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俄乌冲突对中国民航有何影响?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一嘉之语 2022-03-03 09:45:58

国际航空市场的复苏需求遭到延缓。

随着俄乌冲突进一步升级,其对全球政治经济格局产生巨大影响。

尤其是在疫情尚未消退的情况下,双方冲突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了一层阴影,对全球民航业的复苏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因素。

那么俄乌局势给我国民航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翼哥认为主要表现在三方面。

一、需求复苏延缓:国内大循环

俄乌战争将对全球经济带来重大影响,必将影响全球民航业特别是国际航空市场的复苏。

一般来说,地缘政治的紧张对民航业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战争更是影响民航业的最大负面因素之一。

在安全都得不到保证的情况下,出行、旅游、交往都不可能。

当前,国内疫情形势呈多点散发,形势严峻,国际上疫情与战争叠加,民航复苏可谓是漫漫长路。

此外,欧美必将对俄罗斯进行更全面的、更深度的经济制裁,对全球民航业也带来更多不利的影响。

目前已有多国对俄罗斯航空实施禁入的制裁,俄罗斯也实施了反制。

在这种情况下,国际民航市场充斥着不平稳、不安定的因素。

因此,无论是短期,还是中期,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遏制住疫情,尽快恢复国内民航业正常平稳运行。

恐怕在两三年内,我们的民航业发展、各航空公司能否扭亏为盈的关键都在国内市场、都在国内大循环上。

至于国际市场,情况恐怕也设想得更严重一些,更艰难一些可能更好。

因此,各航空公司的精力应该专注于国内市场,千万不要指望着国际航线放开的那一天,即使全面开放,需求到底有多大,恐怕谁也说不清楚。

因此,肯定不能用以前的国际民航市场情况简单的推算未来。

二、供给侧危机:成本压力大

战争、制裁带来是政治经济形势的动荡。

俄罗斯是资源大国,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有着重大影响。

俄乌一交战,原油价格就暴涨,7年来首次突破一百美元大关。

未来随着俄乌冲突的变化,原油价格必然剧烈震荡,对航空公司的航油成本必将带来巨大的压力。

此外,俄乌冲突也影响着空中交通的安全,无论是俄乌的天空,还是北约划定的禁飞区,都影响着民航业空路。

一是空路安全。

我们还记得,2014年7月17日,马航MH17航班的波音777客机在俄乌边境被导弹击中,最终坠毁,此次坠毁事件加上同年3月份发生的马航MH370事件,重创了马航。

二是绕航带来的成本增加。

因欧盟向俄罗斯飞机关闭领空,俄罗斯采取反制措施,禁止先前对俄罗斯关闭领空的国家飞机进入俄罗斯领空。

亚欧之间的航线直接受到影响,必须绕航。

2月27日晚,法航和荷航宣布暂时停飞往返中国、韩国和日本的航班。

芬兰航空也宣布,即日起至3月6日,取消所有往返首尔、大阪、东京和上海的航班。

从欧洲等来往中日韩等国,飞越俄罗斯领空是最经济的飞行路线,但现在不行了,绕航将带来大量的成本增加。

除了大量增加航油消耗,飞机折旧、机组小时费、航路费等等都要增加。

在国际市场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成本大量的增加最终迫使航空公司不得不取消航班。

三、制裁下的反击:加快自主进程

据俄新社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欧盟将禁止向俄罗斯航空公司出售飞机和相关设备。

俄罗斯航空是全球主要航空公司之一,截止2020年底,俄罗斯航空集团共拥有342架飞机。

宽体机56架,其中:

A330飞机17架,A350飞机1架,B777架飞机29架,B747飞机9架。

窄体机225架,其中:

A319飞机20架,A320飞机79架,A321飞机33架,B737飞机93架。

支线飞机61架,为俄罗斯制造的苏霍伊超级喷气SSJ-100飞机。

机队主要是空客和波音机队。

一旦欧盟对其实施制裁,对俄罗斯航空将产生巨大损失,最惨的情况,甚至飞机都不能飞上天空。

联想到我国大飞机制造,我们也需加快步伐,尽快将自己的飞机飞上天空,更重要的是实现更高程度的国产化。

总的来说,俄乌冲突对民航业的影响是负面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坚定信念,以我为主。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324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 老王

我汇总了来自不同渠道的数字:


2019年,乌克兰的国际旅游收入:25.9亿美元。

在所有入境外国旅游者中,
人均消费排在首位的是:
土耳其人(115美元/天)
美国人排第二位(95美元/天)
德国人排第三位(94美元/天)。

而乌克兰人自己在国内旅游消费人均为30美 元/天。

乌克兰社会研究所估计乌克兰的女性性工作者总数约为70000人:
其中

14 - 19岁的在15000岁之间,
基辅(约9000人)
敖德萨区域(约6000个)
罗夫斯克和在顿涅茨克3000个,

还有2500和2000人曾在哈尔科夫和克里米亚工作。

乌克兰国家家庭和青年问题研究所的研究表明,对许多妇女而言,性工作已成为唯一适当的收入来源:
其中有50%以上的人抚养子女和父母。

有10%的街头流浪青少年(2011年) 为他人提供了性服务以换取穿衣和食品。

在人口贩运方面,乌克兰公民占贩运者的80%,其中妇女占60%。

今天国家这些妇女的悲剧,是其他国家造成的,还是自己的体制造成的?

2022-03-05
回复
0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