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携程首个五星级度假农庄开业,高端民宿成乡村振兴“金钥匙”?

空间秘探 高松元 2021-07-01 09:54:56

乡村振兴必须留住人才,要培养大量的“乡村CEO”。

携程的首个五星级度假农庄终于要面世,7月3日,在历时75天的建设后,携程度假农庄金寨大湾店将正式开业。3个多月前,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在2021旅游营销枢纽发布会上宣布,携程准备以公益性质投入打造全国10个携程度假农庄样板。其品质、内部设施、服务都会做到五星级标准,并且标准高于当地环保要求与生态和谐。

最近半年,一直在关注乡村振兴,在中国完成脱贫攻坚之后,乡村振兴是有关农村的最新顶层设计、国家战略。携程度假农庄无疑是乡村振兴实践的一个新范本,本文以此为由头,结合个人对乡村振兴的一些不成熟思考,与诸位共同探讨乡村振兴这一话题。

Part 01

携程乡村振兴试验:

10个五星度假农庄陆续出炉

在携程新的复苏计划中,“旅游乡村振兴”被提升至公司重要战略层面。最关键项目是打造乡村振兴的样板村和示范民宿——携程度假农庄。

7月3日,携程首家度假农庄金寨大湾店将正式开业。农庄位于国家革命老区,有“红军的摇篮,将军的故乡”之称的金寨县。这里有天马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马鬃岭和国家级森林公园天堂寨,拥有众多的奇峰异石等自然景观。

据了解,携程度假农庄金寨大湾店占地12000平米。整个农庄共计12个仓体,10间设计了大落地窗的独栋独院的房间,一座接待中心仓体,一座悬崖餐厅仓体,在餐厅负一层负二层设立书吧。携程相关负责人透露,整个农庄坐落在山与水之间,漫步在农庄内每一步都是风景,每一步都是人与自然的贴合。

梁建章认为,当下的中国乡村好比不怎么闪亮的星星,但这些星星未来将特别有机会,也特别值得去做,他表示,携程有社会责任利用自身资源助力乡村振兴,而乡村旅游是乡村振兴的一把金钥匙。

在此背景下,携程计划以公益性质投入打造全国10个携程度假农庄样板。其品质、内部设施、服务都会做到五星级标准,并且标准高于当地环保要求与生态和谐。

除此之外,携程在乡村振兴还有更多的计划。梁建章说,后续携程还会通过“五年行动计划”,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具体包括:10个重点网红村落孵化、100条精品乡村旅游路线打造、1000名乡村旅游人才培养、10000篇乡村旅游内容创作、10亿乡村旅游基础设施基金,并培养至少10000名乡村旅游人才,有效吸引当地年轻人“回流”乡村。

梁建章确实一名执着的开拓者。他认为乡村振兴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就是缩小贫富差距,乡村旅游则是乡村振兴的有效路径,而携程度假农庄本质上是高端民宿,而高端住宿配套恰恰也是乡村旅游的致命短板之一。“我国乡村地区早已经突破了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瓶颈,但在高端住宿产业方面,还存在着明显的品质缺陷,这是现阶段我国乡村旅游的短板所在。”

梁建章举例说,首个携程度假农庄的所在地安徽金寨县,就是脱贫后需加快振兴的典型。这里风景优美,配套齐全,交通便利,目前已通高铁,从上海出发车程仅需两个多小时。但就是没有高端酒店或民宿,目前在携程平台上,金寨县民宿酒店平均价格只有260多元。

但在浙江湖州安吉,几年前酒店平均价格仅有300多块,但现在已经接近1000块,翻了数倍,主要是酒店、高端民宿等收益上的提升。实际上,由于中高端客人停留间夜的提升,由其带动的相关旅游消费要远远高于这些。

正是这样的痛点,携程才通过打造10个五星级度假农庄作为“样本”来为目的地补齐“住宿”短板。携程在乡村振兴战略版块,也代表中国不少企业开始从过去注重“扶贫产业”,向注重“振兴产业”转型。

Part 02

产品:如何防止过度商业化,

文化内涵不足

工业、农业、服务业、制造业,到底哪个产业更适合乡村振兴战略?哪个产业才是乡村振兴的金钥匙?携程抓住的是乡村旅游,试验产品是度假农庄这样高端民宿,成功与否,还需时间验证。但是作为国家战略,乡村振兴还处于起步阶段,未来要解决的问题会很多,个人想从产品、运营和人才分别阐释下相关见解,抛砖引玉,仅供参考。

首先说说产品。好比景区里要有景点,乡村振兴也需要产品。我们知道,传统的农业文化正在转到一个新的阶段。中国农村的故事就像是一部史诗,它浩大而悠久,厚重而庞杂。

在我小时候,乡村是一幅美丽的画卷,拥有亲近自然的各种原生态。那时候的乡村,仿佛是没有被发掘的传奇。1989年,法国摄影师阎雷在黔东南肇兴侗族拍摄到的水稻梯田,成为全球各大杂志的封面图片,自那以后,西南少数民族村落与水稻梯田成为摄影师、观光客的梦想之所,深度“秘境”。

——这段时期是乡村产品最好的阶段,但好景不长。曾经的美丽乡村,作为城市的后花园,满足了都市人的休憩身心的需要。但当乡村旅行成为一种流行现象,它的产品除了农家乐、仿古历史街道、民俗村落等,随之带来的就是产品高度同质化、过度商业化、文化内涵不足等问题。

短期内一些乡村似乎是富裕了,但却不可持续,付出的代价也是惨重的。农村经济活动越来越单一、农业越来越内卷、农民辛苦多年形成的资本积累几乎都变成了闲置在农村的住房、大量耕地被占用、奋斗在城市的农民归属不定等等。

我曾有机会到西南各地旅行,和不少游客一样,我的内心是有“凝视”危机的。游客追寻着民俗特色而来,表演节庆仪式随即变为当地居民民朝九晚五的工作,久而久之,彼此都渐生倦怠。在文化观光的旗帜下,还有多少传统的本真?游客也好,表演者也好,会不会有一种失真的困惑,这个问题如何解决?

如何避免乡村产品的同质化、过度商业化、以及文化内涵缺乏,确实是乡村振兴首先要解决或者规避的问题。举个景区反面的例子,早在2020年5月,全国就有30多家景点打出了天空之镜的宣传语。业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国内近3万家景区,仅玻璃桥(栈道)就造了2300多座,相当于每10个景区就有一座。

Part 03

运营:如何创造有机商业持续变现

其次,我们看看运营,有了好产品,不会运营,也是死路一条。

我举个松阳民宿的例子。大家知道,松阳这个地方风景很美,所以后来吸引了不少外来者开民宿,名气一下子就响了,但是钱主要被外来的投资者给挣去了,对当地村民来说,并没有获得多大利益。

因此,有段时间,松阳当地政府组织村民自己开民宿,政府和集体投资入股,一开始效果也不错,但是时间久了,发现村民对民宿文化、民宿管理、民宿服务的专业水准跟不上,即使培训,效果也不是太好。民宿的口碑自然有所下降,经济效益也受影响。

现在,当地政府又开始邀请以前的民宿设计师、民宿主理人回归,和村民一起打理民宿,发挥各自优势,互惠互利,在摸索和磨合中正在寻找一条最正确的路。

说到底,其实这就是运营问题。携程相关负责人告诉我,携程度假农庄在带动当地旅游热度的同时,也将积极带动乡村经济发展、带动当地住宿服务标准的提升。在运营中,农庄优先录用当地居民,在当地县、乡、村领导的积极鼓励下,已有数位当地居民成为农庄工作人员。

——这其实就是在打有准备的仗。因为五星级度假农庄搞出来不难,难得是持续运营下去,运营好,而且能够带动村民共同富裕,这个一定是要有个摸索的过程。

我最近看到一个案例,也分享给大家。说的是景德镇的两家网红窑厂,一家叫皇窑,一家叫丙丁柴窑。这两个地方都在偏远的乡村。

皇窑,在2020年疫情期间接待研究培训人员超过5万,一门传统技艺能做成如此大的服务产业,令人吃惊。皇窑主要细分客群,对接各种年龄层次的和各种学术层次的游客。比如高端的学术层次有黄云鹏(中国古陶瓷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手工制瓷代表性传承人)开的考古班,面向广大的考古阶层、知识阶层的。中端的接待高校师生来做创新设计。低端的有老年大学的,可以同时接待一千人住宿。

与皇窑相对的是另一种模式的丙丁柴窑,离景德镇城区三四十公里的偏远乡村做的一个窑,建筑非常现代挑高,很有特点,成了网红打卡地,主要传承柴烧技艺。今年五一期间,全国各地的网红,有的驱车几十公里,去哪里做直播,带货,一下子就带动了当地的旅游。

可以想见,未来这样的乡村振兴案例会层出不穷的出来,说到底在于底层设计和运营,才能真正的发展出可持续的有机商业。

Part 04

人才:如何培养并留住

一大批“乡村CEO”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业部副部长刘守英曾不无担忧的表示,乡村令人担忧的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人”。

“405060后,这批人现在的问题是绝望。这种绝望,不是因为他没钱,而是整个社会大变革带来的。传统的中国乡村,是一家一户、一代一代在一起;现在,老人身边常年没人。老人要么是打麻将,要么就是聚在一起,到村部听碟子。中国几年前来追求的是一家人其乐融融,现在一下子没人了,传统的代际情感纽带断了。所以,他们主要是精神的、心灵的孤单。”

同样,7080后,这些农二代,从城市里回来的也不愿意回到农村,他们大多在小镇上开个夫妻店,可以说既不是城里人,也不是农村人。这里面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其实在于我前面说的两点,乡村里没有好的产品,没有好的产业,没有好的商业模式,中老年人和青年人都是游移在乡村之外。

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名誉院长李小云教授曾表示,乡村振兴的核心在于城乡融合。“城乡怎么融合?城乡融合的关键,是乡村产业结构要宽化。乡村不能单纯就是一个农业产业,要搞新业态。这样,乡村就变成另外一个形态,不再是一个农业空间,而是一个综合性的就业空间,城乡的差距就会缩小。不能让5亿农民待在农村里都生产农产品,工业化、城镇化、乡村振兴,这三件事相辅相成。”

基于此,李教授提出一个设想,乡村振兴必须留住人才,要培养大量的“乡村CEO”。

李教授认为,脱贫攻坚以来,乡村旅游成为了非常重要的扶贫产业。其中有很多原因。首先,乡村旅游在我国的发展水平比较低,潜力很大。其次,很多贫困地区无论从自然条件还是文化条件等,都非常适合发展旅游,但并非所有乡村都适合发展乡村旅游,如果所有地方都缺乏规划、盲目发展,无法吸引足够的客源,就容易造成公共资源的浪费。

所以,乡村衰落的根本原因其实是人才流失和资本流出。乡村振兴肯定不能只有一个业态,而在乡村打造新业态,必须有留住专业人才,必须引进专业企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才能把新业态做大做强,也才能保证当地农民利益分配问题。

说到底,未来的乡村振兴,一定是像携程这样的产业扶贫。但是为了避免人才断档,培养村里的年轻人逐渐成为管理新业态的“乡村CEO”,让他们在实践中逐渐接受现代的管理理念和培养技能,应该是企业和当地政府要重点谋划的。可喜的是,现在在云南、贵州等地,都正在复制“乡村CEO”模式,一大批有志青年也正在回归家乡,为建设新家乡发光发热。当然,我们也必须承认,乡村人才的回归过程会很长,也并非坦途。

综上,我们必须认识到,我国城乡差距明显,乡村振兴的路任重道远。但是可预期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走进乡村,参与到乡村建设中去。携程的度假农庄这样的高端民宿,或许是乡村振兴的一把“金钥匙“,但绝对不是唯一一把”金钥匙“,乡村真正振兴,需要寻找更多的”金钥匙“,只有这样,祖国的乡村才能真正美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