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重构旅游“购物团”的利益链?

马克 环球旅讯 2015-05-05 09:25:41

旅游价值链的重构,对于各方而言都会是一个课题,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助推将加快这速度,并让重构后的链条更加稳固。

【环球旅讯】低价团、购物团在旅游行业屡禁不止,“恶女珍氏”之后又有五一小长假上了头条的“云南陈氏”,让人发怵的并不是他们所提供的耸人听闻的“魔鬼式服务”,反而恰恰是这些“服务”并不让人觉得陌生,看起来的个案却让每个有过跟团游经历的人似曾相识。

用互联网精神去重构旅游行业的生态平衡,给予专业领队、导游合理的劳动报偿和应有的尊重,还原旅游真正的价值。

打破利益链 谁来重构?

众所周知,由旅行社、购物店、导游三方早已形成了坚不可摧的同盟,在生态圈中各取所需,而游客对这种一方面获得低价出行机会,一方面被榨取价值的共生关系,大部分也心知肚明甚至算盘打得比导游更精。有知情人爆料,此视频的拍摄者就是先以每人1元的价格报团参加了昆明—大理—丽江—西双版纳的双飞旅游购物团,在需要进购物店的时候不愿意履行合同,抵制进店,甚至有客人直指导游陈春丽“黑心”、“拿回扣”,才有了视频里导游“大发雷霆、出言不逊”的一出。

事件戏剧化转折,从本来的“狼外婆和小红帽”变成了“导游更凶恶,还是客人更狡猾”的罗生门。这也预示着“购物团”多赢局面,正面临着越来越被瓦解的风险。

不过即便风险存在,利益却更诱人。如果不是2010年“恶女珍”作为矛盾的集中爆发点,这种共生关系可能还会和平共处更久,此事也从侧面催生了2013年“新旅游法”的出台,其中“以自由活动代替购物”、“小费需包含在团费中”、“自费项目全部取消”等几大变化几乎都直指“购物团”。

将通过几十年利益制衡所形成的平衡打破,单靠行政手段、政府监控是否就能一步到位?如果真的到位,一年半过去,也不会再有今天的云南恶导事件。笔者以为其中的关键在于,利益链的重构,旧规则的打破谁的奶酪被动了,被动了奶酪的人在新规范下能得到香肠吗?

以短视的观点看,购物店是最直接的受害方,依赖导游威望来获得一次生意的购物店能给出丰厚的回扣,利润自然更为可观。据北京媒体报道,在八达岭长城停车场附近的“指定购物点”在新旅游法出台后有1/3关门歇业。同样的情景,也出现在天坛周边的几个纪念品商店中。没有了旅游团带人过来购物,旅游商店也彻底关张歇业了。

以更短视的角度看,甚至客人也不会买账,他们再也捡不到0元香港游、1000元泰国游这样的大便宜了,以前全家出游的银子现在可能只勉强够一人用。

组团社、地接社、批发商会开心吗?或许客单价更高、赚钱赚的更踏实,但也或许会因此流失一部分长尾客户,而且别忘了他们通过常年“大数据”分析早已有了“赌团”的自信。

如何能让在购物团利益链上的各方在没有购物团后仍能各取所需,互利共生?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推手是否能创神力?和许多通过互联网改造撇去油脂,货越卖越便宜的行业不同,在旅游行业,以互联网思维来实现一场颠覆,不只是为了消费者获得低价,而是获得“合理低价”,以此来还原旅游产品本身的价值,还每个从业者以应有的尊重。

还原旅游的根本价值

“云南导游骂客风波”源起于以“零负团费”为代表的旅游产品不合理低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最近处在风口浪尖上的途牛,先是因“不合理低价”被国家旅游局约谈,再被众信等17家传统旅行社“集体抵制”,逼得倔牛不得不低头认错:坚决拥护国家旅游局维护公平有序的旅游市场环境,坚决贯彻落实国家旅游局各项指示。

途牛的“不合理低价”给旅游产业链带来不小的冲击,也是传统旅行社难得团结一致群起攻之的原因。再次教育观众,平台方与生产方是一对天然的“史密斯夫妇”,亲密无间又互相提防,开枪指对方和握手言和都是分分钟的事。而在旅游行业更是如此,旅游本质上是服务业,客户体验是旅游平台能不能真正创造价值的根本。”

依笔者的浅见,OTA分销“道”亦有道,却层次不同:一是抢占风口,左右逢源、上下通吃抢蛋糕的“下道”;二是依靠资本优势,跑马圈地、把蛋糕做大的“中道”;而最高的境界则是利用理念、规模、技术,敢为天下之先,去重创一套能让各方长期受益、行业良性成长的“上道”。

下道、中道难免受制于人,途牛擦枪走火也不是个案。当然大部分在线旅游服务商无此意愿也不可能有能力去完成上道。

再回到“云南恶导”的事件,稍了解些行业背景的圈内人几乎都能分析出一二,总结起来无外乎一是旅游产品同质化、二是旅游环节环节不透明、三是从业人员收入构成不合理。

虽然凤毛麟角,我们仍看到在这几方面有OTA在做着“上道”的努力,比如某OTA以自营、自主研发去设计线路,用非大众的标准来挑战传统“购物团”,甚至在欧洲、澳洲等原本以回扣丰厚著称的领域推出纯玩团,虽然产品平均价格比市场高出20%左右,但仍然获得市场的认可。

互联网最大的优势,就是将旅游中本模棱两可的环节“透明化”,旅游,售卖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实施的过程、售后的保障才是让客人实现整个旅游顺畅体验的更为关键的环节:用透明团将团队行程细节到几点发车、游览几小时,终结不明不白的购物。

这个改造的过程,旅游企业需要放弃短期逐利的方式,还原旅游根本价值。旅游价值链的重构,对于各方而言都会是一个课题,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助推将加快这速度,并让重构后的链条更加稳固。

 

“环球旅讯理享家”的众说纷纭

在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群“旅讯理享家”里,大家也针对云南导游的事件展开了讨论,有朋友认为,导游如果要玩赌团,就要愿赌服输;这就像刮刮乐一样,有时候刮出来是赢的,有些时候是输的,如果嫌经常输就不要玩,最重要的是要有赌品”。

零负团费什么时候结束?

当你看到海南的水晶店关门,云南的玉器城倒闭,北京的珠宝城关张,那就是政府有决心整治了,零负团费就有希望了。否则,都是扯犊子。因为那些地方都有政府职能部门的人暗中参与。

行业的混乱,是主管部门造成的责任,大于经营单位的责任。

核心问题在哪里?

核心问题不在导游也不在游客,在于市场。在于主管部门的无能和腐败。这样的团队还会继续,就算每天一个事,也还会存在。直到有一天门票价格不再虚高,购物点回扣真正变成佣金。否则,都是头疼治脚,装模作样。

能不能整治?

能,也有路径。所有的购物点,只要你给回扣,一次性倒闭,举报奖励十万,罚款一百万!门票回归真实底价,不要挂牌两百,底价二十。当旅行社设计产品的时候,没有了幻想的空间,还拿什么做一元游?

购物点景区化,纯玩团能省心?

云南现在是购物点支持旅行社,海南也开始了;购物点变成旅行社大股东,可以借钱,可以投资,只要有团量。

现在的购物开始转移,逐渐景区化。弄个奥特莱斯,变成珠宝城,大旅行社都有自己的驻场经理,还能挂四A文化景区。在海南景区购物变成购物主流了;说是纯玩团,其实都是购物点。购物点变成景区,景区内导就是推销员。

马克
马克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旅游界的小学生一枚,如果您有好的话题与建议,或者想交个朋友,可以加一个微信:markguo2012,欢迎多多指教。

markguo2012
已发表文章 6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