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元老级旅行社停运,旅游地标倾覆,香港旅游的大时代远去

张齐 环球旅讯 张齐 2022-06-21 21:07:39

香港旅游业该如何寻找破局之路?

疫情三年,全球各地很多享有盛名的旅游品牌都离我们远去,如今这张“怀旧”清单中又增加了两个名字。

日前,香港旅游业传出两则令人惋惜的消息。一是香港第一家旅行社太古旅游即将停运,二是香港旅游地标珍宝海鲜舫在南海倾覆。

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在朋友圈配文,一个浮夸的时代正在远去。告别的大背景,是香港迟迟不结束的疫情和亟待重振的旅游业。而在内忧外患之下,香港旅游业又该如何寻找破局之路?

香港第一家旅行社即将停运

6月20日,有香港业界人员收到来自当地旅行社品牌“全旅达”的邮件,邮件中提及该旅行社将在今年9月16日起缩减业务规模。

随后,环球旅讯致电全旅达,该旅行社员工证实该邮件属实,并表示9月16日后全旅达旗下业务将停止运营。

对于香港旅游业来说,相较于全旅达,其前身太古旅游或许更能勾起回忆。作为第一家在香港注册的旅游代理商,太古旅游成立于1948年,主要的业务分布在商旅、休闲旅游和会展旅游等领域,可以说是香港旅游业的“元老级”旅行社。

值得一提的是,在未改名前,太古旅游依赖知名跨国集团——太古集团而发展,其旗下的太古股份公司也是国泰航空的母公司。

在2017年5月,太古集团将太古旅游出售予广州房地产商合景泰富集团旗下公司,后续太古旅游便改名为全旅达国际旅游有限公司,英文名称为Connexus Travel Limited。

这并非中资第一次收购香港的旅行社,早在太古旅游被合景泰富收购前,就已有三例中资收购香港旅行社的案例,例如2010年携程收购永安旅游、2011年海航集团购入康泰旅行社超50%的股权(后凯撒旅业于2020年初收购该旅行社全部股权)、2015年内地地产商花样年完成收购星晨旅游全部股权。

但被合景泰富收购后并改名的全旅达,在业务上并没有特别的起色。根据企查查数据,目前全旅达在内地也仅保留全旅达国际旅行社(上海)有限公司、全旅达票务代理(北京)有限公司以及全旅达国际旅行社(北京)有限公司三家子公司。

而此次全旅达宣布停运,或与其母公司合景泰富自身陷于近一年来内地房地产债务危机有关。前不久,世界三大信贷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才将合景泰富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及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下调至“B-”,回收率评级保持在“RR4”。评级仍被置于负面观察状态,因合景泰富短期内的境外再融资计划存在不确定性。

对此,身为合景泰富旗下的一份子,全旅达也不能独善其身。

不能忽视的大背景是,早在今年香港第五波疫情暴发之初,香港旅游业受疫情打击影响严重,全港大约1700家注册旅行代理商,共有约100家在疫情期间选择注销结业,其他的大部分仅维持商业登记,等疫情寒冬后重新起步。

对于香港旅游业当下的处境,截至目前,香港已经向当地的旅游业开展了共计七轮的资助计划,包括为企业以及员工发放补贴。另外,香港也通过发放消费券及推出本地游活动,刺激香港居民在本地的旅游消费需求。

根据港台报道,以最新的第七轮资助计划为例,共有约1530间旅行代理商、约17570名旅行代理商职员、导游或领队、约3310名旅游服务巴士司机,以及已提交申请并经审核符合资格的酒店获得了共计2.64亿港元的现金补贴。

但“僧多粥少”,发放现金补贴只能解“燃眉之急”。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持续低迷的客流量、严格的入境限制政策始终让香港旅游业的优势愈发黯淡,也有越来越多像全旅达这样的“元老”正在离开这个行业。

知名旅游地标倾覆于南海

运营时间长达约70年的全旅达无法逃脱疫情的“魔爪”,其过程是缓慢的。而珍宝海鲜舫倾覆于南海,则来自一场突然的风浪。

根据珍宝王国发布的公告,在6月18日下午,珍宝海鲜舫行驶至南海西沙群岛附近水域时,遇上风浪,船身入水开始倾侧。负责航程的拖船公司尝试救援后不果,海鲜舫最终在19日全面入水翻转。事件中未有任何船员受伤。


珍宝王国针对珍宝海鲜舫倾覆事件的声明

珍宝海鲜舫隶属于珍宝王国,后者最早可以追溯至上世纪20年代,是一家位于港岛南区黄竹坑深湾的水上餐厅。与珍宝海鲜舫并列的还有太白海鲜舫,始建于1950年。两艘画舫在港岛南湾上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有不少游客因《食神》《无间道II》等电影前往该地打卡,成为了疫情前香港的一大旅游地标。

进一步追溯珍宝王国背后的所有者香港仔饮食集团,该集团归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所有,而新濠国际曾是澳门“赌王”何鸿燊创办的信德集团旗下的附属公司,这也与1971年珍宝海鲜舫遭遇大火受损,而何鸿燊及新世界发展创办人郑裕彤接手重建海鲜舫有关。目前新濠国际的董事会主席为何鸿燊之子何猷龙,兼任首席执行官。

然而,即便获得游客青睐,珍宝王国的盈利情况却始终不乐观,这艘画舫在财务上的“沉没”已经发生多年。

根据母公司香港仔饮食集团在今年5月底披露,早在2013年开始,珍宝王国便处于入不敷支、持续亏蚀的状态,母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港元为两艘画舫进行检查、维修和保养,加上疫情的冲击,客流量急剧减少,至2020年3月累计亏损已达1亿港元。

对此,在疫情初期香港仔饮食集团有意将珍宝海鲜舫转赠于同样位于港岛南区的香港海洋公园,而香港2020年度施政报告也提及,将推动海洋公园和非政府机构协作,以非牟利方式将海鲜舫重新活化。

但近年来香港海洋公园的状况可以用“自顾不暇”来形容:自疫情后海洋公园同样处于财困之中,在2020/21财年里,香港海洋公园亏损超11亿港元。如此一来,海洋公园恐无力盘活海鲜舫这一活化石,后续海洋公园在2021年底通知,因未能找到合适的第三方机构营运,不能落实施政报告的捐赠计划。

直到今年6月珍宝海鲜舫的海事牌照到期,业主已无力再为其支付在香港海域或船厂停靠的费用,于是便计划将海鲜舫移离港岛至东南亚国家停靠,再作进一步的维护。

然而,珍宝海鲜舫20日在南海倾覆,对此香港仔饮食集团声明,为了协助维持航道安全,远洋拖船直至26日依旧在西沙群岛一带、在珍宝海鲜舫附近留守。有船厂员工预估,打捞海鲜舫至少需要2000万港元,取出后船只亦会面目全非。

无论如何,众多市民与旅游人未来一段时间都难以再睹海鲜舫的荣光,只能予以一声叹息。

香港旅游业优势何以为继?

无论是曾经的太古旅游还是珍宝海鲜舫,都见证了香港旅游业繁华的大时代。疫情发生之后,香港旅游业的发展态势早已不如往年。这一现实问题便常常引起焦虑——香港旅游业优势何以为继?

今年5月在瑞士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上,2021年度《全球旅游业竞争力报告》提到,在列入报告的117个经济体中,中国香港的旅游业竞争力排名第19,比2019年下降了1个名次;旅游业发展的评分仅有4.6分,比2019年下降3.0%。


2021年旅游发展指数综合排名前20名(来源:2021年度《全球旅游业竞争力报告》)

早在疫情前,香港旅游资源开发严重不足、结构单一这一问题就常被诟病。游客往往只能想起香港“购物天堂”的称号,这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凭借免税、汇率优势,香港过度依赖零售业为旅游业带来明显的增长,导致香港旅游业的发展结构僵硬。

而撇开购物,大多游客似乎只对香港迪士尼、香港海洋公园等景点熟知。这就要求业界重新对香港的旅游资源进行重整盘活,调整旅游产品供应的结构,引导游客改变对香港旅游的刻板印象。

也有业内人士反思,趁着疫情是否更应该发扬香港的自然及人文优势,重塑香港的旅游形象,大力开发香港的自然与人文景点,实现香港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

对此,香港业界也在不断地尝试挖掘在地文化潜力。其中,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将于今年7月2日开放,其隶属的西九文化区旗下还有M+博物馆、戏曲中心及西九艺术公园等项目,是面向全球游客推出的一大以人文为主题的旅游目的地。

但疫情之下,严格的出入境政策以及隔离措施让外地游客难以踏足香港,针对旅游业的改革也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将发展重点瞄准在本地游上。然而,且不提香港仅有740.3万人口(2021年底)何以去填补5592万人次全球游客(2019年)的消费缺口,在疫情的冲击下,市民对旅游产品消费欲望低下,让旅游业再一次陷入困境中。

不仅如此,于外而言,在全球范围内有越来越多目的地在抢占香港的游客。例如,近期日本已恢复接待外国旅行团,至今有大约1300人申请入境日本,其中超过300人申请在6月入境,大约1000人申请在7月入境。考虑到日元贬值的因素,未来将会有更多游客借着低汇率的优势入境日本,产生旅游消费。

不过,开放的代价也是必须要重视的。随着近日香港开放入境措施、放宽社交距离,自6月15日以来香港日增新冠病例曲线开始缓慢攀升,已连续六日破千。6月20日,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公布当日新增1327例确诊案例,其中本地感染占1186例。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表示,由于社交距离措施已放宽,预计新增病例的上升趋势将持续。

至此,对于太古旅游与珍宝海鲜舫退出历史舞台,只能表示惋惜。但疫情尚未结束,而香港旅游业的黎明,则仍需业界共同守望。

张齐
张齐
个人主页

使用微信扫一扫

已发表文章 54 篇

环球旅讯

交流请加微信

cheungchaiCN
ben@traveldaily.cn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扫码添加学委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