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小众目的地酒店,如何点亮边缘地带的高光时刻?

空间秘探 孟沙沙 2021-11-19 14:14:37

超小众目的地酒店,正以创建者的身份,谱写着原生文化影响下的“逆时代潮流”。

悦榕集团旗下新品牌悦柳全球首店近日正式开业。

这家酒店既没有选择那些悦榕庄其他品牌酒店已布局的城市及目的地,也没有落子在一二线城市的核心板块,而是坐落于浙江湖州的一处千年古村落——潞村,尽管毗邻世界丝绸之源“钱山漾遗址”的潞村文化在线,风光也佳,但于酒店来说,还是冷门之地。悦榕集团将其新品牌全球首店“安放”于“偏僻角落”,似乎是下了决心要做开创者,而非跟随者。

事实上,怀有这番心思的品牌及酒店并非唯此独家,那些将初舞台藏匿于山水、海岸、古村落内的超小众目的地酒店,正以创建者的身份,推开中国山河之源、隐士之乡,平衡着排他性与包容性的较量,谱写着原生文化影响下的“逆时代潮流”。

悦榕庄:世外桃源发现者

湖州潞村悦柳酒店位于湖州市城南7公里的潞村钱山漾遗址(距今4400年至4200年,是人类丝绸文明史上极其重要的一个古文化遗址,发掘出土的绢片、丝带、丝线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最早丝织品)。2015年6月,钱山漾遗址正式被命名为“世界丝绸之源”,潞村还拥有湿地资源及典型的江南水乡风光。

或许因为这样的契源,在不断探索丝绸之路的价值之际,回首上千年的丝织文化源点,以及优渥的自然环境条件,潞村均与悦柳的品牌主张——自然休闲返璞归真一拍即合。最终,湖州潞村悦柳酒店以蚕茧般的建筑造型,“安卧”于湿地一侧。

全球首店选址潞村,与其说是悦柳的大胆,不如说是深入骨子里的“隐世基因”。1994年开业的首家悦榕庄,就是建立在泰国普吉岛邦涛湾的一处废弃锡矿之上。为了对这片锡矿进行生态修复,悦榕庄花了近10年的时间,种下了7000棵树木,让一块不毛之地幻化成了热带私家花园,也顺势开启了悦榕庄的发展历程。

延续了在泰国对隐秘之地的偏爱,悦榕集团在中国的第一家分店,同样让人记忆深刻。即便是创始人何光平在之后的采访中也坦言,香格里拉仁安悦榕庄的成功,谁也没想到。

大多进入香格里拉的国际高奢酒店们,会选择在独克宗古城以及香格里拉市区之外,深入香格里拉腹地建设酒店的品牌,依旧屈指可数。因此,2005年于香格里拉建塘镇开业的香格里拉仁安悦榕庄,一下子就惊艳了整个旅游大住宿业。

在何光平看来,“在这块未经发掘的土地上,有着直耸云霄的山峰,生态的多样性以及丰富的文化底蕴,这是仅有少数旅行家曾经涉足的梦想之地。”实际上,仁安悦榕庄所在的建塘镇,不仅仅见证了少数旅行家的梦想成真,作为茶马古道的必经重镇的建塘还见证了那些行走在茶马古道上的马帮队伍的兴衰起伏。

可以这么说,悦榕庄自诞生之处,便具备了“在地新生”的能力,即便是在海拔3300米的建塘镇也不例外。

为了更好地吸纳道地的西藏文化,仁安悦榕庄没有选择重新修建房屋,而是在当地挑选购买了几栋至少有30年历史的农舍。每间农舍都被小心翼翼地编号分拆至酒店在仁安河谷的新址,再以传统的打桩和嵌接手法重新组合,几乎没用到任何钉子、螺钉或螺栓。在整个建筑过程中,更多依靠的是一支技能熟练的当地团队智慧与人力。原有的藏式小屋被改迁成酒店别墅后,每间别墅的门口仍贴上了原屋主的名字,以此为房间命名。

居身其中,复杂纷陈的木雕、炉烟袅袅的壁炉、宏伟的梁柱及木制的阳台,目及之处的物件皆在将建塘镇当地人千古留传的生活方式向住客娓娓道来。

安岚:谱写隐世诗境

无论是2019年开业的宁海安岚,或是前不久开业的新昌安岚,安岚的选址总是能够出人意料。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选择的虽然都是隐世圣地,但背后却有着浓厚的诗境人文背景。目的地小众性,甚至无人问津,但安岚仿佛是具有天生的历史感、开创力、发掘力。他们是天生的酒店探索家,在诗境和历史中跳出华美舞步。

相较于象山等沿海热门目的地,位于宁波南部的宁海尽管坐拥丰盈自然与人文资源,却偏偏知之者甚少,如隐士般低调。但这里却是一代“游圣”徐霞客出游的起始点,《徐霞客游记》开篇第一句便是,“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酒店则是藏身于宁波宁海县的深山腹地南溪山岙之中,国家级森林公园的标签,让宁海安岚隐而不偏。

宁海安岚静卧于宁海天明山,在这里“山中有城,城中有山,山连着水,城靠着海”。居于其中,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或许正是宁海自然环境这股子与周边物件相融的劲头,才孕育出了徐霞客以及其行万里路,与天下山水相洽的行旅。

自然而不失前卫的一栋栋别墅,如积木般堆叠,或居于山间,或临湖而立。大堂内的大型竹制装置吊灯不仅展现了宁海当地的竹编技艺,还与酒店外的竹海两相呼应。客房内的整块竹篾席倒铺在天花区域,与被观景露台引入室内的原汁原味竹林的山景撞了个满怀诗意。

有意思的是,作为国内的第二家安岚酒店,新昌安岚恰好选择了浙东唐诗之路的起点——浙江绍兴新昌。素有“一座天姥山,半部全唐诗”之称的新昌,450多位诗人在这里流连忘返,留下1500多首唐诗。这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的奇景,也让新昌的每一条山水古道都蕴含了诗意,安岚也再一次与诗意相逢。

新昌安岚坐落在素有“江南小桂林”美誉的穿岩十九峰风景名胜区旁,背倚浑然天成的陡峭山石,面朝韩妃江潺潺江流。不同于江南常见的山水风光,穿岩十九峰是以“雅、幽、奇、险”为特色的峰林型丹霞地貌,宛若江南烟雨蒙蒙中的一道闪电般凛冽的存在。

东晋画家顾恺之曾造访穿岩十九峰,并形容它是“千岩尽秀,万壑争流”之地。新昌安岚为了不浪费一丝一毫的美景,也为了让住客更好地领略山水之间的诗韵,建设了一部206米的酒店“天梯”,乘坐登云梯可直达山巅观朝阳云海、落日晚霞,领略“会当凌绝顶”之妙,强势刷新了酒店奢华新标准。此外,大堂、餐厅、酒吧、别墅、健身房等全都采用整面全景落地窗设计,目之所及皆是山水。

丽世:浅身小众秘境

从茶马古道环线上的山居点缀,到广西崇左的中越文化的巧妙融合,丽世酒店集团在中国的酒店几乎都是身处秘境之中。这些酒店带领人们穿越城市与乡野,走近那些被忽略的迷人线路和目的地,然后为其旅行平添一份美好体验。

不可否认的是,茶马古道并不小众。但是避开那些早已炙手可热的目的地,选择栖身于绝壁悬崖之上的静谧村庄,居于海拔2642米的起伏山峦和桃园山谷之间,以及在面对终年积雪的玉龙雪山却常年气候宜人的小坝子中,才是丽世“茶马古道酒店系列”能够收获一众拥趸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丽世山居到来之前,石头城的标签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尽管拥有险峻的地理位置,绝壁崖谷之上、临江而建,却只有百余户人家聚居在一座高出江面200米的独立的蘑菇状巨石之上,过着人背马驮的生活,鲜少开设酒店。然而,对于徒步爱好者来说,石头城北面的太子关是一道天险。坐落于石头城一隅的石头城丽世山居,静可让人放眼眺望缓缓流淌的金沙江水和宏伟壮丽的山峰,动可前往太子关完成一次不可多得的画中穿行之旅。

桃花谷丽世山居坐落于丽江吉北科,是玉龙县石鼓镇的一个小村落,吉北科的“科”字其实是纳西语中对地形的一种称呼,意指“小坝子”。在这里生活的十多户人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保持着传统而古朴的作息。吉北科盛产雪桃,三月正是桃花正开的时节,正因如此,吉北科的山居取名为“桃花谷丽世山居”。拥有17间客房的山居就藏身于海拔2642米的起伏山峦和桃园山谷之中,广阔由心。

广西崇左秘境丽世度假村及别墅,是丽世走出云南之后的又一新选择。崇左独有的喀斯特山峰倒映在水面与秀丽的明仕河风景,就像一幅在眼前舒展开的高清动态山水图。现代主义建筑的精髓加之与大自然的融合,半隐于喀斯特地貌的山石河川中。酒店的8栋主体建筑散落在明仕河的一旁,与群山一起组成了河岸边优美的弧线。

酒店,如何点亮边缘地带的高光时刻?

对超小众目的地偏爱的除了上述3大酒店集团之外,六善、星野以及安缦等不少高奢酒店品牌也有相近基因。有意思的是,也有一些酒店集团是通过不同品牌的单店,去实现与这些目的地的破冰和尝试,如三亚嘉佩乐酒店选择了静谧的土福湾,避开了游人如织的热门海湾,弥勒美憬阁独居于艺术小镇内并对本地陶艺、酿酒工艺和篝火文化予以空间的致敬与融合。

酒店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努力点亮这些原本被视为“边缘地带”的目的地,并让其迎来高光时刻。

  • 01 把控共融尺度

一个有趣的现象,尽管这些身处超小众目的地的酒店,无一例外都是现代化酒店,但是进入其中的方式却略显古朴,摇橹船、山路等等。相较于高达几亿的酒店筹建费用而言,修建道路费用并不是无法负担。但是硬面道路带来便捷感的同时,却将对秘境的那份期待也扫荡一空。一位友人曾分享其前往安吉一处隐世酒店的心情,一条漫长的盘山公路,再加上后半程的路比较弯曲狭窄,车速大幅减慢。但是这种窥探秘境的心情,在加上山间的白茶芬芳,完全盖过了路途的波折。

因此,酒店可以藏身于远隔尘世的绝美山海之间,但是需要把控与当地环境共融的尺度,道路交通如此,建筑环保也不例外。有些时候,迂回也是另一种前进。

  • 02 营造共生美感

对于超小众目的地而言,酒店是个声势浩大的“外来者”,无可避免地会对目的地本身的自然生发的美学带来冲击。尤其是一些现代化的建筑,在一片世外桃源中,需要思考以何种姿态显现,然后融入其中,而不是突兀怪异的存在。仁安悦榕庄和石头城丽世山居的答案是,当地原有的建材加上当地人的独有工艺,佐以现代化的设施,最终实现本地建筑的在地新生,最大限度地消弭了现代化建筑与当地环境之间的差异性。两家安岚酒店的选择,栖身于山林之间的别墅,更像是本就生于斯长于斯的“生物”,向目的地有所取的同时,也以不同的方式返还给目的地一些别样的美感,最终营造了酒店与小众目的地的共生美感。

  • 03 保护“避世”文化

小众目的地之所以被酒店青睐,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是,庞大的渴望“避世”的都市人群。一如阿那亚·北戴河的领地上,那些坚持着“有品质的简朴,有节制的丰盛”价值观逻辑的人们,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也正因此,他们来到这些超小众目的地酒店,渴望获得的不仅仅是清雅的环境,更重要的是这些酒店能够让其心灵得到真正的休憩。

六善在持续与独一无二和惊艳美景的相逢之际,还提倡“No News,No shoes”(放下新闻,脱下鞋履),就是为了让人们在身心均能远离城市的喧嚣。作为星野集团在国内的首秀天台山嘉助酒店,则借助佛宗道源的独特地理人文特色,为住客带来了一场文化避世之旅。因此,保护目的地环境的同时,也要珍惜这些更珍贵的避世文化,因为这些才是目的地背后的避世灵魂所在。

诚然,超小众目的地是“稀有资源”,相对应的,能够居身其中的酒店更是凤毛麟角。幸运的是,或许正是这些看似高不可攀的条件限制,将一些“乌合之众”拦在了门外,确保了酒店的品质。对于真正有能力进入其中,然后大有作为的酒店品牌而言,点亮更多的边缘地带,或将成为其终其一生的孜孜所求和重要使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梦清梦清梦

这篇文章文笔是真的不错呀

2021-11-22
回复
1

企业招聘

查看更多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