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一家上海隔离酒店的日与夜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谢亦欣 2022-04-06 10:26:29

全封闭管理空间运转都靠酒店的防疫团队。

上海徐汇区的这家锦江都城酒店,距地铁站几百米,位置便利,平日里OTA平台上均价要六、七百元一晚。如今其预订页面全部显示订满,因为它在过去近一个月在接待特殊客人。

3月6日,这家酒店接到应急征用令,紧接着一天后酒店便礼貌劝离了包括常住房在内的所有客人,接入了首批疫情隔离人员。从那时起,酒店员工开始担当起战疫的后勤兵。

征用到第24天,220间房中绝大部分派上了用场。该店副店长对界面新闻介绍,全城防疫下作为隔离酒店被征用到第二批次阶段,每批次时间间隔为14天,酒店方相应配备14人的防疫团队。

“工作人员也实行‘N+7+7’隔离政策,一批工作人员换下来后,自己也面临要隔离的情况。”他说。

据他介绍,持续接入的隔离人数,可能使酒店第二批14人团队不能及时“下岗”。其中一位员工有个15岁的女儿,女孩儿只能一直在家独自生活。即使他能马上被轮换下来,也还需要在其他酒店再隔离七天,才能回家见到女儿。

“用点外卖来缓解情绪”

整个酒店大堂全被封闭后,出入口等多处安上了监测人员流动的磁感装置,所有隔离人员待在房间内,全封闭管理空间运转都靠酒店的防疫团队。

每天早上,运营人员首先对酒店环境消杀,医务人员再到每间房做核酸检测。

一些隔离客人入住之初情绪很焦虑。“会用点外卖来缓解情绪,有些一天可能要点七八次。”酒店人员告诉记者,“我们和他们不能接触,就通过电话沟通,陪他们说说心里话,缓解他们焦虑的情绪,告诉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们一起加油”。

对于外卖,酒店也是慎之又慎,一切以所有人安全为重。外卖订单多直接加大了酒店送餐的运力强度。目前酒店内所有防疫人员,配备的是防护级别最高的二级防护衣及N95口罩、面罩,一趟不到半小时的送餐下来,送餐员已浑身是汗。

为此,酒店首先给所有送餐人员添置了防汗头套。高强度活动下人体呼出的水汽,在封闭面罩内凝结成珠,顺着汗液一起在防护服内流下。如果不能及时干燥或擦拭,防护服下的人甚至会在缺氧中感到晕眩。

“汗水流到里边呼吸都会感到很困难,这个情况是我们当时没料到的。”副店长称,甚至为了送餐员自身的安全问题,上楼送餐都是两两相伴、互相照应。

一段时间内,部分客人的外卖数甚至超过了酒店配餐数,而把这些堆积如小山的外卖送上楼,一次可能要花2-3个小时。

随后,酒店把运餐的布草车换成了专门的运输餐车,几百盒盒饭及更多的外卖,都通过工具效率的提高加速了周转。

与此同时,酒店开始给每位客人发慰问信,其中还有一些专门的生日问候;餐饮上针对小孩、糖尿病患者等不同人的需求,增添了清蒸等更多烹调方式、餐饮搭配。

酒店方面表示,慢慢地,大家情绪趋于稳定,便与客人沟通除了必需品、药品等,在饮食等更多方面尽量不依赖外卖。

最多的时候,前台一小时一、两百个电话打进来,24小时都没有停歇。还有过一个特例,有人打不通电话就打12345投诉了,“最后我们还要处理投诉电话,但我们也理解客人,他们身心疲惫情况下处理事情会情绪化。但我们作为服务人员,心里即使有委屈,也给自己打气,尽量在想能为客人做什么。”副店长说。

送走第一批隔离人员后,酒店逐渐摸索出了一套和客人沟通、安抚情绪的方法,不少人临走时纷纷表示感谢。

“第一批人都是两三天内住满的,那时徐汇区疫情扩散爆发,我记得所有人都是半夜送进来的,情绪肯定不是很好,大家都对这个情况很陌生不太适应,处理起来也没那么娴熟,有一个磨合的过程。”副店长在回忆中感慨道。

频繁消杀下脆弱的门锁

难以意料的还有频繁消杀后,电梯按键和智能门锁接连失灵。

酒店每次进行全面消杀,房间的智能门锁和电梯按键都是重点对象,消毒水反复喷拭后,两者的损坏率都在加大。

很多客人仅是在开门拿盒饭时稍不注意,就被坏掉的门锁困在了门外。此外,电梯按键失灵对酒店内运输也造成了极大困扰。

“喷到智能锁上,里面的程序就打不开了,这个都来不及一个个防护。电梯按钮我们一开始用塑料纸铺了一下,几天后水还是无孔不入,后来我们就用防水的胶布把它彻底封死了,也换了好几次。”酒店人员表示,这是酒店平时运营中碰不到的难题。

与此同时,工作人员进入电梯对按键维修,或是日常运营修护,也会和送餐一样遇到相同的问题——在顷刻间汗流浃背。

最后,酒店把店内储备的三套机械钥匙都找了出来,才解决了门锁问题。

在更多物料的消耗上,酒店方面还表示,所有阳性隔离客人房间的被褥都由特定车辆运走废弃;为节省成本,酒店把每个房间前放餐用的椅子换成了塑料小板凳,即使后续被处理掉,也不会觉得可惜。

但酒店方面依然强调,和上海目前其它所有的防疫隔离酒店一样,除了阳性隔离客人的房间,其它隔离人员搬离房间后,房间内所有用品会进行符合国家标准规定的消杀程序,仍可再度投入使用。

隔离后的隔离

被征用为隔离酒店的当天,区里往酒店派驻了5个工作小组在内共71名防疫工作人员,对隔离消杀、安保、医疗等环节各有支持。

即便如此,因酒店团队工作涉及服务、维修、监控、送餐、清洁等多个环节,即使是配合入驻工作小组协同工作,仍承受了较大的防疫强度。

“我们的员工也是令我比较感动的,被征用第二天就有客人查出阳性,是有一定风险的,但同事们都是毫不犹豫,甚至有主动报名加入防疫团队。”副店长对此称。

他形容自己是“外援”,一直守在酒店旁二三十米的一幢办公楼内,诸如对到酒店门口递送材料、交代事情等,以便随时接应。

酒店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绝对工作时平均达11-12小时。与曾经的常态运营完全不同,有的客人半夜被送进来,需立即妥善接待;一位客人离开后,要立刻进行消杀;每早6点,所有隔离人员要准时做核酸,核酸一天两次。

在酒店内隔离,一间房通常只安置一人以防交叉感染,有行动不便情况或针对老人、小孩及病人等特殊群体,酒店会安排最多两人一间房隔离。

但投入到隔离工作的酒店防疫人员,往往赶不上顾及自己的家庭。当他们终于可以结束手上的工作时,首先需要找另一家酒店,自己隔离7天,然后才能与家人团聚,完成“N+7+7”防疫政策中居家隔离的最后七天。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421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豆汁儿咖啡 老王

我从2020疫情开始后,隔离四次了,三次在酒店一次在家。第二三次在酒店时,算常住了,把房间里的有限的家具都重新布置了一下。

2022-04-06
回复
0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