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 TMC 服务不了国央企

环球旅讯 环球旅讯 2022-11-29 08:00:00

这是一个极细分的市场。

如果在企查查上搜索“国有企业”,有 51万3790家“正常状态”的企业符合该类型条件。而据国务院国资委网站公布的最新中央企业名录,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央企总数为 98 家。

根据此前媒体经常引用的一个数据,国央企的商旅管理约占企业成本的 10%。这个数据,是大还是小?

在上市公司的财报里,一般商旅成本不会单独展示,而是归属于不同业务场景的成本中,如管理部门产生的商旅费用计入管理成本,销售部门产生的商旅费用计入销售成本。

以某大型国有上市公司2021 年的成本费用为例,其市场、销售和管理费用超过4000亿元。若按 10%的比例来计算,则该年度三大部门的商旅成本共计超过400亿元。

费用之巨大,让困于疫情的 TMC 们擦亮了双眼。要知道,在不受疫情影响的正常年份,2019 年,携程商旅的 GMV 才 270 亿元。

在另一家央企,保利发展 2021 年的财报中,其管理费用一项单独列出了差旅交通费,光这一项就约 1.13 亿元,占总管理费用的 2%。

图源:保利发展 2021 年报

去年,各大 TMC 公司都在研究如何拿下国央企的商旅管理业务。一系列的市场活动之后,中小型 TMC 鲜有拿下国央企商旅业务的标杆案例,只有少量服务大型企业的数字化TMC企业才能更好适应市场,而华为就是其中的一员。

而另一厢,国央企则紧锣密鼓地搭建着自身的商旅管理平台,甚至一些国央企的商旅管理公司也开始输出商旅管理服务,比如中石油旗下的石油商旅,中石化旗下的石化商旅。

“国央企的商旅管理,其实是一个极其细分的市场。”

石油商旅副总经理李根道出了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是这一细分市场商旅管理的复杂度要远高于普通的企业,需求远不只是一张机票和一间酒店以及费用控制。

01 

庞大、复杂,是石油商旅和石化商旅给出的国央企商旅业务最大的特征,而在这个特征之下,每个员工的每一笔小的商旅费用,叠加起来就成为巨大的成本。

中石油是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和全球的主要油气生产商和供应商之一,从中石油的财报来看,截至 2021 年 12 月 31 日止,集团拥有员工 41 万 7173 名(不包括各类市场化临时性、季节性用工人数 24 万 8405 名)及离退休人员 28 万 7406 名。

而根据李根给出的一组数据,中石油在全球 35 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海外油气的投资业务,贸易范围遍及全球 80 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雇员总数超过 130 万,二三级机构数量可能超过 3000 家。

中石化同样如此。作为国有特大型能源企业集团,其经营规模大、产业链条长,经营业务遍及全球 60 个国家和地区,企业分布棋布星罗。

人多,机构多,从集团到子公司,从国内一线到五六线城市,从国内到海外甚至是海外到海外,业务场景还极其复杂,除了管理、销售、研发等,中石油和中石化的业务场景还涉及野外勘探。

过去,大型企业的商旅业务流程,多由集团总部制定整体规则和运作模式,子公司根据自身需求各自执行,在整体系统缺乏有效数字化的情况下,信息、协作管理的不对称频频发生。

中石化商旅的董事长陈宁透露,中石化集团差旅场景高达 211 个、行为频繁,而且点多面广、管理分散。

在自建商旅平台之前,中石化集团旗下 200 多家企业,都自行和旅行社、票代、酒店等资源方合作,预订渠道分散,资源方或服务商线下提供分散服务。

这种出行模式的弊端在于单个企业对于航司、酒店而言规模有限,难以取得大幅度优惠政策,使得集团的差旅集中消费行为被分解成每个企业的孤立行为,集团规模优势无法体现。

与此同时,这种模式也会造成商旅成本管控困难,发票种类繁多、真实性难以鉴别,存在合规性风险,信息安全和廉洁风险较大,缺乏有效的管控手段。

而从员工体验的角度上来看,过去行前审批流程长、多平台预订、垫资,行后报销、贴发票等也成为出差痛点。李根将上述痛点总结为三个字:慢、僵、散。

除此之外,李根还提到,如今商旅体系更新慢,无法适应疫情下商旅的出行政策变更、核酸甚至是隔离等特殊需求和物价飞涨带来的差标调整等。

总的来看,国央企的过去的商旅管理模式无法形成对企业商旅成本的有效管控,也无法满足国央企提质增效、精细化管理和信息安全的客观诉求。改革是势在必行。

02 

事实上,国央企也不是今天才意识到自建商旅平台的重要性。

2012 年,中石化集团就启动费用报销项目,逐步实现总部及下属企业报销业务处理的制度化、标准化、流程化,差旅业务上已经基本做到“事前有预算,事后有分析”,但“事中有控制”依然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同时集团的差旅费与财务没有实现数据推送,员工需要自己领取发票完成纸质贴票报销,过程繁琐、费时、容易出现丢单及欠款错误情况,从出差前、出差中、出差后没有达到一站式服务的标准。

据陈宁透露,当时中石化集商旅费用报销的两种模式,一是员工个人与服务商结算,回来自行报销;二是员工报销,企业财务统一与服务商结算。这两种结算方式对比 TMC 行业的结算模式,缺少公务卡支付、统一结算的便利性和高效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国八条”的提出,让所有的国央企都开始动身料理商旅成本这块“硬骨头”,并在之后的数年里经历了“一个平台多供应商”、“自建平台资源接入”、“集采共享和无纸化信息化”等阶段。

2016 年,中石化决心启动并打造数智化商旅平台,很快便遇到了难题。

难题一是大型企业的业务多样,资源覆盖难度大;二是商旅平台系统涉及面广,大型企业内部多系统集成难度大,平台初期运行中存在系统报错较多、功能不完善、性能不优、底层架构设计不科学等问题,且与资源方系统以及 ERP、AIC、TMS、ERS、关联交易等多个财务系统对接,涉及面广,集成难度大。并且,石化商旅至今还面临疫情带来的商旅平台全员全级次推广实施难度大的问题。

石化商旅并不是孤例。早前,华为云数字化差旅对 118 家国央企进行了访谈调研,调查结果显示普遍存在上述实施路径的难题。

一切落地困难的问题,都需要从根源寻找答案。华为云数字化差旅 CIO 史超认为,国央企构建商旅平台的最大挑战在于认知转变。

“企业商旅管理应该是战略驱动为主,是一场自上而下的管理变革。而多数企业认为的差旅管理则是问题驱动或者需求驱动,也就是旧瓶装旧酒。比如这家供应商到期再换一家供应商,我们叫外围打转转是不是?”史超说道。

在史超看来,企业差旅管理遇到的是跨组织、跨流程、跨部门、跨系统的挑战,在管理价值层面也已经从显性成本要求转向追求综合收益,同时需要兼顾平台安全及隐私保护等多重要素,需要管理者们通盘考虑,所以转变意识尤为重要,这决定了在大型企业商旅平台建设时的路径规划。

对于大型国央企而言,出于业务庞大和信息安全的考虑,自建商旅平台是必由之路,这会涉及到组织建立、供应链建立、服务流程梳理等系列难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成本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合规与安全。

为此,石化商旅将商旅平台模式调整为运服一体的“自营模式”,将中国石化国际旅行社划转至共享服务公司,实现流程优化、资源引入、客户服务、系统迭代等一体化运营服务;随后将商旅管控全程化,固化211个出差应用场景的差标和流程,并在境内211家企业全面上线。在资源方面,石化商旅走统一采购路线,建设商旅共享资源中心,获取集团协议价格和服务,统一结账。

这两年,随着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应用逐步成熟,国央企的数字化进程也开始提速。

在技术层面,石化商旅统一了商旅平台 PC 端与 APP 端应用门户,并与后台多系统无缝集成,打通业财全流程,实现“零垫资、零报销”的差旅流程和产品一站式服务;在应用层面则以“平台+应用”的微服务架构,实现系统集成敏捷管理,形成客户、产品、资本管理及差旅报表、系统运维等为一体的商旅应用云,全流程数字化运转。

石油商旅的历程也是相似的。

石油商旅由中石油共享服务中心和华油集团联合打造,华油集团旗下阳光出行原负责集团出行票务服务。2019年,石油商旅一站式服务平台的打造正式被提上日程,服务人群涵盖境内公司在职员工及离退休人群。

在资源端,石油商旅在核心出行资源上以直采为主、渠道商合作为辅,目前,已签约84家航空公司,直连28家国内大型酒店集团,直接签约系统内外单位酒店27750家,目前平台可查询预订酒店75万家。

而在技术实现层面,除了组建自有技术团队,石油商旅还引入了华为云数字化差旅团队。华为云数字化差旅在长达十余年服务大型企业的实践中,通过将华为管理实践融入差旅业务流程,依托强大的平台、技术及优质服务面向全球170+国家和地区的客户展开服务,助力其实现商业成功。

03  

环球旅讯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TMC交易量最大的携程商旅,已为13000家大型企业、65万家中小型企业提供专业差旅管理服务,其中有6600+国央企及其分子公司。

对于国央企来说,自建商旅平台之后,必然需要思考与TMC之间是否合作,如何合作。携程商旅于2021年商旅峰会给出的答案是“共生”。

但这又要求TMC提供足够的资源、技术或是服务上的优势,同时又要对国央企的企业文化、管理制度、业务场景等有足够的了解。

李根举了个例子,目前市场上大量TMC的酒店资源最多下沉到县一级,而中石油员工的出差可能会去到沙漠地区,方圆几十公里就一个小镇一家小旅馆,对于TMC而言签下这样一家旅馆并不划算,此外各大酒店集团都在直连大客户,TMC在酒店资源这一项上对石油商旅而言很难产生竞争力。

同时,国央企自建商旅平台对技术和风控的要求更为明确——明确要求强大的技术和风控安全壁垒。

史超提到,国央企数字化转型全面提速的同时,网络安全形势也更为复杂,随政企业务加速上云,云计算平台安全威胁也显著增加,2021年上半年国内云平台上遭受大流量DDoS攻击的事件数量占比达71.2%。

在华为公司“五不两可”(“五不”指攻不进、看不见、看不懂、拿不走、毁不掉,“两可”指可追溯和可恢复)原则的指引下,华为云数字化差旅把安全可信打造成为软件工程能力之一,融入数字化差旅的交付流程中,通过构筑自主可控的新底座,最终实现安全管理四大目标——业务连续、数据安全、隐私保护、合规遵从,端到端地保障客户数据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在集团大力投入资源自建商旅平台后,除了将外部成本利润化,国央企的商旅平台也正在外拓,扩大自己的朋友圈。

去年12月,石化商旅和国家石油天然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商旅服务协议,并于今年 6 月实现了全集团的应用上线;6月,与德仕能源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完成协议签署并进行 SaaS 系统部署,初步完成了试点系统上线;7月又与中国电子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完成商旅服务协议签署,目前双方正在积极地进行技术对接。

石油商旅如今除了承接中石油集团的商旅业务,还服务于中海油集团。李根透露,未来还将会不断扩张为其他国央企提供商旅服务。

如今,这股国央企自建差旅管理平台的浪潮看来是不可逆的,TMC不能说全然没有合作的机会,但是留给他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2023年,环球旅讯将举办系列商旅专场活动,包括在全国8个城市举办的“环球旅讯数智论坛(商旅专场)”以及在“2023 环球旅讯峰会”中增设商旅峰会。

近期,环球旅讯还将陆续推出多篇商旅公司操盘手的访谈内容,敬请关注!

欲了解活动详情或更多商旅资讯,请添加环球旅讯学委。

环球旅讯

TravelDaily

欢迎关注环球旅讯官方微信订阅号(ID:traveldaily),第一时间收获旅游业热点事件、意见领袖辣评,以及最值得关注的行业趋势洞察。

traveldaily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