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C 关闭

史上最贵长江游轮:一间房最高12万元,全程2000道菜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郑萃颖 2021-07-09 10:15:07

长江游轮开向何方?

下船前的倒数第二个夜晚,“世纪传奇号”的乘客聚集在游轮五层的多功能娱乐厅,轮流上台分享自己的行程感悟,人群中欢笑声不绝。

在多功能娱乐厅入口处的吧台上,已经退休的陈先生向吧台服务员要了一杯热牛奶。他告诉界面新闻,自己喜欢游览大江大河,在疫情前已经搭乘游轮走完了亚马逊河、尼罗河,世界三大河流就剩长江,“疫情把我走长江的计划提前了。”

史上最贵的长江游轮

今年6月12日启程的长江游轮“世纪传奇号”,由重庆民营企业世纪游轮公司建设并运营,挪威公司装饰设计,德国公司技术指导,总吨位数1.25万吨,超过多数国外老牌内河游轮。

长江游轮旅游在疫情前相当发达,2019年,长江游轮共接待游客110多万人次,其中境外游客10多万人次。

世纪游轮公司原是长江游轮入境游市场上的领头企业,2019年接待入境游客6万多人次,占其总客源的30%。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出入境旅游全面停摆,长江上的游轮企业普遍陷入亏损,世纪游轮也遭到冲击。

去年二季度之后,随着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国内游率先恢复,世纪游轮公司便和国际游轮分销商、旅行社等合作,联手开发长江上的高端游轮产品,希望吸引习惯长途旅游,却因疫情无法出国的中国顾客群体。

“世纪传奇号”是全长江有史以来最贵的一趟航线,航程从重庆到上海共15天,总统套房高达12万元/间,最便宜的单人基础房型也要18800元起步,比竞争产品高出三分之一。

“传奇号”也是长江上第一艘尝试“一价全包”模式的游轮,15天航程中的餐食起居、沿途景点游览,都包括在票价里。

世纪游轮的目标客群大多是资深旅游爱好者,有较高的消费能力,对旅游体验的要求也很高。“传奇号”从硬件到服务全方位对标国际豪华游轮,力求满足高端客户的需求。

“传奇号”的构造像一艘缩小到五分之一大小的海轮,同样也有镂空的中庭,有可以吹风、喝酒、晨练的顶层甲板,有三个餐厅、多功能娱乐厅、小型健身房、恒温泳池、阅览室、影院、KTV包间、SPA、儿童娱乐室,另有小型零售店,售卖中国风的衣裙和箱包。

船上的菜单经过精心设计,重庆段的峡江农家特色晚餐、湖北段的荆州鱼糕、九江段的鱼头宴、池州的徽菜、南京的盐水鸭,每日三餐都不重样。在扬州站,游轮公司专门请来扬州冶春茶社的早茶团队,提前一日上船,给乘客准备第二天的扬州早茶。

“厨师团队在产品开发期间沿长江一路开车采风,订制了全航程的2000道菜,满足中国客人的胃。”上船吧CEO刘建斌告诉界面新闻。

此外,“传奇号”还在停靠站点为游客提供岸上特色午宴。

“传奇号”的航程也经过专门设计,尽量避开大众化景区,选择具有文化特色的小众景点,比如荆州的楚王车马坑和荆州古城墙、南京的达摩古洞等。

首航共搭载乘客三百多人,而船上的工作人员就有180人,包括十几名专职管家。

这款“最贵长江游轮”推出后大受欢迎,更令船公司和合作企业意外的是,船上的两间总统套房是最早被订完的。

除去不适宜航行的汛期,“传奇号”今年一共4趟航程,目前11月份两个航次的舱位已经售出六七成。

刘建斌告诉界面新闻,该船单趟的船票收入,已经可以覆盖其运营成本并实现盈利。

长江游轮开向何方?

丁先生夫妇每年都要长途旅游,也是忠实的游轮乘客,2018年、2019年连续搭乘维京游轮的船只游玩欧洲。2020年,新冠疫情拦住了他们出行的脚步,今年疫情好转,他们便选择在长江上享受游轮之旅。

在这对见多识广的夫妻眼里,世纪传奇号的硬件和服务令人惊喜,船上的文化讲座也很不错。唯一让他们不满意的是,岸上的观光行程不够“深入当地”。

产业链的配合升级,是国内游轮产品不得不面对的一项开发难点,尤其是长江下游航段。

世纪游轮副总裁唐刚告诉界面新闻,以往长江游轮产品集中在重庆到宜昌的600公里范围内,多为三晚四天或四晚五天游,竞争激烈,同质化严重,价格体系混乱。

世纪游轮早在2013年就开始尝试把游轮开到长江中下游段,例如从上海到南京、从上海到扬州,今年之前最长的一条航程是从上海到武汉。

2020年以来,为了吸引新客群,应对疫情带来的冲击,更多游轮公司将视线转向长江下游航段,包括美维游轮、总统游轮等。此次“世纪传奇号”把游轮从重庆直接开到上海,全程2500公里,是长江上最长的航线之一。

然而,长江下游适合游轮停靠的客运码头较少,限制了航程的设计。“长江下游的芜湖、安庆、马鞍山、黄冈、赤壁、南通、常州、常熟,有丰富的历史文化景观,都是我们产品开发中想要停靠的点。但随着高速公路、高铁等现代交通方式的发展,有的码头已逐渐失去客运功能。”上船吧CEO刘建斌告诉界面新闻。

加上游轮产品的岸上景点需尽量选在距停靠点1小时车程范围之内,长江沿岸景点和旅游线路的开发水平又参差不齐,想要提升配套的岸上旅游体验,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重庆工商大学旅游与国土资源学院副院长王宁认为,游轮产业以1:14的高带动系数拉动消费。按该标准测算,2017年三峡库区接待游客总数超130万人,长江三峡游轮对经济的贡献达300亿元。

早在2014年9月,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就指出,要依托长江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推动上中下游地区协调发展、沿海沿江沿边全面开放,构建横贯东西、辐射南北、通江达海、经济高效、生态良好的长江经济带。

2020年以来的新冠疫情,给长江游轮业带来了冲击,也带来了新的机遇。“1998年长江洪水、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地震、2015年东方之星客轮翻船,再到2020年新冠疫情,长江的游轮旅游业经历多次风波,但总体仍在向前发展。”唐刚说。

一位水利专业的清华大学老教授,已经80多岁高龄,最喜欢乘游轮旅行。他一生走过长江许多遍,亲眼目睹了长江游轮几十年来的变化,至今仍记得三峡大坝建成后,三峡游轮终于不再限于1000吨以内,上万吨也可通行。

在重庆到上海的航程上,他看着沿岸的高楼大厦,感叹道:“真像小香港”。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

界面新闻,只服务于独立思考的人群。

已发表文章 242 篇
©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非商业目的使用,请遵循 CC BY-NC 4.0

评论

请登录 参与评论
微信扫码分享