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维登罗军:碎片化房源的标准化服务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关注微信
订阅号

订阅号

小程序

小程序

订阅邮件
新闻 > 评论 > 正文

斯维登罗军:碎片化房源的标准化服务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来源:环球旅讯 张可心 2018-09-21

是商业模式渐渐模糊的短租民宿市场,斯维登或将与地产商及酒店短兵相接,其时,“碎片化房源的标准服务”将成为罗军的必杀技。

【环球旅讯】今年3月,斯维登集团(以下简称斯维登)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罗军也拉开了其第三次创业下半场的“芳华”时代。此后,罗军便带着他的斯维登一路高歌,坚定地朝着“碎片化的标准化服务”目标迈进。

9月21日上午,在“2018环球旅讯峰会&数字旅游展”上,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与环球旅讯CEO李超共同探讨了中国分享住宿的“钱”景与未来。


环球旅讯CEO李超、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

评判企业优劣的标准将由产品力和资本力向迭代力转变

作为2010-2012年中国旅游市场的风口,在线短租发展至今,已鲜有顺势而为的勇士涌现。消费者们期待的是落座玩家们刀光剑影下住宿体验的革命与创新。

“如今在线短租市场已经不会单纯用C2C或B2C模式划分这个行业了。”继蚂蚁短租与小猪等在线短租平台纷纷推出线下运营服务后,罗军坦言,“只有对个性化的民宿房间或者产品进行标准化梳理和管理才能更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其次,自2013年进入中国市场的Airbnb也是业界关注的焦点。据媒体报道,截止2017年底,Airbnb在中国的房源已经达到15万套。Airbnb自去年11月大力推广的Experience产品,截至目前在中国也已覆盖数十个城市并提供超400项体验产品。

作为目前仅拥有40000套房源数的斯维登,Airbnb的强势发展是否会构成威胁?罗军表示,“市场竞争的胜负定论应当从长远的角度看,未来10年或20年的市场,评判企业的优劣标准将不再是当下的产品力或资本力,而是企业的迭代能力。相比于中国企业的全业务发展,跨国企业的中国业务轻投入比例将使得Airbnb今后在中国面临极大的挑战。”

同时,对于房源的扩张,罗军表示接下来斯维登依旧将侧重于旗下斯维登公寓品牌的扩张。对于周边游产品,罗军认为斯维登的周边游产品开发将不同于OTA平台的简单产品打包逻辑,而是针对消费者的需求提供本土化的体验服务。

面对竞争高度白热化的市场环境,斯维登今年以来也动作频频。先有保利资本的入股以及控股从事度假酒店的途窝酒店集团,继而旗下途远公司获得来自胡润百富的天使轮投资,并签约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员胡润为集团首位全球代言人发力海外布局。此外,斯维登集团还与多个品牌展开跨界营销迎合消费者个性化住宿需求。斯维登究竟在追赶什么?

“让不动产增值,与家一起旅行”,罗军用一句话描述了斯维登的定位。“斯维登这么多的产品不是拍脑袋想出来的,而是基于我们在一级市场与开发商合作这样一条优势明显的产业链条下的合理业务延伸。”而途窝则是斯维登对于景区住宿场景的补充。

同时,斯维登已开始布局海外直营业务,“最近我还兼着途家CEO,但我主要花精力在斯维登上。我发现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投资项目越来越多。中国在海外买房子的人也越来越多,斯维登也因此收到了很多海外开发商及个人托管需求。于是我们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面逐步开始做海外项目了,今天下午我们有一个柬埔寨的项目剪彩。”罗军说到。

由于DNA不同,地产公司和酒店不会构成对斯维登的威胁

斯维登和途家以线下不动产运营模式起步,而近两年在市场大环境和国家政策的双重推动下,各房企纷纷启动长租公寓项目。今年5月2日,恒大集团发布首单住房租赁ABS产品高调宣布进军住房租赁行业,同时碧桂园、万科纷纷紧随其后。

被问及斯维登是否担心开发商由于长租领域的投资回报周期长而进军短租领域时,罗军认为可能性不大,其理解长租是租赁业加服务,其业务中会有许多经纪公司与开发商的介入,而短租就是酒店业。对于两个完全不同的行业,罗军看到的反而是合作机会,“有许多长租企业寻求与斯维登的合作,期望我们可以填补其长租订单之间的空白周期获取利润,所以我想长租跨界短租领域应该是有难度的。”

其次罗军认为最近长租市场的价格波动也并不会影响到斯维登的房间价格,“中国短租市场只会受到整个中国金融行业以及货币变化而不是长租市场波动的影响,比如货币的贬值以及一些物业税、房产税相关政策等因素。”

而被罗军称之为酒店业的短租民宿形式,其实自一出现就是站在酒店业的对立面作为分羹住宿市场的最大竞品。然而随着共享经济的发展,近年来各大酒店连锁品牌也纷纷调转枪头,宣布进军民宿市场。

“我记得2015年,季琦知道我在做短租民宿,担心我将酒店业颠覆而睡不着觉。而现在反而是我担心他冲上来,因为我不知道他会干什么事情。然而尽管连锁酒店有成熟的体系、规模与资本,但我认为不一样的DNA一定做不出同样的东西。”在罗军看来,“老季做出来的只会是酒店,不管挂着什么样的招牌。而相比之下,斯维登不仅更擅长经营碎片化与小规模的房间,还拥有强大的房源获取能力与团队文化。”


罗军

标准化的运营管理是现阶段斯维登的工作重心

在互联网时代,流量即生意,过去死在短租民宿跑道上的多是没找到流量金主或资金扶持。虽然携程投资了斯维登和途家,但是罗军表示,“斯维登没有在流量方面获得特别的支持”。

同时,消费者也能在蚂蚁短租、Airbnb及美团等多家平台搜索到斯维登的房源。对此,罗军表示斯维登对于渠道使用的心态是开放的,“我们在Airbnb上有房源,但数量不多。到今年年底我们有1200个项目在运营。而每个项目因为项目属性的差异性会由项目经理决定渠道与合作伙伴。在斯维登,不是自上而下而是自下而上的管理方式,最底下的人最有发言权。”

罗军将短租民宿行业分为三个层面,第一层是流量层,诸如途家、携程等。中间一层为运营管理公司,酒店管理管理公司同属这一层,而最下层则是投资与应用服务类。他认为,“流量层的意义在于带流量,既然有其自身价值,那么存在即合理。而斯维登目前的主要工作重心放在中间层,即碎片化房源的标准化运营管理。”

在2017年途家战略发布会上,斯维登正式对外宣布开启加盟业务至今,其加盟房源数已达总房源数的2/3。被问及斯维登自营业务与加盟业务的理想占比时,罗军表示,“我认为2/3就是很合理的加盟业务占比比例。”且区别于国内连锁酒店加盟形式,由于斯维登与一级市场的良好合作,加盟商前期无需自己找房源,更无需支付加盟前房源装修、设计等高额成本,可以直接经营由斯维登统一提供系统、品牌、市场活动和SOP等相关支持的房源。

而面对加盟业务如何保证运营服务质量和监管的质疑,罗军坦言,“斯维登旗下无论加盟或自营业务,在消费者体验方面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这主要源于斯维登要求旗下所有房源实现标准化服务。如斯维登旗下别墅及公寓均带有提供标准化入住办理与接待服务流程的前厅,同时所有房源要求遵从统一的安全管理机制且使用统一的操作系统,其中包括系统结算方式、发票开取方式、房间物料洗涤的品质与要求等。

“而更偏向于用户感性体验的细节,如房间的大小格局、房间内窗户及阳台的设计、床的位置摆设、固定资产如洗衣机或席梦思等床品的供应商品牌等,斯维登则尽力使其个性化,以满足消费升级下消费者的多样化需求。”罗军表示碎片化的标准化服务就是将可标准化的部分标准化。

而监管层面,针对“网约车”及不久前成都7家民宿被取缔的事件。罗军认为共享经济的监管“暴雷”对斯维登是利好现象,因为消费者提前代替市场做了优胜劣汰的选择,而标准化服务也将成为斯维登强有力的竞争优势。

精彩对话实录:

1.观众提问:斯维登房源都来自渠道方,客源没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斯维登作为房源运营方怎么提升入住率?

罗军:如果我们没有价值,一千多个项目就完全跑掉了。我们懂得怎么在OTA上放房源,还有协议客户,以及交换产品等等保证我们做得到。

斯维登 罗军 TDC
0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

打赏打赏打赏!!!

您还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06-2018 环球旅讯版权所有| 粤ICP备 06070077|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 B2-20110389|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