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热闹重现:打车要排队,多家民宿1月房源已空!民宿老板:总算熬过来了

时代周报 时代周报 徐美娟 2023-01-12 11:20:22

这一波大理旅游热的到来,有一定的必然,却也有机缘巧合的偶然。

春节将至,大理毫无悬念地热闹起来了,但今年的热闹与往常不同。

2023年1月10日晚11点,大理空岛民宿的老板杨文艺终于接待完店里的客人,有空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采访,“现在比2022年暑假还要旺,可能到2023年1月15号之后,会是暑假至少三倍以上的人流量。”

空岛民宿位于大理海东的文笔村,是近两年才发展起来的一个村落,也是观赏洱海风光绝佳的一个景点。据杨文艺透露,这里以前从来不堵车,但这两天已经开始堵车了。

事实上,这一波大理旅游热的到来,有一定的必然,却也有机缘巧合的偶然。

“大理一直就是一个旅游热门城市,政策调整之后肯定会迎来回暖,只不过,最近在‘神仙姐姐’刘亦菲新剧的加持下,更火热了。”杨文艺表示。

近期,李现、刘亦菲新剧《去有风的地方》的热播,让大理瞬间具有了明星效应,社交平台上,大家都在奔赴“有风的地方”。

“get李现同款沙溪古镇!趁着‘追风’大军还未到达前,赶紧冲一波。”一名用户在小红书上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从马蜂窝获悉,目前,大理已经成为了无数人心中“理想栖居地”的代名词,不仅冲进“春节假期热门疗愈度假目的地”榜单前十,热度涨幅更是高达250%。

订单已排到春节后 

从大量退单,到迎来一波“爆单”,十然山舍民宿主杨颖的心情,如过山车一般。

就在2022年12月,十然山舍民宿才遭遇了一波退单潮。杨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新十条”出来后的五六天,她的民宿开始陆续接到退单,退单高峰期在圣诞节期间,“退单率30-40%,原本已经订出去的春节的房间,基本上都退得差不多了。”

“如今,一直到1月底的订单都已经满了,2月份的订单也在陆陆续续进来。”杨颖表示,《去有风的地方》播出三天后,十然山舍民宿的订单突然开始激增,“店里每天要接几十个电话,微信、微博、小红书和抖音等各个平台全都在咨询。”

十然山舍位于沙溪古镇黑惠江边,距离大理需要驱车2个小时。据杨颖介绍,沙溪古镇正是《去有风的地方》的取景地之一,而她的民宿之所以异常火爆,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曾是主演李现、刘亦菲拍摄期间下榻的酒店。

“我感觉50%以上的游客都是因为这个剧来的。”杨颖表示,沙溪古镇本身比较小众,因为足够远离城市,比较适合养心,以前来的很多人都会住上4-5天,而现在的订单基本上只住一个晚上,明显是为了打卡而来。

从退单到爆单,幸福来得太突然。而这背后,影视剧效应只是加持,回暖却是必然。

“主要是政策经过了调整,而且大部分人也都‘阳康’了。”大理朴宿小院的老板佳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段时间她的小院一直处于满房状态,订单也已经排到了春节后,“有的房间甚至已经订到了2月中旬。”

据佳楠描述,去年1月份左右,大理古城的街上几乎没有游客,现在基本上属于“人挤人”的状态,“我早上打车都得排队,少的话排3、4个人,多的话10个以上。”

而据途家民宿数据显示,由于三亚机票、酒店涨价,一些气温适宜的其他城市逐渐成为三亚“平替”。从春节假期预定数据来看,大理州、昆明、丽江独栋别墅民宿“平替指数”(即别墅房源充足、平均房费适中)较高,平均预订量同比增3倍。

“现阶段用户更在意的是享受假期,并不是打卡网红地,用同样的价钱让假期舒适感延长,不失为更好的一种选择。”途家民宿副总裁胡阳分析道。

当旅客开始回归,大理最为常见的民宿、提供包车服务的老板们也都变得忙碌起来。

一位大理提供包车服务的向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近旺季,1月28号以前的车都预订得差不多了。”

空岛民宿的老板杨文艺也表示:“平时店里可能2-3个工作人员就行,现在我们店里有8个工作人员。”

杨文艺表示,空岛民宿共7间海景房,淡季价格在1000-3000元/间/晚,春节已经涨到2000-5000元/间/晚,“目前春节的房间价格,我们已经提过2次价,还是订满了。”


图源:空岛民宿老板杨文艺供图

贷款百万,熬过来了

客流的恢复,不仅点燃了大理的旅游业,也让从业者感到欣慰。

“终于熬过去了,守得云开见月明,往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的。”杨颖感叹道。杨颖是四川人,2018年去了沙溪古镇后,在那里签下了2个院子,除了十然山舍外,还有一个田也畔山民宿。

“当时正好是金秋,沙溪的稻田金灿灿的一片,特别漂亮,离开的时候,我就跟我老公商量,在沙溪找个院子自己住,后来想着自己是做民宿的,就签了两个院子。”杨颖回忆道,2018年年底签完合同,2019年年初开始装修,没想到田也畔山民宿开业后1个月就遇上疫情,而十然山舍装修了两年,2021年才开业。


沙溪古镇 图源:杨颖供图

据杨颖透露,十然山舍的院子租了20年,算上装修费,前期共投入500多万,“钱已经投出去了,必须得熬,每一年都在安慰自己,明年就好了。”

回望过去的日子,杨颖感概良多。“也有过不想干的时候,因为期间员工工资都是全薪照发,而房租一分不少。最后,为了坚持下来,贷款了小100万发工资。”

另一边,杨文艺也是“抗”过来的。2020年春节,她先在大理古城开了一家民宿——无梦民宿,才开业6天就遇上了疫情,“当时订单全退,非常崩溃。”

不过,后来杨文艺利用自己和合伙人此前所从事行业积累起来的人脉,将其转换为稳定客源,才让民宿在疫情期间得以维持下来,并在2021年继续在大理海东开了空岛民宿。

“这算是一桩比较有人情的生意。”杨文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老客复购,是他们很大一部分的收入来源,“像海东的空岛民宿,一共只有7间房,做销量肯定做不赢那些有几十间房的人,所以我们主打口碑。”

杨文艺透露,他们会在客人身上花更多心思,“把每一位客人当成家人、朋友一样对待,每天晚上陪客人聊天,淡季时,如果客人有需求,我们也可以为客人提供全包服务,亲自带他们出去玩,不过会额外收取一部分费用。”

如今,一切正在“回暖”。

木鸟民宿发布的《2023春节民宿预订趋势报告》,大理、丽江、昆明近一周(1.4-1.10)的订单涨幅分别为243%、104%、77%,预计春节假期有望成为云南近一年来首个民宿预订高峰。

“接下来,整个云南市场会非常好。”杨文艺认为,这个向好趋势能延续到暑期,“因为咱们中国人过年还是以回家陪家人为主,所以我相信春节不出门旅游的人更多,而他们会在年后陆陆续续出来旅游,另外,开年后可能还会迎来一个‘离职高峰’,那就有更多人会来出来旅游了。”

时代周报

记录大时代,深读全商业。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客服二维码

想获取更多内容或线索?

扫码添加学委,帮你支招!

微信
微博
QQ
微信扫码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码参与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