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6月份遭遇三重打击,民航业还好吗?

民航之翼 一嘉之语 2021-06-25 10:03:07

按照正常情况,如果不发生新的疫情,7、8月份暑运旺季可期。

自2020年初发生疫情以来,民航“W”型走势明显。

2020年一月份,民航仍呈现增长态势,虽然从1月23日武汉封城,但全月客运量仍超5000万人次。

2月份,封城、限行等措施实施后,月度客运量锐降至834万人次。

此后随着国内疫情形势日渐稳固,民航持续一路恢复态势,到10月份,疫情后月度客运量首次突破5109万人次。

年底,出现局部地区疫情散发现象,民航趋冷,月度客运量一路下降至2021年2月份的2395万人次。

此后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民航又出现恢复趋势。

4月、5月连续两个月客运量超过5000万人次。

看下图,明显呈现出“W”型走势。

按照正常情况,如果不发生新的疫情,7、8月份暑运旺季可期,航空公司大概率可以抢收一把,毕竟大家的出行被压抑了太长时间。

未曾想到,6月份民航业一下子遭遇三重打击。

重击一

疫情重创广深机场

2020年在疫情冲击下,广深兄弟机场可谓国内表现最为出色的机场。

广州白云机场客货排名双双实现上升。

旅客吞吐量首次以4376万人次排名全球第一。货运也上升了一位,以176万吨超过首都机场仅次于浦东机场排名全国第二。

深圳宝安机场客货排名均上升一位。

其中旅客吞吐量以3792万人次排名国内第三、全球第五,货邮吞吐量则以139.9万吨排名全国第三。

如果不出意外,广州白云机场即使拿不到全球第一,但国内第一那是妥妥的。

未曾想到,5月底,疫情卷土重来,而且是发生在去年民航情况最好的广东地区。

5月30日,广州报告18例。

经过大半个月的奋战,6月19日、6月20日,广州连续两日无新增境内感染病例。

当大家为此感到欣喜,并为之松了一口气时,深圳又传来让人揪心的消息,更令人郁闷的是,此次与宝安机场高度相关。

6月18日,深圳市新报告2例确诊者。其中一位是深圳宝安机场某餐厅服务员,另一位曾去过深圳宝安机场交通中心。

这是国内的情况。

国际的情况更是让人感到心焦,海外疫情丝毫没有缓解,而且向着发展中国家蔓延,这些国家检测能力不足、全民疫苗难度大,这是最可怕的。

事实上,最近国内的几次疫情都是界外输入的变异病毒所至,而且大多是发展中国家过来的航线。

6月10日CA868航班南非约翰内斯堡至深圳,累计发现确诊病例已达38例。

6月13日至6月19日,自埃及赴华航班共2架次,分别为6月15日埃及航空开罗-杭州航班、6月18日四川航空开罗-成都航班。参加上述2架次航班闭环人员共计484人,闭环管理期间在“交叉双检测”中核酸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呈阳性人员共计108人。

6月份以来,民航局对国内外航空公司多个航班实施熔断。

6月3日,民航局分别对荷兰皇家航空公司KL891航班(阿姆斯特丹至成都)、法国航空公司AF382 航班(巴黎至天津),以及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PK854航班(伊斯兰堡至西安)实施控制客座率运行、熔断措施。

6月9日,民航局向国航CA910航班(莫斯科至南京)发出熔断指令,自6月14日起,暂停该航班运行2周。

6月16日,民航局向国航CA868航班发出熔断指令,立即暂停其运行4周。

6月18日,民航局分别对柬埔寨吴哥航空有限公司K6668航班(金边至广州)、俄罗斯航空公司SU208航班(莫斯科至上海)采取熔断措施,对肯尼亚航空公司KQ882航班(内罗毕至广州)采取控制客座率运行措施。

6月22日,民航局对埃及航空MS953航班(开罗至杭州)实施熔断措施。

在境外疫情输入压力如此大的情况下,国际航线只能收紧,绝无放松的可能。

因此,疫情反复是对民航业最大的打击。

重击二

油价出现大幅上涨

今年航空公司最大的成本上涨因素就是油价的上涨。

其实,自去年4月原油期货价格创下历史最低记录以来,油价就一路上涨,不知不觉间,已经创了两年半的新高。

6月22日,WTI纽约原油期货价格上涨2.38%,至72.74美元/桶,已经稳稳站在了70美元之上了。

其实开车的朋友们都知道,油价一直在涨。

以翼哥估计,6月份的航油价格至少是去年同期的一倍以上,至少高出2500元/吨。

如三大航的月耗油量都在60万吨以上,仅油价上涨三大航每家公司就将增加成本15亿元以上。

因此,油价上涨是重击民航业的第二大因素。

重击三

人民币出现贬值

1-5月份,人民币出现大幅升值,对于有着巨额美元负债的航空公司有着非常大的好处,可以获得大量的汇兑收益。

截止2020年底,三大航以人民币计价的美元负债分别是:

截止2020年12月底,三大航的负债情况如下:

国航美元负债497亿元

东航美元负债366亿元

南航美元负债529亿元

人民币对美元由去年底6.5249升值至6.3682 ,大幅升值了1567个基点,人民币也创下了三年来的新高。

尤其是在4、5月份,人民币连续大幅升值。

以此估计,1-5月份三大航的汇兑收益均在10亿元上下。

不过天下没有只涨不跌的东西,汇率更是如此。

尤其在人民币汇率连续上涨之后,已经给出口企业带来较大压力。

为此,监管部门接连发声,强调“双向波动是常态”“坚决打击各种恶意操纵市场、恶意制造单边预期的行为”“不要赌人民币汇率升值或贬值,久赌必输”,并出台了一些有针对性的举措,稳定并引导市场预期。

从市场汇率走势看,进入6月,人民币明显回落,周K线四连跌。

人民币连贬八日回撤逾千点,有资金已“爆仓”。

6月22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6.482元,较前一交易日下调203个基点。

本月下跌了1020个基点,把5月份的涨幅基本抹平。

以此测算,三大航每家汇兑损失要高达7、8个亿。

从上月收益7、8个亿到损失7、8个亿,影响可谓大矣。

因此,人民币贬值是对民航业第三大打击。

疫情反复下,民航需求受到冲击,客座率下降,票价水平难以提振,但成本大幅上升,汇兑又遭受损失。

看来,4、5月份民航业连续盈利的大好局面将戛然而止,6月份民航业亏损已成定局。

关键的7、8月份呢?

现在唯有期盼6月底之前,国内新增病例尽快归零,暑运旺季再度降临。

在此,借用毛主席《七律.送瘟神》这首诗,希望瘟神赶快消失。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