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冠清零”策略为民众建起安全屏障,但渴望出行的旅客并不买单

王瑶 环球旅讯 王瑶 2021-08-20 08:04:11 English

香港计划在9月实现70%的疫苗接种率,目前只有40.4%。

环球旅讯】疫情之前,香港人是最热衷旅行的群体之一。

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显示,2019年750万香港居民出行共达到9470万人次。

联合国数据显示,2018年香港居民旅游消费额近265亿美元,香港成为全球第11大旅游客源市场。

日本、泰国、韩国、中国大陆和台湾旅客经常在周末短途出行,而香港人更倾向于长途旅行,青睐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等目的地。

但是疫情以来,由于各地实施旅行限制和隔离政策,香港居民几乎被“禁足”。

直到8月9日,香港依然要求完成疫苗接种的入境旅客自费隔离7-21天。

开通“旅行泡泡”的希望若隐若现,与新加坡签订协议的计划被推迟两次。

不过,香港的安全措施也使得感染率保持在较低水平,香港有750万民众,感染病例总数为1.2万左右,死亡200多人。

香港人是相对安全了,但也有些民众内心嫉妒又生气,只能眼睁睁看着世界其它地区相继开放边境,而自己却不能出境。

“一开始,我觉得生活在香港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我为政府应对疫情的方式感到自豪,而且我们没有完全被隔离。但如今,事态发生了改变。”从小生长在香港的跨国银行职员Liza在接受CNN Travel采访时说道。

疫情防控的榜样

过去一年半里,外界普遍认为香港在有效控制疫情方面做出了榜样。

2020年1月香港出现新冠首例时,香港政府就提倡民众戴口罩,居家办公,加强卫生管理并保持社交距离。

2020年3月,欧美开始应对肆虐的疫情之时,香港政府已经推出了一系列安全措施:对非本土居民关闭边境,限制四人以上的聚集,将餐厅客人数量限制在50%,延长学校关闭时间,临时关闭俱乐部等休闲场所。

自此,香港政府根据情况实施或取消政策,以应对一波又一波疫情。

尽管有些措施已为大众接受,但旅行限制政策不断变化,也招致了一些不满。

Liza表示,“我们以前将旅行视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我很感激能够安全地在这里生活,但是这些限制政策未免显得过于谨慎了。”

“触不可及”的新加坡

2020年夏季,热切盼望出门的旅客似乎看到了曙光。

香港政府去年宣布,将于11月与新加坡开通“旅行泡泡”。没过多久,由于香港的新冠病例突增,政府取消了计划,再次加紧防疫政策。

今年3月份,香港与新加坡当局再次商讨“旅行泡泡”计划。但是5月份由于新加坡又暴发疫情,计划再次被搁置。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香港采取了“新冠病例清零”策略,渴望与大陆开通“旅行泡泡”,但是新加坡则计划放弃清零政策,双方的分歧影响了协议的达成。

由于事态复杂,香港计划在9月实现70%的疫苗接种率,目前看来也是无望了。

截至8月10日,香港完成全程疫苗接种的人只有40.4%,与目标相去甚远。

Liza认为,旅行与疫苗接种率是密不可分的。“看到大家那么冷漠,而且有那么多错误信息在传播,我真的非常沮丧。我的一位前同事说还没有接种疫苗,因为电视上有位通灵人士叫他们不要接种,听到这些我很生气。如果疫苗接种率不提高,我们出门旅行的可能性就更小。”

情况不断变化

直到8月9日,到达香港的旅客仍然需要在指定酒店自费隔离14-21天。旅客住一晚可能需要花费400港元到5.1万港元,取决于当时酒店客房库存条件。

今年4月份,香港政府对完成全程疫苗接种的本地居民放松了限制,8月9日作了进一步调整,将对部分完成全程疫苗接种的非本土居民开放边境。

香港目前设置了低、中、高三个风险等级。对于新西兰、澳大利亚、中国大陆和澳门等低风险地区,无论是否为本土居民,只要凭借出发前72小时内核酸阴性结果证明和酒店隔离确认订单,就可以入境香港。

完成疫苗接种的旅客必须隔离7天,未完成的隔离14天。

对于美国、新加坡、法国、德国和加拿大等中风险地区,香港居民和完成疫苗接种的非本土居民可以进入香港。

未接种疫苗的居民需要隔离21天,完成疫苗接种的居民需要隔离14天,另加7天自我监测。

完成疫苗接种的旅客如果在过去91天内进行了血清抗体检测且结果呈阳性,他们的隔离期可以缩短至7天,然后需要在家中进行7天的自我监测。

虽然香港对菲律宾、印尼、俄罗斯、南非、尼泊尔、爱尔兰、印度、英国等高风险地区解除了全面旅行限制,但是也只有完成疫苗接种的香港居民可以乘坐飞机入境香港。

此外,抵达香港的居民要在指定酒店隔离21天,并进行7天自我监测。

根据调整后的政策,香港政府也放松了对12岁以下儿童的限制。如果全家人都完成了疫苗接种,他们可以在家隔离。

香港政府坚持执行防疫规定,例如要求旅客登机前、抵达后以及隔离期间和之后都要进行检测。香港政府表示,这些措施会适时调整,目的是建立防疫屏障,防止境外病例输入。

旅客心情像过山车一样

对于计划出门的旅客来说,这些时刻变化的规定让人头痛、沮丧。

Maisie Fairweather来自英国,是一位小学教师,2019年从泰国来到香港。

疫情之前,Fairweather游遍东南亚,周末也经常出游。

2020年春节的时候,Fairweather去了菲律宾,这是她在疫情期间的第一次旅行。

当时疫情刚暴发,限制政策非常严格,Fairweather无法与家人团聚,这对谁来说都是极其艰难的时刻。

直到今年夏季,香港政府对完成疫苗接种的英国旅客放松了限制,Fairweather希望能回英国看看家人。

Fairweather预订了回家的机票,迫不及待与家人团聚。突然,香港政府将隔离期延长到了三周,无论旅客是否完成疫苗接种。

7月1日,香港禁止英国航班入境,Fairweather期待已久的旅行瞬间化为泡影。虽然香港于8月9日解除了限制,但是Fairweather表示现在已经晚了,因为8月16日就要开学了。

“真的太让人沮丧了,每走一步就要倒退两步。但我还是要乐观一点,只能期盼新政策将让我能在圣诞节的时候与家人团聚。”

Fairweather表示,最让人心烦的不是限制政策本身,而是它一直在变。

“你根本就不敢制定任何计划,或是抱有什么希望。这种情况没完没了,当你仿佛看到希望时,转眼就破灭了。”

Fairweather说,疫情之前,她想好了在香港定居,但是旅行限制政策让她开始犹豫了。

“我之前从没想过离开香港,但是现在,我只想回去见我妈妈,要是能跟她拥抱,该有多幸福!”

“伫立在小泡泡里”

看到英美等国的人自由出行,Ivor Ngo心里只有羡慕。

Ngo出生于香港,是一名营销经理,热衷旅行。他以前每年都会去欧洲工作几周,去东南亚国家旅行,一年至少去日本两次。

Ngo表示,这是他18岁以来,在香港待得最久的一次。

“我和我的朋友之前认为英国和美国人出门旅行是不负责任的,但我们现在意识到,我们也做不了什么能消灭病毒。只要我们做好防护,就应该能出行。”

如果完成疫苗接种的人还是要进行长时间隔离,Ngo表示他可能会搬离香港,而且已经在找移居机会。

Ngo表示,在香港什么也做不了,生活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Liza对此表示赞同。她想要与家人和朋友相聚。“如果在这里没有归属感,我们可能会考虑离开。”

Liza认为香港好像“伫立在小泡泡里”,虽然它为民众提供了安全保障,但却对人们的情感和心理需求带来挑战。

负责任还是过于严格?

虽然香港解除了对英国的航班限制,但有些民众认为,强制要求完成疫苗接种的居民隔离21天,未免过于严苛。

“我们可以和孩子在酒店隔离7天,然后居家隔离7天并进行多次核酸检测。但是21天真的太久了,我们需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Liza说道。

不过也有人对隔离政策表示支持。

Iris Law出生于香港,是一位健身教练和作家。虽然隔离14天对于从高风险地区回来但完成疫苗接种的居民可能更为友好,但Law认为隔离21天是合理的,因为病毒潜伏期长,传播速度快,而且可能会引起重症。

“官方数据已经证明,这些防护措施能够更有效地控制病毒传播,尤其是在香港这样人口密集的城市。我相信,正是这些规定才让我们免于完全被隔离。”Law说道。

Law以前每年要去日本五六次,她也渴望旅行,但她认为安全是最重要的。

鉴于变种病毒在国外的快速传播以及香港的疫苗接种率依然较低,Law认为短期内重新开放边境并不安全。

“我相信香港在未来一两年里会与周边地区建立‘旅行泡泡’,但是我觉得要恢复正常的自由出行,至少还得三四年。”

*本文编译自CNN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48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