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出境游:国庆黄金周的悲欢继续与我无关

邹育敏 环球旅讯 邹育敏 2021-10-03 12:02:11

经过漫长等候,即便能重启也要经历阵痛。

【环球旅讯】又是一年“十一”黄金周。

交通运输部公布的最新预测数据显示,国庆首日(10月1日),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预计发送旅客总量6302万人次,环比增长23.8%,比2019年同期下降30%,比2020年同期下降3.1%。

携程数据显示,十一首日平台省内游订单占总量订单一半以上,本地游、周边游趋势明显;另一方面,携程自驾租车订单量增长65%;度假酒店预订增长超3成;主题游订单增长达到221%、定制游出行增长约30%。

但这跟张先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自2020年疫情暴发以来,尽管他在德国的旅游公司还在运营,但基本上已经没有任何业务。回国追回渠道商的欠款后,他开了一家食品公司,主要卖云南特产。他还会看旅游相关新闻,有时看着同行还在折腾,心里好像也没那么难受,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渐渐变得麻木。

张先生的经历,是成千上万出境游中小玩家的缩影。新冠疫情直接中断了高速发展10余年的中国出境游,一场全场共享的红利戛然而止。


图源:文化和旅游部

9月2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一级巡视员侯振刚透露,暂不恢复旅行社和在线旅游企业出入境团队旅游和“机票+酒店”业务。

出境游停摆将近两年,产业链受损严重,尤其以接待中国游客为主的上下游企业关停得七七八八。哪怕将来出境游开放,产业链恢复也必将经历一场阵痛。

01

曾经的黄金周

张先生没有想到,2019年国庆黄金周是他旅游创业后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黄金周。

据文化和旅游部消息,2019年国庆小长假,我国出境游突破700万人次,呈现“市场繁荣,消费更趋理性”的特点。

欧洲绝大部分目的地尽管不在中国人出境最热门目的地前十榜单,但通过德国、瑞士等地的一日游产品,张先生一天依然可以接待至少百来位中国客人,国庆假期算下来能赚的钱可以占到一年收入的2-3成。

东南亚和日韩作为中国人出境的热门目的地,位于4小时飞行圈内,更是热闹。

OAG数据显示,2019年10月,中国飞往日本机场的航班量同比增加23%,也就是说,当月增加的航班量达到2200架次,每天航班量平均多出71架次。这些新增航班大部分由中国航司运营,单是春秋航空就贡献了其中381架次航班,占比约17%。

得益于赴日签证流程简化,从携程获得使领馆签证办理资质的84个国家来看,2019年国庆期间出行的日本签证办理数量位列所有签证国之首,占所有签证办理人数的25%。也就是说,国庆黄金周期间通过携程办签证出国的中国游客,每四个就有一人选择了日本。

泰国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日本。携程《2019年国庆旅游账单》显示,根据该平台跟团游和自由行订单数据,2019年国庆黄金周,人气最高的出境目的地为泰国,人均花费为4620元。

马来西亚同样常年出现在中国人出境前10大目的地中。小黄是马来西亚人,是当地众多面向中国游客的地接之一,他从2017年开始为中国游客提供旅游车、游艇等服务,有25名员工,算是一家中等规模的地接社。2019年国庆黄金周,他接待了几千位中国客人,赚了好几万元,是名副其实的旺季。

马来西亚目的地旅游竞争激烈,只有手握资源才能赢得些许利润。小黄和中国一家目的地旅游公司共同运营的两艘游艇也在2019年迎来第一个国庆黄金周,成本和收入都是五五开,游艇生意不错,小黄总体是满意的,“没戴口罩前,旺季每天都坐满人。”

的确,回看2019年,尽管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中国出境游仍是全球旅游业最具活力的一极。

以马来西亚为例,马来西亚旅游局统计显示,2018年中国是马来西亚的第三大客源地,游客数量294万,同比增长29%,增速居马来西亚前10大客源国首位;同年中国游客在马来西亚的旅游消费达到120亿马来西亚币,同比增长35.9%。


图源:马来西亚旅游局 

一边是旅游目的地押注中国游客,一边是出境游龙头企业利用控资源以增厚利润的模式押注出境游。以众信旅游为例,在主要出境游热点地区实施目的地一体化战略及开发目的地玩乐产品,同时在欧洲、日本、美国、东南亚等地采用投资、战略合作等方式建起落地服务公司,根据不同目的地的具体情况,投资旅游巴士公司、餐厅、购物店、参与当地资源运营等。

没想到新冠疫情来了,这些曾被寄望滚滚生财的资源瞬间成为难以消化的负债。

02

停摆之后:明星公司熄火,大公司抱团

2020年新冠疫情全球暴发至今,各国严守边境。

2020年春节,新冠疫情造成的退订先挤爆了OTA,再一层一层传递到境外目的地。

按照常规,供应商(如餐厅、酒店、景区、用车公司等)主要整合碎片化资源,与旅游目的地服务商进行合作,将产品发布在各大平台上,订单尾款一般按周结或月结。疫情发生后,大量退订取消导致旅游业内各环节玩家的现金流岌岌可危,尾款极易不翼而飞。

可以说疫情加重了“三角债”这个在旅游业者间老生常谈的问题。2021年初,主营澳大利亚目的地旅游的平台澳乐网因债务问题宣布彻底破产倒闭,任游网也被多家供应商上门讨债,另据企查查数据,疫情下的2020年,国内的旅游业共计倒闭超过1万家旅游企业。

IT桔子的数据显示,2020-2021年间至少有30家说得上名字的旅游创业公司倒闭,其中不乏大资本背书的明星公司,包括百程网和世界邦。


来源:IT桔子

即使是业界巨头也面临压力。受海外疫情影响,以出境游为核心业务的众信旅游2020年亏损14.8亿元,凯撒旅业2020年亏损6.98亿元。这一波冲击延续到了2021年,众信旅游上半年亏损1.23亿元,凯撒旅业上半年则亏损1.7亿元。

6月14日,凯撒旅业与众信旅游宣布合并,这起涉及百亿市值的交易一旦完成,必将成为近年来旅行社行业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一次合并事件。

疫情之后,张先生和小黄都被国内供应商欠了钱。随着下游破产停业名单不断拉长,想追回欠款并不容易。张先生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把流氓的方法都用上了,才在2020年底拿回30万元尾款。小黄没那么幸运,至今还有几万元的欠款在供应商里,“有些人说到做到,有些人就人间蒸发了。”

中国的出境游不恢复,小黄也就没有生意可做,于是申请了马来西亚的政府补助,给部门同事安排了无薪假。他现在还和中国市场保持密切联系,主要售卖从中国进口的布料和架子,他没有放弃旅游业,但也在思考,是不是要做点别的来降低突发风险带来的损失。

03

出境游难:疫苗、供应链信任、旅客信心

从历史数据看,中国人出境第一站往往是中国香港、澳门和台湾。

其中,得益于疫情防控得当,澳门放宽了内地通关政策,原本可以在今年的国庆黄金周迎来一个客流小高峰,却被近期由输入型感染引发的新一轮本土疫情打回原形。

新华社消息,9月28日,澳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应变协调中心公布,当日有3人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阳性,均为金皇冠中国大酒店保安。此前,1名由土耳其出发、18日经新加坡抵澳的澳门居民核酸检测呈阳性,23日被列为新冠肺炎输入性病例。在随后对该患者入境后接受隔离医学观察所居住金皇冠中国大酒店的排查中,已有2名保安分别于24日和25日确诊。

澳门日报指出,受上述影响,9月27日全澳各口岸出入境总数约1万6300人次,比前一日减少54.2%。

不难预见,这种影响出境游开放的插曲将在未来数年的旅游业继续此起彼伏,一些地区在严格的疫情防控下,已经开始积极探索地区之间通关的新措施。

赶在国庆前夕,国家移民管理局网站消息称,自10月11日起,广东省内企业机构工作人员及个体工商户经营者赴香港从事商务活动的,可向广东省公安机关出入境管理部门申请办理赴香港商务签注,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及申请前14天内有疫情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的人员除外。

而在全球范围内,不少国家也正讨论新的出入境政策。

9月20日,美国宣布将于11月起,对来自中国、印度、巴西和欧洲大部分地区在内的33个国家和地区的、已全面接种新冠疫苗的航空旅客重新开放国界。这是美国自去年初新冠疫情全球暴发以来,首次大规模开放国境。

近期英国政府计划在10月对其国际旅游“红绿灯”机制进行重大调整:在原先规则下,入境英国的国际旅客按其来源国分为红色、琥珀色、绿色3列清单进行分类管理;从10月4日起,规则将简化,客源国管控将只限定红色清单。由非红色清单国家入境英国的旅客,按英国认可规则完成疫苗接种及核酸检测,可免除入境隔离要求。

有专家指出,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提的政策通融下,疫苗互认是各国自由通行的一大挑战。

其中,美国拟在11月启用旅游新规,疫苗互认的“生杀大权”掌握在CDC手中。CBS报道认为,CDC将认可世界卫生组织批准紧急使用的疫苗,包括中国的国药和科兴疫苗。

在英国的“红绿灯”机制下,截至目前,英国官方公开认可的新冠疫苗仍然只有辉瑞/莫德纳/强生/阿斯利康四款欧美主流疫苗,英国当局尚未宣布是否将接受世卫组织批准紧急使用的其他疫苗。

但即便将来实现全球自由大通关,出境游也需要走一段很长的复苏路。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马克指出,近两年疫情造成出境游供应链严重损坏,上下游欠款严重,合作信任的重建将是运营面临的首要难题。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出境游产业链处于下游流量集中、最上游供应分散、中间各类渠道混乱的状态。东南亚这类目的地常年处于价格战之中,中间渠道由于利润压薄不得不向上游投资,现金流十分脆弱。马克认为,未来出境游重开,渠道商们同样也要思考重资产的投资模式是否还能匹配自身发展。

经过这一年多的疫情考验,没有大平台背书的中间商与上游供应商的合作将更加困难。“之后会减少与澳乐网这类的中间商合作。尽可能减少中间环节,保持链条的完整、可控。” 

小黄认为,未来出境游开放之后,对不熟悉的小中间商一律要求现金结算,“款到了才接团,垫款的事情不会再干了。”

但从长远来看,最难恢复的恐怕还是旅客的出行信心。“只要游客愿意回来,客源增长足够快,上下游都有钱可赚,运营难题迟早能解决。”马克进一步补充说,“但就算把目光放到五年之后,也很难预测会是什么情况。”

按国际航协在2020年的预测,全球航空业至少要在2024年才能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平。不过今年以来,国际航协已调低全球航空业复苏预期,并且甚少提及2024年这个时间节点。

小黄还是相对乐观,他认为只要马来西亚本地的疫情能够控制住,马来西亚应该能在2024年恢复旅游活力。

“只要游客能回来,以马来西亚旅游业的成熟度,旅游公司一下子都能运营起来,很多大小公司都还能靠转换赛道维持生存状态,如果中马双方能互认疫苗,估计只需要半年时间游客就会恢复到2019年的数量。”小黄认为。

“游客真的能在2024年回来吗?你觉得出境游什么时候能恢复呢?”张先生反问,但又接了一句,“等到恢复的时候我一定会回去做旅游的。”

邹育敏
邹育敏

环球旅讯

永葆一颗野生好奇心。

Yumi_2333
yumi@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18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