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价搜索-在线旅行社还是传统代理?

环球旅讯 2012-02-23 10:11:05 English

作者对纽约市及其他地方针对小众旅行的实体旅行社进行了测试,结果表明,相比那些大型在线搜索网站,这些旅行社在价格和服务方面都更胜一筹。

(上图为纽约Joy World Cruise Tour agency的办公室)

  我还记得那些在旅行代理(而非在线搜索引擎)的帮助下寻找低价机票的日子。那时候,Ivica帮我订了一张去往克罗地亚的超低价机票;Alla以最优价格为我调整俄罗斯的国内航程;Fanny则以她的专业知识轻而易举地计划了我梦寐以求的中国之旅。

  其实,要回想起“那时候”非常简单,因为那不过是上个月发生的事。上述旅程其实只是为了将纽约市及其他地方针对特定群体旅行的实体旅行社(为特定的移民社区服务)与受欢迎的网站如Expedia、Kayak和Vayama(这些已成为旅行者常用的网站)进行对比。

  测试得出的结果是:相比那些大型在线搜索网站,上述旅行代理几乎每次都能提供更低的价格(这些测试的一部分目的)及更好的服务(消费者所关注的元素)。也就是说,代理们在推荐替代航线、在签证方面提出建议等方面比在线搜索引擎表现得更人性化(调查于一月中旬完成,针对三月份的旅行)。

  在某些情况下,旅行代理在竞争中大获全胜。我所能找到的最佳旅程是到克罗地亚进行两周短途旅游并游览萨格勒布(该国首都,内陆城市),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达尔马提亚海岸和杜勃罗文克(沿海城市)游览。我利用在线搜索引擎查询了不同日期到上述两个城市的航班,并特别关注价格(但我还是留意了中转次数和旅行时间)。

  我先到Travelocity上搜索,其提供的往返票价(从美国到杜勃罗文克)高达2,923美元;而Orbitz提供的价格为1,313美元,在该网站,我还能根据旅行时间来筛选搜索结果,非常方便;Kayak提供的价格则更低,为1,008美元;Vayama(很遗憾,它没有提供旅行的总时间)提供的价格为862美元;而通过查询多个不同日期的票价,我终于在Expedia上找到在线搜索网站所提供的最低价:798美元。

  然后我打电话到Pan Adriatic Travel查询。克罗地亚裔纽约人Sandra Ribicic Ballabio向我推荐了这家克罗地亚人拥有的旅行社(位于皇后区阿斯托利亚市)。

  John(其实他是旅行社的老板Ivica Glavinic,为方便在当地使用而取了“John”这个名字)接听了电话,问我如何计划在克罗地亚的行程。我告诉他说我想要从美国到杜勃罗文克或萨格勒布的往返机票。“你不要坐飞机从萨格勒布往返!”他大声说道——显然,他对那里的情况异常熟悉。“你是想先去萨格勒布,然后到海岸游玩,再从杜勃罗文克返回。我会在五分钟内给你发e-mail。”

  他的报价是480美元(含税)。这个价格比我在网上找到的最低价还要低(前者比后者便宜40%)。前提是:我需要在一个小时内决定是否要预订。如果我真的在计划旅行,我肯定会预订的。

  后来,当我再打电话给Glavinic先生并说明自己是记者时,他说这么低价的机票并不是经常都有,是我比较幸运而已。“但比起在线搜索网站,我总是可以为你提供一个更低的价格,”他补充道。我并不认为他的话是随便说说的。我在BACC Travel(总部位于纽约的巴西旅行社)预订到巴西的机票已有多年,而且我这次帮一个朋友预订从波士顿起飞的航班也是通过这家旅行社,它每次的报价都比网站上提供的价格要低。

  我对中国、俄罗斯、巴西、厄瓜多尔及印度等族裔开办的旅行社也进行了测试,结果表明它们的确在价格和服务上都优于在线搜索网站(或者说符合我对旅行的构想)。只有一次例外——针对从纽约到马尼拉的往返直线航班,在线搜索网站提供了比一家菲律宾人开办的旅行社(位于皇后区的Woodside)更低的价格。

  但当我的行程计划变得更为复杂,搜索引擎就更比不上这些旅行社了。我向Delgado Travel(一家厄瓜多尔人开的旅行社,在纽约市内及美国、加拿大、拉丁美洲和欧洲皆设有办事处)询问了途径基多、库斯科和秘鲁(去往马丘比丘须从秘鲁出发)这三个城市的航程。一位代理的报价是1,213美元,比我使用Google的ITA Software找到的报价(1,294美元)更低(尽管价格相差不大)。

  当我在Kayak上输入特定日期和航班(与我在Delgado查询的日期和航班一致)进行“逆向”搜索时,我确实可以找到相当的价格。这意味着我在网上花越多的时间,我同样也可以找到最低价的机票。但多数情况下,就算进行“逆向搜索”也无法匹配代理商们的价格,因为大多数代理商是批发商,这意味着它们会与航空公司洽谈特定航班的折扣价,当然前提是要承诺一定的销量。

  在线搜索引擎可查找到最低价的国内经济舱票价,一般来说这种说法是正确的——在行程变得复杂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西南航空公司的航班在大多数搜索引擎的页面都不会显示。行程安排比较灵活的旅行者应在网站上(如airfarewatchdog.com)对他们经常乘坐的航班订阅航班提醒,如此一来,他们就很有机会获得特惠机票。

  我在对俄罗斯和中国的行程进行测试时提升了标准,让计划变得更复杂。我计划的俄罗斯行程途径莫斯科、喀山和伊尔库次克,而从美国到中国的往返路线则是:纽约-北京-成都-杭州-纽约。这两个行程计划都是可行的,为期两周。

  对于俄罗斯行程计划,各搜索引擎的报价差别很大,Kayak上的价格高达5,199美元,而Vayama的报价则为1,373美元。我前往布莱顿海滩(布鲁克林的俄罗斯人社区)时,了解到要寻找这些针对特定群体的旅行社有多简单。我下了地铁后,就在手机上使用Google Maps应用程序输入“旅行社”进行搜索。在搜索结果中我选择了Bella’s Travel。在将我带到一个预订代理之前时,接待员问我:“你有签证吗?”我没有想到这一问题,其实要拿到签证还是有点麻烦的——但Bella’s可以提供帮助,在签证费用的基础上加收70美元。

  然后,一个很随和的预订代理Alla为我提供服务,快速地在她的电脑上输入资料。当我强调说自己的行程安排很灵活时,她变戏法般地将价格降低为1,301美元。而她所用的时间仅为15分钟,比我上网查询所花的时间要少得多。尽管我曾到布莱顿海滩旅游,其实我只需打个电话——这对所有我查找过的旅行社来说都是可行的。

  而你无需住在纽约——你只需在网上寻找这些旅行社。你怎么知道自己找到了正确的网站呢?这些网站都有其共同点:它们看上去像是10年前设计的,且其不提供在线搜索服务,而是让你拨打一个真实地址的电话号码。你很可能会遇到语言方面的问题,但我查找过的每家旅行社都有英语说得流利的服务人员。
 
  在测试了几家中国人开的旅行社(位于皇后区的法拉盛)后,我上网搜索专业的中国旅行网站,而USChinaTrip.com在搜索结果页中显示。于是我给该网站发了封e-mail,说明了我需预订的航班的日期及城市,他们在几小时内回复了我。其报价为1,369美元。这一报价比Joy World Travel(也位于法拉盛)的Fanny查找到的报价更低(尽管价格相差不大)。即使是Joy World Travel的报价也比在线搜索引擎提供的价格更低,后者比前者要高356美元,大概是因为它们用机器提供服务,而免去了我们寻求人工服务的麻烦吧? (Wing 编译)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