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上海”APP将关停,“一机游”降温了吗?

黄书阳 环球旅讯 黄书阳 2022-01-05 08:01:58

一机游的方向在于与OTA差异化竞争。

【环球旅讯】近期,上海一机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一机游”)宣布“游上海”APP将于2022年1月27日9时起正式停止服务,届时用户无法正常使用APP,可在微信和支付宝上继续使用小程序。

此次APP关停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据了解,“游上海”在过去两年产生了600万注册用户,100万App下载量,在2020年7月份月活跃用户数超80万,APP和小程序已为上海市民和游客提供了超1000万次服务。

但“游上海”在旅游方面的资源不多,酒店大多源自资方锦江酒店集团,玩乐与餐饮资源寥寥无几,缺乏机+酒、景+酒等打包产品,主要出售单独门票或酒店。

与此同时,在“游上海”APP首页的显眼位置,存在“锦江在线”的接口,能直接跳转至“锦江在线”微信小程序,提供与“游上海”相近的服务资源,同时提供不限于上海的酒店、景区、餐饮资源以及提供定制游产品。

值得一提的亮点是,“游上海”链接了“一网通办”以及地铁、公交、就医等公共服务,游客授权之后可通过“游上海”APP直接进地铁、坐公交等,提供公众服务和本地生活方面的增量价值。 

但在携程美团飞猪甚至高德地图、抖音、小红书等平台对旅游及本地生活行业高度的渗透下,“一机游”无论是资源还是推广力度都无法和前述互联网平台相比,如今的关停或许也是早已注定。除此之外,“一机游”们也应当反思出路到底在哪?

01

巨头加持,“一机游”带资进场

包括“游上海”在内“一机游”的发展一直在业内有着不小的关注度。

一方面,近年来智慧文旅大热,国家文旅部多项公告指出加强数字化旅游的建设。2020年,上海市更是在“加强全域旅游建设工作”的会议上,将“一机游”作为重要的议程。

上海是国内热度极高的目的地之一,上海文旅厅指出2020年上海接待国内游客2.36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2809.50亿元。如果仅仅看市场需求,“游上海”的潜力并不小。

而操盘“游上海”的,则是上海龙头企业锦江集团。2019年7月,在上海市政府的支持下,上海一机游正式成立。企查查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由锦江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持股82%,上海景域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全资拥有的上海奇创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8%。

到了2021年7月,锦江资本宣布附属公司锦江在线与锦国投资、齐程网络、奇创旅游、上海城推及锦磊企管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锦江将收购上海一机游股权,现金对价合计为约4309万元。本次交易完成后,上海一机游成为锦江在线的全资附属公司。

据公开资料显示,该交易完成后,锦江在线可与一机游之间形成资源互补,一机游的“游上海”APP 可以融入本公司“锦江在线”APP 及小程序的线上销售渠道,更加充分地利用锦江国际集团的资源。

同为一机游产品,“游云南”也是业内典型的案例。

2017年,云南省省长阮成发表示,要从整治市场乱象和产业转型升级两方面发力来整顿云南旅游业。“一机游”便是其中重要的载体。企查查数据显示,2017年12月,云南省政府和腾讯主导成立云南腾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云公司”),注册资金一亿元,林芝腾讯(深圳市腾讯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全资持股)、云南信息产业集团和云南交投分别持股51%、44%、5%。

2018年10月1日,“游云南”APP正式上线运行,到了2019年,腾云再次以2.985亿元再次中标云南省“一部手机游云南”全域旅游智慧工程。

政府背书,加上腾讯、锦江等大型企业的入局,“一机游”一跃成为旅游业的热词之一。根据腾讯文旅产业研究院在2020年5月发布的《“一机游”模式发展白皮书》,彼时全球已经有近50个国家、省、市(县)、景区在建设或建成“一机游”项目。

总的来看,“一机游”定位是以政府为主导、协调进行目的地旅游资源整合,实现目的地旅游资源的数字化转型,并通过数字化技术实现服务政府、服务产业、服务游客的目的,大多由政府立项,文旅集团落地实施,互联网公司提供技术。

“一机游”项目长期以来都被视作面向政府治理的To G产品,在面向产业供给侧改革的To B和面向消费者体验提升的To C的业务上却褒贬不一,核心矛盾点在于“一机游”提供的是更深度的服务还是与OTA们重复的服务。而这种矛盾与痛点至今仍未得到完美解决。

02

免佣之下,“一机游”如何造血?

在线旅游市场的一状是,现有的OTA及各类APP在技术与资源累积上,已足够实现 “一机游”。那么对于“一机游”而言,要从旅游资源上提供增量价值,需更深入本地游资源,然而愈深度的资源愈碎片化,整合难度越高,资源储备成为“一机游”面前一座大山。

与此同时,一省多个“一机游”项目出现,如云南省除了“游云南”之外,还存在“i昆明”等类一机游APP,进一步割裂资源和用户体验。如旅客在同省多地流动,部分平台资源联通的壁垒让游客无法在平台上一站式完成旅游体验,削弱了“一机游”的市场竞争力。

不过也有部分“一机游”项目正在试图改变上述痛点。比如“游云南”在加强省内目的地碎片化资源整合力度,从省级行政区不断向下延伸,如与本土企业丽江市旅游开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资共建分公司,以“游云南”为平台基础,打造“游云南·丽江版”,与红河州建水县合作落地“游云南”红河建水服务驿站,将服务体系布局到区县一级。

此外,“一机游”的造血能力也备受质疑。作为与OTA 相似度极高的平台模式,“一机游”平台的商业模式同样是收取平台入驻费、交易抽成、广告营销费用等。而在推广过程中,部分“一机游”平台为吸引商家入驻,选择免平台入驻费,或是采用低佣金或无佣金的模式。 

在2020年4月1日“游云南”就宣布在当年内全面开放合作资源,免收景区、酒店、旅行社、车企商户等合作伙伴的平台服务费。而在2021年5月,云南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云南省深化“互联网+旅游”推动旅游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中指出,要推动平台面向涉旅企业全面开放,加强与“吃、住、行、游、购、娱”涉旅企业合作,探索0佣金、最短T+0结算机制,加大本地生活服务高频应用接入。

值得一提的是,原锦江旅游股份公司副董事长兼CEO包磊曾在2020年环球旅讯峰会上设想过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旅游商家为高端用户提供权益或者折扣,‘一机游’将权益整合打包,如游客卡。用户花费几十到几百元,就可以享受‘游上海’中某些项目的优惠和权益。”

但整体来看,翻阅“游上海”和“游云南”APP,内容信息的阅读量维持在几百至几千之间,旅游作为相对低频的产品,基于地域限制,“一机游”上也难以出现大规模交易,进而收益天花板明显。

除了提升旅游价值之外,“一机游”也在探索连接用户的本地生活,依托中高频的本地生活激活相对低频的旅游,聚焦本地市场,培养用户的使用习惯。

而本地生活上的竞争也进入红海期,无论是美团、支付宝、微信,近年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基于高月活探索本地生活服务。而在本地生活的数字化体系上,“一机游”如何能脱颖而出,还需玩家们再次思索。

黄书阳
黄书阳

环球旅讯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爆料和交流请联系patrick@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7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飞人威廉博士

一机游这个名字听着就很low,旅游的意义在于探寻的乐趣与意外的惊喜,不是程序员的设计与供应商的生意。

2022-01-06
回复
1

旅讯老王校长

数次我听到政府的人谈:你们别小看“一机游”,它不只是商业模式,更要承担目的地景区的管理、投诉、疏导流量、营销、数字化转型等多方面的综合意义。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别继续叫一机游了。 C端可以依靠OTA,B端可以12345。 需要做APP,

2022-01-05
回复
1

李超

锦江想明白了,不去烧钱搞一个区域性的OTA,但很多地方为了面子工程,还在死扛着搞一个接一个的省市区县街道的OTA,还不如把这钱拿去给当地旅行社的员工发补贴,让他们在旅游业继续坚守。文旅局不是没钱,只是发钱的事情不归他们管,也没心思管

2022-01-05
回复
0
吴俊杰:

有补贴,为啥不做呢

2022-01-05

旅连连社区小程序

进入社区小程序

参与话题讨论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