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再向中国市场输血3亿至5亿美元

界面新闻 2015-09-02 16:02:44 English

Uber对中国业务的融资已接近完成,除了百度等中国本土投资者,Uber全球还将拿出3亿-5亿美元支持其中国业务的发展。

“要么被我收购,要么被我打败。”在滴滴快的合并之后,Uber找到了这家中国本土最危险的竞争对手,提出收购滴滴快的40%的股权,但滴滴的创始人程维拒绝了这个提议。

收购谈判失败后,Uber决定单独成立中国公司对抗滴滴快的。8月29日,彭博社报道称,Uber对其中国业务约14亿美元的融资已接近完成,百度、中信集团旗下公司和中国人寿保险参与了此轮融资,Uber全球将输血3亿-5亿美元,支持中国业务的发展。

此外,2014年底对Uber进行近6亿美元战略投资的百度,将继续对Uber进行投资。有媒体报道称,百度对Uber中国公司此轮的投资额为2亿美元。Uber还将通过中信证券的合资公司中信信诚,进行约1亿美元的融资。

这意味着,中国互联网专车市场已经演变成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的“BAT”大战。在百度投资Uber之前,阿里巴巴和腾讯已率先入场,分别持股快的、滴滴。阿里巴巴和腾讯分别控制着中国最为活跃的社交平台微博和微信,甚至在这两大平台上对Uber的营销活动进行了屏蔽。

滴滴快的创始人、CEO程维8月30日在“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说,半年前Uber提出收购滴滴快的时,其估值达500亿美元,手握几十亿美金,在美国、欧洲市场都有着绝对的控制权。

程维说,Uber当时还声称必然会在中国市场投入超过10亿美元现金,把中国专车市场“打得鸡犬不宁”,事实上,今年第二季度,Uber在中国已经花了4亿多美元。为了了解中国市场,Uber的创始人、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今年特意在中国待了50多天。

卡兰尼克所面对的中国专车市场与Uber此前所遇到的任何一个市场都不相同,这让它决心在中国本土融资并成立本土化的公司。

中金公司将中国专车市场的特殊性概括为三点,一是缺乏供给,美国61%的Uber司机为兼职,但中国大部分专车司机为特地买车做全职司机,这让Uber这样C2C公司的发展遇到供给瓶颈。二是黑车泛滥,黑车流入专车,容易造成安全隐患。三是中国出租车市场发达,人均保有量高、价钱便宜,与专车形成了竞争。

此外,独特的司机奖励模式也为Uber在中国发展带来刷单的烦恼。有媒体报道称,Uber30%-40%甚至更高比例的订单是刷单产生的。但Uber此前对界面新闻回应称,中国市场刷单比例已降至3%。

易到用车创始人兼CEO周航在“2015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上表示,专车行业是史上第一个出现双向补贴的行业,不仅补贴用户还补贴商户。这样导致过去互联网烧钱的逻辑,从买用户变成了买订单,这样烧钱力度太高。

但对于Uber全球来说,中国市场是必争之地。据中金公司预计,中国潜在的专车市场规模达4205亿元。Uber预计亚洲的市场将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卡兰尼克在今年6月发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也表示,Uber在全球业务发展最快的10大城市中,有4座位于中国。

Uber在中国的订单量增速高于全球平均增速。虎嗅网报道称,一般情况下,Uber进入新市场需经18-24个月培养后订单量才会呈现指数上升,但在中国培养期只要6个月。

对此,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8月12日表示,Uber中国已经是一家单独运作的互联网公司,公司服务器都在中国,数据也在中国。“融资非常顺利,相信大家对我们的融资能力已经有所耳闻。”她说。

柳甄还表示,Uber中国在成都、杭州、广州等城市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是第一。截至2015年7月,Uber中国业务已扩张至14个城市,Uber最近还在中国部分城市推出“人民优步+”的拼车业务。

在全球其它地区,Uber仍在快速扩张速度。截至2015年7月,Uber业务已扩张至58个国家的323个城市。目前Uber的扩张速度是每两天进入一个新城市,订单金额每6个月翻倍。Uber还表示未来九个月将在印度投资10亿美元。

但滴滴快的也在暗自研究Uber的打法,程维说,Uber通常的打法是资本战,舆论战,营销战,而因为不在本土,所以其地面部队并不强。

为此,程维还向联想控股创始人柳传志、腾讯公司CEO马化腾、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请教如何击败Uber。三位的回复是:柳传志说要发挥本土优势,通过游击战拖住Uber。马化腾说要正面拉开架势,歼灭Uber。马云说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拖两年Uber自己就会出问题。

滴滴快的还“悄悄打入”了Uber的大本营硅谷。“我们派了几拨人到硅谷学习一线互联网公司,好几拨人在过去半年时间去了解他的组织体系、组织结构,他的思考思路是什么样的。”程维说。

通过去硅谷的考察,程维发现,互联网公司最大的竞争优势在于人才和思路的区别,硅谷一线的互联网企业,如Uber,Facebook里面20%的工程师是华人,而中国没有那么多的大数据和机器算法的科学家,于是滴滴快的派了CTO和一个代表团在硅谷把这些华人工程师请到一起跟他们交流后,带回来了十几个硅谷一线的技术人才。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控制住了局面,在第二季度获得了80%的专车份额。”程维说。易观智库数据显示,滴滴快的和Uber在中国专车服务活跃用户覆盖率分别为82.3%和14.9%。

滴滴快的还建立了包括出租车、快车、顺风车、大巴等业务在内的产品线。今年7月,滴滴快的完成2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150亿美元。由于中国的专车监管政策仍未出台,在自身专车业务合法化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滴滴快的还与上海、珠海等地方政府进行合作来争取筹码。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游客

滴滴快的还“悄悄打入”了Uber的大本营硅谷。“我们派了几拨人到硅谷学习一线互联网公司,好几拨人在过去半年时间去了解他的组织体系、组织结构,他的思考思路是什么样的。”程维说。 通过去硅谷的考察,程维发现,互联网公司最大的竞争优势在于人才和思路的区别,硅谷一线的互联网企业,如Uber,Facebook里面20%的工程师是华人,而中国没有那么多的大数据和机器算法的科学家,于是滴滴快的派了CTO和一个代表团在硅谷把这些华人工程师请到一起跟他们交流后,带回来了十几个硅谷一线的技术人才。

2015-09-04
回复
0

游客

专车问题应该是明年人大会议的热闹话题了

2015-09-03
回复
0

游客

专车问题应该是明年人大会议的热闹话题了

2015-09-03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