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

机票搜索平台“带我飞”:帮用户找廉价机票

36氪 2016-03-07 23:35:15

带我飞希望覆盖包括廉价航空和全服务航空在内的所有航空公司,成为机票搜索平台,并基于机票购买为用户提供智能规划和旅游商品的动态打包。

36氪之前的报道中提到过,一些代理人会通过廉价机票(甚至是低于成本的价格)赚取大型 OTA 平台的流量,利用其中的猫腻赚取利润。然而,世界上有很多真实便宜的机票,就是经常买不到——就像火车票一样。这是 “带我飞” 设计的切入点。

目前带我飞是一家廉价航空(也是人们常说的低成本航空,LCC,Low-cost Carrier,例如春秋航空)机票搜索平台 + 全流程服务商,想要帮助用户找到可购买的廉价机票,并提供一键购买等全流程服务。最新上线版本的带我飞已经不局限于传统的 “用户提供出发地、目的地和出发日期” 的搜索模式,而提供了类似于 C2B 反向定制的 “用户提供出发地、目的地和预算”,带我飞负责 “抢票” 的模式。

未来带我飞希望覆盖包括廉价航空和全服务航空在内的所有航空公司,成为机票搜索平台,并基于机票购买为用户提供智能规划和旅游商品的动态打包。

公司创始人兼 CEO Kenny 这样解释创立带我飞的初衷:廉价航空的机票价格变化很快,经常有促销活动单促销信息又比较模糊,所以用户不得不每天去查价格——即使如此也经常会错过最便宜的机票。“买到一张便宜机票的时间成本很高,所以想先做个工具降低这个时间成本。” Kenny 说。

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境外旅游的第一件事一般是确定购买机票,除去购物外也是整个旅途花费比较高的一部分,价格动辄相差上千元,对用户决策的影响也比较大。

带我飞的做法是通过抓取多家廉价航空网站实时数据的方式,向用户展示可供选择的航班和对应的价格。而最近一版更新,他们推出了 “抢票” 功能。

用户可以输入三个目的地和三个出发地,系统会提供一个 “价格日历” 功能(这是基于大量历史数据做数据分析的结果),用户可以从中选择最早出发日期和最晚返回日期,并设定一个预算价格。基于这个结果,系统会提供在这一时间和预算范围内可供购买的机票。用户可以即时购买,也可以设定更低价格,让系统帮忙 “抢票”。

用户需要填写个人信息,并且提前预付预算的费用(例如上图中的 1500 元)。如果抢票成功就直接出票,否则就会退款回到个人账户。

在运营上,当用户设定一个预算价格时,系统会显示 “抢票成功概率” 以此来引导用户需求。而大部分廉价航空会提前三四天释放促销信息,例如凌晨 12 点开抢,而带我飞也会在运营位置上展示,提示用户预付定金 “抢票”。

目前带我飞的数据来源,主要是通过分布式抓取的方式获得,不断更新廉价航空官网的数据。Kenny 说这一方式的难点是随着数据源和抓取量的增加,必须要储备足够多的 IP 资源,并且很好的完成算法和调度的优化,目前带我飞已经构建了一套自己的底层架构。

购票行为是带我飞通过机器模拟用户预订行为,回到廉价航空官网完成。带我飞目前不向用户收取任何费用,当然也暂时不能获得任何佣金或者后返,还需要自己垫付用户通过银行卡或者支付宝等渠道完成支付的手续费(例如支付宝是千分之六)。Kenny 的设想是在预定量增长之后去和航空公司谈佣金和更深度合作等话题。

未来 Kenny 想实现的是智能行程规划和旅游商品动态打包的完整解决方案。他以游览台湾为例说,设计一个行程需要看很多攻略,确定景点、酒店、当地小交通等,但能否有一款产品,提供几款基础线路商品,用户可以在这一基础上调整,形成自己的线路。这其实是妙计旅行正在做的事情,而 Kenny 希望带我飞独立开发。

带我飞目前主要覆盖的是东南亚的廉价航空公司,预计在今年覆盖全球所有廉价航空,并接入一些全服务航空以解决用户前往欧美和大洋洲地区的需求。在全服务航空上,带我飞仍然主要以抓取官网数据为主,也会有一些其他渠道。明年年 初带我飞将上线智能行程规划产品。

在推广上,除了自有新媒体运营做推广之外,创始团队有一些发行渠道的资源可以做相对低价的推广,例如应用宝等。另外带我飞通过与第三方 App(如迅雷)以及线上社区做联合营销。线下由于带我飞的种子用户目标群体主要是大学生,因此也通过高校联盟等渠道做线下合作推广。

整体而言,智能行程规划的核心,是在某一时间上商品的可用性,而前提则是机票的可用性——绝大多数用户都会预订机票,然后基于往返时间安排中间的行程。因此以机票作为切入点做智能行程规划是有入口级别价值的。

在实践上,C2B 反向定制在国内一直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原因是机票可用性的复杂程度太高,算法并不容易实现,而通过代理人抢单的方式,由于商务上的原因也没能实现(案例你们都懂的)。基于廉价航空做抢票是个比较讨巧的方案,因为廉价航空的机票运价和可用性在逻辑上更像火车票,因此反向定制相对容易实现。

但像带我飞这样用数据抓取的方式来构建本地运价库,涉及本地缓存问题,可能会影响最终的结果准确率。这也要看带我飞最终能把算法优化到什么地步,能否尽可能的提高准确率。

另外,做机票搜索无疑会面临竞争。早年就进入国内的 Skyscanner 天巡在廉价航空搜索领域准确率较高,而携程则是国内第一大搜索平台(尽管搜索廉价航空机票不是携程所擅长的,因为廉价航空不接入全球 GDS)。Kenny 认为,做机票搜索玩家之间都或多或少存在竞争,但天巡在国内的推广做的并不好,很多小白用户并不知其为何物,且天巡更像是一个搜索平台,只是将用户导流至其他渠道完成预定,而带我飞则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还能够提供 “抢票” 这种 C2B 的模式。

目前带我飞的团队共 12 个人大部分来自腾讯,阿里 UC,酷狗等企业。Kenny 是架构师出身,有 7年 工作经验,出身 UC,之前曾在旅游、消费品和教育等领域多次参与过互联网创业;联合创始人来自于腾讯,有 6年 工作经验,之前负责手机管家运营、渠道拓展等业务。目前带我飞正在寻求天使轮融资。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