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上海旅游,在这个暑期慢慢苏醒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谢亦欣 2022-07-08 10:40:46

本地游,跨省游都在回温。

6月底,上海赴三亚客流量,成就了近期旅游业的一个“高光”周末。去哪儿数据显示,6月25-26日,上海-三亚出票量在平台上增加近1.5倍。作为东航暑运传统热门航线的上海-三亚航线,近期保持了“高热度”,客座率接近95%。

整个六月,上海在携程平台上位列十大热门客源地之一,东方明珠、上海滨江森林公园、上海动物园等当地景点回温迅速。

“上海是消费力最强的城市,压抑后会引发一波消费高峰。”产业经济专家、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向界面新闻表示。

不过,一位从业人员向记者坦言:“三亚现在每天出发量也就两三万,不可能会有团队游,所以团队票数据应该也不太会有多少新的。”

这与上海旅游的复苏也许并不相悖。“越是有消费能力的客群,越不需要团队游,更倾向于自由行和度假。”周鸣岐称。

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院程超功认为,2022年暑期旅游市场外部环境复杂,但受益于产业政策利好和刺激消费的空前力度,国内旅游市场有望在这个夏天开启一段修复的历程。

城市玩乐补位

近70%客源在本地的上海稻草人旅行社有限公司,在春季这轮疫情中受打击严重。尤其是公司高价值创收业务——长线游,在全城“静置”中彻底缺位。

稻草人业务划为两大板块,低频板块针对远距离旅行,高频板块专攻城市玩乐。据旅行产品和品牌掌门人龚宇介绍,公司国际路线产品客单价万元,国内新疆、西藏等长途路线行程客单价达几千元。当游玩范围被限制在城市内,客单价也就下降到了几十块钱、几百元。

此外他还强调:“一个短途产品产生的利润是国际路线的1%,但花的精力并不是1%。”

但在上海复工复产初期,城市玩乐成为旅行社6月唯一营收来源,填补了公司的业务空白,产品预定每周都能爆满。据龚宇回忆,露营、飞盘、骑行、桨板等,轮番成为上海户外活动潮流,公司曾经一礼拜推出过5款新产品。

目前,稻草人在微信上有近60万上海粉丝,“憋坏”的上海人对这些也腻味后,甚至催促公司再加快更新速度。

稻草人针对上海本地开发的“城市出逃计划”中,皮划艇夜划就是一款非常独特的周末游玩产品。上海近郊的青浦岑卜生态村是当地有名的萤火虫观赏地,设计夜划皮艇的游玩创造了一种非常私人的浪漫观赏方式。

不过龚宇认为,在当地“划个皮艇、玩个飞盘”,与传统意义上的旅行概念已相差甚远。

“现在已经不能说我们是一个旅行公司了,就是个活动公司。”他表示,被迫适应做出变化的不只稻草人一家,“所有在上海做旅行的公司,几乎都是这样的状态”。

疫情下应声而起的本地玩乐产品,客观上弱化了旅行社做产品的专业优势,大幅降低了市场准入门槛,旅行社正面临来自“跨界选手”的挑战。

“本地活动本身差异化小,美团也可以做,点评也可以做,任何俱乐部都可以做对不对?”龚宇认为本地市场的竞争会更加激烈,旅行社入局的核心优势,是此前积累的高粘性客源。

上海乐享国际旅行社创始人李红则表示,考虑到竞争激烈、人员有限和对新业务的熟悉程度,“没再贸然去做这一块”。

同为传统旅行社的上海奇思之旅国际旅行社,公司负责人崔红丽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奇思之旅并非是在此轮疫情后加大了对本地市场的投入,“2020年6月份就已经转型做本地活动了,把盘子缩小了。今年6月份后还会有跨省市的内容。”

别处求生

奇思之旅成立于2018年,最初意向做国际市场,遭遇疫情后在原来品牌基础上加入本土内容,企图抓住上海多元市场中的国际客源。

与稻草人这类互联网旅行服务商的获客模式不同,奇思之旅主要通过与教培机构、学校合作,以及通过做旅行团地接获客。

在行业浸润超20年的业务团队,和比小体量旅行社更大的业务“盘子”,使奇思之旅渡过艰难时期相对游刃有余。

据崔丽红介绍,除占约25%的上海本土业务,公司还有其它三大块业务板块。其中,国际游学夏令营、亲子研学等内容,加上合伙人、投资人充满信心的资金投入,一同撑起了公司的流量和现金流——这两点被崔丽红视作旅行社能够存活的关键。

在崔丽红看来,公司真正承受损失的时候是2020年。此后两年间,旅行社将人员规模缩减至极致,以确保公司在任何特殊时期、无论做多大业务,都“不要亏损,运营下去”,同时也不排除会适时扩容。

由李红带领的乐享,在特殊时期采取了特殊手段。利用公司身处机场的便利,五月底,他们拓展了一些国际票渠道帮助留学生回国,并依托企业客户资源,做起了类似“拼团团”的生活必需品团购。

一直到6月上海疫情缓解,公司开始对有出行需求的人提供包车、送机服务;帮一些孩子在国外的家长出国探亲。“今年更多表格要填,大部分家长是搞不定的。”李红称。

早在5月底,上海发布的《上海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行动方案》中也提到了:鼓励企业、社会团体委托旅行社开展党建、公务、工会、会展等活动。这项重振行业的政策,也鼓励旅行社拓展新的业务渠道。

稻草人旅行方面表示,他们已经有针对企业的团建等定制服务,沃尔沃、亚马逊、腾讯等都是稻草人服务过的企业客户,而一年内客户复购率更达到37%。

“我们非常了解年轻人的偏好,在选择团建的时候会挑选年轻人喜欢的活动。”稻草人旅行企业出行部主理人郁彭倩介绍,“中间一个个扣细节,所有环节都亲力亲为,直到最终落地交付。客户反馈层面,最近2年的好评率是100%。”

稻草人推出的团建产品不乏探洞、捕鱼、帆船甚至私人海岛等各类新奇内容。作为用创意发挥个性的新兴旅行公司,这种优势恰恰是突破传统团建刻板印象的关键。他们在活动体验设计中会融入团队元素,比如进行趣味接龙、组成企业Logo的造型,让个体形成整体。

作为一项面向企业的业务,目前也还只是开展第三年,很难谈商业效益上大的产出。“只能说2年建立了100多个全球品牌的合作,我们自己觉得还不错。”郁彭倩称。

未来,稻草人团建业务还将扩容。但公司强调,在洞察企业目标和员工需求前提下,才会接下一个项目,对接团建业务工作都是繁杂巨量的。

“摘星”推动力

6月29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公告称,为支撑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方便广大用户出行,即日起取消通信行程卡“星号”标记。这意味着,无论对于上海还是其它城市,跨省出游限制将会进一步得到放松。

消息发布两小时内,去哪儿数据显示,上海出发机票预订量同比昨日同时段涨了100%,同比上周同时段增长237%,上海-哈尔滨蹿升至热门航线首位,上海酒店预订量也排名第十。

而在6月末,龚宇就从预订数据观察到,长线游已悄然回归主位。稻草人7月长线产品营收超越至本地业务的10-15倍,且该数据结果还是基于剔除掉那60%-70%上海客源的基础上。“如果算上上海,这个倍数会更高。”他称。

7月1日,“摘星”第三天,稻草人官方公众号发布了一则消息,宣布超级周末、短途旅行、长途旅行三大板块路线向上海游客全面开放。记者注意到,三条起价分别为4480元、6380元、6780元的大西北、北疆、伊犁长途路线,在公司小程序中显示已报满。

同日,界面新闻从春秋旅游处获悉,公司向甘南发出了上海首个跨省游玩团,并在公众号进行了全程直播。此外,因“摘星”公司还提前了其他跨省旅游产品预售出发日期,7月10日后出发的跨省游产品已上线超1000款。

“‘摘星’对于文旅行业是一个标志性的变化。”崔丽红称。

但李红对上海的暑期旅游市场始终持谨慎态度。她提到,受各地不同防疫措施影响,上海游客可能行程中就会有一些受限,一些家长因担忧隔离耽误孩子上学,做决定会更加审慎。“今年暑假机票价格一下子上去了,所以很多人可能就会选择不出行了。”她补充道。

在全国市场,周鸣岐从长远角度分析称:“总的盘子缩小了,当然在暑期迎来一个爆发。你可以看作是疫情的‘蓄客’,但两个月内积累的需求很快会被释放掉。”

“我对旅游还是充满希望的,可能就像一个生病的人总归要有慢慢康复的过程,不能用力太猛。不要着急,给一点时间,后期肯定会康复。”李红表示。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