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包车新CEO:趁着30刚出头,再搏一把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曾宪皓 2015-11-04 20:46:47

曾经携程内部创业项目的负责人,跳槽到创业公司做CEO,潘飞说,自己还是想出来博一次试试。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挖墙脚邀请时,直接反应是:这怎么可能!?

【环球旅讯 曾宪皓】境外中文包车公司“皇包车”新任CEO潘飞的职业轨迹,或许是当下很多人的映照。

第一次见潘飞,是2015年2月初,在携程上海总部办公楼里的咖啡厅。当时我们采访的主题是携程内部的创业机制,携程“海外玩乐”项目负责人潘飞,作为优秀“年轻中高层干部”、内部创业者,和我们聊了很久。

时间来到10月26日,携程即将公布与去哪儿的大消息,想向他套点风声,潘飞说:“今天的会我没参加。我即将离职去北京创业,你可能知道,皇包车,孟雷把CEO的位置腾给我了。”

啊?!

10月31日凌晨,潘飞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携程新办公大楼的夜景照,文字是:“谢谢!再见!”

11月3日,皇包车正式发布消息,环球旅讯对潘飞进行了专访。

正准备举家搬往北京的潘飞说,携程内部创业的机制很成功,自己发展也很顺,但还是想趁着30刚刚出头的年纪,“再去博一次”,让自己到“体系”外试一试。


潘飞号称“高颜值、忧郁型老帅哥”、“颜值控女员工的福利”、“明明可以……”云云

被挖角的第一反应:这事怎么可能!

悸动的灵魂到头来还是关不住。这是潘飞第二次从携程离职了,第一次是2011年,潘飞在携程供职近6年后,跳槽到当时的对手去哪儿。2013年梁建章回归,潘飞也加入了携程二次创业回流潮,在内部创业的机制下,潘飞在旅游事业部下属的地面事业部,担任售卖全球目的地碎片化产品的“当地玩乐”项目总负责人,手下将近200人。

“我听到皇包车邀请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可能!’携程的平台这么好,我在里面负责一块很有前景的业务,收入的激励体系也很好,离开的机会成本非常高。所以当时我觉得这个事毫无可能性,况且要拖家带口从上海搬去北京。”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哪来的自信,挖携程的骨干?潘飞说:“但这也就是皇包车创始人孟雷的能力吧,在他眼里好像没有什么不可能。”

潘飞与皇包车搭上线是今年6月。当时潘飞看到环球旅讯上皇包车融资的新闻,很自然地希望和皇包车谈合作,让他们成为“当地玩乐”的供应商。在环球旅讯的介绍下,潘飞认识了皇包车的创始人及CEO孟雷。潘飞说,自己一开始只是以一个“热心肠”的身份,跟孟雷讨论讨论业务方向。而在确定要邀请潘飞后,孟雷在一周内三次专程从北京飞到上海,这让潘飞有点感动。

当然,可想而知,要撬动不差钱的携程的管理层骨干,刚刚融到资的皇包车,付出的不会仅是行动上的诚意。

纳贤并让出皇包车CEO“帅印”孟雷笑称,自己将来是公司里最大的打杂工。而据潘飞介绍,他们俩是非常互补的:“孟雷虽然有过很好的创业经历,但公司的体量都不大,对于体系化管理一直在快速学习的过程。但公司发展太快,孟雷希望自己能集中精力在自己更擅长的领域,他接地气,BD方面特别强,而公司日常组织管理、体系化推进和行业策略层面的事情,则希望有人来配合他做。我正好在大公司的时间比较长,又负责目的地碎片化的业务。而且在行业同级别的人员中,我算比较年轻的,年轻是创业的资本,孟雷本人比我还要小一岁。这些也许都是孟雷看中的吧。”

让潘飞决定从携程“勇敢一跃”的原因,根本还在于对事业的认同。在还没有细想皇包车背后的商业逻辑之前,潘飞说,自己完全没有把它当作一家有巨大创业空间的公司,“毕竟现在旅游行业的创业公司也不少,当时只觉得皇包车是携程众多供应商中的一个。”

但在帮皇包车出谋划策之后,潘飞自己梳理出了一些东西,他认为,这背后有巨大的商业机会。

皇包车在天猫上的页面

交通、住宿已固化,第三品类蕴含仅有的机会

在采访中,潘飞向环球旅讯描述了展示他理论框架的表格。整个在线旅游产业被纳入两个维度中,横轴是产品链,分为“大交通”、“大住宿”和“大地面”三部分,纵轴是价值链,分为“商品信息”、“支付”、“履约”三部分。

潘飞介绍,大交通、大住宿两个领域已经非常成熟,对应的商品信息和支付两个价值链环节,被OTA不容置疑地牢牢掌握,尤其是在当下的中国,而这两块的履约环节,分别是航空公司/铁道部和酒店/民宿在做,航空公司/铁道部不用多说,没有创业机会,而住宿也是重资产,尚存在一些空隙,如中档酒店。

而第三个品类“大地面”,则因为它的复杂性——品类多、客单价低,产业信息化程度低——一直没有好好被发掘,直到近两年旅游创业热,才有很多公司开始涉足这个领域。

再看价值链纵轴。携程、去哪儿、阿里旅行这些大OTA或平台,都在做商品信息和支付两个环节,除了成熟的大交通、大住宿,现在也涉及了大地面。像携程“海外玩乐”和一众目的地创业公司,则专门做大地面的商品信息和支付环节。可以说,大OTA和小创业公司,这两年都在疯狂地建设大地面的商品信息和支付环节。

皇包车所代表的机会,出现在大地面的履约环节。潘飞称,不论商品信息和支付是在哪里完成的,但履约的环节是餐厅、游乐园、传统地接社在做,皇包车等新兴平台也在其中,而这其中将出现巨大的商业机会。

“传统地接社管理是相对低效的,他们原来的资产和配置主要是为跟团游服务,正处于刚刚向服务自由行转型的过程中,但投入的决心又不够。总的来说,境外市场上很少运营效率特别高的、专注在散客市场的地接社,在做目的地的履约环节。”潘飞说:“随着共享经济的崛起,这里蕴含着旅游行业一个充满潜力的创业可能。”

做好准备,从轻松无忧到艰苦奋斗

同样是做海外目的地,潘飞此前所领导的“海外玩乐”,因为在携程里“大树底下好乘凉”,可以轻松无忧地获得大量引流,而今跳出安乐窝到创业公司,则不得不面对此类独立公司必须面临的“行业难题”:流量获取难。

对此,潘飞表示,自己做好了艰苦奋斗的准备,“在携程体系内做事会轻松很多,做成事的概率也大很多,而体系外成长的效率更高,获得的成就感或许也更强。”

就流量获取的问题,潘飞分析称,皇包车做的是履约层的事情,并不需要着急去自己找流量,因为“流量都在OTA那儿包着,客人在OTA查完信息付完钱,到了目的地总要有人接吧”,在境外中文包车领域,谁能提供更优质、更廉价或者性价比更高的人、车服务,谁就更有机会获得流量。

“所以,第一步还是把品质做上来,把成本控下去。但皇包车的业务不仅限于低客单价的碎片产品,因为多日包车、包车多日游,是中高端自由行和中高端团队游的升级态,客单价其实很高。我认为在这部分客单价的市场,皇包车完全买得起用户,承受得起新增用户的获取成本。”

对于另一个行业现状——司机导游“合法性”的暂时搁置——潘飞说:“首先导游的个人合法注册,在80%的国家都是没问题的,但是涉及到用车,会更复杂一些。每个国家甚至每个城市都不太一样,这个我们需要一个一个地方去解决。目前像纽约、东京这种重要城市我们已经解决了合法性的问题,更多的地方还在持续。不过随着共享经济在全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我们相信政策会越来越宽松。”

境外包车平台:渗透率尚低,要拼细节策略和执行

在创业热下,很多细分行业一开始就伴随着竞争。对于海外中文包车的同行,潘飞说:“这个领域也有四五家公司在做,这背后的商业逻辑相信大家都想得明白,归根结底,拼的还是细节策略能力和策略的执行效率”。

潘飞认为,同行们现在主要是用比较轻的共享经济方式,来整合全球华人私导,为中国游客提供华语包车服务。但皇包车落地落得非常重,这与典型的共享经济有明显区别。“旅游是体验经济,服务非常重要,所以在这方面皇包车投入比较多。我们会在海外建立运营中心,包括对私导的招募、培训上的工作,以及根据不同区域,做商品的报价体系的细化。”

据了解,和专车司机用互联网平台的情景类似,海外中文司机、导游也是通过App与皇包车取得联系。现在皇包车及同类包车平台,对司导的渗透率还相当低,按潘飞的话说,“只有百分之个位数”。而由于市场还在早期阶段,订单量不足够多,海外司导不可能忠实于某一个用车平台(或地接社),有点像专车司机,同时装着滴滴、Uber、易到,谁有单就接谁的。

“这就看谁能为司导提供比较合理的价格、优质的订单,订单量大了,司导对某个平台的黏度以及换平台的门槛就会提高。在短期内我们没有想让司导只服务于皇包车这个平台,也没法避免皇包车的规则、系统被竞争对手拿去,现在的商业世界已经不是靠保密能守住你的竞争力的了”。

增长的根本,在于时机和模式,其他都是技术活

同时,潘飞也提到,因为渗透率低,境外中文包车平台之间,目前还没有到竞争后端司导资源的阶段,更多还是前端体验的比拼。

至于增长问题,潘飞说,这其实更多的是一些技术动作,“早期能否获得高增长,最核心最本质的,是你切入这个市场的时机和商业模式,是不是真的符合需求,我觉得这才是能带来一家公司快速增长根本所在。”

潘飞还有更远的展望:在未来的阶段,皇包车会从包车扩展出去,为中国游客提供更全面的中文服务。

对此,潘飞介绍:“将来出境旅游应该像美国的游客一样,带着母语就可以走遍全世界,没有障碍和纠结。我们甚至发现美国游客在外国游客,吃当地的菜的机会都比较少,主要还是吃西餐。同样的,随着中国人出游的升级,我们希望能提供一个完整的中文服务体系,不仅是在车、导,还可能包括用餐、购物等方面。”

谈创业:在线旅游还有机会吗?

势同水火的携程、去哪儿、艺龙成一家人了,大神仙都不打架而是同仇敌忾了,地上的小公司还闹腾得起来吗?更直接一点,刚刚还很火的在线旅游创业,现在还有希望吗?

这个问题上,曾在携程、去哪儿,中途自己又创过业的潘飞,特别有发言权。

潘飞认为——回到之前他的理论表格——OTA涉及的大交通、大住宿品类以及商品信息、支付环节,很大的创业机会已经不多了。“如果你继续拆解行业,细分领域里面机会还是有的,比如做一些旅游内容、着眼行程中的创业公司。但这些都不是‘大’机会了。要做小而美的公司,旅游行业有很多机会,但你说我要在某一个细分,做成一家非常庞大的新公司,与几大OTA抗衡,机会已经非常渺茫了。”

再逼近一步,现在很多人扎堆做的所谓从旅游内容、社交到产品贩售的“内容变现”模式,有机会吗?

潘飞称,原来机会还是有的,因为几大的OTA之前有很强的竞争关系,像国外TripAdvisor模式的变现能力就很好。但随着中国旅游商品越来越集中,选择权基本在携程系的手上,他们对内容的依赖就降低了。做个类比,阿里平台上的商品丰富程度足够高,很早就可以摆脱百度、腾讯流量的依赖,让淘宝天猫可以切断百度的搜索引擎、微信的链接入口。所以现在OTA后端的产品竞争不会过于激烈,导致对内容引流需求的弱化。总之,“内容变现的模式现在难一些了。但由UGC向PGC的转变,可能会带来新价值。”

最后,潘飞说回了自己的创业:“创业是一次漫长的修行,特别特别感谢家人的支持。我现在30出头,太太暂时没上班,孩子还没上学,我想,搏一次吧!”


潘飞告别携程时深夜发的朋友圈。同时,他进入了携程离职者组的群,叫“脱鞋党”。

【爆料或交流,欢迎联系环球旅讯曾宪皓:goofy@traveldaily.cn,微信号dppqqb】

曾宪皓
曾宪皓

环球旅讯

欢迎爆料或交流。文章下方还可以留言讨论~

dppqqb
已发表文章 188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皇包车末日

身为司导说一句,我刚开始当司导的时候你在宿舍里打DOTA呢,突然冒出来了个皇包车。。。打低价战,中国人做生意真不行,知道为什不会做生意可为什么还能赚到钱么?跟别的国家人比,消费群体未成熟,加上有庞大的市场规模(人口),所以不会做生意也能赚钱的不能说是赚,得说捡~你们平台一出来就打低价战把整个市场价格压得不能再低,现在呢?你们还在压低价格,而且天天跟司导说服务质量什么的。。。王健林有句话说得好,没利润哪来的服务?你们在我这个市场里没到一年~别得意着,岁月加上你们的运营模式会告诉你答案~走着瞧。

2016-12-10
18

游客

多次跳槽,能力也许有,但是对企业的忠诚度值得推敲

2015-11-04
9

游客

皇包车管理 太乱 光想赚司导钱 垃圾

2016-06-03
7

游客

和老潘认识许久,是条汉子,是个人才,是个好友,相信他的眼光,预祝他在新的平台上继续绽放光彩

2015-11-04
6

游客

孟雷是头倔驴,潘飞是条汉子!相信一起会碰撞出新的火花,看好皇包车

2015-11-04
5

优课

低价没保障。私人车辆,就跟国内的滴滴快车。司机素质层次不齐。

2015-12-30
4

游客

2015-11-04
4

看你不爽

希望看到旅游界能和平下来,老打价格战司导服务质量越来越差,对出行旅游的人来说真不是个好消息,

2016-10-15
3

游客(手机)

其实公司大方向还是不错..但是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的管理有很多问题..马来西亚的城市经理把马来西亚搞 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他竟然安然无事.在好的事业有这样的员工存在.而你们一无所知.遗憾

2017-10-29
2

游客

加油,相信你们会大有做为得。

2015-11-04
2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