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河南航空浴火求生 料年内完成重组及复航

《时代周报》 2012-07-20 09:01:22

未来河南航空的地方国有股权将被稀释,肯定会引入大型航空企业。但最终谁将入主,仍不明朗。

  河南航空即将被拯救,施救者系河南省重量级国企。

  就在上个月,河南民航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河南航投”)正式揭牌,由河南省三家国资—河南煤业化工集团与河南交通投资集团、郑州市地产集团共同出资成立(由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控股),其今年的工作重点之一,便是要完成河南航空的重组及复航工作。

  河南航空的“遗产”

  2010年8月24日的黑龙江伊春空难,令河南航空这家命运多舛的民营航空公司损失惨重,2011年11月4日,河南航空进入破产程序,目前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已经召开,正在等待法院的最终判决。

  河南航空身世复杂,其前身是鲲鹏航空,由深圳航空、美国最大的支线航空公司梅莎航空集团(MesaAirGroup)、美国山岳信托公司共同出资5亿元组建,其中深圳航空控股51%,于2007年9月28日正式开航,初设基地机场为西安咸阳国际机场。

  2009年6月,深圳航空和河南省政府签署协议,将基地和公司总部从西安搬至郑州。双方约定将鲲鹏航空主运营基地迁至郑州并改名之后,河南省政府对其进行注资。

  双方签订合同后不久,2009年11月,深圳航空实际控制人李泽源因经济犯罪被司法机关控制,鲲鹏航空的更名和注资工作也随之被推迟。直至2010年5月,国航通过增资的方式,取得深航的控股权后,河南航空才宣布了更名工作的完成,河南航空的公司住址也改为郑州,并在河南省工商局登记注册。但不幸的是,三个月后,便发生了“8·24”空难。

  今年6月底,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出具的《伊春空难事故调查报告》分析了空难事故的具体原因是飞行员在飞机降落时操控不当。

  “飞行技术管理问题突出。河南航空部分飞行员存在飞行中随意性大、执行公司运行手册不严格等突出问题……河南航空对机长齐全军长期存在的操纵技术粗糙、进近着陆不稳定等问题失察。对乘务员的应急培训不符合民航局的相关规定和河南航空训练大纲的要求。河南航空采用替代方式进行乘务员应急培训,没有修改训练大纲并向民航河南监管局申报,违反了民航局相关规定,影响了乘务员应急训练质量,难以保障乘务员的应急处置能力。”

  在总结管理投资方面的“间接原因”时,该《调查报告》着重指出,“深圳航空对河南航空投入不足、管理不力。”

  “(1)2006年7月至2010年4月,汇润投资(控制人为李泽源—编者注)控股深圳航空期间,深圳航空对河南航空安全运行所需的资金和技术支持不够,注册资本一直未到位,且频繁调动河南航空经营班子,影响了员工队伍稳定和安全、质量管理。”

  “(2)2010年5月国航股份控股深圳航空后,深圳航空新的领导班子虽意识到河南航空安全管理存在问题的严重性,专门进行了安全督导,但未能在短时间内有效解决河南航空安全管理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

  河南航空确实先天缺血,其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亿元,按持股比例,深圳航空认缴注册资本2.55亿元,但截至2011年12月31日,深圳航空共投入资本金5100万元,尚未投入资本金为人民币2.04亿元。

  空难发生后,河南航空剩余4架飞机被勒令全部停航,收入断绝,无以为继。至2010年12月31日,河南航空的资产总额3.49多亿元,负债总额4.61多亿元,净资产-1.11多亿元,当年亏损额为0.36多亿元(据国航2011年年报),已经资不抵债。

  据国航2011年年报,至2011年12月31日,河南航空的净负债3.04亿元以上,深圳航空对河南航空的投资亏损9855多万元。

  自2009年深圳航空实际控制人李泽源被控制,公司经营困难重重,被债权人查封资产甚多,深圳航空2011年12月31日预计负债为人民币346,284千元,较上年增加345%,其对河南航空输血根本无望。

  深圳航空留下了一个“死去的”航空公司,但它在河南地产业的斩获却颇为丰厚。这当然也是有关河南航空的另一个遗产。

  2007年,深航郑州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深航郑州置业”)由深航地产(实际控制人为李泽源)投资成立。正逢深圳航空与河南省政府的蜜月期,李泽源向当地政府低价收购优质地块用作办公用地,当年深航郑州置业取得郑东新区的108974平方米土地,成交总价为1.96亿元。经业内人士核算,该价格较周边地块招拍挂价格低2000-3000元/平方米。

  记者获得的相关信息显示,深航郑州置业将该地块一部分开发为金鹏时代商业住宅项目,共四栋楼,1号楼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米,第2、3、4栋楼总计建筑面积9万多平方米。其中3、4号楼由河南当地党政事业机关单位人员认购。1号楼于2010年开始销售,其余三栋预售证核发日期为预售证2012年1月13日。该地块另一部分开发为“郑州金融国际中心”写字楼项目,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米。

  该地块总的规划建筑面积达23万平方米,可见,该地块还有接近一半的面积没有利用。按目前的销售情况,该地块实际盈利已经超过2亿元。

  地方政府投资

  由此可见,出让地方利益引进航空公司,有着一以贯之的历史渊源。而据河南煤业化工集团一位人士的说法,这次重组河南航空,也是来自河南省政府层面的决策。

  据地方媒体报道,新成立的河南航投将充分发挥省属投融资平台集聚优势资源的作用,大力发展民航运输、金融投资、航空物流、航空制造、地产开发、通用航空、酒店旅游七大产业板块,构建航空产业集团,担当建设郑州航空经济综合试验区主体重任。

  日前,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2012年省级投融资公司工作方案的通知》显示,河南航投的重点项目包括重组河南航空、筹建货运航空公司、改组南航河南分公司、建设河南航空大厦等。其中,重组河南航空项目的总投资为8亿元。控股河南航投的河南煤业化工集团实力雄厚,其收入利税均排名河南省属企业第一。

  结合上述河南煤业化工集团人士的介绍和国航(河南航空间接控制人)2011年年报的内容,重组以后,河南航投将持有河南航空70%股权,其余30%股份将由深圳航空持有。

  河南航空早已资不抵债,按照一般的破产惯例,原股东肯定要清盘走人。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河南航空三四百相关工作人员主要来自深圳航空,河南省政府希望有航空运营经验的公司保留一定的股份,因此深圳航空还将通过旗下一家项目公司持有剩余30%左右权益。走完破产重组程序后,河南航空就将加速推进复航事宜。

  业内人士还透露,持股航空公司,是地方政府的夙愿,但是到底是让河南航空自己死掉,重新成立一家新的公司,还是投资让其死而复生,这当中肯定经过了复杂的博弈。

  “目前新航空公司的牌照审批极为困难,基本没可能,所以只能选择后者。”这位业内人士称。

  地方政府持股航空公司,是这两年出现的新现象,如山东省政府控制山东航空22%股份。有业内人士惊呼,此举是违背市场规律。

  “地方政府持股的意义就是拥有了公司决策权、话语权,可以开更多地方始发的航线,甚至包括国际航线,而不再受制于航空公司整体的网络布局。此举对当地招商引资、形象提升都有重要意义。”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实地方政府是作为一个市场主体和航空公司谈判,甚至给航空公司补贴、出让利益,也可以理解成市场行为。”

  中国民航干部管理学院邹建军副教授告诉记者:“它(河南航空)究竟要投放多少架飞机在这个地方,能把这个地方的旅客吞吐量拉大多少,这个现在恐怕很难判断。这两年郑州机场旅客吞吐量增长很快,你说它(指航空市场)到底处于饱和期,还是高速增长期,也都没有办法判断。”

  据官方消息,2011年,河南外贸进出口总额突破300亿美元,同比增长83.1%以上,增速在全国处于第二位。今年以来,河南省进出口贸易延续了去年的高速增长,今年1-5月,全省进出口同比增长93.5%。进出口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85.8个百分点。在中部六省,进出口总值排在第一位。

  在全国不少机场货运持续低迷甚至负增长的情况下,今年1-5月,郑州新郑国际机场(简称“郑州机场”)货运达到4.99万吨,增长41.5%,增速全国最高。去年郑州机场的旅客吞吐量突破一千万人次,进入国家一类大型机场的行列。今年1-5月,郑州机场旅客吞吐量468.8万人次,同比增长18.89%,在全国20个大型机场里增速排名第二位。

  “(市场经济)有航空企业财务报表体现出来的收益,有对地方经济拉动作用产生、促进就业等方面的收益。当有需要的时候,出现这种双方(地方政府与航空公司)的结合,不应该说是一种特例,是一件好事儿。但是就像我说的,究竟是不是有需求,如果没有需求的话,那么它是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那如果它有需求的话,又何乐而不为呢?”邹建军说。

  业内人士预计,未来河南航空的地方国有股权将被稀释,肯定会引入大型航空企业。但最终谁将入主,仍不明朗。(文/石玉)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