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上百个投资机构扎堆调研露营装备制造商,露营生意火爆但像是“开盲盒”

21世纪经济网 周炎炎 2022-05-20 10:44:52

2021年中国露营核心市场规模达747.5亿元。

露营经济,火了!

这个春末,疫情影响境外游、长途旅游、堂食和室内活动之后,北京亮马河边年轻人露营的照片在朋友圈刷屏,亮马河被人们戏称为“塞纳河亮马分河”。

而在广州、深圳、杭州、宁波、成都等地,露营帐篷更是多如满天星辰。

资本市场是诚实而敏锐的。露营经济概念股异军突起:短线龙头绿茵生态开盘秒板,目前已录得三连板,5月19日报收11.17元/股;趋势股牧高迪短短两个月时间涨幅近3倍,其股价今年以来涨幅超130%,创出历史新高,走势远远强于大盘。

2022年第一季度,牧高笛实现收入利润高增长,公司与露营营地紧密合作,实现收入7442万元,同比大增184%。

近期,投资圈人士涌向露营行业调研,有露营装备制造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接待了上百个投资机构的调研。”

从投资角度上看,露营是一门好生意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位从事露营行业的人士,得到的答案却是:“露营生意好像开盲盒”,还有人概括是“看天吃饭”。

投资露营成本主要在基建

也许你印象中的露营是背包客背起行囊,在深山老林中徒步,风餐露宿,那你就out了。

经历了两轮进化,露营的模式渐渐从这种“传统露营”转向了“便捷式露营”(消费者不需要携带露营装备,由营地提供)和“精致露营”(又称Glamping,起源于glamorous和camping两个词,区别于传统露营装备,这种露营携带房车、卡式炉、蛋卷桌、星星灯、咖啡机、烧烤装备等)。传统露营多数是苦旅,主要睡在荒郊野外,而精致露营更注重打卡、休闲体验,甚至很多都不在野外过夜。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的“露营”不少是“泛露营”。

同程旅行大数据显示,五一“露营”相关旅游搜索热度环比上涨117%;飞猪平台数据显示,露营订单量环比上月增长超350%;去哪儿大数据显示,露营相关产品(住宿、出游)的预订量是去年的3倍。

第三方数据显示,我国现存露营/野营相关企业约9.3万家。近十年来,我国露营/野营相关企业注册量逐年上升。2019年相关企业增长量达到最高,为2.8万家;2020年有所下降,注册量为1.4万家;2021年注册量再次增长,为2.2万家,同比增长了55.2%。

裤子曾经从事户外行业多年,2019年时他就敏锐地发现了轻奢露营的兴起,当时宁波还没有像样的成气候的露营场地。而仅仅过了两三年时间,宁波目前已经有三十多家专业的露营场地,裤子也正在运营其中的一家。

运营一个营地的成本主要是基建,包括土地平整、接水电、铺草坪、建厕所卫浴,一个二三十亩地的营地轻轻松松就能花掉好几十万,高端一点的营地还会配套游泳池、娱乐设施,成本很容易过百万。

当然有些营地建设花销更高,主要是因为建在风景优美的深山,还需要修路、修栈道。而露营装备的采购在整体成本中并不算高,一个中等的营地大概花费十几万、二十万就可以购置一批帐篷、天幕、滑翔伞、蹦床之类的装备。

据他介绍,露营的高阶版本已经类似于高档民宿,配套设施、一日三餐类似于酒店,提供的床垫也不是专门户外使用的,有些当地的山庄已经开始运营这种模式。在他看来,那种高阶露营反而可能寿命有限,因为价格太高,但提供的服务质量比不上同价位酒店,客户多数是来“尝鲜”的,复购率低。

相比之下,裤子经营的营地更纯天然一些,有最基础的服务中心、厕所卫浴、用电,尽量提供空旷开阔的草坪,方便消费者尽情搭建,价格也更亲民一些。

现在的露营的确很占空间。一个帐篷大约十几米乘以5米的大小,六七十个平方搭一个帐篷,再搭配一个天幕。裤子说,有时候10个人搭建的场地就占掉了几百平方的位置。

裤子坦言,这一行的收入比较“平”,虽然投资小,回报也不算高。宁波一带的营地中,一年营收两三百万的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了。裤子一直将营收再投入到营地的更新升级上,目前还没有盈利。他的目标是搭建一个露营小镇,丰富业态,留住客户,再开发一些小学生、幼儿园学生的自然教育项目。

也有行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看好露营经济,因为虽然目前市场发展有点过热,性价比、客户体验并没有完全跟上,但加入行业的人也越来越多,比如旅游业、餐饮业也纷纷加入赛道,未来体验性会更好,露营的项目会更加多元。比如,已经有人根据营地条件写了“剧本杀”的剧本,相比于商场或者写字楼里的剧本杀,体验更好。此外,相比于欧美和日韩,中国家庭露营的渗透率还比较低,成长空间仍大,他认为市场规模还远远没有到顶。

营地的三重投资障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露营这个业态正在从草莽走向逐步规范,而投资上的主要障碍有三重:

一是疫情。由于疫情的影响大家开始关注户外活动,原先参与室内团建、剧本杀、密室逃脱的人群涌向了露营。但疫情多点出现后,人们的出行又会急剧减少,营地生意会瞬间冷清。

一位从业人员对记者说,营地生意受到疫情影响,“像开盲盒一样”。有些营地原本打算今年五一大干一番,但最后并未如愿。而一个营地一年当中的有效时间也就80-100天,主要集中在春天、夏初、秋季的节假日和周末,还得是晴天。

二是政策。由于露营这种业态正在逐步纳入规范化中,以至于有些先建成的营地,建成之后可能会面临“复耕”“还林”等问题,需要拆迁;还有一些营地在山里,需要打交道的不仅仅是土地规划局,还有林业局、水库管理部门、环保部门等,受多部门管理,但实际并未明确主管部门。有些地区针对露营出台了相关政策,较为领先的是浙江湖州,率先出台了《露营营地景区化建设和服务标准》《露营营地景区化安全防范指南》《露营营地景区化管理办法》。

三是客群缩减的风险。裤子认为,最近追赶热潮的主体人群是休闲人群,目的是“打卡”,对于露营的忠诚度并不高,等到未来有新的替代休闲方式,或者能重新回到旅游景点、商场、电影院、剧本杀、密室等休闲项目中,露营经济可能就会冷却下来。他认为,现在正处于行业的优胜劣汰期,一些单纯的网红打卡性质的露营地可能会迅速被淘汰,也很难受到资本的赏识。

露营装备供应链难题

据《天猫2022年五一消费趋势报告》显示,4月20日至5月4日,帐篷/天幕在天猫的销售额同比增长超2100%,户外咖啡壶、户外桌椅等露营装备在天猫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倍以上。

户外装备品牌挪客Naturehike线下业务负责人范芹接到记者电话采访的时候,声音已经沙哑。她坦言,最近接到太多客户、媒体、投资人的电话,根本忙不过来。

挪客2010年就开始做露营装备,跟着国内电商业务一起成长壮大,产品体系囊括了帐篷、气垫、睡袋、桌椅、灯具、户外餐具、登山杖、背包、户外服饰等。比较难得的是,海外业务和国内业务几乎各占50%,在海外也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也有诸多社交媒体的粉丝。

4月,挪客完成近亿元融资,由钟鼎资本独家投资。

范芹说,目前营收增长比例跟往年维持在同一个水平,每年增长60%-70%,不同的是,基数越来越大。去年他们公司的营收额已经达到7亿-8亿元。

范芹觉得,当下露营经济的火爆其实是“她经济”和消费升级的影响。在产品设计端,挪客的露营装备从以前的只注重参数、耐用性,转向了兼而注重颜值。作为露营经济“送水工”的一员,她对行业的可持续性看好:一是因为打工人越来越注重品质生活;二是因为居住条件提升,帐篷等露营装备已经进入千家万户,成为一种家居用品。

对于露营装备公司而言,需求端火爆,目前的难题在于供应链和运输。范芹坦言:“我们的一个产品上游有十几、二十几个供应商,比如面料、绳子、杆子等,如果任何一个工厂因为疫情停工,我们的产品就会生产不出来。”

此外,国际运输成本和仓储成本也在上升,目前的国际航运不稳定,“如果约定好今天走,但是没走成,停了几天,那仓储成本就上来了”。

艾媒咨询《2021-2022年中国露营经济产业现状及消费行为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露营核心市场规模达747.5亿元,带动市场规模达3812.3亿元,预计在2024年中国露营带动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扫码添加学委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