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热房车旅游,是短期爆发还是长期利好?

李嘉咏 环球旅讯 李嘉咏 2020-06-03 08:00:59

综合性行业的发展,无论缺哪一块都会有木桶效应。

【环球旅讯】近几个月以来,“房车旅游成为新选择”、“房车业迎来小爆发”等表述不时出现在媒体报道中。

4月16日,携程公布的数据显示,搜索“房车游”的用户环比3月同期实现翻番。5月1日,央视网报道称,携程平台上只能预订“五一”假期之后的房车产品;上汽大通音乐谷固定的拖挂式房车提前10天左右全部满房;自行式房车从5月1日到3日开始是发车高峰,提前一周左右订单全部售罄。

中国旅游集团投资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旅资产”)总经理、党委书记卢路认为,今年的疫情正好把房车的自由、私密性、安全性的优点全部体现出来。“就像‘非典’之后自驾游爆发一样,短时间内可能改变所有人对房车的观念。”

20世纪初,房车始于欧美发达国家,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欧美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房车文化氛围浓郁。根据普华永道的报告,2017年,全球主要的房车市场美国、欧洲、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房车销量分别为50.5万、19.1万、5.4万、2.1万辆,千人保有量为34.69、14.54、33.37、24.76辆。

普华永道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房车销量为6000辆,保有量约为2万。以每辆房车均价20-30万元计算,中国的房车市场规模约为40-60亿元。环球旅讯观察,车企是最常见的房车投资者,从房车供应到互联网平台均有涉足,旅游企业在房车旅游、房车营地中的布局也不鲜见。

在携程、去哪儿、同程旅行等OTA上搜索,房车产品多为房车自驾游、跟团游以及营地体验产品,价格在几百到几万元不等。其中,携程的产品较多,在房车主题游板块,有近二十个供应商提供的百余个产品。

借着疫情的东风,有行业人士透露,在传统旅游项目停止的情况下,发力房车旅游的企业很多。

但同时,也有人提出了相反的观点。房车从业者刘华(化名)表示,房车从真正进入中国开始已经20年了,一直在规模化发展,但至今没有到爆发期。“房车作为一种关联性高的复合型产业,需要面临的挑战相当复杂,不是出台一份营地政策,或者被疫情刺激就能爆发的。”

走入生活还是走入旅游都很难

提到“房车”二字,不同的人脑海里会有不同的场景。

可能是驾驶着房车走在川藏公路上,到了营地后坐下来看看夕阳的自由旅途;也可能是一家老小到某个房车营地,住在房车上度度假、晒晒娃的亲子体验。在性质上,前者更像是兼备住宿功能的交通工具,后者则更像用车来包装的住宿类产品。

房车在我国还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车辆标准、道路交通的法律法规、营地数量、专属导航等等都很缺乏,导致房车上路这件事情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刘华认为,类似于住宿类产品的房车营地更适合我国的现状。

“房车首先应该进入生活,而不是家庭。我们必须先让老百姓知道什么是房车,能带来什么体验,才能让他有租房车去旅游的冲动,进而才是买房车,直至形成房车文化。而不是一上来就推荐他们租一台连后视镜都没有的房车,堵在北京的高速公路上,或者卡在限高杆上。”

因此,刘华认为有房车业务的企业最好将20%的资金投入在自行式房车,80%投入在拖挂式房车搭建的房车营地。

刘华提到的房车营地在旅游企业中不少见。2017年,开元酒店集团发布芳草青青房车营地品牌。2018年,首旅如家的“如家小镇”正式迎客,利用集装箱、帐篷、房车、小木屋等,在近郊、乡村打造旅游综合体。再往回看,早在十年前,港中旅集团已经在北京密云开发建设密云南山房车小镇。

2016年7月,港中旅集团和国旅集团战略重组,成立中国旅游集团,其旗下中国旅游集团投资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投资孵化和资产管理的业务板块,聚焦旅游文化产业投资和孵化,负责房车业务的运营管理。

从中旅资产目前的房车业务占比来看,超过50%为房车线路产品;营地业务将近40%,包括营地的选址、规划、建设、投资、管理等;小部分是房车租赁和线上服务平台。可见,动起来的房车才是中国旅游集团房车业务的重点。

“过去我们总把房车当成一个住宿工具,我觉得那跟房车没有太大的关系,应该倒过来,叫车房。”和刘华刚好相反,卢路认为房车就应该动起来。

卢路观察,欧美的房车文化氛围浓厚,房车营地都是标准化建设,除了车位、简单的个人空间和公共空间可以烧烤、看书、晒太阳,没有其他功能。但中国土地成本高,客源少,这样的房车营地基本无法维持经营,所以都往城市周边小度假村的业态发展。

“现在有很多企业在打造房车小镇,确实给房车消费者提供了一个选择和了解房车的基础,但这样的度假村建设成本太高。另外,房车小镇更多是一个概念,绝大多数玩家还是以房地产为主,创业公司很难从中获得投资回报。”卢路称。

营地是房车绕不去的坎

谈房车必然会谈到营地,即便是动起来的房车,也需要一个停靠的港湾。

2016年,国家旅游局等十一部委联合印发《关于促进自驾车、旅居车旅游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建成各类自驾车旅居车营地2000个的发展目标。露营天下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已建露营地1239个,房车营位的数量仅次于帐篷营位。但在卢路的印象中,2019年国内的营地只有几百个,“单纯做房车营地的我还没见过。”

卢路认为,我国土地成本高,营地建设的投资回报周期长,提速也受影响,《意见》中有一条提到“其他功能区使用未利用地的,在不改变土地用途、不固化地面的前提下,可按原地类管理”,“意味着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城镇规划区外可以作为营地,降低了营地的成本,对营地建设有较大的推动意义。”

中旅资产提出了“小微营地”的概念,意思是利用晚上的闲置时间,和线路上的景区民宿、餐厅的公共停车场合作改造成房车营地,然后通上水电,把路面硬化,形成品牌标志,让房车可以在此过夜。

卢路介绍,中旅资产会在停车费、水电费上跟商家分成,还能给商家带来客源。而且一个100亩左右的自驾游营地投资成本约300-400万元,一个小微营地的成本投入不到3万元,成本降低了100倍,后期中旅资产规划在云南小微营地超过100个。

不过,相较于央企,创业公司需要关注的因素更多。刘华曾经所在的企业也尝试过类似的小微营地,但发展起来难度很大。“企业需要在全国不同的省份、线路、景点投放营地,这个量很大,企业花不花得起这个钱?平台有没有足够的流量带来这么多客人?房车不一定晚上才去,白天停在那里怎么办?景区边上的地段,商家为什么和你合作?景区过了旺季之后,房车营地怎么维护?”

刘华提到,2018年成立的小桔房车是与滴滴达成战略合作并获得其品牌授权的房车品牌,曾提出另一种“微营地”概念,需要为房车接水管,一个车位只需要几千元的投入,目前在国内比较普遍。“但基本都是靠老板的情怀活着,真正活得好的企业凤毛麟角。要知道,国内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房车还能租赁呢。”

爆发期来了吗?

房车近年的发展受多重因素影响。刘华观察,从两三年前开始,周边游的发展带动了营地的发展,例如亲子营地、木屋营地等,营地会附带房车小镇。同时,从2014年开始,国家陆续出台政策推动旅游业的转型升级,房车、自驾游借机发展。

卢路认为,房车在国内作为一个从0到1个行业,发展已经相当不错。但房车自驾游、房车营地属于汽车工业类、交通类还是文化类,还没有定论,国家也没有一个明确的部委牵头发展,整个行业的总体规划,包括房车的许多标准都很缺乏。

刘华也有类似的观点,并认为在配套设施和标准不齐全,政策、法规、人的认知、消费能力和消费意识都还没跟上时,房车短期内还很难找到一个爆发点。

“旅游企业入局房车的前提在于,必须搞明白自己的核心产品价值在哪里,到底是在房车本身,还是线路,还是服务。我们接触过的头部自有房车的企业都还没有真正盈利,目前看来,靠租赁房车来提供体验的企业,日子更好过一些。”

中旅资产布局房车已经十余载,卢路坦言,至今还没盈利。“这个产业容易有木桶效应,只要有一个短板,整个行业就发展不起来。”

卢路还表示,目前在中国大规模推广房车的条件还不充足,企业现在如果要在房车业务上加大投入,需要好好想清楚。“房车的产业链长,如果要往房车行业挤,必须找到一个切入点,切准了,以后可能有看头,切不准,结果基本是失败。”

如今,中国旅游集团的房车业务开始往范围更大的自驾游转型,房车将是其中的重点产品,包括房车租赁、营地信息、定制线路、房车旅游消费保障、房车导航等业务。

卢路为自驾游制定了发展战略。第一步是发起针对自驾游的产业基金;第二步是发展新疆和大香格里拉,希望在新疆建设营地和组建租赁公司,5年内占据新疆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第三步是要将线下的两家公司——云南奥特多和四川318公司与线上平台融合,前者侧重线路产品设计和自驾车、房车租赁,后者侧重于营地;最后要复兴北京密云南山房车小镇。

“未来我们还会继续在房车上加大投入。我们作为最早入局的央企,必须要等待这样一个爆发,以获得先发的优势,这也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动力。”卢路非常坚定。

李嘉咏
李嘉咏

环球旅讯

追逐光与真相。爆料和交流请联系jessie@traveldaily.cn

已发表文章 87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游客

市场前景挺大,就是不知道风什么时候来。感觉很难有政策的春风。

2020-06-05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