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燃油费直逼票价,“机票刺客”来了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薛冰冰 2022-07-08 14:46:20

燃油附加费是怎么涨上来的?

避开了“雪糕刺客”,却没躲过“机票刺客”。

7月5日起,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第五次上调,收费标准突破历史最高纪录。不少网友调侃其为“机票刺客”,意思是单看票价不算贵,但加上机建燃油费就“劝退”,将旅客出游计划扼杀在摇篮里。

今年2月份,航空公司恢复征收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此后短短半年内,燃油附加费征收标准连续五次上调,从最初的10/20元飙升至100/200元,翻了足足10倍。

按照此次调整,在不包括国产飞机免基建费的情况下,成人票国内航线出行附加成本从150元起步;800公里以上的航线,机场建设费加上燃油费达到250元,直逼一张机票的价格,许多网友直呼“坐不起飞机了”。

燃油附加费是怎么涨上来的?

过去两年多来,国内所有航线免收燃油附加费,旅客仅需额外支付50元机场建设费。2021年11月一度恢复,2022年1月5日又宣布暂停征收。

然而,一个月后的2月5日,燃油附加费再次恢复征收,此后收取标准一路上涨,现已站上100/200元的历史最高点。而在往年,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最高也只有80/150元。

所谓燃油附加费,是航空公司收取的反映燃料价格变化的附加费。按照民航局规定,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采取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的机制,由航空公司在规定范围内自主确定具体收取标准。

当国内航空煤油综合采购成本低于基准油价(即燃油附加起征点:每吨5000元)时,停止收取燃油附加;超出基准油价时,在航空公司自行消化部分成本增支因素的前提下,通过适当收取燃油附加费弥补。

从去年开始,国际原油价格快速上涨,导致国内航空煤油价格大幅度抬升,触发了燃油附加费起征条件。随着航油价格持续攀升,燃油附加费标准也一再提高。

能源化工市场价格指数供应商隆众资讯数据显示,中石油自2022年7月1日零时起,上调6月份航空煤油结算价格,涨幅为1334元/吨;各炼化分公司供中航油及由中航油进行资源配置的各油料单位航空煤油(标准品)交销售分公司的含税出厂价格为9715元/吨(进口到岸完税价格基础上减60元/吨)。

对比近几个月航油价格走势,可以发现涨幅在不断加大。5月份中石油航空煤油出厂价格在7799元/吨,环比涨幅4.84%;6月份为8381元/吨,涨幅7.46%;进入7月份,涨幅达15.92%。

哪些乘客被“劝退”?

从最初的10/20元到如今的100/200元,燃油附加费在旅客机票额中的“存在感”越来越强。疫情冲击下,我国航空市场仍在艰难复苏,机票价格低于正常年份水平,如今机建加燃油费达到150/250元,已和部分短途航线或航司特价航线票价相当,有时甚至超过机票票价,形成“倒挂”现象。

飞常准向界面新闻提供的数据显示,7月1日至7月5日,国内客运航班平均票价在727元-750元之间。其中,平均票价500元以下的航班量占比在20%左右(不含燃油机建费)。这意味着,近期约有1/5的国内航班,机建燃油费接近票价,或占乘客支付总价的一半以上。

以7月9日郑州-杭州为例,界面新闻记者搜索携程app发现,当天20趟航班中约有9趟票价在200元-350元之间,最高的一趟航班票价也不超过700元,而机建加燃油费就需要250元。

微博显示,截至7月7日,“机票燃油附加费创历史新高”的话题阅读次数2.6亿,讨论次数4.8万。多数评论者抱怨燃油费过高,不少人表示以后国内出行宁可选择高铁。

对此,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员程超功认为,目前燃油费已经达到了历史新高,继续上调会在一定程度上削弱民航相对于高铁的竞争力,特别是800公里以内的航线与高铁的竞争会更加突出,这也是航司要考虑的问题。

程超功还指出,燃油附加费上涨对不同客群影响不一,对价格不敏感的商旅人群而言影响不大,对探亲、旅游客群的出行决策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尤其是中短途出行,可能会更多选择高铁出行。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此次上调燃油附加费后,对部分价格敏感型的出游人群可能产生影响。这部分人群通常选择机票价格较低的城市旅游,在这种情况下,燃油附加费提高相当于‘大调’,成本上升比较明显。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社交媒体上抱怨燃油附加费过高的网友,相当一部分是学生群体或者进入职场不久的年轻人。例如,有帖子称:“在外省读书的学生真的很难受,感觉心在滴血”、“原本打算订机票和同学去远点的地方旅游,现在要重新考虑了”。

这部分旅客在民航市场中的力量不容小觑。同程研究院《2021中国旅游业盘点与2022展望报告》中指出,民航国内旅客的年龄结构整体呈年轻化趋势,2019-2021年,16至23岁的新生代占比逐年上升,36岁及以上旅客的占比相对下降。新增旅客有68%来自二线及以下城市,全年每人次平均价格(含机票及必要的税费支出等)约为747.7元。

作为国内低成本航司的龙头,春秋航空此前也向界面新闻表示,春秋航空的粉丝群体中年轻人比较多,网络用户和春秋航空的客户群体重合度较高。连定位于中高端公商务旅客市场的国航,也在挖掘年轻旅客群体的潜力,自疫情以来陆续推出多款青春版旅行产品。

目前燃油附加费大幅度提升,对价格更敏感的年轻旅客群体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在乘飞机出行没有显著优势的情况下,他们可能更多地转向高铁等交通工具,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航空公司客运收益。

航油附加费能否覆盖增加的航油成本?

航油向来是航空公司最主要的成本支出项,界面新闻此前梳理三大航财报发现,疫情前(2017年至2019年)三大航每年燃油支出在251亿-430亿元之间;疫情爆发后(2020年至2021年),航空运输量下滑,燃油成本支出额随之减少,缩减至140亿-255亿元之间,但在总成本中的占比依然较大。整体而言,三大航过去5年航油成本占总成本比重保持在30%左右。

由于燃油成本占比大,一旦油价波动,会导致航司营业成本发生较大起伏。各大上市航司在2021年年报及2022年一季报中均多次提到,报告期内业绩亏损加剧,主要是新冠疫情持续、油价攀升两大因素影响。

收取燃油附加费,可适当缓解油价攀升给航空公司带来的成本增支压力。春秋航空董事会办公室主任兼证券事务代表徐亮6月16日答投资者问时表示,油价目前处在历史以来的相对高位,仅次于2008年的高点,之后也存在创新高的可能性,但国内旅客燃油附加费的征收政策具有比较好的对冲效果。

民航专家林智杰向界面新闻进一步分析,燃油附加费能覆盖多少航油成本增量涉及多个因素,包括客座率、航班座位数、平均航程以及油价的水平等。以7月份的航油出厂价计算,目前的燃油附加费大约能覆盖65%的航油成本增量。

春秋航空董事会徐亮此前还提到,正常情况下,春秋航空的客座率达到90%以上,通过征收燃油附加费能基本覆盖油价上涨带来的成本增加,且目前在以国内航线为主的航线结构下,这种成本转嫁的整体效率高于疫情前。

民航专家林智杰告诉界面新闻,春秋航空的航班座位数是行业同机型里最大的、客座率也是行业最高的,所以燃油附加费覆盖的比例也是最高的,“春秋覆盖的比例比行业平均水平大约要高30个百分点。”

从3月份至7月份,国内航线燃油附加费经历“五连涨”,每个月一涨。至于接下来的8月份是否会继续上调收取标准,林智杰向界面新闻表示:“当前航油价格相比年初已经上涨了整整一倍,预计8月份燃油附加费可能会回落。”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