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14.55亿游客与697亿亏损,旅游业正在经历“薛定谔的复苏”

张齐 环球旅讯 张齐 2022-07-22 08:01:25

​背负着巨额亏损,旅游业的复苏缓慢且脆弱。

按照文化和旅游部7月15日发布的统计情况来计算,2022上半年国内旅游总人次共计14.55亿。

那么问题来了,2022上半年,你成功坐飞机出门旅游了吗?

且不说疫情抑制了出行需求,在多地疫情暴发、大厂“毕业潮”等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今年上半年中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在4月下滑至86.7,而5月的这一数值仅上升0.1,这是过去15年里未有过的新低,反映出当下人民消费情绪悲观。

图源:东方财富网

回到旅游业,在大消费环境不乐观的前提下,疫情前就作为相对非刚需的、低频的、高客单价的消费,旅游出行在疫情之后想必是消费者首先考虑搁置的。

回顾疫情发生至今两年半的时间里,旅游业几乎没有呈现出所谓的“报复性消费”,自然对复苏的感知也不强。即便是2021年的“最强五一”,在文旅部的统计数据里,国内旅游收入按可比口径也仅恢复至2019年的77%。

疫情暂时得到控制,旅游业迎来一小波“补偿性消费”;而疫情一旦多点暴发,旅游业则集体“熔断”,这种情况在2022上半年体现得淋漓尽致。

近期,国内39家旅游出行上市公司披露了2022上半年的业绩预告,据环球旅讯统计,39家公司预计在上半年总共亏了697亿元,且仅3家公司实现微弱盈利。上至大公司皆如此,下至中小企业、甚至是每一个旅游人,想必同样难以独善其身。

01

大住宿:多年利润付于一炬

先看酒店的情况。

自2020年疫情发生之后,虽然多地单点暴发的疫情让跨省游时常缺席,但本地游作为补充力量成为了不少酒店的营业支撑,再加上政府征用抗疫酒店,一定程度上补充了酒店的入住率。

不过,2022上半年波及北上广深的疫情直接冲击了酒店的入住率。根据华住最新发布的二季度运营数据,在营酒店入住率为64.6%,同比下滑17.7个百分点;RevPAR同比下滑32.9%至141元。

华住既如此,其他大型酒店集团亦不能置身事外。目前国内规模排名前三的酒店集团中,锦江酒店公布预亏1.1亿-1.5亿元,首旅如家酒店预亏3.6亿-4.2亿元,同比均转盈为亏。首旅酒店今年上半年甚至亏掉前两年总计2.11亿元的利润。

2022上半年酒店行业上市公司预盈亏情况

而区域型酒店集团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其中,总部位于湖南的华天酒店虽然在2021年底通过出售长春华天、湘潭华天等资产回血并实现全年800万元盈利,但在今年上半年再度预亏至少1亿元,而统计其2014年至2021年的扣非盈亏情况,发现华天酒店至少亏损27.57亿元。

在发布业绩预告前,华天酒店也宣布其控股股东湖南酒店旅游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拟筹划战略重组,负债累累的华天酒店能否通过重组上岸仍然未有定数。

目前A股上市酒店中,预计上半年盈利的仅有金陵饭店一家。金陵饭店扎根于江浙地区,以中高端酒店为主,预计今年上半年盈利320万元。金陵饭店在业绩预告中指出,2022上半年,各地经济活动、商旅出行均受疫情影响,酒店客房出租率、会议及用餐人数急剧下滑,且疫情期间大宗物资和原材料价格上涨、能源费普遍调价,对公司业务经营造成了严重冲击,其中酒店板块经营业绩明显承压、较上年同期出现下滑。

02

大交通:国航日均亏一亿,

海航已资不抵债

民航局统计分析中心最新发布的《2022年上半年中国民航经济运行回顾与全年展望》报告显示,上半年全中国民航业的千亿亏损中,航司亏损约915亿元,超过2021年671亿的全年亏损额。

而在大交通行业披露的业绩预告中,14家出行行业上市公司仅有1家实现盈利,其中航司全线亏损。

2022上半年出行行业上市公司预盈亏情况

具体来看,三大航与海航在今年上半年均亏损百亿以上,亏损总额至少达到576亿元。其中,国航亏损情况最为严重,至少亏损185亿元,换言之,在今年上半年180天中,国航平均每天亏约1.03亿元。

相较于三大航以及海航,以春秋、吉祥以及华夏为代表的民营航司的亏损虽不在一个量级上,但也纷纷同比转盈为亏,亏损额几乎是去年同期盈利额的10倍以上。

航司巨亏一方面是疫情冲击导致客流减少,收入下滑。东航在业绩预告中指出,民航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民航运输生产跌入低谷,今年上半年全行业运输总周转量293.4亿吨公里,为2019年同期46.7%,旅客运输量1.18亿人次,为2019年同期36.7%。

即便以高客座率著称的春秋航空,在本轮疫情之下日航班量自3月21日首次跌破百班次后,共计18天低于百班次,最低至54班次,4月份在册日利用率小时也创下开航以来最低,仅有2.1小时,当月可用座公里数同比下降76.0%,客座率低至66.7%。

航司的高额亏损另一方面则与航司营业成本高,高杆杠运营脱离不了关系。

以上半年亏损最多的国航为例,其2021年报提及当年国航的营业成本高达858.44亿元,而营业成本排名前五的项目分别为航空燃料成本、飞机折旧成本、员工薪酬成本、起降及停机成本以及飞机保养、维修和大修成本。而上述成本几乎很难有大幅下降的空间。

国航2021年年报披露的前5大营业成本

即便在去年国际油价比今年低的情况下,航油成本仍占大头,考虑今年受国际局势不稳定影响航油价格以及汇率接连攀升,预计今年上半年燃油成本将是导致各航司亏损幅度扩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高额的成本也让航司债台高筑。根据三大航2022一季度报告,国航、东航及南航在一季度末统计的负债皆环比增长1%-2%。虽然高负债运行对于航司来说已是常态,但过高、甚至超额的负债则会成为不良信号。

7月初,民航局透露全国已有12家航司资不抵债,而在业绩预告中,海航也提及预计2022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32.5亿元至-42.6亿元。这是海航自2021年末净资产转正后,再次陷入资不抵债的困境。对此《财新》报道称,海航控股母公司方大集团曾向银行申请200亿元应急贷款,但银行对此保持谨慎的态度。

而在5家上市机场中,除了首都机场还未公布数据、厦门空港预计少额盈利外,今年上半年其他机场预计将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其中,又属直面疫情冲击、停摆超两个月的上海机场亏损最为严重,其二季度至少亏损7.21亿元,亏损额环比增加42%。

整体出行行业承压,无论是航空还是陆路交通都不能幸免。作为全国最为热门的高铁线路之一,京沪高铁预计在上半年至少亏损10.32亿元,经计算,其二季度的亏损额将近12.52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京沪高铁自2020年上市以来首次季度亏损。

03

旅行社:

超9成旅行社亏损,苦苦支撑

疫情进入第三年,如果说期间酒店、出行行业还能通过商旅刚需保持一定的客源,那么旅行社在疫情反复的影响下,唯有苦苦支撑这一条道路可以选择。

今年年初,统计机构Fastdata发布的《疫情下中小微旅游企业经营现状调研》发现,2021年在旅游行业中旅行社的亏损最为严重,全国超过92.3%的旅行社出现亏损。

今年上半年,上市旅行社依然是以预亏为主旋律。

2022上半年旅行社行业上市公司预盈亏情况

旅行社的难兄难弟中,众信旅游预亏至少7500万元,凯撒旅游预亏至少1.3亿元。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两家旅行社的亏损预计略有收窄。

从业务上来看,两家均在疫情发生之后转头耕耘国内市场。其中,众信旅游旗下的优沃得世界主题亲子自然教育农场将于本月23日开业,而凯撒旅游则更多将目光瞄准于海南的免税红利。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报发布后,凯撒旅业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对其出具了否定意见的内控审计报告,因而按照深交所规定被实施退市风险,俗称“戴帽”,其股票简称更名为“ST凯撒”。此外,在5月24日收到深交所的年报问询函后,凯撒旅业直至目前都无法就财务情况给出回应。

而业务更为综合的岭南控股,旗下除了广之旅这一旅行社品牌,还有住宿、景区等业务。其表示上半年共收到各类政府补助3700万元,但预计仍有亿元级别的亏损。

虽然倚靠国资背景,目前看来岭南控股的经营风险要比众信、凯撒等公司低,岭南控股也在积极转型免税业务,但当下岭南控股也面临改革重组的压力,且在整体旅行社行业受困的前提下,若想在下半年甚至全年实现盈利,恐怕还是有一定难度。

04

目的地:游客大幅下滑,

唯一盈利公司靠房地产赚钱

航班取消、没有旅行社组织团队游,旅游目的地自然就面临游客量以及营业额大幅度下滑。

桂林旅游公告指出,上半年游客接待量同比下降约69%,营业收入同比下降约71%;黄山风景区上半年接待进山游客33.36万人,同比下降65.99%;峨眉山景区今年二季度接待人次同比下降73.8%;三特索道旗下的三条索道上半年共计接待游客51.45万人次,同比下降61.70%;印象丽江实现营业收入192.56万元,同比下降93.96%。

在环球旅讯统计的21家上市目的地运营公司中,除了海昌海洋公园、宋城演艺还未披露业绩预告、以及华侨城A实现盈利外,其他18家旅游企业“全军覆没”,单家企业的亏损额在500万元-2.5亿元不等。

2022上半年目的地行业上市公司预盈亏情况

转盈为亏的企业中,中青旅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2.04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3400万元,亏损主要由于报告期内京沪两地疫情致旗下的乌镇及古北水镇长时间处于闭园状态,其中乌镇东栅景区自4月2日至7月7日闭园长达3个月。

此外,复星旅文在上半年的亏损比2021年同期大幅收窄也引起了我们注意。这或与其度假村及酒店品牌Club Med在全球各地运营64家度假村(2021年12月底数据),并且在中国境外的度假村占大多数有关。在业绩预告中,复星旅文也提及ClubMed的未经审计净利润转正,较2021上半年大幅好转,这得益于海外疫情防控趋于常态化,国际旅游市场正迅速回暖。

唯一盈利的华侨城A同时也是一家地产企业,其在2021年底的业务构成以房地产以及旅游综合两大业务为主,其中房地产业务的占比超过一半,达到57.48%,而其旅游综合业务只占42.23%。

后记

看完众多旅游出行上市公司的业绩预告,不由感叹看天吃饭的旅游业太难了。将上述所有上市公司盈亏统计起来,今年上半年预计要亏掉697亿元,这还不包括未发布业绩预告的携程同程旅行等OTA以及华住、君亭等酒店。

巨额亏损的背后,是一个个旅游人负重前行;对于旅游人来说,这样的苦日子还有多久才结束?

目前看来,政策层面的利好在支持旅游业缓慢复苏,包括调整跨省游熔断机制、行程卡摘星、北上两大客源地逐步放宽出行限制。

但在疫情尚未结束的前提下,旅游业的复苏是极其脆弱的,甚至可以说是“薛定谔的复苏”。例如,近期广西暴发新一轮规模性疫情,据北海市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五场新闻发布会的消息,北海热门目的地涠洲岛上的住宿业已累计向游客退款1200万元,岛上旅游人燃起的希望又再次破灭。

不确定的疫情一次又一次打压用户的旅游出行需求,旅游业就不能轻易谈复苏。而对于上市旅游企业来说,今年上半年大亏,下半年的道路依旧坎坷。

张齐
张齐
个人主页

使用微信扫一扫

已发表文章 64 篇

环球旅讯

交流请加微信

cheungchaiCN
ben@traveldaily.cn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User89377

现在政策没有放开都这么难,后续政策慢慢放开,疫情就会随之增加,旅游会更加难做,要想旅游好做,还是要靠有效药普及了,新冠变成了普通病才有可能。

2022-07-22
回复
0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