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坏了的年轻人,都去海南旅游了

后浪研究所 邱瑜敏 杨小彤 2022-12-19 14:59:14

四面八方的游客,都向三亚涌来。

在抵达三亚前,80后大鞠为这趟旅行做足了准备。 

要带一支笔,落地后可能要填很多防疫表格,机场难找笔;还要多带点吃的和水,“因为你下了飞机,可能四五个小时没有吃喝”,毕竟,像大鞠这样来自北京地区的旅客,需要从机场转运到酒店进行集中隔离或者自费隔离,三天三检结束后才能出门活动;考虑到温差情况,他甚至已经计划好在外套里面穿好夏装,落地就脱。

甚至连可能在机场“防疫关卡”前“大排长队”的心理准备,他都做好了。 

但事实是,他在12月6号这天落地三亚凤凰机场,一切畅通无阻,比想象中顺利得多,原先准备的东西,竟一件也没有用上。

他在登机和落地后,按不同情况在手机上扫码填写了入琼登记表,还做了一次落地检查的核酸,期间并没有人查看行程码。 

大鞠赶在了海南新政策的风口上。

12月5日,海南省海口市、三亚市等多地宣布对省外来(返)人员不再实施分类管控。

大鞠轻松地离开了机场,前往自己在后海村预定的海景房,接下来他可以自由出行,不必担心隔离和扫码的事儿了。 

防疫政策的改变让更多游客不再担心出行的尴尬,一时间,三亚成为了搜索热词。根据某旅行平台数据显示,12月5日,全国飞往海口的机票出票量较上周一上涨了63%,飞往三亚的机票出票量上涨55%。此外,海南省酒店订单量较上周同一时间上涨了21%。 

12月7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落实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不再对跨地区流动人员查验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和健康码,不再开展落地检。

海南当地政府部门,也在不断“放大招”,招徕放开后的第一波游客。12月7日当天,海南省文旅厅面向全国发放了第三期旅游消费券。不止如此,为了满足大家积攒许久的消费诉求,海南还推出“会员购”,游客们无需离岛机票也可选购免税商品。

政策在逐步放松,按捺不住的年轻人们决定即刻出发。00后雀雀就是放开后第一波来到三亚的旅客。

一个月前,雀雀就已经动了去三亚的念头,并成功在购物节抢了一张酒店优惠券。她的计划是,这个寒假在三亚享受冬日暖阳,但现实是,11月22日开始,雀雀所在的长沙开始出现确诊病例,且形势愈发严峻,“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严重程度,到处都是高风险区,学校也提前放假了。”

雀雀本想利用比预想中提前的假期完成海南行,但那时的海南对长沙游客的政策还是“3+2”,即“3天居家隔离+2天居家健康监测”。

得知政策突然放开后,她立即把新闻发给了同样喜欢旅游的邻居姐姐。

“走不?明天就走?”邻居问。

“行!”雀雀回得果断。

雀雀第一时间定了第二天上午飞往三亚的机票。不过,她的手速还是难以追赶上机票涨价的速度,几天前只要不到1000块的往返机票,一路飙升到了1700元。

在社交媒体上,#三亚机票酒店预定暴涨3倍#的话题词已经有超过1.2亿次阅读量。三亚官方对防疫政策的松绑引发了激烈的市场反应,有网友在相关新闻下留言,“都憋疯了,我也想出去玩玩!”

旅行的自由

大鞠说自己确实是“憋坏了”,才决定来的三亚。

他是一个跆拳道教练,工作因疫情已经停摆半年。11月下旬,大鞠待在北京五环的家中,“被封了十来天,又冷又压抑”。于是,他决定要找一个暖和的地方,逃避疫情管控的烦恼。

为了规划在海南的行程,他密切地关注着当地的防疫政策。“海南发布跟三亚发布,这俩公众号我早就关注上了,有政策我随时看,我一天刷好几遍。”

疫情期间的旅行,总是充满着不可预期的麻烦,从机票酒店的预定开始,就是层层困难。

大鞠在11月底提前购买了机票,他观察到,彼时,从北京到三亚的飞机大多需要中转,而且很多日期都需要加一天,需要在中转机场待 11 个小时。而不需要中转的直飞机票极少,甚至卖到了3000多的价格。最终,大鞠买下了一张经由上海中转的机票,机建燃油费加起来一共1200元。 

住的问题也需要花力气解决。 

按照11月底的政策,从北京到三亚的旅客需要三天三检,有三天的隔离期。为了找住的地方,大鞠先是拜托了当地的朋友,只找到了一些往外租的公寓,这些公寓都有月租的要求,而且有的明确说“北京过来的需要隔离不接”。

此后,他又自己在网上找了一些民宿和酒店。联系上的一家万宁的民宿,月租2300,能够联系社区给开证明,社区有大巴车接人回家,再贴上封条,居家集中隔离 3 天。但大鞠始终觉得自己不会租这么长时间,最后还是软磨硬泡了日月湾另一家民宿老板,以220元/天的价格租了一个两居室,跟老板讲好了“先租5天”。

但到了12月5号当晚,老板给他发消息,“取消隔离了,你可以直接出来。”

大鞠心想,这真是个好消息,不用再跟防疫折腾了。

下飞机的那一刻,大鞠说自己心情好极了,“天气很舒服。看到绿叶子、绿树、花,又是生机勃勃的样子,我在北京的阴霾,一下就扫掉一层。”

大鞠也终于感受到了久违的“旅行自由”。大鞠在后海村住了几天,在他眼里,这是一片不需要查验核酸和扫码的桃花源。他刚参加了变装大会,俊男美女,大家穿着露肤,恣意展现身材。

而且,在这里只有10%的人会戴口罩,他甚至都有些恍惚,感觉自己“回到了疫情之前”。

“还好我来到了海南。”大鞠说,自己手机里北京的群,大家都在讨论疫情和阳了的话题,“在北京你需要考虑你没有买到药,有没有买到抗原,而在海南没有这种(担心)。”

同样有这种魔幻感的,还有85后妮娜。

妮娜也从北京来,她和自己的先生以及朋友们一起计划了十一月底的旅行。和大鞠的理由相似,“我家小区老是处在被封解封的状态,封怕了,所以想离开”,时好时坏的疫情封控让她的先生动了说走就走的念头。 

看着这几天海南人多了起来,妮娜忽然感觉到了庆幸。因为在北京,她的亲朋好友还困在囤药和抢购抗原的物资大战中,“中招”的消息也不断传来,“几乎每天都能收到至少一个人阳了的消息。”

而在三亚,妮娜不必焦虑被隔离在家,她先去了南山寺叩首上香,然后在椰林边沐浴日光,还能乘着海浪骑摩托艇。 

妮娜已经来了海南大半个月,她对“政策放松,人流变多”感知更为强烈。从11月23日落地海口开始,妮娜严格遵守着当地“三天三检,居家隔离”的政策(但在11月24日,海口对北京来的旅客政策发生变化,到机场的人会被转运统一隔离),在吃饭的地方,扫健康码、持核酸阴性证明进入仍然是一条必需的规则。 

但在12月7日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妮娜询问酒店和餐厅的服务人员,对方都告诉她已经不再需要72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也不需要扫码进入了。妮娜还观察到,几个常见的核酸点都已经撤了。

“昨天晚上我们去停车场都已经停满了,再往前两天停车场也就能停个五分之一的。去吃个海底捞都能排队四十分钟,前几天店里都只能坐五桌。”妮娜很明显地感觉到,海南政策放开后,“四面八方的人都涌来了。”

酒店也涨价了,妮娜所住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十一月预定的时候,自己所住的普通双床房还是最低六百多元晚,而最近几天,她打开手机软件发现,同等房型已经涨到了954元/晚。

从11月23号来到三亚,妮娜已经玩了大半个月,按照行程,她本来应该12月9号返回北京,但在自己的机票被临时取消后,她打算再多待几天,“北京的朋友都叫我暂时不要回去,到底要不要回去呢?好纠结。”

别和疫情较劲了

妮娜的担心,也是正在观望的游客们的担心:防疫政策放开,大批游客来到海南,原本的安全还能得到保障吗?

未雨绸缪的妮娜在抵达海南前已经提前寄来了一些抗原和预防性药品。但她坦然,对新冠感染并没有太大恐惧,她已经接受了放开的现实,认为既然怎么也躲不开,不如好好玩一次,“如果阳了,肯定还是在海南会更好受一些。不会像北京总感觉气温的原因,有可能有不适感。”

这几天,三亚当地出现了医疗挤兑的情况,妮娜有点焦虑买不到药了,“我们前几天去了10个药店,莲花清瘟不用问,都没有,999、小柴胡、抗病毒口服液、藿香正气胶囊还有少量可以买。”妮娜观察到,好多人并不是把药屯着自己备用,而是把能买到的药寄往全国各地。

大鞠的心态很好,“如果我感觉感冒不舒服,我自己戴着口罩,我找地方待着行了。现在也没人会问你阳不阳,也没人查你阳不阳。你为啥和他(疫情)较这个劲?”

不过,在社交媒体上,一大批观望者仍然保持小心谨慎,向来到海南的游客们提问,“人多吗?会不会阳了?阳了怎么办?”

除了像妮娜和大鞠这样心态比较积极的游客,也有许多当地居民和游客持另外一种观点,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劝退想要奔赴海南的游客。 

一位叫@减肥人士的小红书博主就在博文中写:“别抱着无所谓早晚都要阳的心态,生病滋味不好受。你想感受发高烧、浑身疼、吞刀片吗?我看好多人问一周十天左右的区间段能不能来,去哪儿玩之类的,我真心友好劝退,时间短的就不要动了,带老人孩子的也不要来了。” 

旅行的自由与愉悦,并不能放缓人们变阳的脚步。「后浪研究所」联系上的一位三亚旅客,家人便突如其来的发烧了。

所以,雀雀准备在出发之前,她的父母也对这趟旅行表示反对,让她先缓缓。病毒所带来的难受滋味是一方面,万一再被隔离了怎么办?要知道,那时候的长沙并没有完全放开,还是存在着高风险区,“涉疫地区回长”还是免不了被隔离。

但雀雀却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尤其是在听了身边朋友们分享的阳性经历后,她觉得这个病毒并没有那么可怕,完全“没必要因为疫情被限制”。 

她不想再等了。她有预感,随着政策的放开,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跑去三亚,只不过现在,正在工作的年轻人尚且挪不出来旅行的时间,而大学生们,“也会比较纠结,不会那么快立马出来旅游。”

事实证明,雀雀的选择也许是正确的。直到这趟旅程结束,雀雀都没有中招,反而是留在家里的父母,先于雀雀感染了新冠。

已经不想离开了

海岛人潮涌入的大势早已被旅游行业的从业者们洞悉。

东北人王微在三亚海棠湾经营着一家民宿,最近几天,她密切地关注着旅行软件上飞机进港的后台数据,“每天(人流量)都在递增,虽然不是暴增,也算是平稳上升。比如今天 9000 多,明天就是 1 万多(人次)。”

某APP显示,近30日以来,三亚凤凰机场的每日执行航班量大幅增加

旅行政策的放松,算是终于让陷入疫情困境的她松了一口气。

王微告诉「后浪研究所」,今年八月,海南有了本土疫情,从那时候起,整个旅游行业就开始受到冲击。经历了10月份全岛的静默管理,第一波滞留的旅客回去后,海南的旅游就冷淡了下来。

王微的民宿,最便宜的房型价格曾调至60元/晚也无人问津,接近三个月时间,民宿的生意都处于停摆状态,发不出工资,店里的义工也一个个离开了。

最近两个月疫情缓和一点,三亚政府还发放了消费券,有来自全国各地的零星游客到来,民宿偶尔有“点滴”的生意,“有时候一间两间,有时候没有人。”

而如今的三亚,正在从疫情的重创中一点点恢复过来。

作为游客,刚到三亚的雀雀和妮娜也能明显感觉到三亚的“元气大伤”。

妮娜是海岛的老游客,来过许多次,“(11月底)刚到海南的时候也是觉得人特别少。我们在3月份、6月份、9月份这几个月份之前是都有来过的,从来没有见过人这么少。”

雀雀也记得自己上次来到海南时,哪怕是酷热的7月,三亚的沙滩边、酒店里也人山人海;而这次,12月初到来的她几乎没有在沙滩上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游客,只有在沙滩上举着手机直播的导游,以及揽客的商家。“荒凉太多了,按道理来说12月份是三亚旅游的热门时期,平时这时候的机票、酒店都是大涨价,然后人也特别多,但是今年明显感觉到人非常少。”

酒店的价格也比去年降了一大截。雀雀去年入住的一晚上2000元的酒店,今年也只需要1300元左右。

复苏发生在政策彻底放开后。

酒店的价格开始逐渐回涨。一位在三亚呆了10余天的旅客也透露,几天前,亚特兰蒂斯酒店的海景双床房只需要1288,而12月15日,该房型的价格已经变为2288,12月16日更是涨了200元,变成2488一晚。

然而价格的快速波动,并没有阻挡旅客们的入住热情。来琼的第三天,雀雀发现当地的客流量开始回暖。比如在入住一家新酒店时,雀雀从工作人员那里得知,当天的入住率是50%,而前一天只有30%,短短一天涨了20%。

王微的民宿,也终于有了起色, 从12月7号以来入住率一直在上升,最近的入住率,已经能达到60%。

2020年从东北来到海南开民宿的她,对这里的旅游前景有种莫名的自信。她相信,在未来的圣诞和元旦假期期间,三亚会迎来一波真正的高峰期。

疫情初期,王微就发现三亚的民宿生意不降反增,因为刚好承接了那些不能出国却热爱海岛旅游的游客们。而在没有受本土疫情影响的时期,三亚也被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所青睐。

“会比疫情前更好的。”王微相信,在迎来疫情拐点的这个冬天,温暖的三亚能够给游客们带来前所未有的旅行的自由。

事实证明,王微的预感对了。短短几天,社交媒体上,就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发出感叹:“三亚人越来越多了!”几天前,沙滩上还只有零星两个冲浪的游客,而现在,“沙滩上、海面上已经都是人了。”

来三亚的游客与日俱增,那些第一批不受疫情阻碍,成功领略三亚冬季魅力的年轻人们,也已经不想离开了。大鞠决定要在这里再待上一小半个月,他已经计划好,2023年的跨年,他要在这里度过。妮娜也是这样想的,她打算过段时间回到北京,等春天的时候再回到海南,“我们春节还会再回来的。”

在社交媒体上,还有更多年轻人已经做好攻略,等待着一个好的时机向海南出发。毕竟,他们不再像曾经那样受制于健康码、核酸阴性证明和繁琐的交通行程,现在,去往海岛,又是一件可以说走就走的事了。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