客户粘性等等。过去旅行社都只着眼于利润增长,如今应该开始关注自身,考虑如何修炼内功,挖掘新的运营模式等等。

王京:您有看见过什么自救比较成功的旅行社吗?

常红:有一家原来在美国做地接的旅行社,负责前端的员工都在中国。一次很偶然的机会,他们发现了营地的老板有房车,但是不懂如何推广和客源组织,他们迅速反应与营地老板合作,把美国夏令营的经验转化到国内,在杭州西溪湿地组营。如今已经发展到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都可以组织活动,等到出境游开放的时候,他们的客源和经验可以马上应用到美国市场,我认为这是一个自救特别好的路子。

王京:您认为现在旅行有着什么样新的趋势?

常红:疫情前我们已经看到一个现象,日本的Cosplay行业发展势头非常好,随之而来的是动漫旅游。洛杉矶也同样有实力去发展这个市场,类似一位博主组织去洛杉矶看展,通过展览触发一趟旅行,重新认识一个目的地,激活多重消费。

王京:在中国我们也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吗?

常红:我认为完全可以,像Mesa Madre(梅萨妈妈)这家餐馆,它每个角落都利用起来去宣传自己的信息,酸面包这类产品也很有自己的特色,往往这种小众的地方恰恰能引起外国人的注意。再加上老板娘本身就跑遍全中国,而且她很善于发现、社交,又有自己的特色,这就很适合用来宣传中国,做类似组织活动触发旅行的事情。

04

我们需要那些能屈能伸的旅业人

王京:疫情期间有什么事情会让您感到非常痛心?

常红:钱的问题,只要勒紧裤腰带过一两年苦日子总能回来,但是行业的人才流失让人特别痛心。比如导游,他们如同一个目的地的窗口,这方面的人才流失以后,无论是重新招回抑或是培养新一批导游,这都非常不容易。我曾经见过在广州、成都、上海的年轻同事们为了研究小产品,2个人连续无间断通话长达8小时。在他们身上所看到的对行业的投入与激情,真的是让人留恋,也正因为这样,面对人才的流失才格外痛心。

王京:您是怎么看待旅游行业从业人员的?

常红:我认为他们都是非常有韧性的,旅游业里的人都很开朗,面对现实很坦然。比如我们自己的团队,虽然出境游停滞了,但还会安排一系列的培训修炼自己,通过每个人的长处去展现团队的力量。再比如现在许多人可能为了生计转行了,哪怕是转行卖菜,但将来时机到了随时可以重新拿起自己的“手艺”,这种能屈能伸的精神值得人肯定。

王京:旅游院校的学生们怎么看旅游业?

常红:我自己就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批旅游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在酒店行业的那13年里,我最深的感受是,即便同样是端茶送水,大学生的起点不一样,思考问题和付诸实践的方式也不一样,我们能发现这个行业值得深耕的部分。但如今很多旅游专业的学生还是很迷茫,归根到底还是对行业的信心还不足。

王京: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一个职业,你会做什么?

常红:可能会走另外一条路,比如小时候喜欢音乐,音乐学院的老师听过我的声音以后认为我是被历史耽误的音乐人才。又或者开一个小民宿,因为我真的很喜欢跟人打交道,现在我和北京旅游局、上海旅游局、桂林旅游局都有一些交往,大家相互沟通,相互学习,希望这些年的经验能够给予别人帮助。

王京:走上旅游业这条路后悔吗?

常红:旅游这件事情我干了一辈子,而能有一辈子干一件自己喜欢的事儿,是一件其实挺幸福的事,我的父母至今也一直以我为荣。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已发表文章 419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