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疫情反复、俄乌冲突、美联储加息,民航难上加难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翼哥 2022-04-24 07:49:11

有些航空公司的每日营业收入甚至不足疫情前的1/10。

自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当下民航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最为恶劣,民航可谓极度艰难。

为何说当下民航面临的外部环境最为恶劣,主要是来自于疫情反复、俄乌冲突、美联储加息等三重打击。

与其他行业不同的是,这三个事件给民航业带来的全是负面影响,而且带来的冲击是非常之大。远比2020年、2021年的形势更为严峻。

01  疫情反复冲击的是收入:暴降

当下疫情形势尤为严峻,上海此轮疫情甚至比当初武汉疫情还更为严峻,每天2万左右的新增的阳性感染者,自3月1日以来,此轮疫情上海累计感染人数已突破40万例。

上海面对的是奥米克戎变异毒株传染力更强,速度更快,更善于伪装自己,所以对付起来的难度当然也就更大。

当然,我们坚信,上海一定会战胜疫情。不过,上海对我国经济社会影响非武汉可比,给民航带来的冲击前所未有。

要知道,上海是我国第一座拥有双国际机场的城市,长期以来,民航旅客吞吐量一直雄踞国内榜首,在全球也是前5名。

在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上海虹桥、浦东两大机场:

旅客吞吐量合计1.22亿人次,比北京两场高出1864万人次,占全国民航的9.01%。

货邮吞吐量合计405.6万吨,比北京两场高出210万吨,占全国民航的23.7%。

而2019年上海市GDP占全国的比例不到4%。

因此,上海民航对全国民航的贡献度远远大于经济层面。

疫情冲击给民航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非常之大。

3月份,浦东机场旅客吞吐量已降至81万人次,创下2020年疫情发生以来的最低纪录。

4月份,这一数据将更低。

除此之外,民航最为发达的北京、广州等地也不断有新增病例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民航可谓到了至暗时刻。

有些航空公司的每日营业收入甚至不足疫情前的1/10。

02  俄乌冲突冲击的是成本:猛增

回归头来看,其实2020年的情况比如今要比今天好得多。

疫情得到控制后,市场迅速恢复。

更为关键的是那时候的油价暴跌,最低时候,每吨航油价格不足2000元。

今天疫情形势还依然严峻,但俄罗斯乌克兰突发冲突,西方国家纷纷对俄罗斯实施制裁。

在这种情况下,油价暴涨。

如今的油价已经接近8000元每吨了。

也就是目前的油价比2年前涨了6000元/吨。

比如北京到上海,由A320或B737执行,耗油在5吨左右,增加航班成本就高达3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飞一班就多亏一班,许多航班不要说变动成本,连航油成本也覆盖不了。

03  美国加息冲击的是债务:损失

由于航油价格猛涨以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加上俄乌冲突带来化肥、农产品等初级产品的价格增加。

由此带来全球新一轮的通货膨胀。

过去几年,美联储一直实施的是宽松的货币政策。

在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的推动下,美国3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8.5%,创下1981年12月以来的新高。

因此,联储货币政策开始转向,不仅要加息,还要缩表。

美联储可能会在5月、6月、7月连续加息50个基点。

美国国债收益率连续攀升,甚至超过我国国债收益率。

在这种情况下,给我们带来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美元升值,人民币贬值。

由于航空公司购买的飞机都是以美元计价的,航空公司大量采取美元融资的方式购买飞机,所以航空公司背负着高昂的美元债务。

如果人民币升值,航空公司同样金额的美元债务换算成人民币就少了,于是产生了汇兑收益。

我们知道过去两年,人民币连续升值,给航空公司带来了大量的汇兑收益。

2020年我国航空公司汇兑收益大概在130亿元。

2021年我国航空公司汇兑收益大概在80亿元。

两年汇兑收益就在200多亿元。

过去两年里,假如人民币不升值的话,航空公司亏得会更惨。

同样,如果人民币贬值,航空公司同样金额的美元债务换算成人民币就多了,于是产生了汇兑损失。

更要命的是,从2021年起,所有航空公司的经营租赁飞机全部进入资产负债表,也就是说原来在表外的不属于航空公司的经租飞机现在进入表内,也属于航空公司资产。

航空公司的资产和负债同时加大。

增加的负债主要是美元。

因此,航空公司的美元负债是增加很多的。

一旦贬值,带来的损失比以前多得多。

其实不仅仅是汇兑损失。

还有财务费用将大幅增加。

航空公司搞飞机租赁的朋友都知道,融资租赁飞机其利率往往是和LIBOR挂钩的,美联储一加息,LIBOR也上升,航空公司的财务费用也将大幅增加。

就是说,美联储加息,给航空公司不但带来了高昂的汇兑损失,还将增加航空公司的财务费用。

如果关注金融市场的朋友都会知道,石油是以美元计价的。

一般来说,美元升值,石油价格就会下跌,这仿佛是跷跷板。

所以,大多数时候,航空公司航油价格上升了,汇兑收益会增加。

相反有汇兑损失了,航油价格也会下跌。

那是在一般情况下的,现在有俄乌冲突影响,石油价格暴涨。

现在美元又在升值。

航空公司两面都遭受损失。

你看下面这张图,是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走势图。

人民币上周就创下了两年以来最大的周贬值幅度。

三个交易日累计都贬值超过1000个基点。

国航、东航、南航的美元负债都在400、500亿元,每家公司由此产生的汇兑损失都要接近10个亿。

可以说,今天民航业所遭遇的困难,所面临的艰难真是前所未有。

收入端:几近无米进账。

成本端:却在大幅增加。

债务端:损失忽然产生。

这三种冲击同时是负面影响,且非常之大,几十年来,翼哥几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况。

也就是说,当下民航所遭遇的困难前所未有。

那么翼哥写这个的目的是什么呢?

翼哥认为:

当下已经是民航业所遭遇的系统性的极度艰难。

政府援助也好,产业政策也罢。

现在看来,小打小闹已经不行了。

尤其是美欧民航业加快恢复,许多航空公司已经实现盈利的当下。

如果我们不做出积极应对,将来在国际航空竞争过程中,我国民航业将极为不利。

所以,需要政府方面要由某强力部门牵头,系统谋划,全面施援,要有全方面、大手笔的援助,全行业整合的大动作才行。

民航极度艰难,动作需快,更要精准才行!

民航之翼
民航之翼

来自平流层的交流,有高度,有专业!

已发表文章 322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旅连连公众号

关注『旅连连』公众号

订阅每日资讯推送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