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环球影城做跟拍,时薪500|谁在靠跟拍赚钱?

深燃 2021-11-30 09:48:16

学艺不精的摄影师也来了。

小红书上有一篇热门吐槽帖,发帖的博主是个女生,某一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和男朋友一起去了上海迪士尼,拍了一天照片回家一看,没有一张可以用的。最后,这趟梦幻的迪士尼之旅以被不会拍照的男朋友气哭收场。在该帖子的评论区里,网友们齐刷刷地劝她:“花钱找个跟拍吧。”

跟拍,也就是驻扎在园内的摄影师,专门为游客拍摄“游客照”。这些摄影师买了迪士尼的年卡,随时进园,大多在淘宝、微信等平台接单,一天可以连续拍多个客人。

开园两个多月了,北京环球影城也和上海迪士尼一样,逐渐产生了“跟拍圈”。此前,深燃探访北京环球影城发现,扛着硕大的单反相机,为男女老少游客拍照的跟拍摄影师数不胜数,还有的摄影师脖子上挂着相机,手里拖着小型行李箱,装着顾客用来更换的服装。

有趣的是,嗅到了环球影城的商机,大赚一笔的人不少,但是能冲进环球影城园区内部周而复始做生意的,也只有这些跟拍摄影师了。

不仅是个人摄影师,旅拍品牌和写真馆也纷纷进场,抢夺环球影城这块大蛋糕的同时,他们也期待着这里能成为他们摄影生意的跳板。

1小时500块,环球影城跟拍火了

一位北京环球影城常驻摄影师告诉深燃,早在环球影城开园的时候,就有很多跟拍摄影师进去占领市场了,现在园区内做跟拍的摄影师和机构“怎么也有百八十个了”。

在小红书搜索“北京环球影城跟拍”,给自家打广告的摄影师和旅拍品牌确实不少。这些宣传帖子模式统一,都是放出精修样片,带上“亲子”“情侣”等关键词,甚至有几家旅拍品牌共用同一标题:“北京环球影城200块钱找的跟拍拍成这样值吗?”

宝妈瑶瑶国庆期间约了环球影城的跟拍摄影师给自家小孩拍照。“因为环球影城刚开,不像在迪士尼做跟拍的那么多,所以还是花时间做了一些功课,挑了一家样片色调我很喜欢的。”

瑶瑶给孩子买了两套魔法袍,在哈利波特和小黄人园区拍了一小时照片,她对过程很满意,收到成片之后还发了小红书,收到很多网友的夸赞,有宝妈被瑶瑶的照片种草了,也表示想给孩子约跟拍。

“当时那个摄影师有挺多单子,我们上午11点开始拍,约了1个小时,他说拍完我们还要赶着去下一场。”瑶瑶说。

同是在国庆期间去环球影城游玩的杉杉,也发现环球影城里的跟拍摄影师又多、业务又繁忙,看起来很是火爆。“那天正在玩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摄影师扛着单反给小朋友拍照,等我们去别的项目的时候,又看到这个摄影师了,但是被拍的人换了一个,我就反应过来可能是专业跟拍的。”

因为之前曾在上海迪士尼找过跟拍,当时体验还不错,杉杉和朋友临时决定也在小红书上找一个跟拍摄影师。“我们虽然平时也爱好摄影,玩了一天也拍了些照片,但毕竟是远道而来旅游的,就想找专业摄影师给我们好好拍照留个念。”

一位顾客向深燃讲述了整个跟拍流程。提前跟商家确定好拍几个小时,约定好时间段,支付定金(100元左右),然后商家会随机分配一位摄影师和顾客直接联系,敲定见面地点。有些商家还有指定摄影师的服务,但一般来说商家会告知“每位摄影师都很优秀”,提供几张样片,由于风格相差无几,顾客一般也都是听从分配。

游玩当天,顾客和摄影师在约定的时间见面,开始计时,这期间就是摄影师的工作时间,遇上排队、换衣服和其他突发情况,都要算进工时内。拍摄完成之后,顾客要支付尾款,摄影师会将底片发给顾客,提供精修服务的商家一般会在2-3天内完成。

环球影城的跟拍是按小时计费的。据几位商家给出的价目表显示,大多是1小时起拍,最高还有8小时全天跟拍陪玩的服务。1小时跟拍的价格普遍在200元-500元之间,2小时的价格在500-800元之间,以此类推,8小时的服务则要将近2000元。摄影师都是购买了环球影城的季卡,门票不用顾客承担。

也有商家针对园区内知名的打卡点推出了时长更短的跟拍服务,15分钟速战速决,价格为99元。

不仅是跟拍,有的写真馆推出了环球影城修图服务,也就是游客自己拍完照片,可以发给商家修脸、调滤镜。据深燃了解,某商家精修一张图片的价格为100元。

花2000元跟拍的照片,却“翻车”了

有人靠高颜值照片制霸社交平台,也有人被“一锤子买卖”的跟拍坑惨了。

环球影城内的跟拍业务大多是由个人或小团队运营,没有定价标准,更别说行业规范。某旅拍品牌的负责人安铮告诉深燃,大家基本都是在“打乱价”,他曾经见过1小时100元的价格,低于园区内跟拍均价的70%。

在各商家的价目表中,不仅价格不一,每个套餐包含的服务更是不尽相同。有的商家套餐里赠送一套魔法袍和魔杖,有的商家需要另外加100元租服装。精修片的张数也各有各的说法,1小时的套餐,有的商家送5、6张精修,有的好评才能送9张,还有的商家只给底片,不送精修,精修还要另外按张数算钱。

此外,有的商家拍摄夜景还要额外收取200元/小时的费用,原因是“夜景不好拍,摄影师要加班,还要吃饭。”

除了价格,另一个问题是售后。一些跟拍摄影师是个体经营,不能在淘宝等平台正规交易,只是在微信上和顾客沟通并交易,所以如果出现了问题,追责、赔偿等步骤都很难推进。

杉杉就是吃了售后哑巴亏的例子。她告诉深燃,因为自己是临时决定找跟拍的,比较匆忙,在小红书问了一圈,只有一家可以接当天的单。“我们约的是下午5点,我4点半左右就往约定地点去了,结果他迟到了半个小时才到。”杉杉说,该摄影师也并没有对迟到做出解释。

杉杉购买了4个小时的拍照套餐,由于国庆期间环球影城还没有开售季卡,所以摄影师的门票也是算在其中的,她总共付了将近2000块钱。

但是,收到500张底片之后,杉杉才发现天黑之后拍的照片基本都是不能用的,“要么就是闪光灯直接打到脸上,我满脸油光,要么就是糊了、歪了。”

她翻遍500张照片,甚至还看到一部分照片只是拍到了人的残影,或者是镜头大幅度摇晃导致根本看不出照片拍了什么。杉杉很生气,“这种照片都算在500张里了。”而且,在她近2000元的套餐里,没有包含精修。

杉杉在微信上找摄影师理论,摄影师表示:“多拍了半个小时,500多张,不满意的你自己删去。”杉杉抱怨,多拍了半个小时是因为摄影师迟到了半个小时,这一点对方只字未提。

“我根据旅拍品牌的名字找到了他家在飞猪的店。”杉杉咨询客服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客服爱答不理,以“没看到订单”为由推脱。“我一再坚持,告诉他我是在小红书找到的他们的品牌,和摄影师微信交流的,对方就是冷冷地说‘没有订单怎么处理’‘你找他去’,来回踢皮球,最后干脆就已读不回了。”

杉杉被两头冷落,但苦于无处申诉,只好认栽。她告诉深燃,该摄影师在拍摄过程中也没有调动她和朋友的情绪,只是机械地到了地方就拍两张。

杉杉分析了一下可能的原因。一是当时由于太仓促,临时要摄影师入园,为了避免跑单,她一次性支付了全部的费用,钱都收了,也许摄影师态度会有些消极。二是杉杉在整个拍摄过程中,觉得摄影师“好像根本不爱好摄影”,情绪不高,应付差事。

园区内一位不具名的摄影师对深燃说:“摄影师通常要摸索好多年,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特色,不是在一个打卡点天天拍同样的照片就可以。”他觉得,环球影城跟拍的同质化倾向很明显,“很多人都是躺在别人发现的打卡点上吃老本赚快钱,不去发现新的角度、风景,也不想和游客交流。”

独立摄影师韩琦也向深燃表示,摄影服务就是很难标准化的。“我看过一个很有道理的形容,说摄影就像理发,是一个围绕着审美建立起来的行业,很难有一个标准说什么是好什么是差。”

对于环球影城跟拍如何防止踩雷,韩琦觉得,拍摄前一定要和摄影师确认样片和拍摄风格,拍摄过程中也要查看相机中已拍的照片,出现问题及时沟通,“拍任何写真的时候也都要注意这些。”

总之,在环球影城这棵巨大的摇钱树周围,一些学艺不精的摄影师伺机而动,打低价、利用时间差做一锤子买卖,怎么算都不亏。另一边,一些渴望将环球影城发展为长期项目的摄影师和商家,只能在夹缝里生存。

谁在靠跟拍赚钱?

据深燃观察,做环球影城跟拍生意的主要有三类:旅拍品牌、自拍写真馆和独立摄影师。

近些年,旅拍品牌赛道打得火热。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现存旅拍相关企业1981家,近5年来,相关企业注册量整体呈上升趋势。而且,只有在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旅拍品牌才暂缓增长,2021年前10月,新增旅拍相关企业462家,同比增长32.03%。

疫情反复,建立在跨城、出行基础上的旅拍生意自然会受到影响,因此,一些旅拍品牌也需要开辟相对稳定的业务来保证收入。上海迪士尼已经营业5年,其中的跟拍业务相对成熟,北京环球影城开业后,拥有迪士尼拍摄经验的团队便瞄准了北京市场。

也有第一次开拓乐园跟拍项目的旅拍品牌。极光旅拍运营总监吕女士告诉深燃,他们专门在北京设立了一个团队,团队包括客服、摄影师、修图师等,主攻环球影城跟拍和北京市内的其他旅拍业务。

“环球影城团队有5、6名摄影师,平均来说,每天会敲定下来十几单,但不一定都是第二天拍。”吕女士说,即使是旺季,也没有爆单的情况,虽然拍照的人多,但做跟拍的更多,“每天能出去三四个摄影师吧。”

跑单、没下文的情况也经常存在,吕女士表示早就习惯了。“我们的客服还遇到过问了价格之后,不聊拍不拍照,开始仔仔细细问环球影城游玩攻略的。”吕女士说,最后这种顾客也不会消费。“也有咨询了很久,最终不再回消息的,确实很捉摸不定。”

僧多肉少,竞争激烈,因此收入不甚稳定,如果赶上疫情反复,客流量减少,更是很难保证单量。成本方面,吕女士粗略计算了一下,环球影城的冬春漫游卡还没推出的时候,每天要给摄影师买门票,旺季票价一张要六七百元。“前期我们买了园区内正版的道具和服装,围巾、魔法棒、袍子一套下来大概一千三四百块钱,每个颜色要准备5、6套。”环球影城推出1288元和1588元两档冬春漫游卡之后,门票钱省了,不能省的是每天的服装清洗和护理费。

旅拍品牌焦虑的同时,自拍写真馆们也坐不住了。北京一家写真馆不仅推出了室内的哈利·波特主题写真,还组建小团队开辟了环球影城跟拍业务。因为有实体店,所以该商家还提供260元的妆发造型服务,以及价格更高的写真服务。问及业务为什么如此广泛,该商家表示“没办法,这个行业竞争太激烈了。”

旅拍品牌和写真馆们担心每天能否接到足够的单,能否给摄影师和修图师开出工资,另一边相对灵活的是个人运作的独立摄影师。据深燃了解,一些独立摄影师也是买了季卡常驻在环球影城每日接单,也有一些是等到有订单的时候再进入园区,其他时候不耽误接活赚钱。

不过,独立摄影师来去自由并不代表他们能躺赚。园区内的一位独立摄影师告诉深燃,自己接单单量太少,所以他也经常会和园区内做跟拍的旅拍品牌合作,“就相当于中介,他们接到单就派给我们。”深燃发现,他的名字确实出现在某旅拍品牌的指定摄影师选项里。

他表示,很多旅拍品牌都会采用和摄影师灵活合作的形式,但该摄影师未向深燃透露和品牌合作的具体分成结构。韩琦也曾与某自拍馆合作过景点跟拍业务,据她提供给深燃的明细表显示,摄影师和商家的分成大约为6:4。

据深燃测算,一天下来,一个摄影师少则拍一两单,多则四五单,日收入在500元-2000元之间,淡旺季会存在较大差别。

在摄影圈,也在旅拍圈和跟拍圈摸爬滚打多年的安铮坦言:“我们还是希望这个行业有标准有规范,但是很难实现。”

他表示,摄影毕竟算是虚拟产品,不太可能做到绝对量化,“而且拍摄客片的定价也要根据客群特征来计算,要看我们面对的客群对于价格的心理预期是多少,不是卖一碗面,面粉、调料、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

行业内都做不到统一定价,更别说一群涌入环球影城捞完金就走,没想着做长久生意的“摄影师”们。一张和霍格沃茨城堡的合影都要掀起血雨腥风,环球影城跟拍这门生意挣钱容易,但守住口碑很难。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社区小程序

进入社区小程序

参与话题讨论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