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租车会是风口吗?专访快快租车CEO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曾宪皓 2015-08-28 09:54:55

在互联网用车领域,不拥有车辆的P2P租车在理论模型上是最优的,它无需传统租车那样用重资产去购车,所以可以快速扩张。那么现在不温不火的P2P租车,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环球旅讯 曾宪皓】在这个分享经济肇始的年代,信任被认为是新型货币。如果善用分享和信任,个人会有便宜而独特的体验,或者额外的收入,社会则能以很轻的方式提高资源利用率。

在出行领域,互联网专车已是明星级、改变世界的分享经济应用,是所谓的风口。而小兄弟P2P租车,还在一旁学步。近期,华南地区最主要的P2P租车平台快快租车完成A+轮融资,环球旅讯采访了快快租车CEO杨春晖,听听她的创业故事,以及对传统租车的反思。

从7天酒店、瑞卡租车,到聊出来的创业

杨春晖最早在BP中国负责系统项目,开发过一套业务综合管理系统。2005年她加入了当时只有3家门店、各种运营标准基本还没有的7天连锁酒店,参与建立了一套包括培训、督导体系在内的酒店营运标准。2010年她离开7天,与人合伙开办了一家法律咨询公司。

2013年把咨询公司股份转让后,杨春晖进入瑞卡租车。“我在瑞卡有一年多的时间,分析整个租车行业,发现国内差不多格局已经定了,而且前三名之间的差距非常大。要发展下去,在整个商业模式上就必须做一些调整,甚至是自我颠覆。”

杨春晖介绍:“我2013年开始留意国外汽车分享经济,2014在广州的贝塔咖啡认识了高榕资本的高翔,聊起来我们觉得这样一件事情可以做,所以立马在2014年6月就立项做了快快租车。”(这里所说的贝塔咖啡及投资人高翔,在环球旅讯此前的创业报道中也精彩亮相过。)

以广州为大本营的快快租车在2014年10月正式上线,目前覆盖广州、深圳、长沙、武汉等8个城市,员工总数超过100人。


快快租车App的界面​

“你融到一笔钱,能买多少车?”

P2P租车是从模式上与传统租车的一种分野。杨春晖首先反思的就是自己从事过的传统租车行业,她认为,这里根本性的问题是太重太慢:“重资产不断要融资,但即便是你融到一笔钱,能买多少车?还有你不断的买车、开店,涉及到门店开发、员工培训、车辆管理等,蛮复杂的一件事。”

P2P租车简单来说是短租个人闲置车辆,租车者获得一个仅为传统租车70%甚至更低的价格,而车主除了租金之外,还能获得租车平台的一些补贴。租车平台要做的就是撮合两端,一方面吸引车主把自己的车放到平台上,增加平台车型车量,一方面让租车者更快更方便地租到合适的车;并且为双方提供保险。

作为P2P租车创业者,杨春晖自然对用车市场非常乐观:“如果从租客需求一端说,神州、一嗨上市前都做了大量数据分析,这是几百亿的规模。而现在P2P租车接触到真正私家车的量,我觉得还不够大。它的总体保有量太大了,不要说100辆车里面有十几辆拿出来,‘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哪怕是1%的量被P2P盘活,都是非常可观的。而且P2P拓展非常快,不像神州、一嗨这种,必须实打实掏钱去买车。”

另一个统计数据是,2014年末中国私人汽车保有量为1.2584亿辆,与此同时,中国拥有驾照的人数量突破了3亿,两个数字的比例到2020年,据估算会到1:5,就是P2P租车市场蓬勃发展数学上的依据。


直观地看,快快租车在广州已经有了相当丰富的车源
(界面似乎需要优化一下,太密集啦)

P2P租车真是一个风口吗?

但作为租车业的行业领导者,神州租车董事局主席兼CEO陆正耀曾经断言,P2P模式单独做形成不了商业模式,更难赚钱,只能是神州一个辅助补充业务。而实际上,目前大多数P2P租车平台都处于烧钱—融资—烧钱的阶段,远没有形成正收益循环。杨春晖也表示:“现在大家都是以租车作为一个主要的切入口”。

近期,神州、一嗨都对外宣称开展了P2P业务,滴滴快的总裁柳青也说过,未来他们可能会涉及P2P领域。不过这些大公司对于P2P业务声音大过动作,更像是防御性的布局卡位,而非被这块“蛋糕”吸引来的。但对于快快租车、PP租车、宝驾租车、友友租车等创业公司而言,如果拥有资源和用户的行业巨头真的碾压进来,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这些创业公司接连不断的融资消息中,或许少有人关注到,由总部位于上海、由传统租车行“车速递”衍生出来的P2P平台Cocar,上线仅8个月便宣布停止服务,尽管他们自己的说法是“我们未能提供比过去5年更好的用户体验”,但真实原因是资本不再输血导致死于A轮。

P2P租车的模式很理想,但它究竟能不能算一个所谓的风口,是被很多人讨论的。尽管此前政府一句“凡是私家车都不能作为专车”,被认为是对同处于暧昧地带的P2P租车的“政策利好”,但从实际情况上看,由于专车的价格足够低、供应足够充足,已经可以满足大部分用户的出行需求,而且还省却了停车、驾驶等麻烦。

当然,这并没有覆盖到自驾的租车需求。

“转化率最高的就是去传统租车行门口抢”

杨春晖介绍:“虽然商务出行的需求在上涨,比如接领导贵宾,或者出差要开车跑很多地方,但我们平台上始终还是休闲旅游客人最多。”据统计,快快租车平台上,平均用车时间是2.7天,差不多就是一个周末游加上取车还车时间。

据介绍,快快租车瞄准自驾游,并与同程、驴妈妈及羊城国旅、南湖国旅等旅游企业进行了深度合作,将租车与酒店、线路进行优惠打包。

快快租车还想了不少招来精准的获得用户,比如去电影院做推广,只要有驾照,就可以获赠电影票兑换券。因为看电影的人群——小资、注重生活品质,相对年轻——与P2P租车平台的目标人群,包括租客和车主,是高度重合的。

而汽车维修保养店、停车场、商业广场、酒店,以及保险从业者,总之与车相关的场地和人员,都是快快租车营销推广的对象。通过与微信平台“考拉先生”的合作,快快租车已经进入了广州深圳两城1900多个小区。

快快租车还在与唯品会、联通等大企业沟通,让他们的租车服务成为大企业员工的一种优惠福利,“有大公司做背书,信用会更好一点,而且通过他们,我们的影响力也会更大,更容易让人记住这个事情。”

杨春晖开玩笑说,转化率最高的就是去神州这类传统租车行门口抢,直接把车放在那里,“展示还有这样的平台,立马就可以拿走车。”

与租赁公司合作,但私家车比例仍超过八成

环球旅讯记者7月时在广州试用快快租车,感觉到周末车辆还是比较紧俏,在电话客服的帮助下找到一辆系统显示可预订的车,也被车主以“自己需要用车”为由拒绝了订单。这其中透露出来的问题是,车辆状态的显示还不能完全实时,如果车主自己需要用车,或者车子通过其他平台租出,平台不能保证第一时间获得状态更新,造成较高的沟通成本,影响了预订的转化率。

每辆车有自己的出租日历,全天或部分时间不可租的日期被圈出
 

对此,杨春晖表示,车主端还需要大量的教育工作,以及用一定的信用体系、激励制度来引导,而根本问题还是“车不够多”。

为了借力快速发展,快快租车已经启用了不少代理渠道,包括与专业的汽车租凭公司合作,不过私家车比例还是超过八成。到8月底,快快租车在广州的车源已经达到2万辆。据统计,在广州超过260万辆的汽车总量中,私人轿车在100万辆左右。

“一旦第一次放租成功,车主后面重复放租的比例很高”,杨春晖称,目前快快租车对车主的政策是,如果将车子托管给平台,车主会获得每月15天的保底租金,如果超过15天,平台会收取20-30%的分成。“这种方式对投资型的客户会好一点。一部二十万的车放在我们平台上面,年化回报率可能会达到15%-18%,过两年把旧车卖掉,又可以换新车了。”

竞争尚未白热化,平台之间比的是体验

对于接下来的迭代,杨春晖透露,他们的服务方向是更智能化和社交化。比如通过名为KKbot的OBD(On-Board Diagnostic,车载诊断系统)智能盒子,监测油耗、位置、驾驶习惯等,系统会对租客驾驶行为做分析,急刹车、急加速少的,也许下次租车预收款可以少付一些。而系统通过实时演算出各区域的供求关系,可以指导员工调节车辆数量或者价格。

在社交化方面,和很多短租分享经济一样,快快租车会让车主和租客有更多展示自我的空间和标签。“传统租车公司,还车时少了一格油,员工都揪着你不放。私人对私人的交流比较宽松,而且车主可能就是你附近公司或小区的,多一格油少一格油无所谓,或者太急来不及洗车,我多给你几十块钱你自己洗行不行,甚至提前打个电话,说这边堵我实在赶不进城,晚点交车……很多东西大家可以协商,不像租车公司那么生硬。”

但不能否认,正是由于缺乏租车行标准化的评估作业,一旦车主的爱车有个小刮小碰,也有容易发生一些扯不清楚的纠纷。

另外,如果租车者和车主熟悉之后,绕过平台直接交易呢?杨春晖表示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因为平台购买的保险起了关键作用:“在租赁过程当中,我们提供的保险是私人做不到的,如果出了情况是用私人买的车险,会有很多的问题。”据介绍,快快租车的保险最高赔付达435万,租客需要支付的保险金为租金的15%-25%。

最后,谈到与其他P2P租车平台的竞争,杨春晖说:“在车源方面,我认为竞争还没到白热化的程度,大家都还可以继续渗透。在租客层面,平台之间比的是体验,主要是在匹配度上。而快快租车会集中地寻找大部分人接受的车型,并且在重点区域把密度做起来。”


由于车主随时可能自己需要用车,或者觉得出租时间不合适,所以订单被拒的概率很大。这种情况下,匹配成功的沟通成本远远大于传统租车。

记者手记:期待P2P租车界出现大玩家

在互联网用车领域,不拥有车辆的P2P租车在数学模型上是最优的,但不拥有车辆的轻模式,也就意味着P2P租车对产品供应缺乏控制力。从车主端来说,一台车通过多个P2P平台放租是很自然的,租用情况无法实时传递到每个P2P平台,这由此也导致了笔者所经历的情况:在快快租车上,每个订单都需要在电话客服的帮助下确认,然后再回到线上交易,而得到的确认结果是,有相当比例的可订车辆,由于种种原因,并不能接单。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交易的便利性和转化率。

这种情况与没有与OTA渠道建立直连的酒店非常相近。酒店利用OTA的后台系统录入预留房,而对于没有获得酒店预留房的小渠道来说,酒店库存是无法与在线销售状态同步更新的,所谓的线上实时预订也就是一句空话。

P2P租车平台们的在线预订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对于快快租车来说,虽然努力与某些车主达成了“托管”合作,并做到自动接单功能,但要让所有车辆的实时更新状态,让预订更便利,他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实际上,现在“不温不火”的P2P处于汽车共享行业里发展曲线上最远的一端的,它需要车辆供需充足、车主租客互相信任,以及法规完善等等条件作为土壤。在全球范围内,大部分P2P租车企业成立时间集中在2010、2011年,历史最长的RentMyCar也仅14年时间,各家的模式大体相同,没有形成独特路数和马太效应,可以说大家都在摸索和等待。

回到P2P租车在中国的发展现状,如果读者朋友上网检索,会发现很多对隐患的讨论,比如车辆被骗租丢失,而平台无需负责赔偿或找回,只提供“人道主义补偿”,比如全国各地已经有很多因P2P平台造成车辆损失而组织起的维权QQ群、微信群。

其实整个租车行业一直存在被诈骗的概率,传统租车行为2-3%,P2P平台还更低一些,但因为租车行的车都是公司财产,蒙受损失可由公司消化,而P2P平台上的车属于个人,可谓“概率虽小,伤害巨大”。这是P2P租车行业现阶段必须直面的一个问题。

其实这与早期P2P理财有些类似。后者无法避免的不良资产标的,让投资者面临风险,更有整个P2P理财平台卷款而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案例。但经过司法监管和市场去伪存真,以及用户的被教育,现在行业已经基本健康起来。

同样的,加以时日,相信国内P2P租车行业在解决了通行的隐患后,经过优胜劣汰,会出现一两家强势玩家,为车主和租客提供更好的服务。

【爆料或交流,欢迎联系环球旅讯曾宪皓:goofy@traveldaily.cn,微信号dppqqb】

曾宪皓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欢迎爆料或交流。文章下方还可以留言讨论~

dppqqb
已发表文章 18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吃饱了

据说各大p2p都雇佣了前公安局的领导们负责去追丢失的车辆。

2015-08-31
回复
0

还有这事还有这事??

还有这事还有这事??

2015-09-06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