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和元宇宙那么火,跟航司忠诚度有什么关系?

王瑶 环球旅讯 王瑶 2022-02-10 10:43:51 English

能抓住用户的,还是独特体验。

环球旅讯】紧跟技术潮流的人一定听说过非同质化代币(NFT)和元宇宙。

但这些时髦概念,和航空业有关吗?

航司收益管理技术公司Kambr高管Joseph Vito DeLuca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DeLuca最近撰文认为,过去十年,航空业明显受到新技术的影响,随着NFT和元宇宙的兴起,航空公司的忠诚度计划体系将被重塑。

不过,这两项技术处于起步阶段,未来发展趋势尚不明确,任何预测也都只是一种意象。我们不妨带着好奇心,去探索其中的乐趣。

NFT和元宇宙是什么?

我们先简单了解一下NFT和元宇宙究竟是什么。

NFT是英文单词non-fungible token的首字母缩写,意为非同质化代币,这是一个经济学术语,指具有独特价值且不可等价交换的代币。这类代币通过以太坊区块链技术进行加密,一次只能为一人所持有。

2021年10月底,Facebook更名为Meta,元宇宙成为热门话题。其实,Metaverse是一个已经存在近30年,从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诞生的词汇。Metaverse原意指的是现实宇宙之外的一个新宇宙空间,更通俗的理解就是可以让人类亲身体验的虚拟现实世界。

实际应用案例

2022年1月,Flyfish俱乐部(FFC)成为世界上第一个NFT会员制私人餐饮俱乐部,其会员资格在区块链上以NFT的形式购买,并由NFT持有者拥有。FFC会员可以无限制进入私人餐厅,该餐厅位于纽约市的一个标志性地点,面积超过10,000平方英尺(930平方米)。

NFT还被推广至门票业务,尤其是体育赛事门票。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与票务平台Ticketmaster 建立合作,为特定比赛推出NFT门票。购买门票的球迷可以获得免费的NFT版门票。该平台还出售专为联盟32家俱乐部设计的限量版NFT纪念币。

关于元宇宙的早期应用可以追溯至2003年,美国Linden实验室推出了线上虚拟互动游戏《第二人生》(Second Life),这款游戏目前的月活用户仍高达100万。最近几年比较流行的游戏是由Epic Games开发的《堡垒之夜》,注册用户达3.5亿。

《堡垒之夜》的特别之处在于,它远不止一款普通的多玩家在线游戏,而是创造了真正的沉浸式体验和品牌营销机会。2020年4月,美国饶舌歌手Travis Scott在《堡垒之夜》中,举办了一场线上虚拟演唱会。

疫情已持续两年,全球许多地区仍在限制旅行,元宇宙越来越受欢迎,成为我们与人在线互动并分享体验的渠道。

总部位于荷兰的航司收益管理技术公司Kambr通过虚拟活动平台Gather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元宇宙,里面不仅有办公桌和会议室,还有共享办公和娱乐空间,员工只需点击“加入”按钮,创建虚拟人物,就可以在其间漫游。

此外,元宇宙在航空业也有应用。2021年12月底,波音宣布将斥资150亿美元发展数字技术,在元宇宙里造飞机。波音计划采用微软开发的混合现实全息眼镜Microsoft Hololens,利用机器人技术,建立集成数字信息系统。

航司忠诚度可以借鉴什么?

如果将NFT和元宇宙应用到航司忠诚度计划,会发生哪些有趣的事?按照现有技术,将NFT应用于机票业务是顺理成章的事。

飞行日志社区A.V. Geeks最喜欢记录飞行信息,有些人通过表格手动记录,有些人则使用My Flight Log等App。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采用NFT技术后,旅客在登录飞行常旅客帐号购买机票时,这些信息可以实时同步,旅程结束之时,登录帐号,发现NFT记录了所有信息:航班、出发和抵达时间、座位号、出发地和目的地,等等。

此外,航司还可以出售特别版NFT,让旅客乘坐专机,可能是首飞或飞机退役前的最后一次飞行,可能是去往特别的目的地,又或者是特定主题的飞机。

航空公司甚至可以与其它品牌合作推出专属产品,与特定NFT机票一起销售。例如,耐克珍藏版运动鞋、迪奥限量版香水或是音乐会双人票等,航司有很多可以发挥的空间。

这些行程都可以累积里程,旅客达到不同的会员等级后,可以通过NFT解锁更多权益,航司将借此刺激旅客需求。

当航司将忠诚度计划与元宇宙结合起来的时候,将开启新的可能性。或许有一天,整个飞行常旅客计划都存在于元宇宙,机场休息室也将迎来全新的数字化时代。

对很多旅客来说,成为飞行常旅客的最大权益是可以进入休息室。如果这同时意味着获得专属数字体验的会员资格,即使没有乘坐飞机时也可以享受权益,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如果航司在元宇宙建立数字休息室MetaLounges,这些权益就可以实现。例如,除了累积里程,旅客还可以在元宇宙登录数字休息室,领取任务,赚取积分,通过忠诚度计划获得游戏体验。

这也能为航司减少对于环境的担忧,同时通过新的方式刺激旅客需求,而非一定要让他们乘坐飞机。

那么问题来了,旅客为什么愿意花时间在MetaLounges上?他们不是为了获得免费食物或Wi-Fi。

航司需要做的是提供独特的品牌体验。随着Z世代逐渐成为旅游市场的主力军,实现这一点对航司来说尤为重要。

飞行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从A地到达B地的同质化服务,与NFT的概念正好相反。除了飞行常旅客计划和价格,选择哪家航司并没有多大差别。

大韩航空营销和IT执行副总裁Kenneth Change曾在国际航协数字研讨会上提到,Z世代正迅速成为消费主力,他们旅行的方式也不一样。他们看重的不是价格或行程,而是体验。

回到MetaLounge,航司在实现颠覆性改变之前,可以先了解已经存在的应用。

在数字世界,塑造个性化体验要容易得多。通过收集分析顾客信息,航司可以更好理解怎样的体验更容易得到青睐。

例如,千禧一代旅客更喜欢音乐会、电影首映或游戏等专属娱乐活动,而商务旅客可能更愿意在MetaLounge与其他相同会员等级的旅客交谈。

A.V. Geeks可以通过全新的方式与社区进行互动,展示他们收集并存放在MetaLounge里的NFT。

他们也可以单独建立深度连接,向其他用户展示自己的“战利品”。

航司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降低门槛,吸引新用户进入MetaLounge并激起他们的兴趣。飞行常旅客也可以获得限时免费权益,邀请好友,带动新用户。

此外,航司还可以设置奖励机制,推荐人带进来的用户成为会员后,可以获得相应积分。

航司还可以提供限时体验,例如,第一批预订数字机票并进入MetaLounge候机的飞行常旅客,可以享受VR飞行体验,获得专属联名NFT,还可以在线下兑换服饰、行李箱、家居装饰或电子产品等。

从亚航对数字业务的拓展,我们就会知道,航司都在寻找新的商业模式,探索新的收入来源,以增强抗风险能力。NFT和元宇宙能够为航司提供独特方式来实现目标。

有些低成本航司虽然不像全服务航司那样,拥有价值数十亿的飞行常旅客计划体系,但它们往往更加灵活,能够运迅速采用新技术,顺应新趋势,因此拥有许多发展机会。

DeLuca认为,未来,航司不仅会将旅客带到某个目的地,它们本身也会成为值得探索的目的地。

参考资料:
What NFTs and the metaverse mean for airline loyalty programs. (Phocuswire)
元宇宙之于旅游业,是敌是友?(环球旅讯)

王瑶
王瑶
个人主页

使用微信扫一扫

已发表文章 610 篇

环球旅讯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老王

高科技的方向应该是让航空公司最基层的员工能工作得更有尊严,让机务也能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梦想职业。

2022-02-11
回复
1

豆汁儿咖啡老王

说到航空公司常旅客,我用了二十年,只有一个需求,我就想歇歇脚打个盹喝杯茶上个厕所洗个澡…

2022-02-11
回复
1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