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寄居蟹爆雷,预售制“民宿卡”有坑?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郑萃颖 2021-07-21 12:09:41

特价房券、预付卡、会员制平台等,成了民宿行业去库存的解决方式。

在民宿预订平台“寄居蟹旅行”暴雷之后,消费者关于民宿卡的投诉仍然频频发生,使得民宿卡这种类似预售模式的民宿销售产品引发行业讨论。

黑猫投诉平台显示,今年6月有两名消费者反应,使用购买的三秋兮民宿会员卡,订房时交付的押金没有退还,被告知的原因均为后台系统漏洞、系统升级。

同样销售民宿卡的寄居蟹旅行,也由于不退换押金,被大量消费者投诉。其模式是,消费者在购买几百元的民宿卡后,每年可以免费预订相应次数的民宿产品,且平台上挂着不少平时价格上千的网红民宿、酒店,比如成都青城山的六善、丽江的悦榕庄等,但不是随时可入住,需要提前预约,消费者在入住前需缴纳高额押金。

截至目前,未能拿到押金退款的消费者已自发组建多个微信群,未退还的金额有上千元到几万元不等。寄居蟹旅行的服务小程序从6月17日起也已无法登陆,6月18日,寄居蟹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声明称,因运营不善导致资金链紧张,公司正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新浪微博截图

天眼查App显示,寄居蟹旅行的品牌所属公司“四川墨竹旅游咨询”的法人赵俊今年4月上任,还曾在今年5、6月间对外投资了其他的装饰工程等企业。有消费者反馈,平台上还存在虚假房源,预订成功的房间,酒店方表示未收到订单。

民宿业内人士告诉界面新闻,“寄居蟹没有理解会员制平台的本质是去库存,也没有供应链和流量端的能力,甚至连房源都是假的。本质上并不是一家正经做事的企业。”

除寄居蟹外,黑猫投诉平台上被投诉的销售民宿卡的企业,还有“我行我宿”、“哲学家酒店”、“宿来”(原“半边山下”),反应的问题包括平台关闭未退款、订不到房间、平台政策更改等。


黑猫投诉截图

“所谓民宿卡分两种,一种是充值预付,可以有大额的折扣率;另一种是会员制平台,实际是收的年费,享受某种权益,类似信用卡,并不用支付押金。”同样在售民宿卡的会员制特色酒店预订平台“如程”的联合创始人 左志坚告诉界面新闻,“这种消费方式的兴起,主要还是民宿行业的库存太高,而边际服务成本又很低。所以有非常大的折扣空间。”

左志坚介绍,如程的会员制民宿卡采取的是保证金制度,要求消费者预订后缴纳一定的保证金,避免恶意霸房、转卖以及随意取消。除此之外,如程针对部分年轻人(24岁以下)和老年人(50岁以上),保证金一直收取较少。今年8月对信用较好,粘性较高的用户会有减免保证金的活动。如程退房之保证金原路当天退款。

据如程统计,2013年国内乡村民宿开始大爆发,到2017年至2018年,乡村民宿供给已出现过剩。2020年疫情期间,民宿产能增长,远远超过行业收入的增长。目前有80%的乡村民宿入住率不到20%-25%,工作日和淡季的房间库存处于大量空置状态。民宿的消费频次底、平均客单价较高,获客成本高,而特价房券、预付卡、会员制平台等,成了民宿行业去库存的解决方式。

“2012年前后出台的《关于规范商业预付卡管理的意见》、《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都规范了单用途预付卡的发行和购买,要求落实购卡实名登记制度、非现金购卡制度、限额发行制度,防范利用单用途预付卡套现、偷逃税款以及行贿受贿行为。”研究民商事法律制度的资深法律人士温少博提出,同时,对于巨额押金的监管问题,民宿卡也应仿效共享单车和长租公寓领域,要求企业建立押金专用账户,或者退出零押金模式。

他建议消费者,“还是要擦亮眼睛,货比三家,尽量不选择押金过高的企业消费。对于消费过程要注意保留交易证据,以便日后维权使用。如遇到消费纠纷,及时向当地市场监管或文旅监管机构举报投诉。”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242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