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城市走向农村,重庆要再造25000家酒店民宿?

空间秘探 孟沙沙 2022-08-22 14:38:45

重庆曾凭借着城市民宿,多年“霸榜”节假日最受欢迎城市之列。

近日,重庆市召开《关于推动住宿业规范发展的意见》解读新闻发布会。根据意见,未来重庆在发展品牌特色酒店之际,还需要大力推动精品民宿的打造。重庆为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力争到“十四五”末,全市住宿从业单位达到2.5万家。而且根据这份文件,重庆鼓励乡村及城市郊区建设精品民宿。曾经,重庆凭借着城市民宿,多年“霸榜”节假日最受欢迎城市之列。现在,从城市走向农村之后,重庆民宿是否将再现高光?

01

官方发声,“下乡去”

根据《关于推动住宿业规范发展的意见》,城市郊区、景区周边小城镇以及旅游热点地区及休息度假资源较为富集的乡村等地,都是重庆民宿建设、改造及经营的重点鼓励区域。物理空间价值之外,这份文件还指出需要充分挖掘上述区域的民俗价值,如乡村生态、民俗文化以及古村古镇等特色资源。可以看出,重庆民宿“下乡去”的信号已经十分清晰了。

其实在2021年初,重庆就曾印发《利用存量闲置房屋发展旅游民宿试点方案》,除了废弃学校、政府办公楼、粮油站、水管站等城市闲置资源之外,还要求在城市近郊、旅游景区周边等地,城市特色街区、特色小镇、旅游度假区、历史文化名镇名村、革命文化镇(村)、乡村旅游重点村、传统村落、美丽乡村示范点等区域,规划确定2-3个旅游民宿试点示范区。并立下相关指标,计划到2023年,全市拥有国家等级旅游民宿达到200家,旅游民宿集聚区达到15个,专业化企业10家以上。这也就是说,重庆民宿“下乡去”此前就已发布信号。

除了发布相关政策之外,重庆还成立了国资控股的巴渝民宿集团有限公司,成为“民宿下乡”的主力军之一。这家注册资本4亿元的公司,推出了“巴渝民宿”的乡村民宿品牌。一方面,巴渝民宿承担了部分地区的扶贫任务,民宿公司与贫困户共同建设、经营民宿。另一方面,巴渝民宿下乡之后,也推动了重庆乡村民宿的标准化及规范化发展。

外观上,巴渝民宿尊重巴渝民居的传统风貌,多采石材、红砖等地方特有建筑材料。此外,在彭水、酉阳等地的项目,还突出了土家族、苗族的传统建筑风格。经营管理上,巴渝民宿带来了更多标准化的管理模式,如通过微信公众号及小程序等线上订房端口、对房价进行统一管理避免随意涨价等乱象、对参与经营的农户培训之后再上岗等。

据了解,前期巴渝民宿的建设,村集体以建设用地和基础设施作价入股,巴渝民宿集团货币出资。随着越来越多巴渝民宿项目的落地且获得不错的市场反馈,未来社会资本将会逐步进入。换言之,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及资本,开始对重庆民宿下乡这件事情感兴趣了。

02

重庆民宿5年往事

据途家数据,2017年底重庆民宿只有5000家,到2018年底超过33000家,涨幅高达560%。同一时期,重庆凭借着“穿楼轻轨”、“洪崖洞夜景”等短视频在抖音上走红,成为唯一一个播放量破百亿的网红城市。可以这么说,重庆民宿的火,是由短视频点燃的。此前与“穿楼轻轨”等城市景观短视频一同走红的,还有那些邻近此类景点的城市民宿,也一同被冠上了网红的名头。

重庆民宿有多火?从2019年至今,几乎每年节假日期间,重庆都位列同程艺龙木鸟民宿以及途家民宿最受欢迎的热门城市榜首。据途家数据,重庆已连续三年位居暑期民宿最热门城市。眼下,如火如荼的重庆民宿要下乡去。一同回顾从2017年至今,5年的时间中,重庆民宿都经历了什么?

/ 突然火了

乘着走红短视频的东风,重庆民宿突然之间就火了。有民宿主曾感慨,仅在半年时间内,一套自己原本看重的房源租金涨幅达到近300%。市场同样水涨船高,2018年上半年重庆民宿收入排名全国第七,是2017年同期收入的3.7倍,订单是同期的3.5倍。

自从重庆在抖音走红之后,重庆民宿就进入了狂奔模式,33000家民宿占全国民宿的比例约为4%。而且,2018年上半年重庆民宿的平均价格为320元/夜,高端民宿价格超过1500元/夜。据浩华数据,2018年重庆高端酒店平均房价仅为705元/夜。在近一半的差价中,可以窥见当时重庆民宿在当地住宿市场的来势汹汹。

/ 错位的增长潮

城市民宿发展热潮愈演愈烈,甚至超过了重庆民宿消费者的增长。有重庆民宿主表示,2018年国庆节后,自己经营的民宿入住率直线下降,盈利空间受到挤压。到了2019年,甚至有部分民宿几天或一周都没有客人入住,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状况。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重庆民宿规模的增长潮与消费需求之间的错位,高估了后者的增速。另一方面则是重庆城市民宿野蛮生长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如没有经营资质许可、改变房屋结构造成的漏水、频发口角之争、打架事件、噪音油烟扰民、图片与实际严重不符、物品被盗找不到线索等,让一些消费者对民宿避之不及。

/ 从城市走向农村

据重庆市文化和旅游发展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重庆民宿市场出现“冷热不均”现象。不少高端城市民宿在节假日销量惨淡,即便是挂上“白菜价”,也鲜有人问津。但是一些乡村民宿却一房难求,同比疫情前期房价还提高了近20%。

这样的变化不难理解,因为城市民宿原本主要客群为川渝地区之外的跨省游客,并非本地游客。疫情之后,本地客群大多选择近郊游和乡村游,所以即便拥有更好的装修设计,城市民宿依旧难敌乡村民宿。再加上,重庆近年陆续出台对乡村民宿发展的利好政策,不少社会资本也顺势进入其中,可以预见未来重庆乡村民宿或将进入建设高潮。

03

下乡之路没那么好走

目前,巴渝民宿等下乡先行者们在重庆乡村已经小有收成。据统计,截至今年3月,巴渝民宿累计接待游客26.5万人次,经营总收入1323.3万元,联营农户经营年收入最高达20万元/户。其中,楠木湾巴渝民宿自2018年运营以来,累计接待游客17万余人次(其中2021年2.7万人次),带动当地实现旅游增收5100余万元。还有参与经营巴渝民宿彭水黄帝峡项目的村民表示,自己之前在村里务农,一年只有一两万元,如今房费收入和餐饮及农产品销售算在一起,年收入可达到10万元。

今年五一期间,重庆铜梁的59家乡村民宿均实现了满房。其中位于土桥镇的原乡藕寓,因为最大程度保留了古旧民居的建筑风貌,还在空间内展示了当地“荷文化”元素,随处可见莲蓬、荷叶以及荷花等植物。据负责人介绍,原乡藕寓民宿共有30多个房间,2021年住宿和餐饮营业收入超过50万元,还带动了当地土特产销售30多万元。

在诸多利好政策和资本及机构的共同助力下,先行者的成绩诚然亮眼。但是重庆民宿的下乡之路,其实真没那么好走,仍存在矛盾亟待解决。

其一是生态环保与项目建设之间的矛盾。乡村及近郊景区大多为山林乡野,原有生态较为稳定。但是一些民宿项目为了占有更大的空间,建设更多的配套设施如泳池和亲子娱乐区等,不断向外扩建。在重庆南山景区,多家民宿都出现了违规侵占林地,超高、超面积等违建现象。还有些民宿主甚至先搭建外墙遮挡,然后再擅自改变农房主体结构。

重庆歌乐山一位原住民表示,将房屋租赁给民宿主之后,为了扩建项目,对方将土地上的一棵百年老树砍掉了。尽管万般不舍,但是因为租赁合同的存在,原住民也只能无奈接受。这并不是个例,在歌乐山上还有很多“高龄”大树都因为民宿扩建而倒下,甚至还有些民宿建筑通过掏空部分山体来建造。这对当地自然生态来说,无疑是不可逆的伤害。

其二是现代设计与在地特色之间的矛盾。为了在一众乡村民宿间强调个性,一些民宿的创新“剑走偏锋”。部分民宿盲目追崇现代化,将无边泳池、泡泡屋、以及各类落地窗等符合时下审美的住宿元素随意堆砌,在同一建筑物内杂糅呈现。还有些民宿效仿国外建筑,日式、欧式等异国风格相继出现在重庆山林之间,与周边原有民居格格不入。

值得一提的是,重庆有着丰富的地方特色民居。如上文提及的土家族、苗族传统建筑风格,就是个中代表。其中,位于潼南的田坝大院(杨氏民居)是重庆市第一个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乡土民居建筑,被梁思成先生誉为“民族建筑的瑰宝”。显然,相比起各类外来风格,这些生于斯长于斯的在地特色,更值得乡村民宿从业者们借鉴。

04

乡村民宿如何创造大好“钱景”?

根据前不久文旅部等十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初步形成布局合理、规模适度、内涵丰富、特色鲜明、服务优质的乡村民宿发展格局。同时,随着体验驱动的休闲度假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在差异化体验和地域文化呈现方面有所长的乡村民宿钱景不可估量。

钱景之外,一个略有点残酷的现实是,一些民宿仍陷身于商业与乡村价值之间的平衡。重庆丰都一民宿主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为了保护生态,自己没用大规模使用钢筋水泥,而是用木头和竹子搭建。如此一来,虽然与环境高度融合,但是住宿配套却不敌那些大肆改造的民宿项目,最终的市场销售变现不尽人意。实际上,这个问题需要多方发力共同解决,既需要加快制定乡村民宿建设规范标准,将起跑线拉齐;也需要民宿主更好地平衡生态与产品服务之间的关系。

所以,在创造大好“钱景”之前,一方面民宿需要克服在下乡路上遇到的诸多挑战,包括但不限于上文提及的两点。另一方面,民宿需要提前规划,做好定位等等动作,打破原本的同质化和低质化等固有局限,努力创造更好的“钱景”。

/ 成为乡村的协同共生力

不可否认的是,乡村振兴是乡村民宿发展背后的一股重要推力。这就要求乡村民宿在乡间发展时,不仅要实现商业价值,也要兼顾社会价值。如为乡村闲置的劳动力找到出路,并带来人口流动,助力地方经济发展与社会发展。

这要求乡村民宿尽快改变“外来者”的心态,成为乡村建设的同行人。杭州市桐庐县莪山乡戴家山村,被誉为中国畲族第一乡。在这个村落中,既有巧妙利用当地传统畲族民居建成的乡村民宿,还有用当地农户自己种植的扫帚草捆绑制作而成的扫帚墙,以及一家先锋书店·云夕图书馆等公共文创空间,与自然人文景观相得益彰。最终,这些空间将共同成为乡村的协同共生力,并重新激活乡村的生命力,实现乡村振兴。

/ 常用常新的‘情绪按摩产品’

回归乡村民宿自身,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认为,“民宿不是酒店服务,而是生活方式体验品,是情绪按摩产品。民宿经营者不断迭代出新,不停出新IP,不断研发新内容,让人感觉你的民宿永远是新鲜的。”

针对这一点,其实一些乡村民宿已经有所动作。在常规的周边路线开发和研学课程等服务之外,农耕体验课也是乡村民宿的一项服务创新。如北京密云民宿山今宿今年新种植了一定规模的红薯和葵花籽,增加特色体验服务的同时,也能使得客人饮食更加本地化。大乐之野位于湖州安吉的分店绿山墙将原本只有十几间客房的单体民宿升级为度假综合体,新增了派对空间,包括桌球、游戏机、堆满BolinBolon家具的儿童娱乐室、室外泳池等配套设施。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