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旅行崩塌,这个价值万亿美元的行业将被重塑

王瑶 环球旅讯 王瑶 2020-08-25 10:41:31 English

一些航空公司可能放弃持有飞机而更专注于销售营销,就像连锁酒店也未必持有地产物业那样。

【环球旅讯】像大多数国际盛会一样,英国范堡罗国际航空展今年也在线上展开并于7月24日结束。在网络研讨会上,高管们神情严肃,虽然没有多少趣味,但是商业航空最重要的展览得以举办,至少标志着一个转折点,大家的关注点已从疫情带来的灾难转向对未来发展的思考。

由于疫情期间,各国限制旅行,旅客也害怕被病毒感染,航空公司的机票销售量减少,整个航空业如今面临着危机。飞机制造商将减少客机的制造,零件的需求也会随之降低。海关和机场运营人员数量及客流量都会下降。很多公司削减了产出,解雇了数千名员工。航空业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这些数据还会下跌多少,需要多久才能恢复,会有什么长期影响。

整个航空业是一个巨大的综合体。去年,全球乘坐飞机的旅客达45亿人次,每天有超过10万班次商用飞机划过天际。航空运输行动组织(ATAG)的数据显示,这些旅程直接提供了1000万个就业岗位,其中有600万人在机场工作,包括商店咖啡厅员工、行李搬运工、飞机餐厨师等;有270万名航空公司员工以及120万人从事飞机制造和维修工作。

2019年,全球的航空飞行旅程为机场创造了1700亿美元的收入,为航空公司带来8380亿美元的收入。飞机供应链上的双头垄断企业空客和波音的销售额为1000亿美元。就整个航空航天行业而言,这一数字可能达到6000亿美元。此外,还有Booking、Expedia和携程等OTA,仅上市公司在正常情况下的年收入就能达到约1.3万亿美元,疫情之前基本保持在这一水平,而且当时还在上升。

困难重重

然而,新冠病毒几乎吞噬了4600亿美元的市场价值(如图1)。自1988年以来,航空旅客的数量一直在保持有序增长。即使在经历了2001年的9/11恐怖袭击和2007-2009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出现了短暂的波动,航空公司高管在对旅客数量进行重新评估后,仍然预计旅客数量在未来15年内将翻一番。

今年的航空运输收入将下降50%,降至4190亿美元,而不会出现预期的4%的年增长。咨询公司Aviation Strategy计算出,在经历了10年的高速增长之后,未来两年航空业将亏损1000亿美元,相当于该行业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账面净利润的一半。国际机场协会ACI World的总干事Luis Felipe de Oliveira悲观地预测,2020年机场的收入将下跌57%。

尽管有复苏迹象,但是美国、欧洲和中国等大型市场的国内航线的前景仍不明朗。用于长途飞行的宽体喷气式飞机被闲置,依赖商务旅客和枢纽机场的航空公司正在苦苦挣扎。尽管美国一些航空公司预计明年将几乎全面地恢复运营,但如果出现第二波疫情,希望将会破灭。6月份,北京爆发的一场小规模疫情反弹也影响了中国国内航班的恢复。正如一位航空航天高管所说,“未来12个月是最难预测的。”

根据航空数据分析公司Cirium的数据,全球约有2.5万架飞机,其中约35%目前停飞,4月份甚至有2/3的飞机停飞。一些乐观主义者预计,2021年航空客流量会恢复至去年的80%,即便如此,还是有许多飞机空置。花旗银行预测,未来18个月,航空业将有4000架飞机的运力过剩。

一直计划提高产量的飞机制造商现在被迫降低产量。空客积压了6100张生产A320喷气机的订单,该窄体飞机很受欢迎。有传言称该公司计划将产量从每月60架提升至70架,但实际上,空客目前的产量只有40架。空客长途飞机的产量也出现了下滑。

波音公司的情况更糟,因为737 MAX(A320的竞争机型)在2019年发生了两起坠机事件而长期停飞。波音仍在制造该机型,并希望在今年晚些时候重新获得飞行认证。该公司计划在2022年初将产量提高至每个月31架。但是,跟空客一样,波音也不得不降低宽体机的产量。

这意味着,这两家公司和小型支线飞机制造商巴西航空工业公司(Embraer)和加拿大庞巴迪公司(Bombardier)预期的销售量与实际销售量之间将有巨大的差距(见图2)。美国管理咨询公司Oliver Wyman的顾问表示,相比于疫情之前原本保持的增长势头,如今经历疫情之后,到2030年,全球的飞机数量将减少12%。根据英国媒体经济学人的粗略计算,这意味着减少了大约4700架飞机,而空客和波音将损失约3000亿美元。

航空旅游业的另一端是机场。它们有大约60%的收入来自航空公司和旅客支付的费用,其余的来自零售和停车。所有领域都受到了打击。机场餐饮与零售协会预测,从现在到2021年底,美国机场商店和餐厅将损失34亿美元。正如国际机场协会的de Oliveira所说,疫情之前原本就有2/3的机场在亏损,现在所有机场都是如此。如果地方和国家政府为旅游业提供的补贴开始减少,一些较小的机场可能会关闭。除了美国,其他各国政府对待商业运营商并不会像对待航空公司那样慷慨。

尽管航空旅行业的前景十分灰暗,但还是有发展机会。航空公司都在进行结构重组。在低成本竞争对手的压力之下,欧洲大型传统航空公司正在削减成本。英国航空已经暂停了3万名员工的工作,并希望以较低的薪水重新雇用他们。航空公司破产或削减人员和投入,将会令市场产生缺口,飞机成本会变低、一度稀缺的飞行员将很充足、机场也会有更多的可用航班时刻,如果能对这些资源加以重新配置,或许能为行业带来改变。

具有强大竞争力的航空公司将有机会获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匈牙利低成本航空公司维兹航空在中欧和东欧的主要市场受到的影响比其它地方要小,因为它的旅客一般都很年轻,他们不太担心乘坐飞机会不安全,而且三分之二的旅客都是探亲访友,比商旅人士更能适应疫情的情况。

一些航空公司可能会彻底调整它们的财务结构,这也可能有助于航空租赁更快地发展。全球大型飞机租赁公司Avolon的CEO Domhnal Slattery认为,航空公司为了挺过疫情而背负沉重的债务,这可能会让其它航空公司相信,它们不需要拥有飞机,而是应该专注于销售和营销,就像连锁酒店可以没有自己的地产一样。

航空业也在重新思考对环境的影响。有些公司的视角更长远、财力更强,它们可能会在疫情期间重组机队,思考如何提升环保水平。

负重前行

劳斯莱斯的CEO Warren East认为,“整个行业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视可持续发展”。空客CEO Guillaume Faury表示,空客一直在致力于推行零排放飞行,他认为当下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为了保持竞争力,波音也将采取措施。欧洲各国政府甚至将可持续发展作为第一要务。法国政府为航空业提供了150亿欧元的援助资金,其中有15亿欧元将用于帮助空客在2035年之前推出零排放短程客机(可能由生物燃料或氢气驱动)。Faury表示,投资的资金减少了,但是其实有更多的需求。此次疫情促进了航空公司与供应商的合作,以更低的成本和更快的速度实现创新。当然,这也意味着,整个行业将解雇1.5万名员工。

瑞士信贷银行的分析师Robert Spingarn认为,中国很想成为商业航空强国,可能会利用此次疫情,加快步伐进入全球市场。他推测,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可能会与中国商用飞机有限公司(COMAC)合作,制造出能够与空客和波音匹敌的飞机。

对于戴着口罩、乘坐只有一半客座率飞机的旅客来说,机场变得十分冷清,飞行体验不会再跟以前一样。但是,航空业以前经历过危机、也实现过复苏,未来会再次复苏,甚至有可能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更好的发展。

*本文编译自Economist

王瑶
王瑶

环球旅讯 编译

发 现 身 边 的 美 好

已发表文章 146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网友-陈琳琳

国外的航空业在疫情之前,遇到的生产、运营、工会、罢工、安全的挑战就很大。在西方发达的市场成本居高不下,失业率高起,消费不振,都在困扰航司的经营。 疫情的突如其来,以及持续时间之久,给很多海外航空公司的打击是致命的。 各国国门仍未打开,国际旅行还需半年以上的时间。如果市场不能快速恢复,海外航司情况不会缓解。 国内航空市场应该是全球率先恢复的市场。最近海外航司逐步恢复到中国的航班,明显感受到中国市场复苏对海外市场和相关公司的拉动作用。希望对海外航司的复产复工能起到一臂之力。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WilliamNg

按现在各国疫情的情况,如果防疫措施再做不好,航空业的恢复可能需要更漫长的复苏时间。这段时间,也应该是航空业寻找新思路的时候,一系列的改革和产业的优化也应该同步进行,在这个痛苦的过程中破风而行。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侯彦博

跨境或远距离交通工具还是飞机为王,绝大部分时间紧迫的商旅人士也会选择飞行方式。但现在全球疫情的情况抑制了需求,航空业只能等待疫情的缓解或者结束。现阶段航司需要考虑的事如何获得更多的资金让自己存活下去,等待疫情寒冬的结束。其实航司是疫情期间各个行业的一个缩影,一个典型的提现。其它行业其实也面临着类似的窘境。如果想要恢复经济,就要在疫情防控上下大力气,先苦后甜。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TigerLee

疫情影响下,航空发展既面临挑战也拥有机遇,航司可以选择更好的航班时刻、较低的员工成本,需要调整策略适应新形势发展。航空业以前经历过危机、也实现过复苏,未来会再次复苏。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Zhen

航空作为硬性交通工具、垄断市场而言,对其影响是无法避免,全依赖消费者意愿、政策开放等不可测因素。即便国内航空推出“随心飞”,对于全年损失来说,依旧是杯水车薪,而全球航空业,只要疫情一天不从地球上结束,作为各国往来工具的航空就无法恢复,裁员、转型也是无奈之举,营收得不到保障,飞行体验也就无从谈起了。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滕谦

陷入困境的又何止航空业。整个旅游行业的大产业链都深受打击。随着疫情拖延时间越久,航空业面临根本改变的可能就越大。特别是商务客这一块。人们越来越认可并习惯于在线交流之后,商务客会持续大幅度减少。感觉这才是航空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jackeyLee

任何时代,危与机是并存的,能生存下来无非两种,一是,运气,二是变化。全球疫情给商旅和国际航线为主营的航司冲击最大,一天疫情没成真过去,影响还会有,而且会如雪球效应一样,很多航司必定扛不住。所以多米诺骨牌效应会导致上下游的供应链也受到致命的打击。当然洗牌的结果会产生新的机遇,关键看航司能否把握,提前布局,重塑结构,这样才能在后疫情时代带来机遇。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网友-Mr.wu

疫情的阴影笼罩了2020,更打垮了不少的产业。 疫情导致的经济停滞已经在全球范围内愈演愈烈,不过各行业都有复苏的迹象。哪怕是消费,也在种种经济刺激政策的带动下,从萧条向正常过渡。 但唯一一个没法复苏的产业,叫航空产业,涉及面广几乎是全产业链。 全球航空业复苏的驱动力源自民众的飞行需求,也取决于空中交通的恢复情况,仍需各国在边界管控限制方面进行协调。 另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仍充满不确定性,全球范围内行业整体复苏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无论是飞机制造、发动机生产、机场运营、飞机租赁、航空运营、机票代理、还有国际航协也在裁减人员,这段路走多久不知道。但是一定不会崩塌,但是行业一定会重塑。

2020-08-25
回复
0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