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游可以“自由”执业的今天,要怎么办?

楚有才 环球旅讯 2016-02-05 11:31:37

导游受到的不信任与整个社会的失衡有关,抛开社会失衡的大背景,作为一个导游应该明白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办?导游又遇到哪些挑战?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楚有才)也许我这个没有导游证,没导过一个团,甚至还分不清导游、全陪、地陪和领队的人根本不配评论导游。然而,身为一个旅游会议圈的人,在国家允许导游“自由”执业的今天又忍不住不得不说几句。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是导游的黄金时代,受人尊敬,工作高雅体面,收入不错,我的不少领导和同事都赶上了这一波潮流,成为那个时代的骄子。每每谈起那个时代的辉煌往事无不唏嘘感叹。进入本世纪以来,导游的光彩不再,充满了不信任以及负面报道,甚至诞生了“黑导”这一词语。提起导游,游客和导游之间充满了紧张和不信任,试想,带着这种心情去旅游,无论是游客还是导游,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和体验啊?一进庙门,深怕某个慈眉善目的和尚、道士给你卜一卦,然后打开那个功德本让你看着办,您说带着这个警惕、害怕的心情去朝山,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啊?

如今的社会,充满着一种不信任,阶层与阶层之间,阶层内部之间都一样,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关系啊?难道这就是社会主义的和谐吗?在新时代的契约精神还没有充分建立之时,必然是人人充满警惕和不信任的社会,这是不利于交易的社会。

因此,导游受到的不信任与整个社会的失衡有关,抛开社会失衡的大背景,作为一个导游应该明白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办?导游又遇到哪些挑战?
 
导游工作的“图灵化”

不得不说,导游心智和体力提高的速度被信息化远远甩在了后面,导游持续“降熵”(吸取负熵)的能力远远落在了电脑的后面了。最近的15年也是搜索引擎发展的黄金时代,“外事不决问谷歌,内事不决问度娘”几乎成了公司内外的一句口头禅,再加上维基百科、骨灰级社区的出现,业余的专业已经全面挑战了专业。就好比此刻我这个业余的写作者出于分享的目的在写文章,而并没有人要求我写,但是我有可能比专业的评论员写得还要快还要深入,这就是克莱·舍基所说的“认知盈余”。如果资深的导游都没有业余的专业,如果资深的导游都满足于现状,那么这个职业必然会被电脑所淘汰。

不得不说,以前许多必须由人来完成的事情,已经被电脑所取代,电脑在许多领域已经通过了“图灵测试”,因此导游工作的“图灵化”是不可避免的大趋势。打开App,佩戴虚拟现实的设备,游客也可以得到基本的甚至是免费的信息讲解服务,智能识别和智能讲解必然是大势所趋。某一天,当导游变成了可以折叠的电子地图,我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导游的场景

几年前听赵启正做了一个讲座,讲座之中他提到了以下两个导游场景:

场景一:“各位游客,请看看前面这座山长的像什么?这座山有一个著名的传说,灵验得很啊,据说江泽民曾经在这里连转三圈,后来官升三级,如果要升官发财的赶紧绕他三圈啊…..好啦,大家赶紧转圈拍照吧,一刻钟以后集合……”

场景二:导游是莫斯科某专业史博士,跟着这个专业“导游”,克林姆林宫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展现在你的眼前……

赵启正大加赞扬第二个场景,认为场景二才是导游的本色。我想未来两个场景都算不上什么了,因为要么太Low,要么被图灵化了,要么就是非专业化了。
 
导游的未来


未来的导游一定是专家型的导游,一定不再是基于地理信息的导游,也不再是野史趣闻的导游。未来的导游就是一个超级“IP”。IP是最近两年流行的一个词语,意指有原创版权内容的事物,IP可以是电影、体育赛事、游戏,IP当然也可以是“人”。那个聊绘画的“小顾”就是一个IP,小顾有自己的微信,有自己的出版物,更重要的是小顾有自己的粉丝,因此IP的核心是粉丝。有一天小顾在微信群里说“咱们组团去罗马、佛罗伦萨,看看文艺复兴的艺术道路吧,招募20个铁杆粉丝一起去”,您说小顾的铁杆粉丝会不会跟他去?答案是肯定的。

那个盗墓笔记的作者有一天在群里说“走吧,咱们组团去渭河流域,看看那些被盗的墓穴吧”,您说他的粉丝会去吗?

如果吴晓波说,“咱们去某某地方考察,看看企业的转型吧,看看那些大败局吧” ,我想也有人去报名的。

真正的挑战不是图灵,而是那些非专业的人做得更有吸引力,那些有粉丝基础的可能正在干专业导游做的事情,但是他们根本不会说自己是导游,正如小顾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是导游。
 
导游能自由择业吗?

如果导游不是超级IP,他能成为个体户吗?他能仅仅靠导游养活自己吗?NO! 正如专车司机并不是靠开车吃饭的,因此即便未来有一个Uber 模式的导游预约平台,导游也不能肚子谋生。再说了,上百万个导游都上网了,凭什么让人家发现你?

按照KK的1000铁杆粉丝的说法,一个导游能够谋生,必须有1000个铁杆粉丝,也就是说,1000个铁杆粉丝每年会拿出自己一天的工资(平均工资)购买你的导游服务。我看,目前还没有哪个导游有这样的实力,因此,短期内我不相信导游能仅仅靠导游吃饭。

未来,导游证已经没有意义了,他不是吃饭的凭证,顶多就是可以免费进入几个景区罢了。
 
那么导游应该怎么办?

第一,当然不要那么傻,独自去执业。在你没有形成自己的独立IP之前,在你没有1000铁杆粉丝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淘宝开导游店,那是骗人的。因此,即便要去开,不妨去兼职、业余的干,把导游工作当作一种乐趣,而不是谋生手段。因为一种技能已经很难立足了,更别说靠这个去谋生了。

第二,对自己狠一点,成为某一个领域的专家。世界那么大,长尾如此长,如此宽,如此深,以至于他将变成很有趣的另一种东西,所谓多即不同,小众到极致,超越图灵。某一天,如果最懂导游的不是这个导游的老板而是这个导游的粉丝,那么这个导游就可以完成转型了。

美国有上千万人的自由职业者,未来的20年,美国将是最大的自由职业者的国度。但是我们还不行,我们导游的“降熵”赶不上“图灵化”的速度快,再说过去我们实在太温暖太安逸了,我们打破铁饭碗才有多久的时间?

但是,我坚信,未来一定是一个美好的图景,有的公司会越来越大,但是更多的公司会越来越小,也有更多的自由职业者,个体户将不再是一个令人鄙夷而尴尬的代名词(80年代,我都不好意思说我爸爸是农民、个体户),而未来,我很庆幸我是新农民,新式个体户,我为之自豪!

WHY?

因为,尽管机器代替了我们更多,但是机器释放了我们更多的时间,我们可以腾出手来创造更美好更多彩的世界。

因为,尽管我们已经征服了太多,已经图灵了太多,但是没有被发现的,没有被图灵的速度远远快于这个发现的速度。

因为,世界正以加速度发展,新生事物朝着“亿万差级”靠拢,那么信息究竟是更加对称了呢?还是更不对称了呢?一定会诞生更多好玩的东西,一定会产生更多的连接,更多的个人中介。

如果您是一个导游,千万别再背诵什么导游考试的题库了,那个东西最终会害死你的,您的记忆比得过机器?

如果您是一个导游,千万别指望出现一个Uber的预约平台了,这个平台养不活您,因为非专业的导游的数量十倍、百倍于专业导游。可能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浦东机场更多的考察团是由非导游带回来的,那些非专业的导游是另一领域的顶尖人士,他不靠导游吃饭,他都不知道他干的就是导游的事儿。

如果您是一个导游,尝试着抢枪别人的饭碗,在您的身上发挥认知盈余,作为一名非专业人士做做其他专业人士所做的事情,那么也许您的机会就来了,你成为了“他”,但是您也可以拒绝说是“他”(正如那些干着导游的人拒绝说自己是个导游一样)。

我理想之中的导游,我有自己的IP产品,或者是出版物,或者是深度视频,或者是摄影,可以是在线收看的,也可以是实体出版的,但是您要约我当导游,对不起您得付钱,且必须提前预约,因为我已经被预约到半年以后了,而且我不是每天都带团的,我有我的时间,我不靠带团吃饭。

也许,您会说,你还是洗洗睡吧!

楚有才
楚有才

环球旅讯特约评论员

楚有才:湖北人、现居上海,会议与旅游业观察者、实践者。

已发表文章 2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游客

人与人的交流机器是代替不了的

2017-01-03
回复
1

游客

导游这个职业的传统模式将受到极大的挑战,可是,它又会有无限的可能

2016-03-16
回复
1

游客

你懂个屁!

2016-05-25
回复
0

好吧

“陪伴玩”全球私人导游欢迎您!

2016-04-21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